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十四章 应变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哪里跑...”

    “追,追....”

    怒吼声和弓箭弦鸣几乎同时响起,紧接着一群人凌空而起,向着黑影追去。

    “的确是鬼门大能!!!”

    穆丰、青年还有柳氏三兄弟几乎同时大叫一声。

    “怎么看出来了?怎么能肯定的?”

    柳景柳奇这帮小家伙望着飞速远去的黑影,懵懂不知,想要询问却又不敢,最后眼眸扫了扫这几个人,小指勾了勾穆丰,急切的追问。

    穆丰侧过头低声道:“这就要说魔门和鬼门之间最大区别了。”

    “什么区别?”

    “魔是不服天不服地独霸天下唯我独尊,所以气势张狂、豪放,充满了一种异样的大气。而鬼则不同,他虽然有些时候比魔要狠毒,但手段往往却带有他们特殊的阴晦诡秘。”

    最后穆丰给魔和鬼下了一个定语:“这就好比阴阳两仪,魔是阳,鬼是阴。到了战场,魔是大将,虽然有些嗜血,手段却也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鬼是刺客,让你看不见又摸不着,偏偏又如跗骨之蛆般缠扰着你。”

    穆丰这话让从未见过世面,从未经历过江湖险恶的柳氏少年后背一凉,心头一冷。却又听得几位大人连连颔首,表示认同。

    “却是如此,却是如此啊!”

    甚至柳东乾还十分赞赏的脱口称赞。

    “虽然魔门的人手段残忍并且行事霸道,至少还能讲些道理,鬼门却是不同,就跟他们修行的功法一样,性格诡秘喜怒无常,稍不注意就会触怒他们,丢掉性命。”

    柳东城示意着房倒屋塌燃起大火的清萍门。

    此时清萍门内全是卫兵和刑事房捕头,虽然没有外人但仍让乱做一团。

    有四处搜寻的、有取水救火的、有拆房找人的。

    自然此间少不了浑水摸鱼偷窃的,同样也少不了被发现受到责骂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清萍门内吵闹的声音越来越长,柳氏三兄弟的脸色越来越沉重,越来越阴郁,阴郁得近乎能滴下水来。

    “丰哥儿,怎么了,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呢?”

    柳景小指又偷偷的勾了勾穆丰的衣襟,同时斜着眼示意着三位长辈。

    穆丰嘴角抽搐下,然后压低了声音示意着清萍门,低声道:“你们没发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里面没有一个呼叫医者救援的吗?”

    “啊!”

    柳景脸瞬间就是一白。

    “真的被灭门了,没有一个活口。”穆丰深深呼吸后又道:“而且,高县尉令六扇门追赶的人也没有回来?可千万别是被灭杀了!!!”

    穆丰最后这句话出口,柳景的脸色更显苍白:“高县尉和六扇门的人要是被灭杀了,那不更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会捅破天的。”

    穆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那谁知道呢?”

    站在柳家人圈外,一直沉默的看着穆丰调侃柳景的青年突然开口说话了:“我看这事不简单。”

    瞬间,所有人目光都投向了青年人。

    穆丰仿佛也有预料的问了句:“怎么?兄台有何高见?”

    青年示意着清萍门道:“这才多长时间,偌大一个门派就被灭门,而且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消息传出,看样子是鸡犬不留的手段。”

    说着青年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叹。

    穆丰接口道:“有此手段,为何要在白天破门而入呢?若是夜晚于悄然间动手,想来不会惊动任何人吧?”

    “是呀!”

    这一句惊醒所有人,让所有人都忍不住顺着穆丰的思路想了下去。

    青年与穆丰四目相对,嘴角都是微微一翘。

    “还有哪里。”

    柳东城看了柳东乾一眼,眼眸中精光一闪,心一动,目光眺望黑手离去的方向骤然惊呼一声。

    “怎么?”

    柳东鹏问道。

    “高县尉和六扇门一人未归,难道他们还敢对朝廷人动手?”

    柳东城目光几乎有些呆滞,带着极度不敢相信的声音颤抖着说了一句话。

    瞬间,所有人都被柳东城这句话惊呆了。

    “老七,你可真敢想...”

    柳东乾嗓子一紧,半晌才挤出一丝干笑。

    “不完全是想象。”

    青年又接口道。

    “还有什么?”

    柳东城倏地一下转过头,两眼紧紧盯着青年的脸。

    “想一想,现在是几月几日。”

    青年若有所思的点了一句。

    “现在是几月几日?是八月三十啊,距离九月九日还有十天。哦,九月九日,宗门大开山门,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光天化日之下造此惨案???”

