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四百四十三章 神文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小家伙,不要关心什么《神圣法典》了,先让我看看你所谓的那张密笺吧。”随着小丑冷漠的声音,考夫伦只觉得手中一轻,那张用五彩炫光纸制作的密笺不知如何落在了小丑手里。

    “这是——”小丑将密笺拿到手之后,立刻迫不及待的朝上面看去,薄如蝉翼的五彩炫光纸上散发出一阵柔和的圣光,一个个如同蝌蚪般的金色文字逐渐在纸面上显现出来。

    “老大,这上面弯弯曲曲的写着是什么文字?我好像从来没见过。”普朗克的声音在专注于面前密笺的小丑耳边轻轻的响起。

    “这是神文,确切的说是光明之主留给他的信徒特有文字。”小丑的见识无疑比普朗克广博的多,但也仅限于此了。

    “怎么样?上面写的和那个小家伙说的一样吗?是不是有关我们被擒的秘密?”普朗克急不可耐的问道。

    “这个……”小丑难得的老脸一红,他同样不认识上面具体写了什么,只知道那是十二主神遗留在大陆的几种神文之一。辛亏他脸上涂着厚厚的油彩,让一般人无法发现他的尴尬。

    ‘切~原来他也不认识,还吹嘘说是什么神文,那不就是一群蝌蚪嘛!’伟大的巨魔勇士却发现了小丑脸上露出的秘密,不屑的跟老矮人咬着耳朵。

    ‘咳咳。’老矮人惊恐的看了赞比特一眼,咳嗽了两声,像受惊的兔子一般和他拉开了距离,巨魔勇士为什么不长长脑子,这种鄙视的话可以当着小丑的面说吗?难道他没有注意到小丑不善的目光已经开始向他瞟过来了吗?

    “咦?奇怪,为什么这张密笺上的神文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这、这简直不可思议!”一旁的考夫伦忽然语无伦次的说道。他的打岔成功将小丑的注意力从伟大巨魔勇士身上转移了过来,无意间让赞比特躲过了一劫。

    “变化?”小丑狐疑的看了考夫伦一眼,这个家伙该不会是欺负他们看不懂神文,想蒙蔽过关吧?

    “您、您看,这张密笺的这个部分,本来应该是讲述您和您的同伴被擒的经过——”考夫伦手有点颤抖的指了指密笺左上现在只有区区几行文字的部分。

    “骗人的吧。这几行蝌蚪文就能说清楚事情的经过?”普朗克不相信的声音从考夫伦耳边响起,他大概数了数,这些蝌蚪文一共不过三十几个。

    “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之前我刚得到密笺的时候,这里的文字是最多的,足有上千个,而且这里出现的根本不是神文,而是普通的文字。”考夫伦生怕小丑不相信,露出赌咒发誓的表情说道。

    “你是说你看到的密笺上是大陆通用文?”小丑看了考夫伦一眼,心中揣度着他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度。

    “是啊,不然您以为当初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见习牧师,怎么可能认识如此高深的神文?”考夫伦急急的解释道。

    “见习牧师?”小丑脸上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说说看,如果我满意的话,说不定可以让你少受点罪~”

    “呵呵,让我想想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总有一千多年了吧?”考夫伦脸上露出一阵恍惚的表情,仿佛重新回到了一千多年前,那个朝圣的日子,那一天他的一个貌似不经意的举动,现在看来却是他一生命运的转折……

    大陆西部克莱尔王国,王都布伦特斯北面的圣山上,神圣教廷本部。

    自艾利亚特帝国建国之后,神圣教廷因为在万族大战中对最终统一大陆的人族做出了巨大贡献,成为艾利亚特帝国的国教。除了隐匿在魔兽森林中的异族幸存者之外,整个大陆几乎所有的普通居民都成为了光明之主的虔诚信徒。

    即使后来因为奥托大帝的驾崩,克莱尔王国和莱丁联邦借故从帝国分裂出去之后,神圣教廷仍然保持着强大的影响力。

    作为大陆四大圣地之一,神圣教廷本部所在的圣山仍然是几乎大陆所有人都向往朝圣的圣地。

    每年春之月的前三天都是圣山对外开放的日子。为了能赶上这一年一度的神圣日子,大陆各地的虔诚信徒们往往提前数月就开始动身,踏上了前往圣山的旅途。

    时间来到了大陆历613年,此时巴伐利亚公国已经崛起多年,成为继三大王国之后整个大陆的第四大势力。分裂的国境线仍然无法阻止虔诚信徒们前往圣山朝圣的热情,通往圣山的道路上早就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普尔主祭,快一点啊,我们今天一定要日落之前赶到圣山,明天就是今年的圣山开放日了!”一个身着见习牧师袍的青年隔着重重的人群向一位佝偻着身躯的老人大喊道。在他们前方不远的地方,圣山的轮廓已经遥遥在望。

    “伊莱门特,不要着急,我们应怀着虔诚的信念前往圣山,像你这么毛毛躁躁的,即使能早一步到达圣山,也并不代表伟大的光明之主会格外的垂青与你。”答话的老人身穿一身厚重华丽的主祭长袍,虽然式样已经老旧,但看上去却和新的一样,显然这件长袍他并不常穿,只有在最重大的场合才会上身。

    “可是……这是我好不容易才获得的机会——”伊莱门特张张嘴想解释什么,但看到普尔主祭严厉的目光之后,彻底蔫了下来,垂头丧气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普尔主祭随着人流慢慢的挪到他的身边——在汹涌的人流中逆流而行无疑是一种自不量力的愚蠢行为。

    “该是你的无论如何也跑不了,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普尔主祭挪到伊莱门特身边之后,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挤得有些不整的见习牧师袍后,寓意深长的告诫道。

    “知道了,普尔主祭。”伊莱门特看似遵从的低头受教道,但从他滴流乱转的眼睛来看,明显没有把普尔主祭的话放在心上。

    ‘这孩子……’伊莱门特的表现尽收普尔主祭眼底,他张了张嘴之后却没有再出声说什么,只留下一声无奈的叹息。

    小小的训诫并没有影响伊莱门特那颗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心,很快他就从收到训诫的沮丧中走了出来,重新开始憧憬起不久之后即将在圣山上朝圣时的情景来。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