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克拉克VS厄斯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眼见一对死冤家又开始了唇枪舌剑的斗嘴,众人默默的和二人拉开了一段距离,露出一副我不认识他们的表情。坚决奉行君子动口不动手原则的二人,一旦展开口水战,没有几个小时一般是停不下来的。

    往常众人遇到这种情况总是想办法将二人隔开,但现在大敌当前,没人有心情去搭理这两个活宝。

    “克拉克,拿出你的绝招来,把厄斯先生放倒!”凯蒂大声命令道。她注意到刚才克拉克那一尾巴似乎颇为有效,在厄斯另一条腿上的岩石铠甲上抽出了深深的一道痕迹。

    听到凯蒂的命令之后,克拉克明显的迟疑了一下,才不情愿的高高的扬起了尾巴,重重的朝厄斯的双腿甩去。

    厄斯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刚才他之所以被克拉克的尾巴抽中,其实也是受到了噪音的影响而反应有些迟钝。这次见克拉克故技重施,厄斯大吼一声,张开双手将克拉克的尾巴抓个正着。

    受到克拉克尾巴上传来的巨大冲击力,厄斯的身体晃动了一下,无数的碎石从他身上落下,要不是他的双腿仍然牢牢的嵌入了大地,恐怕也会被这一尾巴抽个趔趄——毕竟从体型上来说,克拉克比脱去岩石铠甲的厄斯也小不了多少。

    尾巴被厄斯抓住的感觉显然不怎么美妙,克拉克用力的甩了甩尾巴,想挣脱出来,但厄斯巨大的岩石手上的力气也绝对不小,牢牢的抓着克拉克的尾巴,不让它有逃脱的机会。

    克拉克见尾巴无法挣脱,愤怒的咆哮了一声,身体像柔软的蛇一般猛地对折起来,张开大嘴就向厄斯的岩石脑袋上咬去。

    克拉克忽然变得不合常理的柔软后发动的攻击明显出乎了厄斯的意料之外,他的岩石脑袋可没有岩石铠甲的保护,更重要的是他没兴趣把脑袋探入克拉克散发着腥臭味道的大嘴,去查看它的喉咙里有没有异物。

    不仅仅是厄斯感到惊讶,其他几人也对满身坚硬鳞片的克拉克竟然可以如此柔软感到惊讶不已,凌空对折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即便武技惊人的赞比特来做也不会比克拉克更轻松。

    厄斯要倒霉了!这是除了小丑和艾尔菲之外其他所有人此时脑子里不约而同冒出的念头。然而有智慧的土元素傀儡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只见厄斯突然把嘴一张,一根粗壮的石笋从他口中冒出,卡在克拉克即将合拢的上下颚之间。

    大嘴无法合拢的克拉克已经是短时间内第二次吃厄斯的大亏了,这让它有点恼羞成怒,既然大嘴无法给厄斯造成麻烦,它还有那根威力无比的独角!

    几乎就在厄斯的石笋卡在克拉克嘴中的同时,克拉克把头一低,蕴含着雷电之力的独角向厄斯的胸口刺去。

    就像热刀刺入牛油一般,克拉克的独角在厄斯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毫无阻碍的刺穿了他的胸口。

    “耶!干得漂亮!小凯蒂的宠物简直太给力了,竟然赢了!”那边正和艾尔菲斗嘴的赞比特没有漏过克拉克这精彩的一击,兴奋的一挥拳头。

    “别高兴的太早了!他们定下的规矩可是谁先出了火圈才算输!”艾尔菲语气凉凉的给巨魔勇士泼着凉水。

    “别逗了,那个土元素傀儡都被刺死了,这都不算赢?”赞比特坚持和艾尔菲唱反调。

    “幼稚!”艾尔菲都懒得和赞比特解释。

    “你说什么?”听到艾尔菲的冷哼之后,伟大的巨魔勇士立刻瞪圆了眼睛怒视着艾尔菲。

    “看清楚了!那可是土元素傀儡!”艾尔菲指了指火圈的方向。

    赞比特顺着艾尔菲手指看去,发现被刺穿胸口的土元素傀儡并没有倒下,相反还面带讽刺的看着独角没入自己胸口而和他近在咫尺的克拉克的眼睛。

    周围的岩土无声的向厄斯涌来,他胸口被刺穿的大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同时牢牢的将克拉克的独角钳制在他的身体中。

    “为什么厄斯没有被刺死,甚至连难受的表情都没有,还有闲心把克拉克的独角钳制起来?”巴奈特疑惑的喃喃自语道。他根本没指望有人能回答他——唯一有可能看出其中奥秘的艾尔菲正忙于和赞比特斗嘴,没想到一个本不应此时出现在这里的声音回答了他的问题。

    “厄斯可是最纯粹的土元素生物,除非能攻击到他的晶核,否则他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痛苦,只要周围有岩土存在,任何伤害对他来说都可以瞬间痊愈。”给巴奈特答疑解惑的赫然就是本应被麻翻的普朗克。

    “普、普朗克?你不是……”巴奈特吃惊的问道。普朗克此时显然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巴奈特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

    “不是应该被麻翻对吗?”普朗克的声音中充满了笑意,“有麻醉药剂,必然就有解除麻醉药剂的办法。蹲在墙角的那个家伙碰巧就是一个行家。”

    很明显普朗克说的就是小丑宙克,作为一个出色的刺客,使毒用毒都是家常便饭,接触毒药多了之后,自然也就具备了解毒的本领,更何况艾尔菲给普朗克下得本就不是什么高级的毒药,仅仅是最普通的麻醉剂而已。对小丑来说解决麻醉药剂简直太容易不过了,要不是麻醉药剂和酒精的共同作用稍微棘手了一点,恐怕小丑挥挥手就能让普朗克恢复正常。

    “呵呵,你没事就太好了。”巴奈特干笑了两声就心虚的想偷偷的溜走。

    “别急嘛~我记得好像还有不少美酒寄放在你这里。”一只无形的手在后面拽着巴奈特,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移动半步。

    “当、当然。我只是替您保管而已,只要您想要可以随时拿去。不过您不应该关心一下您的同伴吗?”巴奈特转移话题道。

    “厄斯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觉得反倒是你们更应该关心一下你们那只珍贵的独角铁甲鳄鱼!”普朗克充满笑意的揶揄道。他顺手从巴奈特手中拿过酒瓶,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

    普朗克说的没错,相对于厄斯来说,克拉克此时的情况显得更为糟糕,尾巴被厄斯牢牢抓住,头顶上的独角也被厄斯用身体钳制住,整个身体还对折着,最难受的是嘴里还卡着一根石笋无法合拢。

    虽然可以暂时性的将身体对折起来发动突然袭击,但克拉克毕竟是一只铁甲鳄鱼,而不是一条真正的蛇,这种姿势保持一小会之后,就开始令它感到痛苦不堪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