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十八章 潜修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时间就这么悄悄的过去了三个月,穆丰终于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此时的穆丰与刚来小牛谷时的穆丰全然不一样。

    那时是刚刚从谿谷重狱逃生出来,虽然被荀洛换了一身棉白衣、锦罗袍、玉琚带、步履靴,翩翩富家公子样。

    可从未照射过阳光苍白的小脸,配上经此吃不饱更吃不好而导致的瘦小稚嫩的身躯,怎么看都是一副没长大,未张开的可怜幼童。

    而这三个月,虽然穆丰仍然长时间窝在书房,从不见人。但环境和待遇完全不同,改变自然明显。

    能呼吸到新鲜空气了,能有太阳照晒了,能吃饱饭了,还是顿顿有鱼有肉的丰盛佳肴。

    如果是普通人,即使有如此大的改变,想要恢复也需要漫长的时间,甚至还可能有巨大的不可逆转的伤患跟随终生。

    穆丰不同,他有前世宗师级的医术,有前世宗师级的武学阅历,更有七位顶尖猎食者庇护,同样还有几位狱吏暗中照顾。

    这使得穆丰在谿谷重狱生活那么长时间,条件即使再如何恶劣,身体也未曾留下什么隐患,相反还偷偷的修炼到了修身境巅峰。

    而到了这里,换成如此优越的环境,经过三个月的时间调理,穆丰自然大变模样。

    首先,个头长了几乎半头高,然后就是苍白的脸色换成了粉嫩,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双颊不仅有了肉肉的感觉,更多了一丝健康的血色。

    穆丰人长高了,也有了肉,身体也好像在突然间变得强壮了许多。如果荀洛这时回来看到他,会惊奇的发现,穆丰竟然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长了有一两岁的样子。

    这还不说,初到牛家庄市穆丰虽然穿得十分华贵,气度非凡,但若仔细感觉就会发现,他的身上隐隐间有几分阴郁和诡谲。

    但现在却是不同了,细看去,穆丰整个人的气质都像似换了一个人似得,头上带着细细的束发金箍,额头处贴着一块精美碧玉,内里是纯棉白衣,外面罩着一件湖绿的直缀罗衫,双袖和衣角处斜斜的绣了几支淡雅青竹。

    这身装束让穆丰跟来时比阳光了许多,同时少了一分贵气,多了一分儒雅。

    轻轻的一位白净俊美的童子,穿着雅致的碧罗衫,由远而近的走来,立时让院内站着的两个小丫鬟看的杏眼迷离。

    “丰少爷这副模样配上少爷设计的碧罗衫,真是绝配了。”

    莺儿痴迷的看着,一双粉嫩小手在下面搓呀拧呀的,尽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那是,也不看着衣服是咱竹园特有的吗?别的院子羡慕都羡慕不来。”

    燕儿撇了下嘴带着几分傲然。

    也是,任谁手里有一套,精心设计用心缝制的服饰尽束高阁,心里都会有几分黯然。而当有人能够将他尽情展现与人前,尤其这个人还能将这套服饰的优点展现的淋漓尽致,都会不由得从内心往外散发出一种欣喜来。

    穆丰远远的就听到两个小丫鬟低低的声音,让他不由一愣。

    一直沉迷于书海中的他,还真不知道身上这衣物还有这些来历。

    这件罗衫据说是柳家少主柳如士精心设计的,是为了庆祝他历时三年辛苦,终于把竹园建设成功。

    可哪知道,竹园建设成功了,他却被云门收为弟子。未经他同意,直接就把他带走了。

    于是,耗时三年,不辞辛苦才建成的竹园,柳家大少爷是一天也没住过。

    同样让他伤心的是,让他舍下脸面亲自出手,费尽心思设计的一系列衣物,也没机会穿过。

    这套衣物,尤其是碧罗衫,简洁淡雅中带着一丝高贵,自从柳如士设计出来之后不知道让多少人垂涎三尺。

    可惜,连柳如士都没有穿过,其他人更不敢穿了。直到今天,直到柳东藩把穆丰领进竹园,才让这套碧罗衫得以出现。

    “的确不错,我也很喜欢。”

    许是因为自由了,许是因为换了一个环境,所以穆丰也像换了一个心情似得,耳中听着侍女们的闲话,嘴角带着淡淡微笑,走进练功房随手拎了一把宝剑出来。

    “咦,丰少爷今天竟然没读书,去练功房了!还拎了把宝剑!”

