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十七章 追踪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此地不是久留之地。”

    无知回头看了穆丰一眼,满是询问之意。

    “算我一个。”

    穆丰毫不犹豫的回答说明他的意图。

    拜山门之事经过这六个人的捣乱,显然不能正常进行下去,有此借口是脱离柳家最佳时候。再说,刚刚穆丰被长脸汉子气息压制,根本无法反抗深深的刺激了他。

    其实认真来说,穆丰还只是一个修身境的小武者,还不能说是踏上修武之径的武修。

    这样的小武者被一个可以轻易屠灭两大门派的大能气息压制,十分正常。

    可惜,这是外人眼中的正常,就穆丰自身来说却是憋屈到不能容忍。

    毕竟刨去外身这具皮囊,穆丰还是原来哪位身怀通天神通,率领几百背嵬军就敢直面正刚十几万金军,凶悍的杀个几进几出仍然面不改色的武道大宗师。

    无知眉头先是一挑,随即似乎有些明白。

    微微颔首,一晃身站在高墙之上,举目眺望,循着长脸汉子的背影追了过去。

    穆丰深吸一口气,真气灌注双腿疾步上前,追踪着无知的身影深恐被拉下。

    “丰哥儿...”

    就在穆丰飞身掠过高墙之时,柳东城一声疾呼传来。

    “七叔...”

    听到柳东城的呼叫,穆丰的身子顿了一下,回首眺望一眼,嘴唇蠕动了下,就些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最终穆丰叹息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向柳东城一抱拳,远远的拜了拜,然后义无反顾的跳上一处高房,翻身间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七哥...”

    “七叔...”

    “七叔...”

    柳东鹏、柳景、柳奇几乎一同叫喊起来。

    “我把他追回来。”

    柳东鹏肩头微动就要追上去。

    “行了。”

    柳东城一伸手将柳东鹏按住。

    柳东鹏有些焦急的喊道:“七哥,不追回穆丰,我们怎么跟荀大侠交代?怎么跟二哥交代?”

    柳东城无奈的摇了摇头:“出门时大哥和我说过,荀大侠早有交代。丰哥儿只要在柳家住满一年,其后来去由他自己决定。丰哥儿也曾跟大哥表示过,准备要离开,只不过拜山门是荀大侠为他选择的最安全的去处。”

    柳东鹏有些恍然,又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穆丰消失的方向:“他还只是个孩子,又...”

    “十五六了,就闯江湖而言,不算小了。”柳东城叹道:“也就我们这些世家对小辈保护的太过了。”

    其实柳东城也有些不理解荀洛为何会对穆丰如此放心。

    实际上他哪里知道穆丰少年时的经历,如果他知道就会明白荀洛对穆丰的信心来自哪里。

    一个在谿谷重狱里长大的孩子,什么凶恶的人没见过,什么凶险的事没碰到过,只要他不找死,想死是件很难的事。

    无知远远跟着长脸汉子,穆丰又紧紧追着无知,蹿房越脊间已然看到大批的衙役捕头向金鹰门围来。

    穆丰跟在无知身后极速奔跑着,很努力的奔跑着,几乎调动全部真气向前奔跑着。

    他感觉自己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翻山越岭,跋山涉水。

    可惜,无论穆丰感觉自己速度如何的快,感觉自己近乎压榨出所有真气,所有潜能。

    距离无知还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刚出了襄安镇时,穆丰还能望见无知的背影,甚至在一马平川的旷野上,穆丰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长脸汉子六个人的影子。

    可在继续向北直行,行至五十里再向东北行进时,无论是长脸汉子几人,还是无知,他都再也看不到丝毫踪影。

    唯一支持他继续追踪下去的,还是在五十里岔口,向东北行进方向无知留下的标记。

    “还向东北...”

    穆丰眼眸一闪,他似乎知道那几人下一个目标是哪里。

    “七叔似乎说过,出襄安镇向北五十里,再向东北二百里就是伊林县,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铁剑门。”

    穆丰的心一抖,猜到那些人的踪迹自然就知道,他们接连灭了两门竟然还不停手,还要继续行凶下去。

    持续奔跑五十里,身疲体惫的穆丰这一刻骤然精神起来,鼓足真气继续向伊林县奔跑过去。

    伊林县比栾川县强大很多,因为伊林东南的清屏山是青萍门山门所在,西南的铁桦林是铁剑门山门所在。

    兴德府实力最为强横的两大剑门都在伊林县,伊林县如何能不强盛。

    可这一天,伊林县两大剑门之一的铁剑门,继另一大剑门青萍门被灭之后竟也步入末途。

    一场黎明屠杀让铁剑门几乎伤亡殆尽,如果不是有人半途插手引起一番惊天大战,恐怕铁剑门也会如青萍门和金鹰门一样,鸡犬不留。

    可就算这样,当穆丰一脸憔悴的走进伊林县,听到的消息就是,铁剑门高层全灭,无一生还,活着的只是小猫小狗三两只。

    “半路插手的是谁?”

