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三百二十六章 灾变前夜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一团团如同棉花一般柔软的白云包裹着塞伦特,他从未有过这种奇妙的体验,仿佛这一朵朵白云都是他身体的一部分,只要他意念稍动就可以变化成任何他想要变的东西。

    先是一颗小草,再到一只只小动物,接着是一头头凶猛的魔兽,然后是一座座建筑,最后是一个个人:文森特大叔、弗伦主教……最后是艾尔菲。

    如同记忆重现一般,塞伦特从小到大所见到的一切都被周围的白云一件件的拟态化,随着周围形象的增多,包裹着他的白云渐渐开始变得稀薄起来,云端之下的世界逐渐展露在塞伦特眼前——

    云顿之下一座高耸入云的白塔最先映入了塞伦特的眼帘,塞伦特一眼就认出那是来自神圣教廷圣山上的祈愿塔,那是整个神圣教廷的核心,教宗冕下就在那里处理教务。当然这一切都是塞伦特从神圣教典上得来的知识。

    出生于大灾变之时的塞伦特并没有那种荣幸朝拜过圣山,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立刻辨识出这个他一直憧憬的地方。

    圣山上正在举行着一场盛大的祭祀活动。

    祈愿塔旁边的圣光大祭坛上,四位红衣大主教站在梯形金字塔形状的大祭坛顶端的四角,一起仰望着浩瀚的夜空。

    唯一让塞伦特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站在东方的红衣大主教衣着上似乎与其他三位略有不同,这位红衣大主教的袍子并没有像其他三位一样滚着金边,而是滚着一圈银边。熟读教廷秘典的塞伦特立刻明白这位并不是真正的红衣大主教,而是已被确定为红衣大主教继承人的枢机主教。

    在四位红衣大主教身后则是梯次站列的神圣教徒。教徒们在主祭的带领下,低头祈祷着。更远处的王都布伦特中(圣山位于东部王国首都布伦特附近),无数的信徒手捧金色的蜡烛,虔诚的跪在地上。

    塞伦特有些紧张的看着四位红衣大主教身前的祭坛,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祭祀仪式,这是万族大战之后,神圣教廷每千年会举行一次的盛大祭祀,祈祷光明之主继续庇护艾利亚特大陆,继续为大陆带来丰饶与和平。

    让塞伦特感到略微有些惊讶的是他并没有看到理应主持这次祭祀的神圣教宗的出现,这样盛大的祭祀仪式,教宗冕下没有任何理由缺席。

    祭坛中忽然冒起熊熊燃烧的金色圣火,这代表着祭祀仪式的时辰已到,然而教宗冕下却始终没有露面。

    就在这时大地突然开始轰鸣,整个天地间都开始了剧烈的晃动,山河开始移位,建筑成片的倒塌,等待着祭祀开始的信徒们惊慌失措的哀嚎奔逃着,一场史无前例的天灾出现在塞伦特眼前,他甚至注意到号称建成以来从未有过丝毫损坏的祈愿塔上都出现了几道巨大的裂缝。

    在巨大的天灾的影响下,包裹塞伦特的云层也开始剧烈的翻滚起来,那些随塞伦特意志而变形成各式造物的白云随之变散,乌黑和暗红的颜色开始沾染纯洁无暇的白色,很快就蔓延开来,将整个夜空都布满了乌云。

    “啊——”塞伦特只觉身下一空,整个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向下坠落,来自地面的巨大吸引力让他在空中翻滚着。在强烈的失重感中,他无意间发现乌云之上的夜空中,红蓝双月重合在一起,散发着诡秘的紫色光芒……

    “看来你做了一个噩梦。”安东尼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塞伦特耳边。

    塞伦特悚然一惊,睁开眼睛,发现浑身火焰的安东尼好整以暇的坐在他身边,悠闲的品着香茗。

    “我不确定那是不是梦。”塞伦特有一种强烈的向人倾吐的愿望,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那并不是一个梦。如果那不是梦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大灾变爆发的那天晚上,在圣山上发生的一切。

    但塞伦特仅仅是猜测而已,在东西大陆一切消息都被隔绝的情况下,他无从考证这个梦是否真实。

    让塞伦特感到纳闷的是大灾变前夜圣山上的一切,为什么会奇怪的出现在自己的梦中?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需要来一杯吗?来自于精灵一族的宁神茶。”安东尼倒出一杯清茶往塞伦特的方向推了一推。

    “谢谢。”毫无心机的塞伦特从来不会去怀疑别人的好意中是否暗藏着什么歹意。

    塞伦特在安东尼欣赏的眼光中接过他递来的茶杯一饮而尽,“不知您给我安排的是什么样的考验?”

    “你的表现让我感到有些为难。”安东尼实事求是的说道,只要刚才塞伦特表现出哪怕一根头发丝那么一点犹豫,他都有理由增加考验的难度,遗憾的是塞伦特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不如你跟我说说你刚才的梦境吧。”安东尼犹豫了一些,决定还是顺从自己的直觉。刚才在塞伦特刚刚惊醒的时候,他忽然有了一种迫切的愿望,希望知道是什么样的噩梦能让这个一直淡定无比的圣骑士发出骇人的惨叫声。

    必须要承认特奈儿的高超幻术,即使在安东尼的火焰领域中,他仍然被特奈儿的幻术影响着,没有发现隐藏在圣骑士表面之下的真面目。

    “这算是考验吗?”塞伦特怀疑的问道,这样的考验未免太儿戏了一些,不说其他人可能面对的艰难考验,至少巨魔勇士赞比特面临的考验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当然是!”安东尼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他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会不会太简单了些?”塞伦特不确定的问道。

    “我不这么认为。”安东尼一阵无语,没想到还能遇上一位嫌弃考验简单的奇葩。

    “您就不怕我对您说谎吗?”塞伦特也不知道这句话为什么会从自己嘴里冒出来,这是典型的艾尔菲风格,难道自己无形之中受他影响如此之深吗?

    “你会撒谎吗?”安东尼似笑非笑的反问道。别逗了,从塞伦特清澈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这家伙绝对属于那种还没有被“污染”的稀有人种。

    “我想……不会吧。”塞伦特忽然对自己的话也没有什么信心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像刚才一样不自觉的加一两句假话进去。因为此时他满脑子都是艾尔菲曾经跟他说过的话:“说假话的最高境界,就是在九句真话中夹一句假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