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十五章 巧合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翌日,柳家起了个大早,柳东城他们简单对付一口,带着干粮就离开栾川。

    这时整个栾川已经传开昨日的事。

    西峡郡第一大派青萍门被屠灭是很大的事端了,可高县尉和六扇门一行团灭却是更大的事。

    “天大的祸事发生了!!!”

    “千年第一次,破天大的祸事!!!”

    “绝不能忍,无论是汝阴王还是朝廷都不能忍!!!”

    民众不敢公开讨论,私底下却议论纷纷,张扬得栾川县人心惶惶。

    死几个人说事大也事大,说事小,他原本也不算什么大事。

    可,死人跟死人是不同的。

    尤其这回死的还是一位县尉,五个六扇门捕头,这就不同了。

    “你知道东陵王朝势力层次的组成吗?”

    柳东城发现穆丰对栾川县的骚动十分不理解,忍不住开口为他解释起来。

    穆丰一愣,随即道:“官府、世家、宗门、还有普通百姓。”

    有问既有答,穆丰说了他对东陵王朝的理解。

    柳东城摇了摇头:“并不完全正确。”

    揉了揉额头,柳东城脸色有些忧愁。

    “应该是说四百年前这样划分虽不正确,但也不差到哪里。四百年后就不同了,现在应该说官府、武林、江湖、绿林。”

    “绿林!!”

    穆丰先是一愣,随即有些恍然。

    官府从政,应该包括世家、豪门。这些势力都传承千百年,枝节环绕,层层把持着朝廷各处要害,权力极重,势力极大。

    武林就是拥有武学传承的各大武林门派、流浪散人,武林相较官府而言,人数不占优势,但他们却拥有着比官府更高的武力。

    这两个层次高端,权力高势力大,基本上都把持着一定的地域。

    江湖的层次就比较低了,就是一些无权无势又没有太高武力的人聚集在一起形成的帮派。他们虽然没有太高端的武力,也没有太高端的权势保护,但因为他们直面着寻常百姓,这使得他们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普通百姓作为后备力量,同样让人无法忽视。

    最后的绿林是四百年前新出现的势力。

    这个名词别人也许还有些弄不清楚,穆丰却一听就懂。

    占山为王落草为寇,这不就是两汉王莽期间的赤眉军和北宋末年的梁山好汉吗?

    穆丰仔细读过《东陵王朝千年史》,知道东陵王朝有千年历史,自开国大帝刘良伊始,接连几代帝明臣贤,四海靖明。

    直至六百年后才稍有懈怠,又过了约百年,也就是约四百年前开始才逐渐显露出帝国老迈、昏聩的现象。

    也就是这个时候,绿林这两个字才频繁出现。

    穆丰心念一闪,露出些许不解看着柳东城。

    柳东城脸色稍有迟疑,随后摇了摇头:“你知道些,心里有个数就行。”

    穆丰抬头扫了柳东城一眼,没有好奇追问。

    显然,柳东城知道一些东西,只是不想或不能告诉他。

    甚至回想起昨日青萍门前,柳东城、柳东鹏、柳东乾三人的表现。穆丰怀疑,恐怕就连灭门屠户那位鬼门大能他们都是知道而不说。

    “为什么呢?”

    穆丰盘膝坐在车辕上,暗自猜测着。

    要知道,经过昨天一夜和今日清晨这么长时间,屠灭青萍门、屠戮高县尉、六扇门那群人直到现在都无人知道他们的身份。

    不过,既然柳东城不想告诉他,穆丰自然也不会问。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自从穆丰来到这方世界,就没有感受到这方世界的温暖,所以穆丰对这方世界的任何事都抱有明显有些冷漠。

    这,无关性格。

    毕竟穆丰看似年弱,实际性格还是原来那个已经成年的性格。

    老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魂穿异世的他,性格根本不是因外界改变而能改变的。

    柳家这一次是从栾川奔北去金鹰门,然后柳东鹏带着三个孩子留下,柳东城带着穆丰和柳景柳奇三人再向北去铁剑门。

    这一次的行程跟小牛谷去栾川不同,因为青萍门的惨案发生,所有人都变得安静好多。

    时间过了好久,一直都没有人说话车厢内的气息显得异常沉重。

    柳景实在承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忍不住问道:“七叔,青萍门惨案发生,武林没人会管吗?”

    柳东城翻了翻眼皮:“也行有人会管,不过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柳奇眉头一挑:“正义呢?侠气呢?这样凶残的事都能发生,武林侠士竟然没人管?”

    “嗤!”柳东城轻笑一声道:“往时也行会有人管,但青萍门的事涉及到高县尉,还有六扇门捕头被残杀,神侯府不发话,六扇门不出声,谁敢冒然出头。”

    神侯府...

