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十二章 酒楼中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从小牛谷到栾川距离不近,再加上乘坐马车速度上不去,摇摇晃晃的怎么也要三四天时间。

    幸好有穆丰提点,寂寞的旅途被武功的玄奥给占据,十几个小家伙陷入到一种狂热之中,白天议论争辩,夜宿的时候抓紧机会拆解,一时间竟然有种武功境界飞速提升的感觉。

    可惜,距离有数,再慢的速度也有到达终点的一天。

    第三天,柳家一行来到卧牛岭岔口。

    这是个三岔路口,从小牛谷到这是一条岔口,向东北去栾川是一条岔口,另一条则绕个半圆往西南方向行去。

    柳家这次放出来拜山门的有十几个孩子,谁有什么样的条件,应该去那个门派早有决断。

    因为他们不可能让这十几个孩子拜同一门派,再说,那个门派也不可能一批门徒里收这么多同一家族的人。

    东北方向有穆丰要去的青萍门,还有金鹰门、铁剑门,向西南方向走去,有泥犁门、五剑山和专收女子的飘香谷、梨花谷。

    到了三岔口,也就到了众人分别的时候。

    三辆马车带着五个人,三个男孩两个女孩去了西南方向,另两辆马车带着穆丰、柳景、柳奇奔东北向栾川驶去。

    “嗨,这就分别了,下一次再见不知道多少年以后了?”

    柳景摩挲着下巴,有些泪眼朦胧的样子。

    “是啊,小六小九我会想念你们的。”

    柳奇有些搞怪的叫了一声。

    穆丰微微撇撇嘴,目光淡淡的扫过他们的脸颊,无论他们是搞怪还是慨叹,都无法掩饰微红的双眼。

    “离别的忧愁你们还是第一次经历,细细品味吧,以后离别多了也就麻木了。”

    显然这种离别柳东城经历的太多太多,根本无法让他产生丝毫愁绪。

    “不可能,任何有感情的人,离别都是种无法抹去的忧愁,不是经历多少的问题。七叔,你有些太冷酷。”

    柳奇毫不在意柳东城身为长辈的劝告,直接反驳起来。

    “切,你有时间感受离别,还不如多想想,如果你不能拜进理想的门派,那个如字可是挂不到你的名姓,到时你老爸还不打死你。”

    柳东城直接撇了撇嘴。

    柳家是大家族,名字是很有讲究的,上一辈是东字辈,像大老爷家主柳东蕃,二老爷荀洛的好友柳东篱,还有教习柳东城。

    下一辈,也就是柳景他们这一辈应该是如字辈,家族天才大少爷就叫柳如是。

    不过这个字辈不是谁都能带的,至少成人前是不许带。

    像柳奇柳景他们原本应该叫柳如景、柳如奇。

    可惜,因为没有过成年礼,就只能叫柳景柳奇。

    当然有拜山门这种突发事出现,成年礼他们是过不成了。

    成年礼过不成,难道名字进不了排行吗?

    自然不是,毕竟拜山门这种突发事件并不是偶尔,而是经常出现。

    所以,拜山门就成了这种突发事件的解决办法。

    只要这些孩子能够安稳的拜进山门,他们的名字顺其自然的变成家族带字辈的名字。

    如果拜不进山门,自然还是叫原来的名字,同时这样的人也就进不了家谱。

    这是很严重的事情,不仅在大家族里很严重,就算是寻常百姓家也是件了不得的事。

    柳景柳奇他们瞬间脸色变得很难看,甚至都用愤愤的目光看着柳东城。

    柳东城耸了耸,十分不在意的钻出车厢,跟穆丰并排的坐在车辕上。

    “十六,快进栾川了吧。”

    “嗯,差不多还有一天时间吧。”

    十六爷柳东鹏有些无奈的给柳东城让开地方。

    “到栾川应该是巳时末,不到午时。”

    柳东城咂了咂嘴:“那就快点,我们直接去泮溪酒楼,这两天竟吃干粮了,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

    柳东鹏噗嗤一声笑:“你老跟我抢车辕,再快能快到那去。”

    “哦,也是啊,来来,你驾车,我给你让地方。”

    柳东城恍然,这两天他和穆丰两人老是霸占着车辕看风景,任由老马跟着前面马车行走,速度自然快不到哪去。

    平时没有感觉,可今天酒瘾被勾了起来,如此缓慢的速度当然不能满足他的迫切。

    “快快,要速度。”

    “想快,没问题。”

    柳东鹏朗声一笑,嘴里打了个呼哨,马车的速度迅速提了起来。

    “七哥,您请好吧,不到晚上,我就能让你坐在泮溪酒楼,喝上香喷喷的泮溪老酒。”

    柳家的马,虽然比不上荀洛胯下那匹骏马,但也不是普通驽马,任由它自己慢悠悠的走看不出来什么,可要有人驾驭的时候,四蹄撩开立刻就有了区别。

    泼喇喇的带起一路烟尘,片刻间就把一辆又一辆马车超了过去。

    “好马!”

    “当然是好马,没看那四只马蹄带有青鳞吗?”

    “是有异兽血统的马!”

