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十一章 在路上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基础功法,素有万法之源之说,想一想,你们有什么看法?”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显然八月末天已经转凉。

    身处栾川县的柳家距离卧牛岭西北,开山门的青萍门并不太远,不需要提前很多时间赶过去,甚至他们乘坐着马车,还有时间向柳东城和穆丰请教些武学上的难题。

    临时抱佛脚,很多时候还是有些用的。

    当然,马车空间有限,不能让这些家伙尽情施展,但做些理论引导还是很可以的。

    “基础功法能是万法之源?”

    “怎么可能呢?基础功法就是左一拳右一脚。”

    “是呀,基础功法谁不会,怎么能是万法之源呢?”

    显然穆丰的理论并不为柳景柳奇几人认同,他的话刚一出口,立刻就被他们七嘴八舌的反驳起来。

    瞬间,车厢内一片混乱。

    穆丰坐在车辕,一边看着外面的景色一边笑着摇了摇头。

    “胡闹,丰哥儿提出一种说法是让你们思考的,无论对与不对,至少的你们得用心想一想。怎么,你们就这样思考的,这样想的呀!”

    车厢内的混乱以及柳景几人的表现,让柳东城十分的不满,直接把脸沉了下来。

    刹那间车厢内的混乱就戛然而止,同时柳景、柳奇几人也有些呆滞,怯怯的抬起眼角看着柳东城。

    “怎么,不对吗?”

    柳东城又横了他们一眼,语气仍然带着几分恼火。

    “没...”

    柳景缩头缩脑的扫了柳东城一眼,怯怯的回了句。

    “哼,没有,那就好好想想丰哥儿的话,用你们的脑袋好好想一想,到底对还是不对。”

    “基础功法还万法之源?对还是不对?”

    柳东城的话立刻让几个孩子有些抓瞎,难道穆丰的话是真的。

    “基础功法,拳法剑法腿法什么的,不过就是刺、劈、扫啊的吗?”

    “对呀,其实除了腿法之外,拳法、掌法、刀法、剑法什么的,还有很多相通之处。”

    几个家伙让柳东城一阵吼,头脑都冷静许多,还真的聚在一起认真讨论起来。并且你一眼我一语的将各种基础功法筛选、归纳,最终有了一个似四而非的结论。

    基础功法真没有太多神秘东西,如果综合练习的话,其实应该很简单,也无怪乎被称之为基础中的基础功法。

    柳景有些迟疑的扭过头看了看柳东城:“这么简单的基础功法能跟万法之源相联系吗?”

    穆丰身子一转,看着车厢里的众人,笑了。

    “想知道基础功法和万法之源到底有什么关系,其实很简单。”

    “怎么?”

    几个家伙不由的将身子凑了过来。

    穆丰笑着道:“七星手,柳家基础之上的初级功法;揽月手,中级功法;七星揽月斩,高级功法;七星揽月轮回斩,终极功法。七星手,你们应该都会,揽月手,七星揽月斩,七叔会,你们一招一式的分析下,看看跟基础功法有什么相同之处。”

    “七星手、揽月手、七星揽月斩、七星揽月轮回斩,和基础功法有什么相同之处?”

    所有人同时低呼一声,立刻缩到车里,拿出七星手议论起来。

    七星就是日月五行之星,分化为紫炁、月孛、太白、岁星、辰星、荧惑、镇星七式招法。

    柳家初级功法的七星手是七星基础运化,而后的揽月手其实更像是以北极为中心的北斗七星首尾循环。

    “七星手第一式镇星,土属,主防御。”

    柳景第一个讲着七星手的主性。

    “左手护胸为架,隐含推的后手,右手高探马,可拿可带,可迎可劈。”

    “所以说,七星手左手有架有推有挡,右手有拿有劈有迎有带,左腿蹬,右脚踏,左右连环踢,并且可左挪可右移。”

    柳奇紧随其后的讲起第一式的用法以及后招。

    可随着他解说越来越详细,他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低微下来。

    最后,当柳奇终于停下来抬起头看着周边几个兄弟时,眼眸竟不由自主的带了一丝惊奇。

    “似乎,都是基础拳法!!!!”

    柳景有些哑然,随即叫了起来。

    “再看看第二式。”

    七星第二式荧惑,火属,主攻击,疾风暴雨般的攻击,侵略如火。

    “基础招法,都是基础招法,再看第三式。”

    七星第三式辰星,水属,寓攻于守,应该是给第二式急攻过后回气之用。

    “还是基础招法,所有招式分解之后都是由基础功法组合而成。”

    “是呀,是啊,我还真没想到。”

    半日的时间,几个家伙把七星手全部拆解一遍,愕然发现一个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的事实,所有招法竟然全部是由基础功法组合而成。

    “这,怎么可能!!!”

