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二章 大佬们的游戏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哗楞哗楞....

    穆丰抖动着双腿上的铁链,无视清瘦汉子悲痛哀嚎:“你的轻功秘籍呢?”

    “因为你,我大哥死了,你还要秘籍,你就这么残忍?”

    清瘦汉子一脸悲愤的扭过头,冲着穆丰怒吼起来。

    “不对吧,好像是你们想要欺侮于我。”穆丰抖了抖铁链,十分淡然的看着清瘦汉子:“还有,你们打扰我睡觉了。”

    清瘦汉子一呆,随即愤怒的叫道:“还,打扰你睡觉了,我...”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穆丰张嘴打了一个哈欠,手指微微一摆道:“这里是天牢,是重狱,是只进不出的地狱,死人不是很正常吗?”

    “啊!”清瘦汉子又是一呆。

    “在这里,死活只是一种游戏,你输了,给我秘籍,赢了夺我秘籍。”说着穆丰手指环绕着滑过四周,一脸淡漠的道:“我们不过是这帮大佬游戏的旗子,其他的,重要吗?”

    “秘籍在我怀里。”

    半响,清瘦汉子才缓缓的咧嘴笑了,点点鲜血在他嘴边留下一抹红色痕迹。

    穆丰淡淡道:“说好的,是玉清玄元步,可不要是别的。”

    清瘦汉子阴冷的道:“不会错的了,可一不可再,我裘元不会错的了。”

    “那就好。”

    穆丰一闪站在裘元身前,探手向他怀里伸去。

    裘元嘴角一咧,一抹阴戾之息刚显露,穆丰手闪电般的一伸一缩,当一本薄薄秘籍出现在他手上时,穆丰猛然一脚正中裘元心口。

    喀拉一声,裘元撞开栏栅,整个人倒射出去仰面朝天的倒在地上。这个时候,他脚下皮靴尖部突突两声轻响,爆射出三寸锋芒。

    “机关靴!”

    穆丰撇了撇嘴,无味的转回草垫。

    哗楞楞几声轻响,四条铁链灵巧的缩了回来,两条挂在屋顶,两条挂在屋角,穆丰整个人在草垫上一蜷躺了下去,又好似一个让人看了倍感怜惜的童子被抛弃在哪里。

    “玉清玄元步,是玉清妙法吗?”

    穆丰喃喃的嘀咕一声。

    随后一只手臂蜷缩着枕在头下,另一只手无意识的一页一页翻着那本秘籍。不大会儿的功夫,当秘籍翻到了最后一页时穆丰已经打着哈欠,进入了梦乡。

    梦乡,梦的故乡。

    随眠入梦,真气流转,这似乎已经成了穆丰的本能。

    入梦,想当然尔就是睡觉做梦。

    既然是做梦,自然就会有做梦的场景。毕竟做梦,无论好梦、美梦还是噩梦,都不会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

    一遍、两遍。

    不对不对,穆丰停下脚步慢慢思索着。

    三遍,四遍。

    哦,这回差不多了,穆丰凭空造物般的掏出一本“玉清玄元步”秘籍,仔细诵读着,参悟着。

    五遍,六遍。

    有点意思,是三才,天地人三才。

    当当当....

    莫名的钟声在空旷的荒野上响起,六遍玉清玄元步已经让时间推移到午时一刻。

    穆丰抬头看着东方初升的太阳,有些羞恼的笑了。

    天才能知道,哪个世界的午时会是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

    “还是有点不真!”

    啪,穆丰一个弹指响起,东方升起的太阳就如同钟表的指针般从四点钟处挑拨到十二点的头顶。

    “自由飞翔吧,我的太阳。”

    穆丰笑笑着叫了一声,然后就从梦中醒来,清澈的眼眸中竟然没有一点梦中初醒时的混浊。

    “什么时候才能从这谿谷重狱中走出去。”

    “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看到这方世界真正的绝世武功?”

    一点精芒从穆丰眼中闪过。

    炙热如火。

    穆丰还记得他普一出世,还是个婴童,浑浑噩噩的,不知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边的一切。

    有母亲,有狱友,还有狱卒。

    那是一个时而正常时而迷糊的母亲,还有两个外表美貌却浑身散发着阴森的狱友,还有一众从内到外透着阴戾的狱卒。

    这里是有进无出的天牢,关押罪孽深重遇赦不赦死刑犯的谿谷重狱。

    随着时间一点点向后推移,穆丰终于知道身边这一个个狱友尽皆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人,有穷凶极恶的邪神也有杀人盈野的魔头,任何一个出去都会让天下震荡、惹得黎民不安!!!

    知道这一切的穆丰迷糊了好久。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大宋刀斧加身必死无疑的境地来到这里,更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一个即不能言又不能语的婴童。

    嬗变、夺舍,还是什么?

