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十六章 插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是好巧。”

    巧合吗?巧合就巧合吧。

    现在穆丰只想迅速赶到发出巨大响声的地方看看。

    看看是有别的意外发生,还是屠灭青萍门那群鬼门高手又来了。

    显然,抱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穆丰和青年人。

    “又是这个声音?”

    就在穆丰跨步前行的时候,柳东城哥俩一边对话一边呼啸着飞身而过,转眼间就赶在穆丰前面,并迅速消失在人群之中。

    “你很老成,根本不像少年人哪!”

    青年人不紧不慢的跟着穆丰,听他调侃穆丰的样子就知道,他也在藏拙。

    “再快又能有什么用,如果不是那群人,也就看看热闹,如果是那群人,赶得越恐怕快死的越快。”

    穆丰翻了翻白眼,轻功虽然不是他的强项,但他也的确藏拙了。

    不过,藏拙的只有自己吗?

    穆丰斜着眼睛扫了身旁青年人一眼。

    他是个年轻人,看模样大概是不到三十,约有二十六七岁吧。比柳东城小,跟柳东鹏差不多。

    样貌普通,不是特别的出众,乌黑的长发随意束起,浓浓的眉明亮的眼,配上那抹让人亲切的笑容,倒是很能讨人喜欢。

    这些都不算什么,让穆丰比较注意的是青年人那身白皙圆润的皮肤还有充满热情的眼。

    穆丰前世是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主修攻击。

    而后身负重创,一身通天功力几乎消失殆尽。

    自那以后,为了修复身体,穆丰改修医家神通养生功法。

    所以他清楚的知道,就青年那身白皙圆润,几乎透出暖玉般光泽的肌肤,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就连寻常武者都不行。

    另外,还有那双眼眸。

    表面上看,青年人拥有一双清澈、明亮,充满热情的眼睛,任何人看了都不由自主的对青年人产生好感。

    穆丰却同样看出一抹神光,炯炯有神的神。

    是神满自溢吗?

    这是神明气足的体现,就好比儒者大贤通读经文、饱读诗书后的腹有诗书气自华般,根本不由人控制。

    能达到这种状态,显然是太玄巅峰,而且还是太玄境大圆满的巅峰状态,也就是传说中的半步凝神。

    到了这种境界,唯有突破凝神境才能恢复常人状态。

    微微侧头,穆丰实在忍不住得扫了青年人一眼,心底暗自吃惊。

    要知道,就目前,穆丰认识的所有人里,唯有威名震九州的荀洛、柳东篱两人境界在这位青年人之上。其他人,无论是柳氏家主柳东蕃,还是柳东城哥三,都不是青年人的对手。

    可看年龄,青年人尚未到而立之年,荀洛和柳东篱多大了。

    “小兄弟轻功很俊啊。”

    青年跨步间身子微侧,认真的看着穆丰。

    “我叫无知,因无知而无畏的无知。”

    穆丰每一个举动都是堂堂正正的,就连刚才那丝偷窥也显得正大光明,让青年忍不住笑了。

    “穆丰,吉甫作诵,穆如清风的穆,丰收的丰。”

    穆丰脸色一整,肃穆而回。

    臆测为太玄巅峰半步凝神的高手,主动相交与他,无论是何想法都不容他亵渎。

    高手的尊严值得任何人尊重,穆丰懂得。

    “呵呵...”

    穆丰的姿态显然让无知十分开心,心情异常舒畅的大笑一声,直到飞身踏上一座高房才停了下来。

    这是占地十几间的高房,房顶宽敞视野宽阔,即使站了数十人都不显拥挤。

    无知落脚处距离柳东城并不太远,招呼起来并不尴尬,索性穆丰也停在他的身旁。

    举目眺望,发生巨响的地方就在高房对面,是一个比青萍门小了许多的院落。

    穆丰望去时看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与青萍门一般无二。

    同样都是门楼被踢,牌匾倒掉。

    镌刻着‘金鹰门’的招牌只余半块掉在哪里,可怜兮兮的在那悠荡,悠荡。

    事发突然,聚集于此的人并不算多,穆丰一眼望去发现来的人都气愤填膺的看着,也有低声咒骂的。但始终都没有主动出头,敢于闯进金鹰门院内的。

    是明哲保身,还是怯于邪恶?

    穆丰叹息着摇了摇头。

    “谁敢与我进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有知道的眼前事发为何的,也有不明所以莽撞行事的。

    就在沉寂间,骤然一声怒喝响起,随即一条大汉飞身而起落在院墙之上。

    “我也去看看...”

    无知突然一声轻笑,纵身跳了下去。

    穆丰先是一愣,随即也轻笑一声,跟了上去:“带我一个。”

    刷刷两声,两道身影从高房上跃起,飞鸟一般滑过高墙直扑院内。

    “啊,你小子...”

