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十九章 盛会、安排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枪尖抖动宛如繁星坠落,红缨飘舞又若火云撩空。

    竹林中,火云襄裹着身形,只见寒光忽隐忽现,根本看不清里面舞枪之人究竟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哈!”

    一声轻喝过后。

    噗噗噗....

    寒星乍现,破空声出。

    只见穆丰弓步前行,一个跨步之后,手腕一拧,长枪陀螺般顺势疾刺,毒龙般飞了出去。

    就在枪尖点在一枚竹叶,枪把即将离手之时。

    穆丰手腕陡然反转,拇指、食指、中指鹰爪一般叼住枪尾。

    长枪稳稳的停在了半空。

    穆丰身子一拧,手臂顺势反转背在身后。

    笃的一声。

    枪尖在空中一弹,朝天一柱香般的站立,然后刷的一下顺着掌心滑落,又被穆丰稳稳的抓在掌握之中。

    “好,非常好!刺、刺、刺,然后疾刺。”

    穆丰刚刚站定,就听一阵掌声想起,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叫好声。

    掌声、叫声非常刺耳,阴不阴阳不阳的,让人听了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柳景柳奇!

    穆丰目光淡然的扫了两人一眼,微微颔首示意下,没有说话转身顺着小道走出了竹林。

    柳景一脸愕然的扭头看着柳奇:“呀,这家伙不搭理咱们!”

    柳奇撇撇嘴,带着一股酸味道:“人家住的是大少爷的竹园,是大少爷了!”

    “是大少爷了???”

    柳景低低的声音拉着长调重复着柳奇的最后一句话。

    “什么大少爷,他也配,一个外姓人,还是只会基础武功的外人,那能跟大少爷比,提鞋都不配。”

    柳奇紧跟着又低声呸了下,异常不屑的嘀咕两句。

    “是呀!”

    柳景抬起头,远远望着穆丰的背影,意味深长的叹息一声。

    这一声,似肯定,似疑问,又似乎带有些许的怨愤,情怀满满。

    “唉!!!”

    柳景的无奈柳奇十分理解,不但是理解,简直是感同身受般。

    可惜,无论是柳景还是柳奇,不管他们对穆丰有什么意见,或有什么心思都无法说出来,只能自怨自弃的偷偷慨叹。

    穆丰同样理解柳景柳奇哥俩的感受,因为他们都是同龄人,都是十五六岁的一般大的孩子。

    这般岁数的孩子最最看重的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毕竟穆丰不是柳家大少爷柳如是。

    竹园,多么美丽的园子啊!

    美丽得如同梦境一般,如果能在里面生活会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能让一个外人住进去,甚至成为他的主人。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从穆丰住进竹园的第一天开始,三五不时的就会有人,借着或是这样或是那样的借口走进竹园,观察穆丰。

    而穆丰虽然知道有人关注他,但一心扑在书海里的他那里会在意这些。

    别看荀洛将他安排在柳家,穆丰也同意了荀洛的安排。可实际上他的心思,外人并不了解。

    穆丰外表上看似年幼,但他那属于成年人的思维,让他不会单纯的听从任何人的安排,更不会允许任何人主宰他的自由。

    他在小牛谷只准备生活一年,能停留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对外面的不熟悉。

    至于如何熟悉,原本穆丰还有些为难,却在他看到竹园书房里的书籍之后找到了办法。

    于是穆丰有了计划。

    前三个月习文,后九个月习武。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将那几大柜书通读一遍,更让他满意的是,这些书籍基本上满足了他对这方世界的了解。

    后九个月,穆丰生活的重心自然而然的转移到修武上面。

    习文,穆丰到底有什么收获,谁也不知道。习武,他的举动却落在所有人眼里。

    让这些人惊诧的是,穆丰没有练过任何一门略略高深的武学,他日日夜夜苦修的都是基础功法,是所有江湖人眼中都不能被称之为功夫的基础功法。

    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莫名其妙,甚至有些鄙视的看待穆丰,同时也为竹园感到不值。

    当然,他们为竹园感觉到值或是不值,穆丰不会在意,他在意的是莺儿燕儿和他说了这么一条消息。

    每年的九月九日都是武林宗门大开山门收徒之时。

    柳家的大少爷柳如是,就是在去年九月九日拜入云门的。

    山门大开,广招天下徒!

