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十三章 灭门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怎么啦,怎么啦!”

    “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

    巨大的轰鸣声震四野,瞬间泮溪酒楼内萧声、琴音、吟唱尽皆消失,化为一片寂静。

    随即不过几息之间又响起一片轰然,紧接着就是一连串桌椅挪动,杯碗碰撞的声音响起。

    穆丰这间包厢也是如此,嗖嗖嗖,几声轻响过后,柳东城、柳东鹏、柳东乾哥仨率先赶到窗口,撩起绯帘向外望去。

    “那是哪里,怎么了?”

    外面的情况似乎很让人惊异,柳东城第一个惊呼起来。

    “哪里,好像是清萍门,打起来了!”

    还未等柳东乾回话,隔壁窗口就有人给了他答案。

    “清萍门!!!”

    柳氏哥仨脸色一变,如果出事的是清萍门,恐怕事情不能小了。

    “砰砰砰...”

    如此热闹的事,早有性急的人撩起窗帘飞身而下,然后一溜烟的跑了过去。

    “走...”

    柳东乾是柳家在栾川县的主事人,发生这么大的事,他必须要弄清楚。不等柳东城柳东鹏反应过来,已经跳了下去。

    “走...”

    柳东城自然不能让柳东乾一个人去,招呼一下柳东鹏,跟着也跳了下去。

    “等我一下...”

    柳景柳奇几个孩子最喜欢这种热闹,哗啦啦的跟着都跳了下去。

    “这么热闹...”

    穆丰有些无语的看着泮溪酒楼下饺子一样飞跃而下的人们。

    “你不去吗?”

    柳东鹏咧着嘴问道。

    “去呀,怎能不去,不过十六叔,你咋不去。”

    穆丰有些奇怪的问。

    “都去,不成吃霸王餐的了。”

    柳东鹏有些无奈的看了眼门外急切的小厮们。

    真是有不少人,不管不顾的跳遁而出,有些人能回来付账,恐怕真有人会一去不复返。

    吃霸王餐,柳家可丢不起这个脸。

    “呵呵,走了...”

    穆丰一声轻笑,撑着窗口飞跃而下。

    “砰砰...”

    接连两声响,同时有两道人影落在穆丰身旁,让穆丰就是一愣。

    “好巧啊!”

    穆丰刚一回头,率先入目的是充满了热情的双眼,然后才是清朗的笑颜以及洁白如洗的儒衫。

    竟然是上午飞速超越他们那辆马车,透过车窗与他对视的那个青年。

    “是好巧,一起?”

    “一起。”

    简单的一句对话,二人轻身而起,向着动乱的地方跑去。

    “古怪!”

    站在青年身后,一直没有言语的哪位车夫脸色露出一丝怪异的表情,低声嘀咕了一句也跟了过去。

    泮溪酒楼距离动乱的地方不过一条街,心急的人几个起落就能赶到。

    当穆丰三人赶到时,这里已是人山人海密密麻麻。

    “七叔七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样了?”

    穆丰费了些心思才在一个两层楼的楼顶找到柳家人,而等他刚刚站定就看到柳景急切的向柳东城询问着。

    “确切事还不知道,现在看应该是有强敌向清萍门挑衅。”

    柳东城伸手指了下前方。

    前方是一个巨型庭院,高大的红门高耸的红墙,还有里面层层叠叠的楼阁亭榭,假山微虎,无不显示着这家主人的不凡。

    要知道,这里可是栾川县中心,是绝对寸土寸金的地方,在这里能拥有一间店铺、一个院落都是十分了不得的人了。

    可看眼前,这哪里是拥有一两间店铺,三两间院落,这明明是拥有一整条街,还是毗邻江面最最繁华的街。

    穆丰顺着柳东城手指望去,看到他所指的正是那高大的红门,还有斜挂着断裂的牌匾。

    “清萍门!山门都被踢了!!”

    看着斜挂在那里,近乎垂落的半块匾额,穆丰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有多大的仇呀,不光踢了山门还拆了宗门牌匾。

    柳景嗤着牙,咧着嘴问道:“谁呀?这么猛。”

    柳东城脸色异常沉重,扭过头看着柳东乾,半响无语。

    柳东乾紧锁着眉头,眼神带着无比凝重遥望清萍门,同样默不作声。

    穆丰的心一跳,看两人的样子,显然并非不知道爆踢山门的是谁,而是有些不敢确定,甚至是不敢说。

    事情真的很严重。

    “七哥,谁干的,看到人了吗?”

    过了好久,柳东鹏的声音在人群外后面响起。

    “好像是...”

    柳东城有些迟疑,说了半句话,然后用着意会不明的目光看着柳东乾。

    “好像是,我不敢确定...”