    “马腿带有云卷,马蹄带有青鳞,难道是踏云麒麟马”

    “踏云麒麟马,不可能,应该是带有踏云麒麟马一丝血脉的马?”

    “那也是很难得了,用这样的马拉车,一定是武林世家,就是不知道是哪家!”

    马车一路飞扬,身后留下一路羡慕和赞誉,还有猜测。

    柳东鹏的话没有夸张,火力全开之下,真的在太阳堪堪落山前跨过了栾川县城门。

    “直接去泮溪酒楼。”

    踏进栾川县城门,柳东城就亟不可待的钻出车厢。

    柳东鹏不屑的一撇嘴:“先去九哥那好不,九哥应该正等着呢,再说这有两驾马车呢!”

    柳东城顿时有些尴尬的一笑:“前面就是泮溪酒楼,我带丰哥儿先去,你送完马车直接把小九也带来。”

    泮溪酒楼因店内的泮溪老酒美味悠长而得名,他不但是栾川县最大酒楼,在整个西峡郡,甚至是兴德府也久负盛名。

    柳景柳奇这帮小家伙早早就听闻泮溪酒楼的盛名,也早早就对泮溪老酒垂涎三尺,眼看着泮溪酒楼就在眼前却只能无奈的跟着柳东鹏向栾川县的柳府走去。

    毕竟他们跟柳东城和穆丰不一样,身为小辈,到栾川县必须要去向栾川县柳家负责人九爷柳东乾请安,这不是礼节,是规矩。

    泮溪酒楼临江而建,高五层,重檐飞宇,琉璃瓦顶,斗大的火红灯笼垂垂而下。栏栅兽柱,白玉石阶,远远望去富丽堂皇,穷极瑰丽,不愧他誉满兴德府的美名。

    “一楼大堂,二楼有小阁包厢,这两层任人随意出入,不过到了三楼却是不同,必须是显贵人物才能有权登入。”

    柳东城显然是这里的常客,领着穆丰熟门熟路的直奔三层,嘴上还不停的给穆丰讲解着泮溪酒楼的规矩。

    穆丰一路走来发现泮溪酒楼的确不寻常,就连寻常百姓都能出入的一二楼都是彩画雕梁,绯绿帘幕。

    “三楼、四楼是一样的,都是豪强显贵有些身份的人才能进入的,至于最高层的五楼是县尊、家主们才能预订的,如果没有人预订,泮溪酒楼是宁可空着也不开放。“

    柳东城详细给穆丰解说着,他以为穆丰年幼少见识,其实哪里知道穆丰前世宋朝酒业青楼任何的兴盛。

    虽然穆丰从不狎妓,但酒家、青楼却经常出入,乃至十分熟识。

    小厮谦卑的将两人招呼到三楼,看到柳东城直接走进最大包厢立刻喜笑颜开,不待二人吩咐就有小鬟端上蜜饯果盘。

    “煮酒,最好的泮溪老酒先上十瓮,不够再上。”

    “好的爷爷...”

    小厮一声高喝退下,紧接着就有一队侍女拎着笛、萧,端着琵琶、锣板走了进来。

    再一众人忙碌中,穆丰环顾四周,发现三楼的一半包厢里都有弹唱声传来。

    天色虽然还未大黑,却明显已经过了饭点,泮溪酒楼依然如此红火。

    显然来此吃饭用膳不是主要原因,交友、玩乐才是主要核心。

    “小子,你来点不?”

    就在穆丰四处观看的时候,柳东城已经急不可耐的捧起一瓮老酒仰脖灌了下去。

    看着酒撒衣襟,罕见豪迈姿态的柳东城,穆丰忍不住笑了。

    挥了挥手,穆丰叫着小厮:“有什么好茶,沏一壶端上来。”

    “喝茶!”

    柳东城一愣,酒瓮墩在桌上,脸上露出一丝诧然。

    十五六的孩子要酒喝,并不少见。要茶喝的,柳东城还是第一次看见。

    穆丰斜着眼睛扫了一眼柳东城:“你什么表情,没见过喝茶吗?我在竹园这一年一直都在吃茶好不。”

    柳东城有些尴尬的干笑两声,端起酒瓮又大力的灌了一口。

    泮溪酒楼无怪乎有如此大的名头,服务态度就是好,上菜速度就是快。柳东鹏领着柳东乾、柳景柳奇他们还没到位,四凉四热八个招牌菜就已经陆陆续续端了上来。

    而看到柳东城一个劲猛灌泮溪老酒的样子,穆丰相信有酒勾着,柳东鹏的速度绝对慢不了多少。

    结果不出他之所料,八个招牌菜刚铺满桌子,柳家老少呼呼啦啦的走了进来。

    “七哥,我们没来你咋喝上了!”

    看到柳东城仰头猛灌的样子,柳东鹏瞪大眼珠不满的叫起来。

    “谁叫你慢了!”

    柳东城头不抬眼不睁,毫不在意的怼了他一句。

    “你...”

    柳东鹏眉头一挑,就想继续怼回去。

    “轰....”

    窗外猛然传来一声巨响,力量极大,几有地动山摇之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