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十八章 苏云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向西北走。”

    穆丰眉头一挑,满眼尽是欣喜的回头望去,正看到山坡密林之上,一个锦袍青年踩着树梢飘然若仙般向他而来。

    “你是...”

    看着锦袍青年飞掠而来的身影,穆丰眼角闪过一丝羡慕之意。

    又是一个高手,只有超越修身境的境界才能拥有长久飞驰的本钱。

    修身境真气匮乏,没有生生不息持久回气的本钱,只能做短距离疾速奔行。

    锦袍青年落在穆丰身前微一拱手后就解释道:“我是苏云,我知道你,是出手截杀九方阴那位高手的朋友。”

    九方阴,那个长脸汉子叫九方阴。

    穆丰愣了下,随即恍然,拱手回礼:“穆丰,你说的是无知大哥。”

    “无知,原来能与九方阴一较高下的高手叫无知。”

    苏云有些惊喜,又有些诧异,显然他对无知这个名字十分陌生。

    “往西北走就是去澜沧城,还有多远的路,不如咱们一边走一边聊。”

    穆丰回头扫了眼三岔口有些急切的示意着苏云。

    “对,西北走,我才从澜沧城过来,走的就是这条道。”

    苏云扶了下额头,一边解释着,一边有些歉意的挥下手,示意穆丰先行。

    穆丰也不客气,抬腿向西北那条道跃了过去。

    苏云眉角扫了眼穆丰的后背,在那里他能清晰看到被汗水浸透的痕迹。

    略略算一算时间,算了算路途。

    苏云赫然发现,凭借修身境的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走完这么远的路,似乎有点匪夷所思。

    不过苏云想一想穆丰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还有跳跃时略显疲软的腿,似乎他又有些理解。

    身子一闪,苏云就来到穆丰身侧,一伸手搭在穆丰肩头。

    “还有三四百里的路,我带你走多少能快点。”

    苏云的手一搭,穆丰就感觉整个人都轻盈了许多,随后就听到苏云小心翼翼的问询。

    “哈,太好了,我正有些支持不住呢?”

    穆丰知道苏云好意维护他的自尊,可他那知道,久历风雨的穆丰可没有脆弱的玻璃心。

    听到穆丰爽朗的笑声以及毫不掩饰的话语,苏云脸上露出欣赏的微笑,同时好不吝啬的赞赏一句:“穆丰兄弟有颗大心脏。”

    苏云毫不遮掩的赞赏让穆丰脸一红。

    没办法,谁让穆丰表皮下隐藏着一个成年大叔的心呢。而苏云看似比他大,实际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年轻人无论是如何诚心敬意的赞赏,他心里还是有些承受不了。

    “苏大哥是在哪里见到过我的呢?”

    心念一转,穆丰找个因由迅速的转移了这个话题。

    “栾川,青萍门外,你跟无知前辈在一个高房上谈话,我在另一座高房之上。”

    似乎是又想起青萍门的惨状,苏云神色有些黯然。

    穆丰继续问道:“然后你又跟到了襄安。”

    扫了一眼穆丰,苏云道:“襄安,我比你们晚了一步,碰到了柳东城前辈,听说无知前辈悍然出手,又听说九方阴他们下一个目标大概是澜沧城登峰谷。”。

    “柳东城前辈,七叔...”

    耳中听到苏云提到的整个名字,穆丰的眉略微垂了垂。

    穆丰本心是不想与这个世界里的人产生任何瓜葛,只想寻个地方好好专研下武功。如果有天当他武功大成了,也许会出山会武,好见识见识这方世界武之巅峰是什么样子。

    他的想法很好,而且他也不缺乏为之行动的能力。

    只不过,当他的想法真正实施时,他却发现,似乎对柳家有些对不住了。

    毕竟,他与柳家不过萍水相逢。

    真正说起来,他与柳家不认不识的,如果不是有荀洛的托付,根本不会有任何瓜葛。

    就因为有荀洛的托付,柳东藩将爱子亲手置办的竹园交给了他,将柳如是多年典藏的书房任由他出入。

    从根本上讲,就是将他当柳家大少爷来养,这份礼遇不可谓不重,他却一转身就将柳家抛弃,弃之如履。

    对他来说,从此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对柳家来说,他是有亏欠,甚至严重点说他做了头白眼狼。

    想着想着,穆丰心里越来越不是个味道。

    不过,重新来过的话,恐怕他还是会这样做的。

    没有办法,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即使他内心是个成年人,即使他在这里生活了十五年。可他内心深处那份淡漠、那份的浓重的隔离感,始终抹拭不去。

    如果不将这份淡漠消抹下去的话,他真的很难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将任何人的心放在心上。

    这好像是太清道德天尊的太上忘情。

    忘情而至公,得情忘情,不为情绪所动,不为情感所扰。

    哦,似乎也曾听菜老说过的,这是上清道的太上忘情!