    柳东城先是有些茫然的自问自答,可随着他越说话越多,一个不敢相信的疑问骤然浮现心头。

    “对呀,再有十天就是九月九山门大开的时候,在这个时候造下如此惊天动地的血案,不仅会让古王府震怒,更会让各大宗门不安。太疯狂了,这是要惹恼天下人的意思呀?”

    “可能吗?七哥你也太敢想了!!!”

    柳东城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惊呆了,柳东乾更是不经头脑思考的出口反驳。

    “那你说这伙人为什么如此张扬的选择这个时间点灭门屠戮。”

    柳东城转过头,双眸直直的瞪着柳东乾喝问。

    “按照他们的能耐,想要灭了清萍门什么时间不可以,什么时候不可能。”

    “那个、可能、这个时候、清萍门高层都在栾川吧...”

    柳东乾一愣,随即期期艾艾的一边想着一边编织着话想反驳柳东城,可直到最后他也没有想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那个,七叔,清萍门被灭了,我们拜山门咋整啊!”

    就在柳东乾心惊肉跳,柳东城沉默苦思的时候,柳奇突然有些怯怯的问了句。

    柳家在兴德府是隐居世家,但不是说就没有人知道柳家。

    隐居,针对的是普通百姓层次,真正武林人还是知道兴德府有这么一个不能惹的武林世家。

    所以一直都有人留意着这里的交谈和言论,之前穆丰、柳东城的话已经让他们有些胆战心惊了。不过,心惊是心惊,这些事一来都是猜测,二来即使是真的距离他们也太过遥远。

    可随后柳奇的话才真正的惊起一片浪潮。

    “啊呀,清萍门在栾川的高层全灭,还能收徒了吗?”

    “是呀高层几乎全灭清萍门还怎么收徒,再说了,即使能收徒,就凭留守碧波湖那几个虾兵蟹将还能守住清萍门那点基业。”

    瞬间,刚刚还窃窃私语的全场先是一静,随后就轰然一声,掀起一片嘈杂声。

    其实不只是他们,就连柳东城和柳东乾、柳东鹏三人也是一愣之后将对清萍门被灭引起的担忧抛在脑后,用心的思考起柳奇的话来。

    毕竟,不管清萍门被灭会引起多大的波澜,那都是以后的事。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拜山门一事。

    显然清萍门落魄已成必然,甚至凭借残余那点人手能否守住祖业都成问题,至于以后柳家与清萍门如何相处,是交是弃不是他们能管的,那是家主柳东蕃的事。

    柳东城和柳东乾对视一眼,均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距离九月九日没有几天时间,而仅剩的这点时间也根本不足以让他们与小牛谷联系,探讨,然后再转向重新选定的宗门。

    所以为孩子们重新选择合适的宗门,只能由他们做主。

    “马上回去,老九,你先向家里汇报。”

    柳东城皱了下眉,然后就十分果敢的做出了决定。

    “十六,取出兴德、隆德两府十二门资料,今晚我们三个一定要把门派选出来。

    “是,七哥。”

    柳东鹏痛快的应了一声。

    柳东乾则有些迟疑:“七哥,太急了吧。要不,等家里回信再说。”

    “不用。”柳东城摇头道:“只有九天了。不对,应该说不到八天了,九号考核,九号之前就应该完成报名。如果拜山门的人太多,预留一天时间都不足以完全报名。”

    清萍门位于栾川县北三百里的伊林县东南的清屏山上,山门是在清屏山。可因为山势奇特,山路崎岖,所以他虽然归属伊林县,行走起来栾川县到比伊林县距离更近,更好走。又因为宗门往往并不在意朝廷管制,所以清萍门的外门没设置在伊林县,相反到设置在了栾川县。

    柳家往日送子弟拜山门第一个来的就是栾川县,然后才是其他地方。

    这个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对的,毕竟谁也不能舍近求远。

    但这回却不一样了,谁能想到貌似强大的清萍门突然被灭,下一个山门去哪里,都没有了主意。

    “我们先按原先约定,北走去金鹰门,然后老九留下,我则带丰哥儿、柳景、柳奇去铁剑门。”

    柳东城说到这里,沉吟下。

    “其实铁剑门并不比清萍门弱,可惜功法刚硬,招式凶猛,并不适合丰哥儿三个。先去看看,如果不行就跨过伊林县去登峰谷、北渊谷。“

    “啊!”

    柳东乾哑然失声。

    “登峰谷和北渊谷是澜沧城所属,已经出了西峡郡。”

    “哪又如何。”柳东城瞪了柳东乾一眼道:“金鹰门原计划是小五小六去的,铁剑门又不适合丰哥儿他们三个,不去那里去哪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