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十五章 绝学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马车走进炎城,穆丰根本就没有走出车厢,只是透过车窗一路好奇的打量着这对他是极度陌生的一切。

    十数丈高,仿佛小山般的城墙,还有那数尺厚重的城门。

    这还仅是外城,隔着街道两旁跌峦起伏的商铺酒楼,穆丰似乎雾蒙蒙的又看到怪兽般雄伟高大的内城墙。

    荀洛的马车根本就没想过走进内城,所以不知道炎城内城到底如何富丽堂皇,但仅是他口中的寻常的外城就让穆丰看花了眼。

    看着街道两旁一排排高大的、繁华忙碌的商铺酒楼,看着街道上如同过水马龙的行人车辆,看着眼前的一切,荀洛忍不住暗骂一声。

    “梁丘临这家伙竟然上报元氏王,惊动六扇门通缉你,这个家伙...”

    回头扫了眼探头探脑的向外偷看的穆丰,荀洛有些无奈。

    一个上报元氏王,再一个六扇门通缉,梁丘临的一个举动完全打破了荀洛的计划,同样打破了他对穆丰的下一步安排。

    不过是劫走一个小家伙,又不是把穆静文劫走,梁丘临至于上报元氏王吗?

    荀洛满腹怨言的诅咒起梁丘临来。

    他却不知道蹲坐在韵城六扇门内的梁丘临,同样对他碎碎念的诅咒着。

    天吶,我只是按规矩上报六扇门,想出一口气而已。那里知道穆静文竟然是挂名王爷府的存在,备案六扇门,真的九州通缉了。

    完了,完了,这个该杀千刀的,一个天牢劫狱把我的前程全毁了。

    “此时如何安置小穆丰呢,六扇门追缉,恐怕不能是仅仅一个韵州,如果背后黑手注意到的话,应该能猜测到是我!嗯,这样的话恐怕连古州、岩州都有可能出动。这么危险,怎么也不能带着这个小家伙冒险。”

    虽然荀洛有信心带着穆丰走遍天涯海角而不会让他受到一点点伤害,可信心是信心,他可舍不得拿穆丰去验证他的信心。

    “可怜的小家伙,出生到现在都一直在受苦,应该找个充满温暖充满阳光的地方,否则心性不存呀?”

    想到穆丰小小年纪走过的经历,一抹阴霾攀上他的额头。

    荀洛驾驭着马车缓慢的走出炎城,看着穆丰放下窗帘,用十分舒服的姿势将自己瘫倒在厚厚的棉褥上,才艰难的张嘴道:“小家伙,嗯,我有一件十分紧要的事情必须马上去做。嗯,那件事情有些危险,恐怕不能带你一同去。”

    看着穆丰,荀洛有些为难的说了两句就有些卡住,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嗯!”

    穆丰随意的应了一声,对于荀洛如何安置他穆丰只能被动的选择,所以他不知道如何去接这个话题。

    “那个!!!”

    看着穆丰慵懒的目光,荀洛有些痛苦的揉了揉额头。

    “再有两天就能走到无终山,那里有个叔叔的朋友等着叔叔,荀大叔先把你放在哪里,那里很好的,你也能交很多朋友。荀大叔向你保证,很快就能接你去的。”

    荀洛几乎是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嗯!”

    穆丰还是低声应答着,没有反驳也没有应允。

    “这个给你,这是荀大叔的独门绝学弹龙剑法,还有这个,蟠龙身法,也是荀大叔的压箱底轻功。”

    荀洛显然不是一个会哄孩子的人,所以十分利落的掏出两本秘籍直接塞进穆丰的手上。

    “你听着,我给你仔细讲讲,这两本功法就是你荀大叔威震九州,能被人尊称弹龙见首不见尾的绝活。”

    然后荀洛就不管不顾的翻起弹龙剑法给穆丰讲了起来。

    “顶级神功果然不同凡响!!!”

    穆丰用心听着,同时也与自己记忆中种种武学碰撞着,比较着,渐渐的听出一些味道来。

    “多出来的是什么?巧妙的手法运用、体内真元的搬运,还是意境...”

    渐渐的,穆丰整个人陷入一种痴呆的状态,脸上的神色表露出一丝迷惘,双眸呆呆的望着一点,久久不动。

    “开悟了吗?”

