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十六章 新环境、竹园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伏牛山、卧牛岭、小牛谷外牛家庄。

    牛家庄归属于栾川县,是栾川下辖最远的村子,他在伏牛山脚下,是进入伏牛山能够补给的最后一个地方。

    所有人听到牛家庄的名字,再听牛家庄内几乎只有一个牛姓时,恐怕本能的都会以为牛家庄应该就是牛姓人聚集一起形成的家族村。

    可实际上却不是,因为只有牛家庄的人知道,牛家庄其实是分为大牛庄和小牛庄两个部分。

    大牛庄位于小牛谷外,也就是所有人所知道的牛家庄。小牛庄则在小牛谷里,是围绕小牛谷中心湖泊建筑的一片庄园,这里没有牛姓,所有人基本都姓柳。

    柳姓才是牛家庄的主人,一个隐居在小牛谷内的千年世家。

    牛姓,不过是柳姓的仆从,在小牛谷外组建大牛庄也是在守护着柳姓的安全。

    柳东篱,荀洛的好友,他就在小牛庄等候荀洛的到来。

    隐居在牛家庄内的千年世家,无疑是十分安全的。

    柳家人不仅完全隐藏在牛家庄,他们甚至还十分隐秘的把持着栾川县的户籍,毕竟柳家是武林世家,虽然他们在栾川这里隐居着,可历代少年成长之后还是要出去闯荡、历练的。

    武者行走江湖,结果自然有好有坏。

    有春风得意、扬名立万的,自然也会有刀头舔血、亡命天涯的。有黯然伤悲,一去不见踪影的,同样也会有皆大欢喜,添丁进口的。

    东陵王朝很大,行走江湖飘泊不定,谁知道谁会游荡到那一州那一府,在什么时候,在哪里遇到中意的人,一不留神就领回来了。

    有双方见礼,光明正大迎娶回来的,自然也会有江湖人不在意,却不能拿到桌面上说事的人,于是就只能偷偷摸摸一家三口溜回来的。

    到这个时候,平时让人不在意的户吏就十分重要了。

    而这回,从重狱中逃脱的穆丰就十分愉快的借重着柳家的便利,轻松的获得了全东陵王朝都承认的,正式的户籍。

    东陵王朝、古州、兴德府、西峡郡、栾川县、卧牛镇、牛家庄村穆丰。

    清晨,穆丰站在山坡眺望着远方。

    在哪里,两个黑点渐行渐远,消失是旷野中,消失在视线里。

    穆丰呆呆的站在那里,心似乎在这一刻都变得空了。

    他固执的看着荀洛消失的远方,那里一眼望去是无际辽阔的平原,尽头处近乎与地平线相连,使得接壤处清晰的划出一条笔直的细线。

    向上是蔚蓝的天空流荡的白云,下面是碧绿的野草微拂的清风。

    一种和谐而美妙的感觉萦绕心头,穆丰轻轻吸了一口气,微风挟着野草与薄荷的芳香瞬间铺满鼻口,沁入心神。

    祥和、宁静,让穆丰根本不愿意做任何动作,深恐打破这难得的平静。

    “好了,丰哥儿,该回去了,来去看看我给你安排的园子,喜欢不。”

    好半天,一个浑厚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是个方口大脸的中年人,浑厚、沉稳还带着一丝关爱的看着穆丰。

    “嗯!”

    穆丰回过神,连忙应了一声。

    这里是卧牛岭,是柳东藩领着穆丰晨起偷偷送别荀洛和柳东篱。

    偷偷送别,不错,荀洛带着穆丰是偷偷走进小牛庄的,偷偷与柳东篱、柳东藩兄弟见面,小住一宿后偷偷离开的。

    荀洛早就和穆丰说过,他与柳东篱有重要的事情去做,又介于穆丰的人身安全着想,行动才会如此诡秘。

    “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从昨日到今天,穆丰一切行动都任由荀洛安排,今日之后又会任由柳东藩安排。

    一直以来穆丰都没说话,更没有太重的好奇心问个究竟,就那么静静的待着,脑海里参悟着弹龙剑法和蟠龙步法。

    虽然没问,也没去偷听什么,但穆丰凭借察言观色仍然判断出荀洛、柳东篱两人要做的事恐怕很危险,甚至会危机到生命。

    没办法,穆丰仅是貌似年幼,实际内心是个十足的成年人,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并不比荀洛和柳氏兄弟差些什么。

    毕竟一个成年人对任何事情都会有成熟的判断,并不是不听不问就可以当作不知道。

    “知道有什么用,还是年纪小实力弱!”

    穆丰暗自叹息一声后,就将一切抛到了脑外。

    他现在并不是参与世俗事情的时候,他现在最最应该做的事就是蓄积力量,只有当他拥有足够的实力作为资本时,才是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时候。

    “来来来,你看,这是竹园,我给你安排的住处,怎么样,喜欢不?不行还可以去那面,那里还有一座梅园。”

    柳东藩拉着穆丰的小手,不见烟火的踏树而行,倏忽间就落在小牛谷,然后指着湖畔一片竹林笑呵呵的问着穆丰。

    竟然也是太玄境强者。

    穆丰心念一闪,表情不禁有些惊异,显然他小觑了荀大叔的朋友。

    “呵呵,放心吧,荀大侠能把你交给我,定然有信心我能保护你的。”

    憨厚的脸上挂着笑容,柳东藩拍了拍穆丰的头。

    显然,对穆丰毫不做作的表情,柳东藩十分受用,连说话举动都亲近了几分。

    “嗯!”

