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误入墓地(艾)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赞比特,你不是说你对魔兽森林了如指掌吗?为什么会出这么大的纰漏?”艾尔菲像个落汤鸡一般的质问道。

    一旁的瑞贝卡在用力拧她被水浸透的皮裙,面色不善的看着赞比特,虽然没有说话,但从她冒火的双眼中可以看出她的心情也绝不那么美妙。

    艾尔菲使用地龙魔晶充当动力的机械路霸速度惊人,在赞比特高超的驾驶技术下,他们只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在日落时分赶到了原本步行需要两天才能到达的威柯堡。

    就连艾尔菲也承认,至少在驾驶机械路霸方面,赞比特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在赞比特的驾驭下,机械路霸在如此高速之下,竟然奇迹般的没有撞上任何障碍物,让人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奇迹。

    赞比特彻底爱上了这种风驰电掣的感觉,驾驭机械路霸的时候,他感到自己就是速度的主宰。唯一让他感到痛并快乐着的事就是驾驶时迎面吹来的强风让他睁不开双眼的同时泪流满面,实在有损伟大巨魔勇士的光辉形象。

    原本一帆风顺的旅程在最后时刻出了点小小的意外。

    眼看他们就已到达威柯堡所在的孤山脚下,赞比特稍稍减速之后,腾出一只手来去擦已经肿的像烂桃子一般的眼睛——他可不想让艾尔菲看到他迎风流泪的样子,谁知道那个嘴巴很毒的家伙又会用什么阴损的话来刺激他——结果一只手扶着机械路霸时,不自觉的拐了一个弯,刚好从通往威柯堡正门的那条山路错过。

    “喂喂,我们走错了吧?”艾尔菲立刻发现他们前进的方向出现了偏差,他大声提醒道。

    “放心好了,我知道一条上山的捷径。”为了掩盖自己的错误,赞比特嘴硬的说道。

    现实很快将赞比特的脸打得又红又肿。赞比特原本计划驾驶着机械路霸绕着威柯堡所在的孤山绕一个大圈,然后重新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没想到刚刚行驶到山后,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面积颇大的湖。

    即使在这样寒冷的季节里,湖水仍然没有结冰。于是赞比特驾驶着机械路霸带着不约而同发出惨叫的艾尔菲和瑞贝卡一起一头扎进了湖中……

    “真是可惜了那架机械路霸了!”面对艾尔菲的质问,赞比特却浑然不觉。望着逐渐沉入湖底的机械路霸,他的脸上露出了恋恋不舍的表情。

    “幸亏我早有准备,不然就和那架机械路霸一起沉入湖底喂鱼了!”艾尔菲再次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提前准备了锋利的小刀,在这种时候正好派上用场,及时割断了安全带,避免了一出人间惨剧。

    “艾尔菲,你还能再造出一架更好的机械路霸对吧?”赞比特可怜巴巴的问道,他被风吹得红肿的双眼,和他现在的表情真是绝配。

    “看我心情吧。”因为意外车祸而心情不佳的艾尔菲不耐烦的回答道。他抬头看看孤山,如何尽快上山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难道又要像爬魔狮岭那样再来一次攀岩?

    孤山虽然比不上魔狮岭陡峭高耸,但是一天之内接连来两次毫无防护措施的攀岩,绝对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瑞贝卡恼火的表情证明她同样为此感到烦恼和不快。

    “那个……我们为什么不再造一架机械路霸,驾驶机械路霸我们很快就可以到达山顶的城堡的。”赞比特不死心的建议道,他仍然做着艾尔菲给他再造一架机械路霸的美梦。

    艾尔菲用让赞比特感到毛骨悚然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冲他伸出了两根手指:“第一,制造机械路霸的零件非常紧俏,我们已经浪费了两个了;第二,我有更好更快捷的办法登上孤山,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你有什么好办法?”赞比特被艾尔菲盯得很不舒服。

    “很简单,你就用不久前攀上魔狮岭的方法攀上孤山,然后再用绳子把我们拉上去。”艾尔菲说着掏出一大捆绳子,用实际行动堵住了刚准备拿没有绳子搪塞的赞比特的嘴。

    “我这样做了,你是不是就答应我给我再造一架机械路霸?”赞比特露出了一脸可怜相问道。

    “等我有空的时候!”艾尔菲本想说这是赞比特连续弄坏两架机械路霸的补偿,但看到赞比特对机械路霸发自内心的喜爱之后,心软了一下,于是改口说道。

    “哦耶!太好了!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巨魔灵便的腿脚吧!”得到艾尔菲承诺的赞比特兴奋的一跃而起。艾尔菲这个家伙虽然阴险狡诈,但是却一向最重承诺。

    ……

    “设计这座城堡的人简直心理变态,怎么把墓园修建到了城堡背面?”艾尔菲骂骂咧咧的说道。

    他们使用他的方法攀上孤山之后,越过城堡的围墙,没想到却进入了一个充满阴森气息的墓园。

    “艾尔菲,你说这里有鬼吗?”赞比特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谁也没想到这里会出现一个墓园。此时刚刚入夜不久,不时飘过的磷火和偶尔传来的几声乌鸦的叫声,即使是伟大的巨魔勇士赞比特也感到毛骨悚然。

    “怎么?伟大的巨魔勇士害怕了?”艾尔菲轻蔑的看了赞比特一眼。实际上他比赞比特好不了多少,他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两腿打颤。

    “我?怎么会害怕?”赞比特把胸脯一挺,不过马上就萎了下来,小声问道:“没有鬼是吧?”

    “最多有几只幽灵罢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瑞贝卡却是此时三人中表现最大胆的那一个。

    “幽、幽灵?那和鬼有什么区别?”赞比特的牙齿开始打颤了。

    “好吧,事实上没什么区别。”瑞贝卡泄气的说道,她本来觉得换个说法可能赞比特会好受些,没想到把他吓得更厉害了。

    瑞贝卡的话让大家一时有些冷场,这时他们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打呼噜。

    “你、你们有没有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赞比特脸色发绿的问道,看样子被彻底吓到了。

    “好像声音来自这边?”艾尔菲壮着胆子转过了一个墓碑,发现呼噜声的始作俑者:一个把胡子编成三个麻花辫有着火红色短发的矮人正躺在一个裸露的墓穴里酣然大睡,他的脚边横七竖八的扔着好几个朗姆酒的空瓶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