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八章 动乱的一晚(下)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鬼蜮王嘴角噙着一抹微笑,双手自由挥洒着,忽而左一拳忽而右一掌的,将穆丰的所有攻击完全封死。

    这一刻的鬼蜮王完全不是寻常模样,没有任何诡谲和变化,而是如同一座大山般,傲然屹立。

    虽然攻击无果,但穆丰仍然紧抿双唇,虎着一张小脸,全无表情的一拳又一拳一脚又一脚的向鬼蜮王攻去。

    左一拳右一腿的,招法狠辣,毫不留情。

    虽然穆丰紧密的攻击没有结果,但不得不说在他紧锣密鼓的攻击下,鬼蜮王实际情况并不如他表现的那般轻松。

    其实鬼蜮王也是无奈,在穆丰出手的那一刻,他就失去了先机,然后他万万没有想到穆丰的招法竟然如同潮水般连绵不绝,根本不容他再做任何变化,只能被动的见招还招见式还式。

    “这小子竟然在招法上占得鬼蜮王的先机,厉害呀!”

    相隔几间的牢房内,一位儒者满脸惊诧暗暗自语。

    “占得先机有什么用,小鬼头的肉身磨砺不如鬼蜮王,持久攻击下去定会有所懈怠,但有疏漏立刻就会落万劫不复之地。鬼蜮王,毕竟是鬼蜮王。”

    另一侧牢房内,一个满头癞癣的老者皱着眉头喃喃自语着。

    “鬼蜮王,希望你能有些自觉,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粉姑婆牙关紧咬,不自觉的用力的攥了攥拳,目光阴冷的放了句狠话。

    噼里啪啦,稀里哗啦。

    激烈的战斗瞬间荡平了牢房外看似牢固的栏栅。

    而这一场战斗也进入到关键时刻。

    讲招式,论应变,说实话别看穆丰年纪小,其实他一点都不比鬼蜮王差。

    可是,武功比拼不仅仅是招法、应变,还有筋骨和体力。

    尤其是在谿谷重狱这个与众不同的地方,所有人都被一座顶级大阵桎梏在修身境内,天长日久的修炼下去,真气真元没有丝毫突破,身体却一个个的都憋成了变态。

    招法应变不相上下,但正常人跟变态比,无论如何穆丰是比不起的,这也是粉姑婆他们不看好穆丰的主要原因。

    毕竟,鬼蜮王是位王者,与往时穆丰的对手差了不是一个档次。任穆丰在如何天才,跨级杀怪如同喝凉水一样轻松,也弥补不了巨大的差异。

    终于,在接连两拳躲避不开的对撞中,穆丰退到了囚牢内。

    嗵嗵嗵,又是三拳借力打力,鬼蜮王重重的三拳击打在石壁之上,震动得无数石屑如雨而下。

    “老鬼,你找死呢?”

    看着满屋石屑陨落,穆丰脸色突然一变,身子滴溜溜一转,右手锁链陡然向后一甩,将角落里一个五斤酒坛般大小的竹篓缠绕起来,然后‘哗’的一下拉到怀里。

    “小羔子,你还有闲心管这个!”

    鬼蜮王冷笑一声,右手金喙斩戳指如勾般叼向穆丰肩头。

    “打破了他,拿你命填都不够。”

    穆丰身子一侧将竹篓完全护住,针锋相对的回了一句,同时左手虚空一甩,锁链于无声无息间甩出三尺长,如刀似斧般的扫向鬼蜮王小臂。

    “好阴毒的小子。”

    鬼蜮王猝不及防下只能退身躲避。

    可就算这样,所有人都知道,本身就不是对手的穆丰,还要护卫着一只竹篓,他的落败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小子,差不多就行了。”

    骤然,一个冷冷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

    原本就要出手的鬼蜮王闻声停了下来,微微抬头四十五度角的向左侧看了一眼,随即嘴角带着些许讥讽翘了起来。

    “我要打断他的四肢,不行吗?”

    鬼蜮王脸色淡然,一句完全毫不示弱的话怼了过去。

    “好胆...”

    冰冷的怒叱随声而来。

    “裴前辈...”

    “粉姑婆...”

    “李前辈...”

    “蔡老.....”

    “元老.....”

    接连五声疾呼,然后是整齐的惨叫传来。

    鬼蜮王脸色一变,双手一撮,金喙斩迎头盖脑的向穆丰劈去。

    穆丰冷冷的看着鬼蜮王,脚下一错,以鬼蜮王为中心,左脚踏坤,右脚入离,转身一旋定在巽位。

    飘忽间闪烁如电,任鬼蜮王出手多么敏捷却根本摸不到穆丰丁点踪影。

    啪啪啪,三个回合过去,鬼蜮王脸色就是一变。

    “什么步法...”

    “好一手玉清玄元步...”

    还未待穆丰回答,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两人耳边。

    “啊!谁?”

    鬼蜮王刚刚发出一声惊叫,就见一只大手劈头盖脸的拍向他印堂。鬼蜮王反应也是神速,没等他看清来人是谁,双手本能的疾速劈出两斩。

    咄咄!

    两记金喙斩正劈在迎头大手之上,咚!

