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十九章 猜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来得急,等得起?”

    穆丰有些诧异的瞅了眼苏云,眼里尽是疑问。

    “这你不知道吗?想想修身境是什么意思,修的是什么?”

    随意扫了眼穆丰,苏云反问了句。

    “修身境,修的是什么?”穆丰一愣心头猛然泛起母亲曾经说过的话,随口道:“修身壮骨啊!不对吗?”

    苏云点头道:“对,完全没有错误。不过,你可曾想过,十六岁以上、十六岁至十岁,十岁至三四岁的人,身体有什么区别?”

    “年龄、身体、区别?”

    穆丰闻听又是一愣,目光闪烁中似乎有了什么感悟。

    “这小子...”

    苏云眼看着穆丰似乎又要陷入沉思和感悟,无奈的嘀咕了一声。

    “别想了,我告诉你。”

    其实苏云也是没话找话,就是为了吸引穆丰的注意力。

    他怕神魂受损的穆丰一旦没有事做,没有事想,把注意力放在神魂上,加重神魂的负担,相反到耽误事。

    神魂受损可与身体手伤不同。

    身体受伤,无论什么伤害,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这种缺陷,无论什么伤害,只要不死,有的是药治。

    神魂受损就不同了,看似不重,医治起来却是极难。

    不仅缺少能医治的医者,更缺少能够医治的药物,即使苏云知道有能医治的那几种药物,也都是被大势力隐匿珍藏起来,千金难求的珍宝。

    当然,穆丰受的这点伤害还远远达不到需要医治的地步,稍加滋养就能康复,但那也须小心维护。

    否则,万一加重病情,也是十分棘手的事。

    没话找话的转移穆丰的注意力,又不花费什么,是最省事也最实惠的做法。

    再说了,现在他跟穆丰聊的话题不是什么隐秘的事。

    凭借穆丰与兴德府柳家熟悉,与貌似太玄巅峰大能无知相交,他自身又是极具禀赋的天才,未来如何几乎不可限量。

    这样的人既然遇到,向来信奉与人为善的苏云只会结交,那里会有别的想法。

    “修身境,修的就是身体。十岁以下皆被称之为童子,其脏腑基本尚未长全,十六岁以下皆被称之为少年,则是因为身体骨格尚未长成。”

    苏云一边循着山路行进,一边随口解释着。

    他的解说十分详细,却不知是拨开了穆丰心中的迷雾,对武学多了一翻从未想到过的理解。

    修武既是修身。

    “通经伐脉、锻骨洗髓、炼腑换血、无垢不漏是修身境八重境界,你已完成前六重,应该处于第七重,达到第八重就可以进行突破。但你可知道修身八重境界为什么是这八重。”

    苏云低头问了句。

    穆丰一边思索着一边摇头。

    “通经伐脉,修的是经脉,锻骨洗髓,修的是身体。十岁以下的童子脏腑稚弱、身体未成,如果因为过早修炼,身体万一定型,几乎就没有未来。所以十岁以下的童子修武只能修炼基础。”

    “而且,经脉越早扩张潜力越大。只有过了十岁,身体开始快速成长了,才能进行锻骨洗髓的修炼。”

    “毕竟所有修身境功法几乎都是经过千百年无数先辈的锤炼,是最最适合人身体成长的方法。修炼越标准,越正确,身体成长就越好,就越适合武道修行。”

    “同时,到了十六岁,经过多年基础锤炼,谁的身体如何,谁的脏腑如何,未来的潜力如何,是否真正适合修武,经过精准的检测一切都能显露无疑,这也是山门择徒将年龄限制到十六岁的原因。”

    “至于年龄超过十六岁以上的,不是没有未来成为大能的希望,只是太过稀少了。而且培养起来消耗的资源太多,与培养一个少年相比并不可取。”

    苏云停顿了下,面色有些郑重的道。

    “其实,与年龄过大的成人修武,真正入不得宗门眼里的,还是少年时期就突破真元境的天才,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没有未来。”

    说话间苏云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怜惜,穆丰听出来,苏云认识的人里应该就有这样的天才。

    过早习武没有关系,可过早突破让经脉早早定型、让骨骼过早定型、乃至让脏腑过早定型。

    如此种种让他们的身体再也无法改变。

    未来,自然就没有了未来。

    想到这里就连穆丰都感觉有些心疼。

    毕竟,一个能过早突破到真元境的人,无疑是位天才。

    天才陨落,如何能不让苏云、穆丰感觉到痛惜。

    同时也让穆丰对修身大圆满有了绝对的追求,和绝对的执念。

    无垢不漏,不是随口说说就能决定成与不成的。

    成与不成在宗门,在未来几乎就是天与地之间的差距。

    宗门多,可拜宗门求武的人更多。

    所以宗门收徒,看重的绝对不是天才。

    因为人多,缺的一定不是天才,而是潜力。

    否则苏云绝不能肯定的说,宗门宁可要一个尚未习武的成年人,也不要一个过早突破的少年天才。

    苏云扫了眼穆丰,郑重的道:“十五岁修身大圆满,拜山门,十六岁完美筑基突破到真元境,十八岁突破天罡境。这才是大宗门眼中真正天才走的路,也是大宗门肯投入资源培养的真传。”