    站在高房另一侧的柳东城柳东鹏兄弟俩哪能想到穆丰如此胆大,明知金鹰门内动手的人,是不可力敌的鬼门大能也敢硬行闯入,均不由变色。

    “那个!!!”

    柳东鹏哑然张了张嘴。

    “你小子给我回来!!!”

    柳东城急切间瞪大了双眼,张开大嘴接连叫了两声,脚下却生了根一样,丝毫不敢动弹。

    没办法,他们是柳家人,不是游侠散人。

    盘根错节的,牵一发而动全身,与其他人不一样。

    闪身间,穆丰站在高墙之上,回过头看着柳家人嘴角翘起,露出微微一笑,随后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

    既然你们没有跟来,那以后不管如何,我都已经跟你们没有关系了。

    这不是穆丰心性凉薄。

    身为成年思想的他,是无法忍受任何人对他的束缚的,不管柳家如何的照顾于他,他还是要使办法甩脱的。

    这次的机会,正合适。

    一个莽汉,无知、穆丰,三个人跨过代表着生死相隔的高墙,身形刚刚站定,入目的场景就让三人心神巨震。

    偌大的庭院破损微乎其微,战痕血迹更是少见。

    真正然三人全然变色的,还是无声无息躺了一地的人群。

    房屋地面没有丝毫战斗后的痕迹,跌倒在地的人群也不见任何伤痕。

    这些足以证明来犯之人实力的强横。

    瞬间袭击,全无抵挡。

    莽汉有些傻眼。

    如果进入金鹰门,入目的是激烈战斗,莽汉绝对会义无反顾的冲过去,进行战斗。

    可眼前诡异的一切让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做。

    无名跨步走了过去,随手翻动一个人,目光上下扫视着,寻找伤痕。

    穆丰跟了过去,随意扫过仿如昏睡过去的仆人,看着眼前铁青色的脸颊,看过翻着眼皮无法合闭的眼,心头凌然。

    “这是银艳斩,中者脸色铁青,血液凝滞,三个时辰过后肌肤会泛起一丝银灰色的白。”

    穆丰抬起头,有些迟疑,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前行。

    “银艳斩,似乎听说过。”

    无知恍然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眼前方,身形一纵越过莽汉向后院跑去。

    穆丰也没说什么,紧跟着追了过去。

    “我...”

    莽汉脸色一变,脚步迟疑了下,却发现,脚下重于千斤,怎么都抬不起来。

    看似莽撞的人其实并不见得是真正的莽汉,当事情超过他想象之外时,再如何莽撞的人也会变得异常精明。

    对于这些,无知和穆丰其实都十分清楚,他们也不会苛刻的用自己的标准苛求任何人。

    紧赶慢赶的,两人落在主厅前时,一双阴冷的眼直直的对准了他们。

    是六个人,浑身上下都充满阴冷气息的六个人。

    不用说更不用问,看到了他们,无知穆丰就知道,整个金鹰门应该只有这六个人是站立的了。

    因为那种冰冷、孤寂、不容于世间的气息清晰的独立于此,清晰的告诉你,此间与彼间是两个世界。

    脚步一踏,无知脸色一变就站在穆丰身前。

    “七彩魔域吗?”

    无知低低的声音传了过去。

    穆丰茫然无知,对面六个汉子脸色却是一变。

    “阁下是...”

    当先一个身形高挺笔直,横眉星目,长脸阔口的汉子双眼精芒爆射,阴气氤氲的一股暴虐气息当头罩来。

    穆丰就感觉浑身一冷,真气一提率先护住了心脏。

    “无知静坐闲耕月,断刃行前论己非。”

    清朗的轻吟淡淡的在大厅内响起,无知脚下一错,身形后退,几乎紧贴着穆丰站在了那里。

    “不才无知见过诸位!”

    无知淡然的一抱拳。

    刷的一下,穆丰明显感觉到一阵气息波动,随即他就透过无知的肩头,明显看到长脸汉子背后五名汉子的脸一下子紧张起来。

    “你要管这事...”

    长脸汉子抬了抬眉梢,望向无知的眼色显然也有些凝重。

    “这人是谁?”

    穆丰没有说话,心却猛的提了起来。

    因为映入他眼帘的是长脸汉子那双寒如冰雪,似是不含任何人类的感情,晶莹通透,像蕴含着无穷的魔力的双眸。

    如此邪恶、诡奇到难以言喻的气质,是穆丰前生今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我真不想管,可你们能停下来吗?”

    无知叹息了一声,欲言又止的看了眼长脸汉子,有些为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可当他目光垂落,看到大厅躺落一地的尸首时,一股悲戚涌上心头。

    “那就看你能不能追上了?”

    长脸汉子淡然的看着无知,嘴角一翘,笑笑的一闪身飞出大厅,带着五名黑袍人呼啸着离开了金鹰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