    穆丰抬头仰望天空,一时间神驰万里之外。

    九月九日,山门大开,这是东陵王朝开过大帝刘良携开国之威,武压天下,颁下的法令,立下的规矩。

    初始,天下武门还有些不服,有些不愿。

    可经过一段时间运行之后,就发现广开山门的好处了,进而将这九月九日做成了一场盛宴,全天下有志于修武者的一场豪华盛宴。

    “此情此景,前世何曾见过,何曾听闻过。”

    虽然仅是拜师入门,但基础成就高度。有如此多门派收如此多学徒,穆丰能想象未来会从此中诞生出多少精英豪杰来。

    “如此盛会我应该参与其中!!!”

    心念一转,穆丰就有了想法,同时也有了决定。

    任何事情想要融入其内,必要先参与其中。

    穆丰想要了解这方世界光看书是不行的,还是要想方设法参与到里面才行。而又有什么比融入到这场盛会,进而拜入一方宗门更好的方法呢?

    事也碰巧。

    穆丰这面刚有想法,柳东蕃就派人将他找了过去。

    “贤侄,三个月后就是九月九了,栾川外有七个宗门开启,柳家和牛家庄都会有一批孩子去拜山门。”

    柳东蕃详细的给穆丰讲解着柳家和九月九拜山门的事情。

    小牛谷不小,有十几里方圆,山谷外面是牛家庄,山谷里面是柳家。

    虽说外面牛家庄是柳家的仆从护卫,平常很少出入往来,但有千年传承历史的柳家,人就算是想也少不了多少,而牛家庄能侍候得了这么大的一个家族,人再少又能少到哪去。

    自然,这么多的人,祖祖辈辈的不可能完全困局在一个小小的卧牛岭,更不能老守田园呆在栾川县。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提到武林世家这个名词。

    武林世家,顾名思义,就是祖祖辈辈练习武功,并且拥有能够传承下去的家族。

    祖祖辈辈练武容易,拥有能够传承下去的武功也很容易。

    可是,你要知道,武功是有高低之分的。自然,拥有一份高级功法传承下去,与拥有一份低级功法传承下去是不一样的。

    严重点说,甚至是有天与地之间的差别。

    于是,同样的武林世家因为功法高低的原因,出现了极端两头的差距。

    一种是处于巅峰之巅的武林世家,他们拥有着时间顶级功法,拥有着令世人震撼的强者大能,所以能固守着自己的小天地,即使从不再世俗显露也牢牢的占据着最重的权柄。

    而另一种就不同了,只因为他们拥有的功法并不顶尖,所以为了生存,也为了延续世家的辉煌,不得不时时刻刻向外界吸取养分补给自身。

    虽然这样容易丢弃家族利益,但同样也使得家族的利益与外界更加亲密,甚至很多时候某种利益交换会使得家族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货。

    柳家就是这样的武林世家,否则也不会让嫡传世子拜入云门之中。

    当然,柳东蕃跟穆丰说的时候,话语十分隐晦。

    他以为穆丰不会知道这些世俗间了烂事,却那里知道,世俗事也许穆丰不太懂,世家间的事情穆丰还真没有不知道的。

    “这也是荀大叔的安排吗?”

    柳家的事,穆丰不会关心,他只关心跟自己有关的。

    “荀大侠有过这样的话,当然,主要还是看你,得你自己同意。”

    柳东蕃似乎有些不理解的看了眼穆丰,他不知道荀洛为何如此放心穆丰。

    话语停顿了下,柳东蕃继续道:“荀大侠的意思,你同意,就由我为你选一个好门派,你要不同意,可以在柳家住到他回来,或是你不愿意待为止。”

    穆丰嘴角微微翘起,随即抬头看着柳东蕃,表情十分认真的道:“拜山门,我选择拜山门。”

    说着,穆丰有些好奇的问道:“今年都是那几个宗门开启呢?”

    柳东蕃随手从身旁的桌案上拿起一叠纸递给穆丰:“我想到你的选择了,今年一共七个门派,都在这里,我给你选择的是栾川县北三百里,伊林县东南清屏山上的青萍门。”

    “青萍门?”

    穆丰接过纸笺没有翻看,而是抬头看着柳东蕃尊敬的询问着。

    柳东蕃笑着道:“清屏山上青萍门,虽不归上三门之列,但却是小沩玄圭洞分院,得传玄圭道人的上等青萍剑三十六式。青萍剑号称风之属,清灵第一剑。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滂,激飓熛怒。”

    一声轻吟过后,柳东蕃意味深长的看着穆丰。

    “风之属,清灵第一剑!”

    穆丰抖了抖手中的纸笺,对于荀洛的安排似乎有些明了。

    弹龙剑法、蟠龙身法,风之属。

    “我这是拜师学艺去了,还是偷师去了!”

    穆丰哭笑不得的回了竹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