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十四章 激斗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手速飞快的捡着书籍,却不知被重伤的黑袍人抛下苏云,略显狼狈的向这里奋力狂奔。

    不得不说,天罡境武修的体质好得变态。

    苏云凝聚罡元的一脚蹬在胸口,他不单没死,几个呼吸过后竟然还能清晰的知道,灭杀苏云不是他们的目的,书籍才最重要。

    杀了苏云他不见得能得到奖赏,书籍丢了,他一定会没命。

    穆丰尚未突破到真元境,还不能理解真气跟真元最大的区别,真元并不只是攻击上有妙用,其实他更大的长处还是防御和保命。

    武修间常有一句话挂在嘴边,那就是真元护体,一息吊命。

    也就是说,只要真元没有完全崩溃,只剩一息也能护住性命。

    当然,这一息绝对是最后一息。

    这个黑袍人显然就动用了保命的最后一息。

    “谁?”

    黑袍人身形不正,步伐不稳的用了几个起落来到悬崖前,一眼看到俯身捡起一本书籍的穆丰,震惊的暴喝一声。

    脚下微微错步,鬼魅般闪到穆丰身后,举起手一爪抓了下去。

    “竟然有人过来!”

    耳边响起一声暴喝,顿时穆丰就被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感觉到一股杀机将他锁定。

    刚俯身捡起一本书籍,穆丰都来不及站起身来,右脚微一用力,就地一个翻滚。

    接连用着肩、肘、膝、胯碰触着地面,用着让人目不暇接的动作,一阵滚地十八翻,直到后背撞在一面岩石上时,穆丰才滴溜溜一转,转到岩石背面。

    虽然穆丰没有看到黑袍人的袭击,一切都在无声无息间,但敏锐的感觉告诉穆丰,杀机仍然牢牢将他锁定,他还没有脱离危险。

    穆丰信任自己的感知,毫不犹豫的扭动身形,用着一种怪异的姿势将自己再度抛起,斜斜的绕过一棵古木。

    噗的一个闷响,半人高的岩石瞬间化为碎石崩散半空。

    这时距离穆丰遁走还未到半息之间,黑袍人的利爪就带着一股阴煞气息悄然侵来,气息锐利,真正的做到削石如粉。

    穆丰耳中听到岩石碎裂的声音,汗毛咋冷,心脏剧烈的一跳。

    好险,好险!!

    穆丰脑海闪过一丝后怕,更不敢做停留,脚跟一踢古木,人斜斜的向左前方蹿去。

    不能走直线,只能凭借灵巧来逃命。

    穆丰是从这个方向潜入的,知道这里的地形比较复杂。

    虽然不知道背后袭来的人是谁,但穆丰知道,身手必然是真元境以上,天罡境的存在。

    如果是真元境,穆丰还有信心安全逃离。

    天罡境,跟他跨了整整两个大境界,距离太大狄淩,简直就是会武与不会武的区别。

    穆丰是什么想法都没有,死命的逃吧。

    岩石、峭壁、古木、藤蔓,任何一个能用得上的障碍,全都被穆丰给用上了。

    东躲西藏、蛇行鼠蹿,一时间竟然让黑袍人拿他根本没有办法。

    穆丰会的轻功很多,不说玉清玄元步、小隐鬼手此方世界这些高级功法,单说上一世的七星步、梅花桩、鸳鸯两仪步都适合这种复杂地形。

    其实真要说起来还是穆丰十分幸运,如果追袭他的黑袍人不曾被苏云重伤,依照天罡境的能力,根本没必要跟他比灵巧。

    管你前面是岩石还是古木,一掌下去笼罩十丈方圆,所有障碍一切皆空。

    这就是,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花招全都没用。

    可惜,苏云的一脚让黑袍人强大的实力变成了泡影,只能远远的看着穆丰玩着花样的奔向谷口。

    穆丰是敞开了的玩,一会儿蹬上悬崖,一会儿跳上古木,一会儿扯着藤蔓,一会儿贴着地面,一会儿又溜着岩石。

    反正他是,怎么让黑袍人难受,他就这吗玩。

    到了这个时候,穆丰已经认出追踪他的黑袍人是被苏云一脚蹬飞的那位。虽然他约莫一下,即使重伤的黑袍人仍不是他能硬抗的。

    但不去硬怼的话,他发现,黑袍人其实也拿他没有办法。

    毕竟苏云的一脚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承受的,尤其伤处在前胸,黑袍人绝对是被伤及心肺了。

    心肺所在的前胸,那是真元运转的中枢。

    这里被伤及,轻者真元搬运不畅,重者造成经脉拥塞,一身功力最少丢掉一半。

    黑袍人显然就是后者。

    这样的人如果在强提真元与他对决,搞不好境界掉多都是最轻的。

    所以,穆丰才一心向外跑去,想尽可能的离九方阴和其余四位黑袍人远一些。因为万一被这个黑袍人给追上的话,拼点命他也许还有赢的希望。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一个追,一个逃,瞬间就将北渊谷山庄内战斗的七个人惊动。

    “还有人?”

