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四百二十一章 风暴之锤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哎呀!讨厌!”就在塞伦特因为自己的失误自怨自艾的时候,小凯蒂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原来刚才躲到黄烟深处的透明人不知何时绕到了众人的身后,调笑般的捏了一把凯蒂毛茸茸的尾巴。

    听到小凯蒂的惊叫之后,众人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凯蒂周围,却惊讶的发现在黄烟的掩护下,透明人的踪影再次从他们眼皮底下消失了。

    “这些黄烟真是太讨厌了!”塞伦特抱怨了一句,这种浓烟滚滚的环境正适合透明人发挥。

    塞伦特注意到仍在挥舞着长矛的赞比特周围的黄烟比他们这里淡一些,原来是长矛带动的气流将黄烟吹开了不少。塞伦特眼前一亮,赞比特的动作给了他巨大的启示,要是他的动作足够快,是不是也能像赞比特那样使黄烟变淡呢?这样的话透明人的威胁就大大减小了。

    说干就干,塞伦特很快就从守护之锤记忆的那套武技中找到了合适的招数。“风暴之锤”按照守护之锤关于这招锤法的描述,如果施展的人力量足够的话,足以凭借这招锤法引来狂风与闪电,增强锤招的威力。

    闪电在地牢中似乎用处不大,但狂风恰好是这些黄烟的克星。想到这里塞伦特按照风暴之锤的招法,将锤头一立,开始原地挥舞起守护之锤来。

    风暴之锤施展开后,以塞伦特为中心,在他的周围渐渐产生一股旋风。旋风出现之后,开始搅动一潭死水般的黄烟,原本近乎静止在空气中的黄烟渐渐的被旋风带动,开始流动起来。

    旋风的范围随着塞伦特的动作不断扩大着,很快就将其中的黄烟排斥出旋风之外。而塞伦特的也迈着那套武技中配合风暴之锤的奇妙步法,催动这锤招所带动的旋风围着众人所在的位置转动着,慢慢讲整个牢笼中的黄烟驱散。

    让众人略微感到意外的是小丑并没有对塞伦特的行动做出什么反应,而是蹲在厄斯的肩膀上摸着下巴静静的看着众人,眨着眼睛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宙克,索伦斯魔草配合我们制造的黄烟就这么被那个圣骑士驱散了,好像对普朗克不太有利啊。”听得出来厄斯在刻意压低声音说这些话,但是他那浑厚的声音是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住的,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反而在地牢中造成了阵阵的回声,一字不落的落在了众人耳中。

    听到厄斯的话之后艾尔菲隐藏在防毒面具之下的眼睛闪过几道异彩,短短的几句话好像又透露出了不少秘密。

    “厄斯,你这个蠢货,难道你都能看出来的问题我会看不出吗?”小丑的手变成了一个凿子,毫不客气的凿在厄斯的岩石脑袋上,从上面凿下了一块不小的石块。

    “宙克,这样会让厄斯变得更傻的!”厄斯大声抗议道。

    “你要是没有一点自我思维,只是一个纯粹的土元素傀儡的话,说不定我们不会落到现在的境地!”小丑的嘴难看的咧了咧。

    “宙克,厄斯记得你曾经说过厄斯拥有智慧是你最大的幸运,为什么现在又变了呢?”厄斯苦恼的问道,自从拥有智慧以来,他觉得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少,远比当初毫无意识时过的辛苦。

    “因为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赶紧闭嘴吧,这些小家伙要是以为没有黄烟的掩护普朗克就变得容易对付的话,那就太天真了!”小丑故意把声音提的很高。

    这算什么?暗示吗?艾尔菲听到小丑的话之后一愣,就在这时传来了考夫伦的一声惨叫:“哎哟!我的胡子啊!”

    原来透明人普朗克不知何时又摸到了考夫伦身旁,伸手将他的胡子拽下来几根。一直在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考夫伦吃痛之下不由的惊呼出声,让他前面所作的努力全部化为了泡影。

    众人被考夫伦的惊呼声吸引过去的时候,仍然没有发现透明人的踪迹,只看到考夫伦的几根花白的胡须从半空中慢悠悠的飘落下来。

    “哈哈哈,文森特,你的计划好像又失败了喔~”老矮人巴奈特哈哈大笑道。在伟大的巨魔勇士无心他顾的情况下,老矮人再次成功的接替赞比特成为了惹祸担当。

    巴奈特一点没有对塞伦特驱散黄雾,让他可以摘下防毒面具喝上一口龙舌兰酒而表示感激,反而一再的打击着塞伦特的自信。

    在黄烟渐渐散去之后,伟大的巨魔勇士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气喘吁吁的停止了挥动长矛。

    ‘啧,真是可惜。’小丑看到赞比特发现了他动的手脚,暗叹了一声,收回了搭在长矛上的那根手指。

    ‘又做了无用功吗?’塞伦特停下舞动的守护之锤,苦涩的想到。

    ‘当然不是。至少你把大家都从防毒面具下解放了出来,一直戴着防毒面具可不是什么好事,防毒面具也是有使用期限的,超出期限之后,过滤那些不明气体的功效就会大打折扣。我身上的防毒面具没有几个了,万一后面再遇到类似的情况就不好办了。现在正好可以节省下来。而且你把我们的巨魔勇士也解救了出来。’艾尔菲的声音从塞伦特心底冒出来安慰道。

    ‘谢谢你!艾尔菲。’塞伦特由衷的在心里感谢道,却没有注意他刚才的想法并没有刻意的想传递给艾尔菲,那么艾尔菲是怎么知道他的想法的呢?

    “终于可以透口气了!”没有黄烟的威胁之后,巴奈特迫不及待的摘掉了防毒面具,然后掏出一瓶颜色鲜红的如同血液般的“玛丽之血”,猛灌了一口。放在以前吝啬的老矮人是绝不会如此奢侈的拿出这等上好美酒来喝的,但他刚才在防毒面具中憋得时间实在太久,这才拿出了一瓶珍藏来过瘾。

    “真爽啊!”巴奈特喝了一口玛丽之血后,在别人嫉妒的目光下抹了一把大胡子,把滴落在上面的几滴美酒捋在手指上,回味无穷的吮吸着手指。

    就在巴奈特准备把玛丽之血收回空间囊,换上一瓶普通龙舌兰酒的时候,普朗克又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他身边,在老矮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劈手将玛丽之血的酒瓶夺了过去。

    “哦!不!”在巴奈特惨绝人寰的狂叫声中,普朗克毫不客气的一仰脖,将整整一瓶玛丽之血灌进了自己的喉咙。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牢笼里出现了一副骇人的画面:玛丽之血沿着透明人普朗克的喉咙、食道、胃袋……流动着,血红色的美酒凭空勾勒出了一个个“血淋淋”的内脏特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