    穆丰肯定的一点头,随即脸露苦笑的一摇头:“那个,首先应该先有个宗门吧。”

    苏云一愣,随即恍然笑道:“莫非你原来选择的就是青萍门?”

    穆丰苦笑着点头道:“就是青萍门,长辈其实瞄的是小沩玄圭洞。可惜,没有机会了。”

    苏云点点头道:“小沩玄圭洞不错,祖师玄圭道人上承玉阙宝圭天,得传青萍剑法,青萍剑号称得风之属,是参悟风之境界最强剑法之一,同时又兼水、木之境,故而被称为清灵第一剑。”

    穆丰叹息一声道:“可惜被那个七彩魔域的九方阴给搅了,青萍门是去不成了。别的门派又不知道怎么样,毕竟选择一个门派是一生的事,即使选不到大宗门,也应该选一个值得为之付出的宗门。”

    七彩魔域、九方阴。

    穆丰这两个名字一出口,苏云的身子似乎微微一顿,随后低头看了穆丰一眼。

    果然,那个长脸汉子叫九方阴。

    九方阴是苏云与他刚一见面时说的名字,当时穆丰就感觉应该是他,不过他看苏云似乎毫不在意,也就没有追问。

    而七彩魔域,穆丰是从无知口中听到的。

    看样子,似乎是个十分了不得的势力,可惜穆丰一是没有那个好奇心,二来也没有机会向无知打听。

    他原以为苏云能知道,不过看苏云有些震惊的样子,显然他是不知道的。

    “七彩魔域!你怎么知道的?”

    苏云疾行中的脚顿挫了下,忍不住开口问道。

    “无知大哥说的,我看出金鹰门的人死于银艳斩,无知大哥就一口道破,说他们是七彩魔域,九方阴没有反驳。”

    穆丰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银艳斩,你认得?它是七彩魔域的鬼门绝学?”

    苏云再一次停顿下脚步。

    穆丰略有迟疑,随后肯定的一点头道:“我认识两个鬼门大佬,知道银艳斩的特点。中者脸色铁青,血液凝滞,三个时辰过后肌肤会泛起一丝银灰色的白。至于是不是七彩魔域的鬼门绝学就不知道。”

    “七彩魔域麾下有七**坛,传说又有七色绝学。千年以来外界一直猜测纷纭,一直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七**坛,又是哪七色绝学。银艳斩,银色,应该有资格成为一色坛的一色绝学!”

    苏云稳住身形,再度提起速度向前疾行。

    “穆丰兄弟,能知道你认识的鬼门大佬是那两位吗?”

    行进中,苏云几度张嘴又几度闭合,过了好半天才有些为难的问了一句。

    穆丰眨了眨眼睛,想了想道:“一个是饿鬼道的大肚汉,一个是阴鬼道的儒生。苏大哥,都认得吗?”

    苏云的脸色一变:“竟然是他们,两个消失二十年的屠夫。一个无恶不作,曾经屠戮三山的饿鬼大能,一个淫威肆虐欺压两河的阴鬼大能。传说他们不是落入六扇门之手了吗?你怎么能认得?”

    说着苏云的目光落在穆丰身上,闪烁不定。

    这一刻,他有些不理解穆丰,能认得兴德府柳家的人,还有敢于插手九方阴的无知,显然应该是正道人。

    可是,与此同时他竟然还认得两个已经消失二十年的传说中的恶魔,而且貌似还与这等恶魔十分亲密,否则也不能将银艳斩这种绝学讲给他听。

    你说穆丰这人,是正是邪。

    “我...”

    穆丰神色有些淡然,他就知道,像大肚汉和儒生这种恶人的名号,是很难入得常人之耳的。

    一旦他说了,搞不好苏云这个朋友都交不得了。

    不过,事关七彩魔域、银艳斩,还有让他无法接受的屠门灭户这等事,很多东西穆丰都顾不得了。

    朋友,能接受我的,我会接受你,接受不了我的,随缘啦。

    本来对这方世界,对这方世界的人,穆丰在情感上就有些淡漠,再经历过刚才那番突如其来的顿悟,似乎更加淡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