    一切都搞不懂的穆丰索性不去想,只是小心翼翼的将所有心思隐藏起来,偷偷的观察着身边的一切。

    还好,在这个充满阴暗的地底重狱中,穆丰的外表还只是个懵懂儿,不会有人在意。

    也幸好如此才让穆丰有机会一点一点摸索出身边的一切。

    当然,他所能摸索出的也仅仅是身边的一点皮毛,毕竟半疯半傻的母亲不会告诉他任何事情,阴森冷漠的狱友即使知道什么也不会讲给一个不能言语的孩童听。

    也幸好婴童之身根本不足以供给穆丰日思夜想的精力,让他摸索出入梦的好处。

    梦中造物,时空随心,以及最后凝聚分身习练各种武学。

    做梦有种种好处,当然也有种种不足,最少来说,不管穆丰将一种武学演练得如何无暇,也不能让他本身有一丝功力增长。

    毕竟任何一种武功想要练cd不可能靠想象就能练成的。

    武功,还是要手眼身法步配合娴熟才能入门,功夫上身才为小成,只有达到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力与形合方可大成。

    如此想来,这个梦境也就只是个梦境。

    不过这也许只是无知小儿的想法,身为武术大家的穆丰却不是这般看法。

    入梦虽然不能让功夫上身,但多了梦中演练,任何武功到了穆丰手里,只需一梦就比他人省却九成九的心力与时间。

    九成九的心力与时间是什么?

    穆丰笑了,那就是完美,没有丝毫纰漏与瑕疵。

    就像刚刚那一本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玉清玄元步,经过入梦中的一天、两天、三天,直至两三个月,穆丰已然熟练掌握,达到小成境界。

    到了这个时候,穆丰可以得意的说:“到外界,不超过三天演练,就敢与裘元比比看谁的玉清玄元步更强。”

    功夫练的是什么?功法掌握靠的是什么?

    无它,熟练尔。

    一个是参悟程度,靠的是心神熟练,能够将一门功法专研到底,完全掌握。

    另一个就是身体熟练,千百次的练习让身体完全记忆,也就是让功法成为身体的本能,达到心到手到的心意合一、气力合一的境界。

    现在的穆丰显然已经达成心意合一的心神熟练境界,下一步就是身体熟练,尽快做到气力合一。

    如果单指这一点心力是省了,可还达不到省却九成九的时间。

    那是你忘了,穆丰在梦境中熟练功法了,现实中练习可就避免纠错的时间了。

    旁人练习武功为什么要师傅在旁指点呢?

    指点的不就是功法练习错误,需要旁边人纠正吗?

    什么一剑劈出,斜指差了三分。这三分修炼的人可是看不出的,能看出的就是站在身旁指点的人。

    这一点,穆丰不需要,因为在梦境中他但有丝毫差错,都能自己提醒。

    长长吁了一口气,穆丰缓缓睁开双眼。

    阴森晦暗的地底天牢,除了摇曳不定明灭可见的烛光外,是见不到任何光亮的。

    梆梆梆,几声木勺敲打木桶的声音传来,穆丰笑了:“清晨了,又到了开饭的时间。”

    果然,穆丰的笑颜尚未消失的时候,一个灰衣杂役拎着热气腾腾的饭桶走了过来。

    “你小子,下回出手不能轻点,又让我们忙活半宿不得休息。”

    杂役打开栏栅上的小窗,舀了勺米饭探进来,倒进青石上的木碗里,又舀了勺热汤倒进另一个木碗内。

    “我给你多加两块肉,喏,这是天禽前辈特意给你留的。”

    穆丰看着杂役从另一个木桶内盛出好大一块肉倒进米饭内,咧着嘴笑了:“昨天几个老鬼没少赢吧?”

    “去,瞎说什么?”

    杂役脸色一变,唾了一口转身离开。

    穆丰扫了眼栏栅上的小窗,小窗竟然没关。

    栏栅是半夜新换的,穆丰这间牢房都不知道几天换一次了,叮叮当当的睡梦中他也没在意,不过再如何不在意,牢房小窗不关也不是正常的事。

    “谁又想干什么?”

    穆丰盘坐在草垫上动都没动,随意的挽着手腕上的锁链,两眼发呆的看着前方,静静的,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幽暗的牢狱除了偶尔传来几声低沉的呓语外,唯有摇曳跳动的烛光撒欢的表演着,一切都是静悄悄的。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梆梆梆,一慢两快的更声传来,一道黑影精准的出现牢房外。

    轻轻的一飘,黑影就穿过栏栅上的小窗,在昏暗的烛光映照下在地面上留下一条不断扭动的诡异的阴影。

    “我一直很奇怪,就您这么大的肚子上怎么从这么狭小的窗口钻进来的?”

    穆丰漠然的抬起头,对眼前壮汉的出现毫不意外,一双小眼紧紧盯着面前弥勒佛般的大肚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