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十章 投桃报李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伏牛山长三千里,地跨古、烈二州。

    栾川县的卧牛岭位于伏牛山东北部,归古州管辖。

    这段地方是一块略规整的半圆,一侧是兴德府西峡郡,一侧是隆德府的北岭郡。西峡郡有在册宗门七座,北岭郡有在册宗门五座。

    依照东陵王朝行政分属,一州有三府,一府领三郡,一郡辖三县,一县管三镇。所以说,三三见九,整个西峡镇和北岭郡,平均一个县不到一个门派。

    “青萍门尚不属于上三门,大略看,连中型门派都不如。”

    穆丰摩挲着手里的纸笺,盘算着。

    “大略,可能的话,应该属于中型门派。嗯,西峡郡有青萍门,显然北岭郡也应该有一座中型门派。”

    穆丰略略盘算就将纸笺放下,抬头透过窗口看向院外习武场,那里正有一群少年嘻嘻哈哈的围着一个中年人演练着什么。

    这个中年人是柳东蕃堂弟,是柳家武学教头,一直负责庄内少年武学筑基,围着他的那几个家伙就是准备拜山门的适龄少年。

    此时柳东城正在给他们吃小灶。

    再有俩月就是九月九了,柳家和牛家庄准备拜山门的少年被柳东蕃聚集起来,由柳东城单独为他们特训,好增加一些底蕴。

    毕竟,九月九不光是武者盛会,更是许多家族走进宗门的机会,而对这些少年来说就是难得的机遇。能否抓住,一个是看他们的先天根骨,另一个就是后天准备。

    在小牛谷,拥有如此齐全的修炼设备,除了柳家主院也就只有竹园有此条件。

    当然,让他们使用竹园练武场是穆丰主动提出的要求,并不是谁背后出的主意,更不是柳东蕃开口指派的。

    穆丰在小牛谷将近一年的生活,总的来说是很舒心,很惬意的。

    虽然柳景柳奇他们对穆丰有很大意见,不过也就在背后偷偷嘀咕嘀咕,当面并不敢表现些许的不愿意。

    至于长一辈的,有柳东蕃和柳东篱发话,任谁也不会说些什么,更不敢说什么。

    也是他们幸运。

    要知道,往日他们是不可能如此光明正大的走进竹园,更别说随意使用竹园的练武场了。

    饮水思源,投桃报李。

    柳家如此厚待穆丰,又是事关柳家子弟的关键时刻,穆丰自然不会吝啬。

    “大开山门,广开门路,九月九日宗门收徒已经有千百年的历史了,这是你们的机遇,同时也是各大宗门的机遇。”

    柳东城一脸正色的告诫着。

    “不过,虽然关系如此重大,但并不意味着各大宗门收受弟子会降低标准。”柳东城板着手指讲道:“朝廷有令,顶级宗门五年开一次山门,大宗门三年开一次山门,中型宗门一年开一次山门。”

    “我知道,我知道,去年如是哥就是在云门三年一次开启山门时,通过云门的考核拜进山门的。”

    小子们听到这里人忍不住低声柳东城脸色一板,继续道:“不要以为如是能轻易拜入山门,你们就可以放松。更不要以为,如此频繁的开启山门拜山门就会很简单,要知道东陵王朝地域何其广阔,想要修炼武学的人有何其的多。而相对寻常百姓子弟来说,你们这些有着武学传承的子弟,宗门考核又不一样。”

    听到这里,穆丰略略有些一愣。

    他还不知道寻常百姓子弟与武学世家子弟拜山门时,还会区别对待。

    不过,柳家和牛家庄的这些孩子,拜山门在从小就看到多了,对此并不是很在意。

    孩子们不是很在意,柳东城该说还是要说的。

    “正常来说,普通百姓几乎没有任何武学根底,需要考核的仅是年龄与根骨。但你们这些有武学传承的世家子弟,加入宗门就要多出很多特殊考核。”

    “我知道,第一考核年龄,第二考核根骨,第三考核战力功法。”

    柳奇十分调皮的抢答了一句。

    柳东城摇摇头道:“也对,也不对。”

    “啊!”

    柳奇一呆。

    柳东城笑道:“第一是考核年龄,第二也是考核根骨。第三考核战力功法不全对。应该说考核基础武功淬炼,然后是境界和战力。”

    “为什么?”

    孩子们有些迷糊的看着柳东城。

    柳东城正色道:“你们没有发现,咱们柳家所有拜入山门的人,没有一个是突破修身境的吗?”