    “那个人捡去一摞秘籍!”

    “魈追上去了,这个废物,竟然追不上。”

    “魈有伤,还不轻,搞不好会折在那,怎么办?”

    魑魅魍魉四个黑袍人脸色都变了,一人一句的商议起来。

    “穆丰小弟,胆子不小哇!”

    苏云一声赞叹,狭长的双眼淡淡的在四鬼身上扫过,他感觉到这几个家伙想将他舍弃,去追袭穆丰。

    毕竟,他们的目的是那些书籍,而不是他。

    “想的容易,可是你们望了,还有我呢?”

    想到这里,苏云手上加了几分力道,长剑速度顿时又是一提,这也使得他的剑法再轻灵中多了几分凛冽。

    刚刚,苏云的长剑宛如白云,悠然飘逸,现在却像乌云遮日般,在平静中酝酿着力量,于无声中蕴风雷。

    魑魅魍魉四鬼毕竟也是天罡境高手,各种大战小战,各种风风雨雨不知经历了多少,战斗经验已经极其丰富。

    此时看到苏云剑势一变,他们的脸色顿时也是一变。

    “不好!”

    一声惊叫之后,同时收摄心神,沉着应对起来。

    地面上,苏云一柄长剑束缚四鬼。

    天空中,无知也一声朗笑,嘴角含着笑意,将九方阴紧紧纠缠起来。

    “这个废材!”

    高空之上,九方阴狭长的脸颊阴沉得几乎能滴下水来,浓眉细目中闪出一抹寒光如刀似剑。

    “无知,你坏我好事,那就拿命来换吧。”

    说着,九方阴拢手就是一拳捣来。

    阴风旋绕凝成黑色的沙海,无声无息间带着冰雪的寒气向无知侵袭。

    “这是什么功夫?”

    无知脸色一变,半空中身形一退,右手竖立成刀高高举起。

    算上这次,无知和九方阴纠缠了整整三天,大战了四场,还是第一次看到阴风冷冷的九方阴,鬼寒之气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鬼门功法想来以阴损著称,尤其这般如黄泉之冷的功法,一旦侵袭入体,绝对会如跗骨之蛆般纠缠终生。

    “咄!”

    无知启齿间发出一声震喝,手刀高高举起,如九霄坠落之星辰般斩落。

    刷的一下,划破虚空,斩断一切。

    黑沙笼罩半个天空,却在一瞬间被无知划出一片白。

    无尽、虚妄,让天与地的一切陷入迷茫。

    所有的人都呆立了,惶惶间不知天地,不知你我。

    喀喀喀....

    直到远方传来一阵树木折断,山石滚落的声音,才让此间众人醒转过来。

    “这是什么功夫,虚空公子的虚空剑斩吗?”

    空中一个踉跄,九方阴险些支撑不住跌落下来。

    无知也是满脸虚弱的趔趄一下:“不是。”

    “不可能,有此威力,又能如此破我北极黑煞拳的只能是虚空公子的虚空剑斩。”

    九方阴兀自不敢相信的叫着。

    无知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虚空剑斩虽然同是划开天地,斩破虚空,可那是虚空剑意凝聚剑芒。你刚才,感觉到剑芒了吗?”

    九方阴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

    的确,他在没有见识也能感觉到,无知刚才真的没有丝毫剑意显露,更别说剑芒了。

    “我,其实是修刀道的。”

    无知淡然。

    “我即使凝聚的也不是剑芒,而是刀芒。”

    说着,无知手掌再度伸展,点点白色光芒沿着掌缘凝结着。

    纠缠了三天,今天他绝不能任由九方阴离开,否则被九方阴无端屠戮的几百亡灵不会原谅他。

    九方阴脸色一变。

    无知这人,境界和他相仿,武功够高,战力又强。

    如果不是今天,如果不是这个关键时候。

    能遇到无知这样的对手,九方阴绝对不会放过。

    绝对会与无知大战个三天三夜。

    可惜,实在不凑巧,偏偏是他最关键的时候遇上。

    他真的没有心思,在这个时候,找这么强的对手,打上这么稀里糊涂的一仗。

    想到这里,九方阴嘴角一咧,半空中身子一横,嗖的一声破空飞出百丈,大手一伸直向穆丰抓去。

    穆丰这个时候已经蹿到北渊谷口,蹬着一棵古树腾空而起正想向外遁去。

    谷口不与谷里相同,相对整洁一些,除了古树,很少有岩石、藤蔓能给他做掩护。

    到了这里,这已经是穆丰蹬上的第四株古树。

    前三株都已在穆丰的闪转腾挪中,被魈暴力摧毁。

    也就是这些声音,将北渊谷中陷入迷惘的众人惊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