    柳东乾看着清萍门外的乱哄哄的普通人群,看着楼顶不远处窃窃私语的同道,同样有些迟疑,有些吞吐,有些不敢说出口。

    事情绝对很严重。

    柳东鹏脸色一变,他看到柳东城、柳东乾哥俩的样子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妙。

    柳家虽非大世家但也绝非小门小户,老辈不说了,单单只是他们一辈有一个柳东篱就可以不惧任何门派。

    可就算这样,柳东城柳东乾仍然不敢随意出口,硬闯清萍门的这人有多凶残就可想而知了。

    “清萍门危险!”

    柳东鹏没有继续再问,而是紧锁着眉头眺望清萍门,悠然长叹一声。

    “是危险了,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跑出来呢?”

    柳东城率先赶到,显然对清萍门的情况知道一些,十分担忧的叹息一声。

    “这是要灭门吗?”

    柳东鹏有些不敢相信的叫了一声,腿不自觉的动了下。

    “没用的,除非二哥在,否则,唉,兴德府谁来都没用。”

    柳东乾愁苦着脸,跟着叹息一声。

    他是紧跟着柳东城前后脚来的,同样看到了行凶的人。

    “兴德府谁来都没用?”

    柳东鹏似惊讶似叹息的回问了句,然后在看到柳东城柳东乾肯定的点头后,目光不禁带了一丝惊恐。

    显然,整个兴德府唯一能与这凶人相抗衡的只有柳东篱。

    柳东篱何许人也,那是与凝神境大能荀洛交友的人物,只有他才能好使的人,自然也是威震八方的凶煞,绝对不是他们能随意惊扰的存在。

    “这股凶煞气息,是魔门还是鬼门的哪位大能?”

    突然,站在穆丰身旁一直默言不语的青年皱着眉头,低声说了句。

    穆丰肯定的道:

    “是鬼门,不是魔门。”

    青年诧异的问了句:“这么肯定!”

    穆丰点头道:“虽然同样是凶煞气息,但魔门凶煞带着魔门特有的凶焰和暴虐,有着唯我独尊的霸气,而鬼门气息却是至阴至柔,有着连绵不绝的阴郁之气。所以说,这位是鬼门大能,绝对不是魔门。”

    “话虽不错,可惜,刚刚闯入哪位偏偏是位魔门大能!”

    柳东城惊异的看了眼穆丰,随后苦笑着反驳了句。

    穆丰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道:“哦,我说的是功法特点,至于哪位鬼门大能是魔门的还是鬼门的,小子从没行走过江湖,猜测不出。”

    “哦!”

    众人顿时恍然,刚刚听穆丰分析有理有据,他们到真忘记穆丰的年龄和经验了。

    说话间,清萍门红墙外已经围了一圈官府衙役,各个手持杀威棒,狐假虎威的吆喝着,半天却不见一人敢闯进去。

    又过了片刻,东面一群黑红皂衣的捕快提着朴刀走了过来,西方一群身着布甲的弓步兵走了过来。

    待到清萍门前两方首领相遇,低声细语几句后,捕快率先从正门走了进去,步兵持刀弓兵持箭上弦紧随其后,只余下衙役们牢牢看守住红门红墙。

    “六扇门出面了。”

    柳东城脸色一变。

    “六扇门,七哥你没看连高县尉都出面了吗。还有,卫军出手了,事情搞大了。”

    柳东乾的脸色也很难看。

    “六扇门,九叔,卫军是什么军制?”

    穆丰有些不懂的问了句。

    柳东乾扫了一眼穆丰,很陌生的面孔,是外人。

    不过在柳东鹏接他的时候已经和他说过穆丰的事情,随后柳东乾又看到柳景柳奇也好奇的看着他。

    “朝廷军制十分复杂,中央军就不说了,离我们太远,古州军制和你们说些,多少也了解一些。”

    都是武林人,侠以武犯禁,走江湖,闯武林的人免不了跟这些人打交道。早知道一些,没有坏事。

    自家孩子想知道,柳东乾自然不会吝于教导。

    “各州以王爷府所在为中央,有前、后、左、右、中五军都护,其下为府军都统,郡县为卫军都使。各军护卫地方而不参政,除匪兵犯境不可动。今天这位大能光天化日之下行灭门惨案,显然已经触动朝廷底线,一个不好就会给整个兴德府武林惹下大祸。”

    柳东乾在县府待得久了,看事情的想法显然与柳东城他们不一样。

    柳东城、穆丰还有哪位青年遇到这种事,首先想的是来犯之人武功有多高,是鬼门还是魔门的人。

    而柳东乾想的确是这样是出现,对江湖对武林对朝廷之间有多大影响,是苦还是甜。柳家于此间是受损,还是受益。

    可惜,事情发展太快,在高县尉率领卫军、六扇门进去未久,骤然响起一声轰鸣,接着就见墙倒楼踏间传来几声惨叫。

    然后,几道黑色氤氲腾空而起,飘然间消失不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