    “是呀,还真没有,就连天才少爷柳如是也仅是修身境巅峰,还没有突破到真元境。”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修身境,不论功力如何深厚,毕竟也只是修身境。可一旦突破到真元境就完全不同了,要知道,一个门派之所以能称之为门派,不是因为门派名字的不同而不同,是因为各门都有各自功法传承。而任何一门功法修cd会有一门功法的特色,只有修出本门功法特色了,即使没有门派名字也会被认为是这个门派的人。”

    柳东城目光炯炯的看着这群孩子。

    “门派功法特色主要体现就是真元,一旦修成真元,一辈子都无法改变。知道为什么修身境只能被称之为基础境界吗?就是因为他没有真元。所以,拜山门,想要授真传修真功,那就绝对不能突破到真元境。否则,无论你境界多高,都只能是外门,永远得不到重用。”

    柳东城最后几句话声调十分高昂,能清晰的传到穆丰耳中。显然,柳东城这几句话是特意讲给穆丰听的,他是怕穆丰不知轻重,冒失得突破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穆丰缓缓的站了起来,透过窗口向柳东城点了点头。

    两者距离虽然很远,穆丰却能肯定,柳东城一定能看到他传递出的善意。

    “不过,这些...”

    穆丰沉吟了下,感觉到有些人情他还是要还了。

    虽然柳家对他的照顾是看荀洛的面子,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管不顾。但是,荀洛是荀洛,他是他。以穆丰的骄傲,不可能如此心安理得的享受他人的照顾。

    想到这里,穆丰站起身来,提着一柄长剑向演武场走去。

    “呀,丰少爷来了,难得啊!”

    远远看见穆丰的到来,柳奇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穆丰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柳东城跟柳奇不同,平日里他也看到穆丰淬炼基础功法,自然知道穆丰这手基础剑法如何了得。听到柳奇的调侃,眉头一挑,抬手一个崩枣弹在柳奇头上。

    “啊呀,七叔?”

    额头一痛,柳奇惨叫着向后一跳。

    “别说话。”

    柳东城一边说着一边走向穆丰。

    “你这是??”

    柳东城话刚一出口就感觉太生硬了,仿佛质问的语气实非他本意。

    要知道,习武之人都忌讳练武的时候有人观看。

    虽然穆丰躲在屋里也能偷窥到他们练武,但那毕竟是偷窥,而非走过来正大光明的看。

    不怪大哥沉着稳重,得传家主之位,二哥虽然性格有些怪异,但却是个修武的天才,所以行走江湖交友广泛,而我只能窝在家里做一个筑基教习。

    穆丰沉吟了下才开口道:“基础剑法有些心得,想向教习请教下。”

    柳东城眼眸一亮:“好呀,好呀,拜山门,基础最重要了,正好让这些小家伙也观摩观摩,学习一下。”

    “基础剑法,让我们观摩观摩,还学习学习!”

    这帮小家伙不约而同的撇起了嘴。

    想来也是,能被柳东蕃挑选出来拜山门的孩子,天资都不差,再加上从没出去见过什么世面。即使从小听闻很多江湖传奇,武林逸事,其实也不过都是些故事。

    天地,实际上只是山谷这般大而已。

    高手,只是柳东蕃、柳东城这般程度。

    穆丰,在他们心目中是一个高级功法都不会,连他们都不如的同龄人。

    观摩他的基础武学,还要向他学习。

    怎么可能!!!

    都是一群功夫不高,心里承受能力更差的弱鸡,穆丰那里会在意他们的感受。

    在一片哗然声中,穆丰施施然抽出宝剑。

    剑鞘随手一撇,抖手一剑刺出。

    寒光闪烁,长剑如同白练般划破天空。

    左扫、右掠,上挑、下削,转瞬间就见一柄长剑漫空飞舞,上下翻转,纵横睥睨,摄人心魄。

    “这,这还是基础剑法吗?”

    柳景双眼有些呆滞的看着穆丰,几乎不敢相信。

    “好快,好快的剑,我竟无法抵挡!”

    柳奇两眼闪烁着精光,直直的盯着穆丰手中长剑。

    “这是刺、这是撩、这是劈、这是扫,那是截、是挂、是崩、是点、削、提。”

    一个,两个,三个少年眼睛看着穆丰挥舞的剑,口中实时的说着穆丰每一剑的剑式。

    念着念着,他们颓然发现,穆丰的每一剑都是那么的华丽,可每一剑都只是基础剑式,没有任何招式。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基础剑法怎么可能这么漂亮,这么浑圆如一。”

    看着看着,柳景的眼中只剩下舞动中的穆丰,再不见任何剑式。

    “七叔...”

    柳景终于忍受不住的叫了一声。

    “这就是基础剑法,已经趋近圆满的基础剑法。”

    柳东城扫了一眼柳景,又看着这群少年,意味深长的指了指穆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