    寂焉不动情,若遗忘之者。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一言。

    恍惚间,穆丰似乎进入到一种无我无念,超脱一切的流离之意。

    仿佛天地间变成了一种浑沌状态,天不是天,地不是地,天地难辨;人不是人,物不是物,人物合一。

    而我,只是一种意念,一种置万物于外的意念。

    “醒来!!!”

    骤然,一个声音如同晨钟暮鼓般在穆丰耳边响起,铿锵之声连绵不绝,瞬间让他整个神魂和天和地一起震荡起来。

    空空空...

    一声一响,一声一响,接连不断的声音让穆丰的神魂剧烈震荡着,一点一点的与天与地相融,直至最后在一个巨大轰鸣中破碎,再也不分彼此的消散、不见。

    “啊!!!”

    穆丰一声惨叫醒来,顿时感到一阵后怕。

    刚才一阵胡思乱想竟然将他隐藏心底的心魔勾起,险些让他真正晋入太上忘情之境。

    那样就坏了。

    真正的太上忘情不是说忘却真正的感情,而去将人心中负面的感情剥离,让人能够真正理智的控制自己,而不是被感情所支配。

    可如果是被心魔引诱晋入太上忘情,那可是真正忘却一切感情,从而成为一个没有思想没有感情的魔。

    “啊,谢谢苏大哥。”

    这一声感谢,这一声苏大哥是穆丰真心诚意的感谢。

    苏云目光蕴含着无比的惊讶和震撼,有些叹息道:“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你在修身境时竟然能够进入难得一遇的心境顿悟。可惜,这份机缘来的太早了。我即使再不忍心也不能不去破坏他,希望你不要怨恨于我。”

    “哪能,哪能呢?我还要感谢苏大哥将我叫醒,否则我恐怕会永远沉沦在心境中,无法自拔。”

    穆丰连连摇头。

    苏云欣然一笑道:“你明白就好,要知道,修身境只修真气,不修真元。没有真元滋养,神魂太过羸弱。这个时候冒然体悟心境,神魂根本无法支撑,损耗的只有寿元。”

    说着苏云拉住穆丰的手臂,两人继续前行。

    苏云的话并不是胡说,再一次启程的穆丰真气刚一调动,就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搬运时多了一丝滞涩感,十分的不流畅。

    而当他添加一丝专注时,额头竟然隐隐有些作痛,甚至心神都有几分恍惚。

    “好了,穆丰兄弟,你顿悟时间虽短,实际已经伤及神魂,幸好我发现的早,还未曾伤及根本,但仍须温养不宜过多消耗。赶路,你提二分真气加持自身就行,其他由我来吧。”

    看到穆丰不适的表情,苏云嘴上告诫着穆丰,手上又加了两分力道。

    “我也是鬼迷心窍,再这个时候搞起这种事情了。”

    穆丰无奈的苦笑起来。

    “也不能这么说。”苏云眼里都了几分稀奇看着穆丰:“心境体悟也是倏忽而来倏忽而去,根本不由人控制。你也是天赋秉异才能有此机遇,可惜,早了一年。”

    “哦!”

    穆丰一愣,转过头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苏云。

    苏云低头看了穆丰一眼,同时眼眸间精光闪过:“你快到十六岁了吧?”

    “啊!”穆丰又是一愣,随即点点头:“还有两个月就十六了。”

    苏云笑道:“十五岁,修身境巅峰,还未突破,是想修身大圆满吧。”

    “嗯,通经伐脉、锻骨洗髓、炼腑换血我都已经完成,达到修身巅峰,只差五气朝元成就修身大圆满就可以突破到真元境了。”

    穆丰毫不隐瞒的将自身境界道出。

    其实武者十分忌讳将自身境界详细的讲给人听,无论任何人,无论有多亲密都不行。

    不过,那是以后。就现在而言,一个小小修身境其实想隐瞒,也没有啥可隐瞒的。

    “我想也是。”

    苏云点了点头,通过刚才他对穆丰的观察他清楚的知道,穆丰无论是根骨还是天赋都是首屈一指的优秀。

    这样的人,几乎就是天才的模板,如果不是为了寻求大圆满境界,不应该到现在还没有突破真元境。

    “还有两个月时间。”苏云默默估算了下,十分认真的看着穆丰道:“五气朝元大圆满不是苦修就能修来的,看的是机遇。不过机遇虽然难得,但你也别着急,凭你的资质你等得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