    莺儿燕儿双眼一直盯着穆丰,看着穆丰进入练功房,又看着他提着宝剑走出来,忍不住的低呼一声。

    三个月以来,穆丰一直都重复着一个作息习惯。

    太阳初升时晨练,半个时辰吐纳,半个时辰锻炼基础拳法。

    然后是一个时辰大声咏颂,各种典籍脱口而出,抑扬顿挫让人听了,赏心悦目。

    早餐过后,穆丰开始走进书房,这一待基本就是一天,如果不是侍女侍从按时召唤,别说晚餐,他都能在书房里待到第二天。

    并且这种生活习惯穆丰延续了整整三个月,标准得连侍女都适应了。

    而今天,刚刚吃过早饭,穆丰一改往常,没去书房,竟然走进练功房,拎把宝剑走了出来。

    “少爷这是要习武?”

    莺儿走了过来,低声问了句。

    “嗯!”

    穆丰愣了下,脚步一顿,随口应了声。

    莺儿微微有些差异,又连忙恭声道:“少爷,有练功服,要换的。”

    穆丰一呆,随即苦笑着点了点头。

    别看柳家隐居小牛谷,外面又是寻常普通的牛家庄掩护,可实际生活习惯跟大家族丝毫不差。

    吃穿住行,衣着打扮一应礼节不许有丝毫误差。

    而这,别看不起眼,却是最能看出一个家族的家底。

    没办法,任何一个大家族,能千年传承下来的都是最为考究的东西,但有误差是会被人耻笑的。

    刚一开始,侍女们甚至柳家家主柳东蕃以为穆丰会不习惯。

    那里知道大家族这些十分繁复的礼节,穆丰仅仅起初出有些不适应,随后就十分习惯的听从侍女摆弄。

    他没那里知道,出身宋初开国王爷开平王高怀德之后的穆丰,前世早已习惯大家族的一切。只是今生从出生到现在的十四年前里没有接触而已。

    这一世的穆丰从出生以来就没有过属于自己的衣物,可等他到了柳家之后,衣服是换都换不过来。

    家居时一件,出门就要换一件;白天穿一件,晚上休息要再换一件;有客时穿一样,回房还要换一件。

    这不,一身装扮明明好好的,偏偏侍女听说他要练武,立马就侍候他去换了一身黑色箭袖武生服。而且这还是居家习武用的,如果有客对练,或是外出与人对武,还要换另外两身白色武生服。

    这么奢华,这么繁复,听得穆丰都有些醉了。

    最少,别的地方别的世家穆丰没有见过,可仅仅一个不知是强是弱的柳家,就已经让穆丰见识到超过宋时开国王爷之上的享受。

    换了一身黑色箭袖武生服,穆丰拎着宝剑走过梅林来到一块空旷的练武场。

    长剑出鞘。

    劈、刺、撩、扫、截,挂、崩、点、削、提。

    就见穆丰一剑一剑,不急不缓,不骄不躁的将基础剑法伸展开来。

    不是绝招秘法,更不是神功绝学,就是基础得不能在基础的基础剑法。不仅如此,这基础剑法的每一招每一式穆丰都练得无比认真,无比用心,仿佛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神功绝学里的绝招秘法,都需要他用心,再用心。

    侍女侍从没看不懂,不知道穆丰为什么对基础剑法如此用心。

    要知道,柳家可是武林世家,武学不要说太多。

    因为穆丰是外人,客居柳家所以太高级的武学不可能传授给他。可要说常见的武学,甚至流传到江湖上都能称得上绝学的功法,不用说求家主柳东蕃,就连竹园书房里都放了好几本。

    偏偏穆丰一样不学,一种都不练,相反苦修上基础剑法。

    哦,想起来了,似乎以前那三个月穆丰晨练的时候,练的就是基础拳法,基础掌法,还有基础腿法。

    莺儿燕儿四目相对,暗自猜测起来。

    基础功法莫非有什么奥妙在里面,要不然这么能让丰少爷如此痴迷?

    不错,穆丰的确痴迷于基础功法的练习。

    其实从上世初次习武开始,高宠就一直叮嘱穆丰,不管高级武学修炼如何,基础功法必须练习娴熟,最好是能够做到心到、意到、手到,进而成为本能。

    虽然高宠是穆丰的表哥,可实际上他在穆丰心中如师如父,他说的每一句话穆丰都会记在心中,然后无比认真的去揣摩,去思考。

    就拿基础武学来说,高宠无比郑重的叮嘱穆丰,穆丰也无比郑重的遵从着高宠的教诲。

    不论什么情况,不论在那里穆丰都会将基础武学翻出来,搓摩、修炼。

    直至将其变成本能,变成手到心才到,手在心之前。

    这一世也不例外。

    谿谷重狱情况不允许,穆丰只能默默的心练,或是在梦中锤炼。

    可无论是心练还是梦练都仅是臆想,并不能锻炼自身,更不用提修炼成本能什么的。

    要知道,任何武功不能修成自身,都是不入流。只有融入自身,才能如臂使指般随心所欲。

    直至他到了竹园,终于有了能被自己支配的时间和空间时才重新将基础武学捡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