    几个家伙同时扭过头,有些惊恐的看着柳东城。

    柳东城笑笑向穆丰示意了下。

    既然是穆丰引导出的话题,自然应该由穆丰来解惑。

    穆丰也笑笑向前一个冲拳:“这个冲拳,是基础拳法里的刺,可实际如何,你们来说说。”

    “又是这个...”

    柳景认真的看着穆丰的冲拳,眉头皱了下。

    “这就是刺拳,还有什么隐藏内涵?”

    柳奇看了看穆丰的拳头,又扭过头看着柳景探讨起来。

    现在这个时候,穆丰任何看似荒谬的做法,已经没有人会小觑,就连柳东城都在认真的思索。

    仅是一会儿,没有任何人回答的时候,穆丰就开口解惑道:“想一想,除了基础拳法中的刺外,其他拳法中没有类似的吗?”

    “哦...”

    柳景眼眸一闪。

    “黑虎掏心。”

    “不错。”没等其他人在说话,穆丰右手一立,抬起一劈:“这个呢?”

    “力劈华山。”

    柳奇立刻接口叫了起来。

    “这个呢?”

    穆丰手掌一横,从左侧横扫到右侧。

    “横扫千军。”

    另一个少年抢着叫了起来。

    “有意思!!!”

    柳东城恍然,不由微微一笑。

    实际上,在他看懂穆丰的意图后,也不禁为穆丰的奇思妙想暗自叫起好来。

    “在战斗中,任何神功任何绝技其实都是为击倒或击杀对手而用而创的,不要为神功秘技迷惑双眼,因为只要能击杀对手的功夫,就是最好的功夫。”

    “而且,经过刚刚的解析,你们应该发现,为什么基础功法是万法之源。因为任何武功刨除内功心法外,其实都是由基础功法组合而成。”

    “低级武功、中级武功甚至高级武功,真正区别的是内功内劲的运用,招式组合的高低。”

    穆丰为自己的说法做出最后的结论,然后在满车厢人都陷入沉思中的时候,又一次来到车辕盘膝坐了下来。

    十五年困局谿谷重狱的生活,让穆丰十分讨厌狭小空间,更喜欢眺望毫无遮拦的旷野。

    踏踏踏...

    一阵马蹄声从后面传来,接着穆丰就见一辆马车骤然加速,迅速的将他们超越。

    穆丰眉头微蹙,随意的回头扫了一眼。

    正好,疾驰中的马车窗帘一挑,露出一双充满了热情的眼眸。

    “是个年轻人...”

    穆丰低声喃语,随后就不在意的转回了头。

    “竟然这么年轻...”

    双车交错,瞬间而过,对面马车上的年轻人显然有些愕然。

    “少爷,他真的好年轻,比您还要小,刚才那番理论不是从长辈哪儿听来的吧?”

    车辕上的马夫压着嗓门低声问了句。

    “有可能,不过我听着更像是自己的理论。”

    “那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如果是从长辈那听来的,刚刚他的提问和解说不可能那么流畅,只有自己的东西才会有那种信心和风采。”

    年轻人远远的又眺望下穆丰,才安稳的坐下。

    “七星手、揽月手。他们是柳家人,可惜没听到七星揽月轮回斩。”

    车厢内的小家伙们已经从穆丰的震撼中清醒过来,一个个又精神抖擞的将脑袋从车窗里探出。

    看着官道上络绎不绝的车水马龙,忍不住向柳东城问了句。

    “七叔,这路上的人真多呀?”

    “那是当然了,再过十来天就是九月九盛会。来,老十六,你进去,我在外坐会。”

    柳东城此时也从车厢里走了出来,将驾车的汉子撵进车厢里,自顾自的盘膝在另一侧车辕上坐了下来。

    “这道上练家子似乎不少呀!”

    穆丰抬头扫了眼已经远去,近乎看不到车尾的那辆马车。

    “九月九盛会嘛。”柳东城笑着看了看前方,又回头看了看后面:“各大武林世家几乎都会派家族子弟拜山门。不过,比起世家子弟,普通百姓会更多。”

    穆丰颔首道:“这是他们改变命运的机会,没有人不会紧紧抓住。”

    柳东城却摇了摇头道:“能抓住机遇的毕竟是少数,再说,有如此多拥有武学传承的世家子弟在,想要逆天改命何其难也。”

    穆丰一笑道:“毕竟是机会不是,总比连一点希望都没有强得多。”

    柳东城跟着也是一笑:“也对,我老想世家子弟的优点,忘了寻常百姓的艰难,想法狭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