    穆丰忍不住打听起来。

    “不认识,据说是位白衣青年,他的武功极高,可惜当他赶到时,铁剑门核心几乎已被屠戮一清。”

    “那个,那个白衣青年没事吧?”

    穆丰有些担忧的追问。

    “不知道,铁剑门活着的那几位功力低微,根本参与不到他们的大战之中。只看到飞沙走石中他们从地面打到天上,又从城里打到城外。”

    “那再不见他们的踪迹吗?”

    穆丰有些失望。

    “据县衙里传来的消息,他们大战的痕迹一路向西延伸十几里,几乎快要打出伊林县了。”

    “快要出伊林县了...”

    穆丰眼眸精光一闪,心里陡然升起一个念头来。

    向西走出伊林县,那就是走出西峡郡,进入澜沧城。

    哪里不就是柳东城所说的登峰谷和北渊谷吗?

    穆丰骇然想到。

    难道!!!

    难道这六个人屠戮了青萍门、金鹰门和铁剑门还不罢休,还要杀进澜沧城去屠戮登峰谷和北渊谷。

    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任何人或是任何势力狠下杀手,屠门灭派,都不能是没有目的,只为杀着玩。

    尤其选择屠戮的时间还是九月九大开山门之日。

    要知道各大门派所有高层基本上只有在这一天才能全部聚齐,也只有这一天才有机会在真正意义上将一个宗派屠戮一空,做到真正灭门。

    心念翻转间,穆丰匆匆买点干粮就走出襄安镇,循着大战的痕迹一路向西追踪而去。

    一日奔行将近三百里,对于一个修身境的少年绝对是个不小的挑战。

    三百里,其实并不是很远的路,可难就难在,穆丰奔行的路线不是一马平川的官道,而是遇山翻山,见水跨水的直线。

    其难度相较官路而言,超越不知多少倍,自然对穆丰的体力、真气的消耗也成倍的增长。

    就算这样,穆丰仍然没有放弃,一边计算着真气的消耗和回气的速度,一边计算着澜沧城的方向,他相信,只要少走冤枉路,依据他回气的速度,一两天之内赶到澜沧城还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穆丰继续追踪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参与其中,而不是战斗。

    小小一个武者,连初入武修都不算的修身境,别说参与战斗了,真要不小心被无知这样大能战斗余威波及到,不死也能搞成半残。

    旷野、农田、山坡、河流。

    穆丰循着山崩地裂,树倒石塌的战斗余痕一路西行,心忍不住提了起来。

    武修一旦跨入到太玄境,功法神通的威力成倍数的提高,破坏力实在是太大了。

    无知的境界如何,据穆丰猜测,应是太玄境巅峰,是尚未达到凝神境的半步凝神大能。

    长脸汉子几人属于什么境界,穆丰不知道。

    但是,凭借他们六个人就能毫发无损的屠灭三个门派,屠戮无数高手。

    显然无论是何身手,都是想低都低不了的。

    再看这一路上留下的战斗痕迹,虽是一地狼藉却无丝毫血迹。

    看似应该谁也没奈何得了谁,但穆丰却不放心,因为无知是一对六的战斗。

    如果是光明正大的战斗,想来无知即使不敌,逃走应该没有问题。

    怕就怕,能够狠下心屠戮三个门派还不罢手的人,一旦纠缠下去,手段能一直光明正大下去吗?

    即使没人说,穆丰也敢保证长脸汉子他们一定不能。

    战斗我帮不上什么忙,提醒下无知堤防暗算还是可以的。

    虽然穆丰和无知只是初识,连朋友都不知道算不算,但是凭借无知能为不认识的人仗义出手,穆丰感觉他不能袖手旁观,任由无知单身匹马的应对强敌。

    越过十里战场,战斗留下的痕迹也越来越少,距离也越来越远。

    似乎在这里,长脸汉子他们不愿意在和无知纠缠,尽力将无知摆脱。

    无知显然不会如他们所愿,继续纠缠着,紧追不舍。

    翻过一座山丘,穆丰无奈的停下脚步,因为前方又是一条三岔路口。

    向西、西南还是西北?

    穆丰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

    澜沧城在栾川县西方,他只是听柳东城大略说过,至于到底是正西还是偏西他不知道。

    没有地图,那有没有人能让他问一下呢?

    “向西北那条路走。”

    就在穆丰为难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