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三百零四章 斯派德尔的悲剧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斯派德尔已经死了?这不可能!你答应过要保证她的安全的。现在无论从哪方面讲,他都是理亏的一方。

    毕竟他为了延长斯派德尔的生命,的确未经伯爵大人的同意私自将血族的血肉精华分给了斯派德尔。这个把柄落在伯爵大人手上,无论伯爵对他们做什么都有充足的理由。

    “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血肉精华对血族的重要意义,但是你却将着珍贵无比的血肉精华分给了一个不受控制的外人!现在你明白你犯得错误有多严重了吗?”伯爵大人趁着克瑞斯发愣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道道无形的枷锁随着伯爵大人的动作打入了克瑞斯体内,将他所有的气机牢牢锁住,失去了所有的行动能力。

    “伯爵大人……”惊觉伯爵再次对他下了暗手,克瑞斯又惊又怒。

    “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考虑怎么处置你,在我做出决定之前,你先到地牢里好好养伤吧。”伯爵不再给克瑞斯任何分辩的机会,一阵魔法波动过后,克瑞斯消失了。

    “现在你是否可以给我一个答案?”在克瑞斯被送入城堡的地牢之后,伯爵站起身来轻轻的问道。

    随着伯爵的话语声,一个书架缓缓的挪开,露出了隐藏在其后的一间暗室,这是一间连克瑞斯都无从知晓的密室。

    书架挪开之后露出了斯派德尔又惊又怒的面孔。可怜的人面蜘蛛八只长腿都被刻满魔纹的魔铁镣铐牢牢的锁在地面上,让她动弹不得。

    “嘶嘶嘶,你真无耻!为什么要欺骗克瑞斯?”斯派德尔声色俱厉的质问道。

    “如果不这样,我怎么会有机会夺下他的双目?又怎么有机会将精气锁打入他的体内?”伯爵毫不在意的说道。

    “精气锁?”斯派德尔头一次听说这个东西。

    “这是专门针对圣域强者所创造的枷锁,它只对圣域强者才能发挥作用,可以有效的钳制圣域强者的力量。只要中了精气锁,即使是圣域强者力量也会被压制到圣域之下。”伯爵略带得意的说道。

    “嘶嘶嘶,你为什么要对克瑞斯施加这种枷锁?”斯派德尔没想到伯爵竟然如此小题大作,克瑞斯明明还没有进阶圣域。

    “你太小看克瑞斯了。他早在百年前就达到了圣域的境界,只不过他一直在刻意压制着自己的力量。”伯爵嗤笑一声。

    “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即使在最危险的时候,都没有暴露过圣域的实力。殊不知自从他接受了我的血肉精华,成为血族的一员之后,他身上的任何一点变化都无法脱离我的掌控!现在尊敬的斯派德尔小姐,你能不能帮我分析一下,克瑞斯打的是什么主意?难道不是想找机会对我反戈一击吗?”伯爵看着目瞪口呆的斯派德尔问道。

    “嘶嘶嘶,为什么会是这样?他既然早已进阶圣域,为什么不来救我?”斯派德尔眼神迷离的自言自语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他进阶圣域后,已经可以与我一争长短,为什么却始终隐忍不发,却眼睁睁的看着你受苦呢?”伯爵的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暗示。

    “嘶嘶嘶,你不要想挑拨我和克瑞斯之间的关系,虽然我们已经上百年没有见过,但是我相信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斯派德尔如梦方醒般斩钉截铁的说道。

    “所以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你的发情期会这么长~”伯爵轻笑一声。

    “嘶嘶嘶,你不要枉费心机了,我相信克瑞斯!”斯派德尔充满柔情的看了自己的腹部一眼。

    “我明白了!你和他有了孽种对不对?”伯爵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斯派德尔慌乱的喊道,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将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给暴露了!

    “呵呵,你觉得这个时候否认有用吗?”伯爵冷笑一声,抬了抬手。

    “住手!只要你敢稍有动作,我就立刻自爆!那样你什么都得不到!”见到伯爵的动作,斯派德尔立刻决绝的大喊道。

    伯爵的手稍微顿了一下,趁此机会一团团庞大的黑暗能量开始朝斯派德尔身上汇聚,彰显着斯派德尔誓死不从的决心。

    伯爵惊讶的扬了扬眉毛:“你以为我会在乎你的生死吗?”

    “嘶嘶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念头!你在觊觎我的孩子对不对?集合了人面蜘蛛和吸血魔蝠两大种族的优点,这个孩子很可能一出生就是圣域魔兽!”长久的软禁生涯并没有让斯派德尔变得愚钝,相反她在这些年中想通了不少事。

    伯爵之所以留着她和克瑞斯,无非还是想利用他们的力量,伯爵大人恐怕仍然做着拥有两头圣域魔兽的美梦。这也是斯派德尔自始至终都不愿宣誓效忠伯爵的原因。

    如果她宣誓成为伯爵的奴仆,她和克瑞斯将彻底沦为伯爵手中争霸大陆的工具,相反如果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在力量不足的情况下,伯爵就不会轻易让血族正面投入到万族大战中去。

    在长达一百年的软禁生涯中,斯派德尔比谁都清楚德拉库拉尔伯爵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如果有一天他真的称霸大陆,整个大陆都会沦为这个变态的玩物。有了这点认知之后,斯派德尔誓死不愿成为伯爵走狗的意志更加坚定,哪怕为此牺牲她最渴望得到的自由。

    在克瑞斯的潜移默化下,斯派德尔从懂事开始就渴望自由、追求自由,但她却从未真正的得到过自由,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悲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