    穆丰眉头一挑,没有说话。

    神侯府,首任侯爷是东陵王朝开国大帝刘良手下四大神侯之一,不仅是可以世袭的铁帽子侯,更是执掌天下兵权的大佬之一,地位尊贵仅次于刘良分封的九位王爷,不是其他有名无权的虚位王侯可比。

    其后神侯之位代代相传,虽然不在亲掌兵权,但每代神侯都将兵部职方司牢牢掌握在手中。

    兵部职方司虽不掌兵,却职官之叙功、核过、赏罚、抚恤及军旅之检阅、考验等事,权势极其重要。

    高县尉虽是地方官,并不隶属兵部。

    可实际县尉是地方卫军主事之一,并且在某些时刻拥有调动卫军的权力。

    而这次事件发生,正好高县尉使用了调动卫军的权力,而他的战亡也说明他这次调动卫军并不为过。

    原本一个小小县尉亡故别说神侯府,就连州府一层都不会在意。

    偏偏高县尉这次战死于调动卫军主战之时。

    卫军出战就属战事。

    但有战事发生就会隶属兵部,而后无论胜负伤亡都会有一部分为兵部职方司管理。因为他牵涉到叙功、核过、赏罚和抚恤。

    “一大门派的灭门惨案,堂堂县尉出手,还是在出动了卫军、六扇门的情况下,不但没有保护住这个门派,还伤亡惨重。”

    柳东城横了柳奇一眼,解释道。

    “这么大的事,别说六扇门不放过,执掌兵部职方司的神侯府也绝对不能让。有这必然会出手的两部大佬在,哪个豪侠敢出面,甚至于连青萍门的上门小沩玄圭洞都不敢随意出头。”

    柳东鹏也长叹一声,脸色愈显沉重。

    这一切,柳奇柳景没有看出什么,却逃不过穆丰的眼中。

    穆丰没说什么,将这些事情以及一些猜测藏在心里。

    这次出行不比前时,十分的急,几百里的路程一个日夜就赶到了。

    看着安静的襄安镇所有人不自觉的嘘了一口气。

    “先找个地方吃口饭,稍作休息我们再走。”

    柳东城脸上的阴云似乎在这一瞬间转晴。

    “嗯,这里一向都是五哥来的,我也不太熟悉。”

    柳东鹏点了点头。

    “随便找个地方对付一口就行。”

    柳东城不在意的看着道路两旁的小店。

    开山门的门派很多,各有各的地域所属。

    同样,千百年传承下来,庞大的柳家人也很多。

    今年拜这家,明年拜哪家,送护的人自然不可能是一个人。

    金鹰门这条路往年都是柳家五爷行走。

    但去年柳家大少爷柳如是拜云门是五爷送护,今年送护自然不能再劳累五爷了。

    “哪家屋面似乎不小,就去哪吧。”

    柳东城看到不远处高挑的酒旗,直接作出了决定。

    “好!”

    几个人同时应了一声,从车厢走了下来。

    刚刚柳氏哥俩提到自己五爷,穆丰心一动,脚步一缓凑到柳景身旁低声问道:“云门在哪里,兴德府似乎没有这个门派。”

    柳景眼眸闪过一丝羡慕道:“云门,是伏牛山对面,无终山云岭上的大门派。”

    “大门派?”

    “嗯,知道青萍门上门小沩玄圭洞吗?云门是跟小沩玄圭洞平级的大门派,根本不是金鹰门、铁剑门能比的。”

    柳奇再旁听到,忍不住毫不掩饰,近乎嫉妒的插了一句。

    “是吗?”

    穆丰一愣,眼眸也忍不住闪过一丝意外。

    “伏牛山对面无终山,很远吧?”

    “那是,远,要走几千里的路程能不远嘛?”

    “那么远,跨多少个郡去拜山门,朝廷也让...”

    穆丰有些不解。

    “切,几百年前是不让,至于现在,连绿林都出现了,还有什么不让的。”

    柳奇不屑的撇了撇嘴。

    “哦,也是...”

    穆丰恍然。

    也是,任何一个世道沦丧的年代,纸面上的规矩往往已经不是规矩了。

    说笑着几人已经来到酒楼门前,脚步刚刚一迈。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

    “又怎么了??”

    十分熟悉的感觉泛上心头,柳奇刚刚惊叫一声,穆丰已然腾空而起,向着轰鸣传来的地方跑去。

    呼呼呼...

    穆丰刚刚跨步飞起,身后就传来一阵破空之声。

    “好巧啊,又碰上了!”

    紧接着一个清朗的声音在穆丰身后传来。

    “是你,真的好巧!”

    穆丰微微侧头就看到一双充满热情的眼睛,还有那身洁白如洗的长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