    鬼蜮王如受重击般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对面石壁。

    一声闷响过后,石壁开裂,窸窸窣窣的掉下一堆碎石来。

    “咳咳!!!”

    骤然出现的人一击过后并未追击,鬼蜮王这也才有机会抬头向前望去。

    出手的是个清矍老人,消瘦的脸颊,狭长的眼,冰冷的双眸一刻不转的看着鬼蜮王,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神仿佛在瞬间穿透他的心神,看清他的一切。

    这种感觉是鬼蜮王从来都没感受过的。

    不是暴戾,也不是霸道,更没有一点威吓。

    可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眼,却完全将他慑服,让他僵直的站在哪里,一动都不敢动。

    “这就是威震天下,天禽老魔的威风吗?”

    几乎是瞬间,意气风发的鬼蜮王就丧失了所有志气,丢掉了所有的精气神。

    “都干什么呢,你们!”

    骤然,就在鬼蜮王精神溅灭时,一声断喝将他震醒。

    待鬼蜮王想要抬头望去时,天禽老魔脸色一冷,一步跨出囚牢,手一抬就要灭了鬼蜮王。

    “还想动手!给我放...”

    又一声断喝,紧接着一阵弓弦拉动的声音传来。

    倏倏倏....

    一阵弦动箭鸣声传来,一左一右两支利箭直奔天禽老魔而去。

    声起,箭到。

    真真是眨眼间的眨眼箭,快的让天禽老魔连咫尺眼前抬手就灭的鬼蜮王都顾不得。

    “好!”

    天禽老魔半启唇间勉强崩出一个好字,脚步后错,抬双手,屈指微弹。

    两道气流破空而至,精准的打在精钢打造的箭头侧面,闪出两道耀眼的白光后发出两声刺耳的嗡鸣。

    嘣嘣!

    利箭在半空中受力,不受控制的转变了飞射的方向,诡异的向鬼蜮王刺去。

    “啊!”

    白光闪过鬼蜮王的双眸,瞬间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清醒起来。随即就让他看到两支利箭飞来,让他忍不住失声惊叫。

    清醒与不清醒平时看不出来,但在危险来临之际,区别却是生与死。

    浑噩中的鬼蜮王遇到此时,恐怕除了死没有其他选择。

    清醒过来的鬼蜮王却截然不同,因为临危应变几乎是他的本能。

    一声惊叫过后,鬼蜮王倒吸一口丹田气,身子猛然一缩,整个人都在瞬间小了一圈。

    然后就见鬼蜮王牙根一咬,双眼一瞪,身子狠狠向着左侧箭矢一斜,全身力量聚集在右手,金喙斩飞速的斩向右侧箭矢。

    “好狠!”

    “果断!”

    两声赞叹同时响起,紧接着就见鬼蜮王率先斩落右侧箭矢,然后左肩被左侧箭矢一贯而穿之。

    “的确不错,鬼蜮王的确没有浪费你的王者封号!”

    天禽老魔微微颔首,毫不吝啬的赞了一句,随后抬头向左右甬道望了望。

    “梁丘临,吴孝子,没想到今天竟然连狱丞狱史两位大人都惊动了?”

    “不动不行呀?谁叫你们大半夜的还给我捉妖啊!”

    趿拉趿拉...

    一个尽显痞赖的声音,跟着一阵极不爽利的脚步声,伴随着一个耸肩塌脑的黑衣痞赖汉子一点一点靠了过来。

    “我说吴孝子,你还能在邋遢一点吗?”

    紧接着一个充满极其不满的声音传来,一个浓眉、大眼、宽脸、阔口,身着竖领大袍袖,博衣厚宽带的绿衣汉子走了出来。

    “嘿嘿,嘿嘿!”

    痞赖汉子吴孝子只是一阵憨笑,满脸却全无悔改之意。

    鬼蜮王身子在石壁上微微一靠,借力站直了身子。

    刚刚被天禽老魔震慑的精神经过吴孝子一吼,又经过箭矢致命的威胁,已经全然恢复。

    “梁丘临,吴孝子...”

    鬼蜮王的嘴角抽搐一下,强忍着疼痛,看着梁丘临和吴孝子刚刚叫了一声,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就见吴孝子摆了一下手。

    “你们是那头的,咱不知道,不过当年因为这小鬼头可是和七老订了协议的。”

    “当年是当年...”

    鬼蜮王忍不住接了一句。

    “现在也一样。”

    吴孝子冷笑了一声,粗暴的打断了鬼蜮王的话。

    鬼蜮王脸色一变:“可上面...”

    “停...”

    吴孝子再度打断了鬼蜮王的话,脸色铁青的向外点了点。

    “我不管你上面是那头的,我只是知道大半夜的三十多人围着七老。哦,是五老,大肚汉在闭关,蛛丝女为他守护。唔,这么算来,你们还省下十条汉子的性命。”

    “什么?”

    鬼蜮王脸色再变。

    “在谿谷,就得守谿谷的规矩,当年破例给你们主持,订下什么样的协定,就给我守什么样的规矩。”

    对于鬼蜮王的色变,吴孝子毫不在意,表情仍然是冷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