    穆丰大力的点了点头。

    其实穆丰对于吃住什么的毫不在意,他现在只要安静,只要有个地方能让他安安静静的修炼就行。

    “走,看看去。”

    柳东藩拉着穆丰的小手乐呵呵的向竹园走去。

    竹园不小。

    从外走去远远就能看到一片翠绿的竹林迎风摇曳,待到近时穆丰就嗅到竹叶的清香。

    尤其竹林不远处就是那泓湖水,微风飘拂,一股淡淡的湖水湿气沾染着竹绿的气息,更是透人心扉。

    “不错!”

    还未走进竹林穆丰就忍不住赞叹起来。

    “里面更是不错。”

    柳东藩一边领着穆丰码着碎石向里走去,一边近乎肯定的赞了句。

    穆丰斜着眼睛瞟了下柳东藩,抿着嘴微笑不语。

    显然柳东藩是在得瑟,因为他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上都带有几分炫耀的色彩。这让穆丰断定,竹林和竹园在柳家庄不是普通地方,是跟柳东藩大有牵连的人设计而成。

    果然,走过碎石甬道眼前骤然开阔。

    左侧有虬龙假山,右侧有顺山而下的洞溪流水,溪水沿着山径蜿蜒而下,一路九曲十八弯的,最终投入山谷中唯一的湖泊。

    显然,这水就是湖泊主要来源之一

    “真的美轮美奂呀!”

    穆丰看了看竹林,看了看假山,最后目光落在九曲十八弯的溪流之上,默默的数着那一道又一道弯。

    “确实不错吧,你看那竹林梅林后隐约间的飞檐,很棒吧!”

    柳东藩指着西北角夸张的炫耀。

    半响,没有听到回应,柳东藩奇怪的扭过头,正好看到穆丰蹙着眉头两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山岭上曲曲折折垂下的溪水,心就是一动。

    “这园子是我家小子设计的,他比你大两岁,你应该叫哥哥,那时他才十三岁。”

    柳东藩缓缓讲着。

    “这里原本就有座竹林,只是不成形状,是他蹬山眺望然后绘制图纸,最终领着十几个娃子该填的填,该砍的砍,费时两月休整成型。”

    说着,柳东藩伸手在空中一划。

    “因形而至,他起名上弦月,好听吧。”

    穆丰扫了一眼竹林,微微颔首。

    “这虬龙假山也是他用了半年才雕刻成型,虬龙回首,你看像不像。”

    穆丰又扫了眼假山。

    果然,那是条顺着半月竹林屈身回首,头尾相交的虬龙。

    穆丰微微皱了下眉。

    柳东藩转身又指向九曲十八弯的溪水笑道:“真正让那小子下功夫的还是这条湫龙溪,三叠六转至极归一啊,就这条溪水整整花了他两年时间,很是辛苦。”

    说着说着,柳东藩指了指溪畔一堆杂物:“所以为了欣赏如此美景,那里准备修一座凉亭,没事时乘着凉风,品着茗茶,陶然陶然啊!”

    穆丰抬头眺望,湫龙溪,溪水玲珑,绵延婉转;倚山而下,山脚植梅,以梅饰水;近山远水,虚实相映,构成一幅天然美妙的图画。

    “可惜!”

    穆丰叹息了一声。

    “怎么?”

    柳东藩闻声转头,目光炯炯的看着穆丰。

    穆丰有些为难的看着柳东藩,半响,声音有些干干的道:“小子是胡乱看的,不过既然看出点问题,就不能不说。”

    柳东藩嘴角一翘,欣然道:“讲,没关系,你是孩子,我是大人,说什么都不怕,对了欣然,错了,不还有我吗?”

    穆丰一点头道:“上弦月很好,很美。虬龙回首也十分不错,更好的是湫龙溪也没错。可上弦月美就美在残缺上,本来配上虬龙的确弥补他的缺陷了。”

    “然而呢?”

    柳东藩接了一句。

    “然而虬龙回首,头尾相衔正好补上了残月的亏空,让他成为了满月。”

    穆丰抬头看了眼柳东藩。

    “本身这很好,可偏偏距离不远的就是湫龙溪。”

    “这又怎么了?”

    “湫龙溪,三叠六转,最终汇集成湖。三六相加是为九,国人一直推崇九为至、为极,至十而满,过犹不及。”

    “的确!”

    柳东藩欣慰的开颜一笑。

    “然而,那座凉亭却仿若龙珠一般吸引着虬龙。九品湫龙溪再加上一条虬龙,合十而至极。”

    穆丰走到虬龙假山旁,指了指竹林。

    “这是满月。”

    又指了指湫龙溪。

    “那是至极!”

    穆丰指了指虬龙假山,极其无奈的露出一副苦笑的面孔。

    “双雄争锋,十分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