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七百零三章 再次游说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精彩小说免费!

    “克诺比!你这只该死的地精,等小爷重出龙腾山脉之时,一定会把你挫骨扬灰!”一年之后,魔兽森林深处的某个被毁坏的兵工厂的废墟之上的高空中,伴随着一阵恶毒的诅咒声,一道时空之门刚刚关闭。

    “随时恭候。四系困龙阵既然能收拾你第一次,就能收拾你第二次。”罗伯特i号中的克诺比看着被四系困龙阵打开的时空之门彻底消失,默默的说完之后,把外视系统调整到了不久之前被卫普使用云之刃劈掉一半的山头附近,仔细寻找着什么。

    早在克诺比意识回归之出就已经觉察到那里隐藏着一个人,只不过那人不但没有露出丝毫敌意,甚至还故意显露出几丝熟悉的气息,让克诺比识别出了他的真面目,颇有几分卖好的味道。

    “克诺比阁下,您在找我吗?”弗伦的声音突兀的在罗伯特i号旁边响起,吓了能源仓中的巴奈特一跳。

    “刚才的戏好看吗?”克诺比一边说着一边把手轻轻的摆了一下,巴奈特顿时被他弄晕了过去。

    “非常精彩!不过您真的不担心那位从龙腾山脉回来报复吗?”弗伦的身影出现在罗伯特i号身旁,身上的牧师袍被高空中的强风吹得猎猎飘扬,配上一头灰白飘逸的长发,颇有几分御风而行的丰韵。

    “呵呵,放心好了。那家伙的身份虽然尊贵,但龙腾山还轮不到他做主。想报复?等到他有办法搞定那些难缠的老顽固再说吧。”克诺比丝毫不放在心上的说道。

    “您的预料没错,凯伊大人的确需要在龙腾山上盘桓一段时间了。”弗伦笑嘻嘻的说道。他的话无疑确认了克诺比的猜测,否则如果他真的预测到了什么,没有理由不给克诺比提个醒。

    “看起来这一年中你的实力也提升了不少。”克诺比看似好不经意的问道,刚才弗伦竟然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罗伯特i号旁边,显示出了非同小可的实力。

    “我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总得有点收获才行。”弗伦痛惜的抚摸着自己灰白的头发说道。

    “当时你明知道会损耗寿命,还是给了我两个重要提示,我很承你的情。”克诺比说道。当时弗伦离去之时又给了克诺比两个提示,一个是四系困龙阵,另一个就是克诺比会在这个时候找到一个合适的徒弟。

    “这两个提示可以更好的证明我的预言的准确性。”弗伦深深的冲着罗伯特i号鞠了一躬,“克诺比阁下,恭喜您成为大陆上独一无二的双秘银圣域。我再次的请求您加入我之前提到过的那个计划。”

    “你就这么确定你的预言准确无误?我可是还没有想好是否收这个小矮人为徒呢。”克诺比不动声色的瞟了昏过去的巴奈特一眼。

    “您已经心动了,不是吗?毕竟他拥有高山矮人族精湛的铸造传承,更重要的是他还获得了那位的神圣龙焰。”弗伦笃定的说道。巴奈特所具备的这两项特质,注定他将成为克诺比最强有力的助手。

    克诺比默然,弗伦说的没错,如果他想在机械工程学方面取得更大的成就,巴奈特无疑是最好的助力,特别是当克诺比获得了机械神力和机械神文的传承之后,他更是迫切的希望使用这两件利器将机械工程学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取代魔法文明在艾利亚特大陆上的地位。毕竟与高高在上的魔法相比,机械工程学无疑要亲民的多。

    “但是这样还不够。”克诺比意有所指的说道,“神圣教廷目前在大陆上的地位已经可以说是独一无二了,为什么你们还那么贪心?”

    “哦?您知道了?”弗伦丝毫不感到意外,以克诺比的性格,他如果不对弗伦提到的交易做一番调查,才更会让弗伦感到奇怪。

    “知道的不多,但已经足够。神圣教廷的心实在太大了。”克诺比摇摇头,他所调查出的东西仅仅是迷雾中露出的一角,已经足够让他感到心惊,另有志向的克诺比并不想在神圣教廷的计划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难道您想反悔吗?毕竟我已经证明过神谕术的准确性。”弗伦掏出了那个羊皮卷轴朝着罗伯特i号的方向一递,“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甚至可以先把这个羊皮卷轴送给您。”

    “……还是不必了。”克诺比看着近在咫尺的羊皮卷轴,面色剧烈的变幻了几次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唾手可得的机会。或许凯伊曾经对他的评价没错,有的时候他就是太拘泥于自己的原则,而造成了很多遗憾。

    “克诺比阁下!”看不到克诺比隐藏在罗伯特i号之下表情的弗伦完全误会了克诺比的意思,有些着急的喊道。

    “别急。我并没有拒绝你的交易。”克诺比叹了一口气,毁约也同样违背他的原则之一,“我只是觉得对你的神谕术验证还不够。”

    “您随时可以继续验证。”弗伦听了克诺比的话之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虽然在他的神谕术中克诺比最终会同意加入那个计划,但弗伦同样不敢保证那个神谕术是百分之百的正确。作为神圣教廷有史以来最杰出的“神棍”,弗伦比谁都清楚再精准的预言在事实发生之前都有可能改变。

    “之前进入我的意识,给我带来机械神力和机械神文的家伙,之后是否还会出现?”克诺比漫不经心的问道。

    “很遗憾,在我的所能预知的极限中,他似乎再也没有与您本人碰面的过。”弗伦的回答非常耐人寻味。没人知道他预知的极限是什么,所以也没人知道他的这个预言究竟是什么意思。

    “还真是遗憾啊。为什么我从那个家伙身上感受到了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细一品味却又似是而非呢?”克诺比略有些失神的喃喃低语道。可惜弗伦并没有听到他的这段话。

    “您还想怎么验证呢?”完全不知道克诺比神游天外的弗伦在等待了一会儿,见克诺比毫无下文的时候,谨慎的提醒了一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