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二百九十二章 吓破胆的赞比特(艾)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我们是不是先退出城堡从长计议?”在听到还有可能碰上使用黑暗魔法的对手之后,再多的勇气药剂也无法让赞比特重新鼓起勇气了。

    “那是不可能的!”巴奈特立刻否定了赞比特准备逃跑的念头,“当初克诺比老师设计的这套防御系统只有两种脱困的可能:要么系统的控制着主动放我们出去;要么就是通过十个关卡冲出去。”

    “如果我们一定要从入口退出去呢?”赞比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哼哼,进入这里之后就不存在什么入口和出口了,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会进入关卡的考验。”巴奈特无情的掐断了所有的可能。

    “我说了你们可别生气,设计这套系统的人绝对是个心理变态!”有些绝望的赞比特开始口不择言了。

    出乎他的意料,瑞贝卡和巴奈特并没有因为他对克诺比的不敬而对他有所不满,相反两人竟然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

    “咳~你们竟然都不生气?”赞比特忍不住问道。

    “虽然心理变态这个词有点不雅,但从某些方面说克诺比的确有那么一点……”瑞贝卡仔细回想一下她认识的克诺比的所作所为,不得不承认赞比特的话其实没错。

    “每一个天才多少都有一些不正常。与其说克诺比先生是心理变态,不如说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完美主义者,他绝不容许自己的计划有任何漏洞。我能理解他的这种想法和心态。”艾尔菲总结似的说道。

    在艾尔菲前后两世加起来并不算特别丰富的阅历中,也不是没有碰上过这样的人,而且在他看来,越是天才其实这种心理问题越严重。

    “喂喂,你们是不是跑题了?难道我们不应该讨论一下将要面对的恐怖敌人吗?”赞比特稍稍表示了同意之后如梦方醒般大叫道。

    “遇上再说吧,我们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我们已经进入这关这么久了,这里的‘主人’还没有现身和我们打招呼,说不定已经被先行进入的塞伦特和莱妮解决了也说不定。”艾尔菲给大家打气道。

    艾尔菲算是看出来了,再这么下去,不用等敌人出现,他们的士气就会被对未知的恐惧而降到极点。

    “说的对,无论怎样我们都应该继续前进了。我可不记得克诺比老师和人面蜘蛛有什么交集。”巴奈特非常赞同艾尔菲的话。

    “可是你不是说这套防御系统是和这里的环境结合发挥作用的吗?说不定人面蜘蛛是这里才加入到防御系统的。”赞比特的话无意中正中事实,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几人不可能让他再这样危言耸听下去了。

    “别那么多废话,就算你不走,这里的‘主人’早晚也会找到这里的。”瑞贝卡最后拍板道。

    “好、好吧,不过这次别想让我再打头炮了,你们先走,我断后!”即使喝了勇气药剂,赞比特也绝对不敢第一个面对这里的蜘蛛敌人。

    “真没想到伟大的巨魔勇士竟然是一个胆小鬼!”巴奈特呸了一声,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当先走去。

    “瑞贝卡你先跟上,我在你后面。”艾尔菲同样鄙视了一番赞比特后让瑞贝卡先行一步。

    巴奈特选择的道路是一条倾斜向下的“蛛丝索道”,向下走了几百米后,这条蛛丝索道就已经到了尽头。

    离开蛛丝索道之后,双脚重新接触到坚实的地面,让几人都稍稍松了一口气,这种踏实的感觉相比在悬空蛛丝索道上行走,无疑让人更有安全感。

    但等他们看清周围蜘蛛洞穴的环境之后,心里又开始犯怵起来。洞穴的底部覆盖着厚厚的蛛网,组成这些蛛网的蛛丝有粗有细,说明刚才他们的猜测还是太乐观了一点,这里显然不止一头蜘蛛,而是一个蜘蛛的群落,而其中的带头老大很有可能就是一只人面蜘蛛。

    地面上被蛛网覆盖着许多大小不一的鼓包,瑞贝卡壮着胆子破开一个覆盖在鼓包上的蛛网,当她看清楚鼓包里的东西时候,立刻发出一声惨叫,开始不停的呕吐起来。

    相比起赞比特的运气,瑞贝卡显然不怎么走运,她破开的那个鼓包恰巧是一具被腐蚀的面目全非的人类尸体,难怪她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不要弄开这些鼓包,这里面应该都是误入蜘蛛洞穴的牺牲品。我们赶紧趁着蜘蛛没有出现的机会离开这里。”艾尔菲大声提醒道。

    巴奈特立刻选了一条看上去鼓包少一些的方向前进,瑞贝卡紧紧的跟在他后面。无论如何巴奈特看上去比弱不禁风的吟游诗人和已经吓破胆的巨魔勇士可靠的多。

    他们越走越是心惊,越来越多的鼓包出现在他们眼前。艾尔菲甚至已经算不清这里有多少鼓包,看来这绝不是什么误入洞穴的牺牲品,分明是这里的主人四处狩猎的战利品!

    “艾尔菲,你给我的真是勇气药剂吗?为什么我觉得用处不大?”赞比特紧贴在艾尔菲背后小声问道。伟大的巨魔勇士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

    “当然。如果你觉得没有效果,只能说明你已经没有丝毫勇气了。勇气药剂只能将你身上的勇气放大而已,如果你连一点勇气都没有的话,勇气药剂的药效再强大也对你无效。”艾尔菲的话无疑对赞比特是一个巨大打击,伟大的巨魔勇士如同被霜打蔫的茄子一般垂头丧气的跟在队伍的最后面。

    “我说赞比特,为什么你会对蜘蛛如此恐惧呢?连勇士的荣耀都甘愿放弃?”就像巴奈特恐惧粪便一样,艾尔菲同样很难理解赞比特曾经经历过什么会让他对蜘蛛如此恐惧。

    “那真是一个不堪回首的记忆。”赞比特一脸的心有余悸,“如果有可能,我永远不想再回忆那段令人不堪的历史。”

    “不如说说怎么样?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找到克服这种恐惧的方法?”艾尔菲注意到前面行走的两人也把耳朵竖起来了,看起来每个人都有一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

    “不要!我宁愿这段记忆永远不要在触碰。”赞比特干脆的拒绝道。

    “随便你了,不过我告诉你,这样的机会很难得喔~我很少有心情去帮人解决心理问题的。”艾尔菲欲擒故纵的说道。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啊~”赞比特突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像一个树懒一般紧紧抱住了艾尔菲,声音变调的高喊道:“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