    不知何时,荀洛的讲解已经停了下来,似惊似喜的看着穆丰,强自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舒缓起来,细若游丝般的吐纳着,深恐惊扰到他。

    “果然不愧是狄淩和穆静文这两大天才,两大超级血脉的结晶,这般天姿简直无敌了。”

    荀洛瞟了眼手上的弹龙剑法,嘴角微翘满是欣喜,悄悄的将书放在穆丰面前,然后又悄悄的掀起车帘盘坐在车辕,驾驭车马的同时也静静的为穆丰护法。

    其实穆丰的天姿如此逆天,荀洛根本不可能知道。因为穆丰不仅仅是两大禁地家族嫡系血脉的结晶,更是因为在他的脑海里存储着无数量的武学典籍。

    武学典籍无论高低上下,在任何地方都是极其紧缺的宝贝,非大豪门大世家大宗派都不可能用无数量来形容。

    更关键的是,这些大势力即使是有无量典籍也不可能让人轻易接触到,而能接触到的人即使全部记忆心中,如何消化也是个问题。

    与大势力相比,穆丰的典藏也许有些少,但绝对不见得差。

    在他所记忆的武学典籍中有前世宋朝无数珍藏,有穆静文遗留种种珍藏,更有几年间与谿谷重狱七位顶级猎食者相互间的交换。

    同样,穆丰还有一个是所有大势力人所比拟不了的特点,那就是他记忆中的所有武学典藏都不只是记忆,而是经过漫长时间的沉淀和参悟,已经去芜存菁,被他融于自身了。

    如果不是这样,穆丰岂能以小小的九龄稚童之躯,在短短的三天之间硬生生熬杀六十五条大汉。

    “意境,区别主要应该就是意境...”

    穆丰长吁一声从沉湎中醒来,哦,也许还不能说是完全清醒,因为他人是清醒了,神魂还停留在弹龙剑法的奥妙之中。

    “在前世,意境也只是意境,是完全的精神境界。但,在此方世界却是不同,因为意境随着真元的搬运,随着魂元源源不断的供给竟然能具现现实,从而发挥出超乎常人想象的威力。”

    穆丰想了又想,最终给意境下了一个判定。

    “简直就是鬼神才能拥有的能力。”

    仅是初窥弹龙剑法穆丰就发现,拥有完全意境的弹龙剑法根本就不是大肚汉、粉姑婆、天禽老魔他们交换功法能比拟的。即使拥有海量功法记忆的穆丰,也只有母亲留给他的勾魂集能与之媲美,与之较量。

    “这绝对是经典的子集功法。”

    正式回过身来的穆丰目光扫过弹龙剑法秘籍,最终落在蟠龙身法秘籍之上。

    “弹龙剑法、蟠龙身法,他们应该是同出一门,一体传承的系列功法,集合在一起真不知会拥有什么样的威力。”

    穆丰抚摸着两本秘籍又陷入沉思之中。

    “意境,我在前世看过的海量典籍里,拥有意境的不在少数,甚至许多道家佛家儒家经典史籍更拥有意境之上,可被称之为道的存在。”

    “比如道家的道德经、南华经、冲虚经,佛家的大般若经、妙法莲华经、华严经、大涅盘经,还有儒家的易、诗、书、礼、春秋等十三经,本本都是直指大道之本。”

    想到这里穆丰心头突然猛的一个恍惚。

    “菜老精修的是太清妙法,粉姑婆精修的是上清妙法,还有裘元的玉清玄元步也能参修出玉清道法,饿鬼道同样也不可小觑,难道这些与前世三清道祖同名的法门仅仅只是同名吗?”

    种种思绪如海水般涌来涌去,让穆丰一时不得安宁。

    穆丰陷入顿悟般的沉思中,荀洛同样陷入到对穆丰如何安置的思索中。穆丰可以说是荀洛的一个执念,一个萦绕在他心头持续十五年的执念。虽说现在他已经找到穆丰,能安心的消解执念了。

    可事实并非如此。

    毕竟穆丰是穆静文的遗子,若是不能把他很好的安置,对于荀洛来说,仍然不能说执念完全消除。

    如何安置穆丰,即保证穆丰的人身安全,又能给穆丰一个最好的学习、成长、舒适的环境,这让荀洛无时不刻不陷入一种思考之中。

    一个车辕上,一个车厢里,老少两个人都陷入默然的沉静之中,唯有驾辕的马蹄一刻不停的啪嗒啪嗒向前行进着。

    时间随着马蹄声踏踏踏的前行着,道路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前行着。

    此时距离荀洛劫狱已有十天,这里距离谿谷也有万里之遥,到这这里荀洛一直绷紧的神经才稍稍有些放松。

    毕竟在十天的时间里跨越万里之遥,而且行驶的工具还是马车,也就意味着荀洛的宝贝骏马无奈的拉起了马车,并且还要日行在千里之上。

    即使此方世界灵气浓郁,无论是人还是马都要比穆丰的前世强壮许多,但仍然不能说这是一次美好的体会。

    一路行来,荀洛走了一个十分巧妙的路线,他是从韵州走进烈州,然后贴着无终山外围一路翻越来到了古州,这种走法虽然多绕了千里的路,但无疑安全了许多。

    况且六扇门信使传递再如何迅速,即使他们猜测到劫狱的是荀洛,猜测到荀洛最终目的是绥陵和云中。

    可从韵州到古州的绥陵无论如何也绕不过烈州和中州。一个消息,怎么走都要经手三个大州,还不是什么重要的军国大事,想来知道,这是怎么快也是快不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