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二百五十四章 瓦斯普显神威(塞)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难道你想让人家去冒险吗?”鉴于考夫伦一连串的不良记录,凯蒂几乎想也不想的就认为考夫伦没安好心。

    “当然不是。准确的说希望在你的宠物身上。”考夫伦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开始有点喘气了。

    为了防御暗黑冰焰,神圣壁垒对神圣之力的消耗比平常要大得多,继塞伦特的神圣之力告急之后,考夫伦的神圣之力也开始捉襟见肘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塞伦特手中的守护之锤迪兰纳尔充当着释放神圣壁垒的媒介,他们早就被暗黑冰焰化为乌有了。

    “我的宠物?你不是已经让我把艾斯比尔收起来了吗?”凯蒂觉得考夫伦一定被吓破了胆,开始说胡话了。

    “不,我指的不是艾斯比尔那头笨熊,说的是那只来无影去无踪,在我脑门上留下这个的蜜蜂。”考夫伦指了指脑门上尚未完全消退的肿包说道。

    “瓦斯普?”考夫伦不提凯蒂都差点忘了,幻象和禁魔结界被解除之后,她的确感觉到瓦斯普脱困了。但接下来的紧张战斗让她没有顾上收回瓦斯普。

    经考夫伦这么一提,她才感应到瓦斯普的确还在孵化室中。令人感到惊奇的是没有神圣壁垒的保护,瓦斯普竟然在这恐怖的禁咒中幸存了下来。

    “没错就是那只寄生蜂。”

    “什么寄生蜂,瓦斯普明明就是一只隐形杀人蜂。”凯蒂纠正道。

    “这么说也没错,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其实那只蜜蜂最重要的一项本能就是寄生,所以称它为寄生蜂更恰当。”考夫伦肯定的说道。

    “您一直强调那是一只寄生蜂,莫非……”塞伦特觉得考夫伦总是强调肯定有他的道理。

    “没错,寄生蜂正是蜘蛛的天敌,它们会把卵通过针尾注入蜘蛛的体内,等它们的卵孵化出来之后,就会以蜘蛛的身体为食。”考夫伦点点头说道。

    “不可能,没有理由你比人家更了解人家的宠物。”凯蒂不服气的说道,考夫伦这是在质疑她的职业素养。

    “如果不是我被它叮了一下的话,我也不敢肯定。”考夫伦指了指头上的肿包,“它在叮我的时候,排了一些蜂卵进去,这是寄生蜂最明显不过的习性了。”

    “难道你说的是真的?”凯蒂半信半疑的说道,她可从没被瓦斯普叮过,自然无法确定考夫伦说的是否是真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只狡猾的寄生蜂就躲在人面蜘蛛身上,只有那里才是除了我们这之外整个孵化室中最安全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让瓦斯普攻击人面蜘蛛?”凯蒂不再纠结她和考夫伦谁说的对了,赶紧想办法脱困才是正理。

    由于神圣之力的匮乏,守护之锤发出的神圣壁垒已经开始微微的闪烁起来,除非塞伦特肯再次借用艾尔菲的生命力,否则用不了多久神圣壁垒就会溃散。到时候他们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赶紧的,这有什么可犹豫的?”考夫伦催促道。

    “好、好吧。”凯蒂试着向瓦斯普发出了攻击的指令。

    大概除了考夫伦之外谁也没想到这个指令的效果这么好。凯蒂的指令刚刚发出不久,孵化室中属于瓦斯普特有的嗡嗡声忽然消失不见,紧接着斯派德尔就发出一声惨叫,从孵化室顶部跌落下来,而那恐怖的禁咒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嘶嘶嘶,寄生蜂?你们为了对付我可是做足了准备!”斯派德尔恨恨的说道,她此时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腿,跌落到地面之后像个皮球一般滚动了半天才狼狈的稳住了身形。

    “恢复术!”塞伦特不假思索的准备替斯派德尔治疗一下,考夫伦见状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郁闷的一扶额头。

    让塞伦特感到意外的是恢复术落到斯派德尔身上,立刻像腐蚀药剂一般在她身上灼出了一个大洞。

    “嘶嘶嘶,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斯派德尔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考夫伦说寄生蜂是她的克星一点不假,看上去老迈不堪的斯派德尔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塞伦特还从未遇上过这种情况,手足无措的道着歉。

    “你难道忘了神圣魔法和黑暗魔法是相克的吗?对正常人具有奇效的神圣魔法对于掌握黑暗魔法的生物来说不啻于毒药,越是治疗效果好的神圣魔法,对她的伤害越大。”考夫伦借着这个机会给塞伦特狂补相关的知识,“幸亏你只是用了一个低级的恢复术,要是用高级的神圣法术,这一下就足够要她的命了。”

    “你还好吗?”塞伦特走到斯派德尔跟前,露出一脸的同情问道。

    “嘶嘶嘶,人类,你还真是胆大,你以为我失去了肢体,就杀不了你吗?”斯派德尔抬起头来不失高傲的说道。

    “我相信你可以,但是我觉得你不会这样做。”塞伦特看向斯派德尔的目光十分清澈,尽管当初斯派德尔对他和莱妮并不友好,但他却对斯派德尔恨不起来,他觉得斯派德尔一定有她的苦衷。

    “人类,你知不知我们把你这种人称为滥好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就好比现在——”斯派德尔眼神一变,从她的八条腿被切掉之后留下的洞中喷出了八根手腕粗的蛛丝,在考夫伦和凯蒂的惊呼声中,将塞伦特牢牢缠住。

    碧绿的蛛丝无疑沾满了剧毒,塞伦特还来不及反抗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蛛丝上的毒液麻痹了。

    “明白了吗?人类,永远不要同情你的敌人,否则下场就是死!”斯派德尔狞笑着露出了她的獠牙。

    “不,我不相信你会这样做!”塞伦特脸上露出了满脸的难以置信,他不明白斯派德尔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想着拉他一起去死。

    “为什么不?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你就是我的人质,我要用你来交换回我的孩子!”斯派德尔收紧了蛛丝,将塞伦特拉到她的跟前,然后把獠牙对准了他的喉咙问道:“怎么样?你们现在是否愿意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我早就说过了,那颗蛛卵的失踪和我们无关!”考夫伦无比真诚的说道。

    “嘶嘶嘶,真是太遗憾了。”斯派德尔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看样子你在同伴的心中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重要。那么你就和我一起去死吧!”

    ‘不不不——’塞伦特此时已全身麻痹无法说话。他眼睁睁的看着斯派德尔的獠牙向他颈部咬来却毫无办法。

    正在这时,一个让塞伦特感到又惊又喜的声音突然响起:“等一下,如果你说得孩子是指的这个东西,我想我们可以谈一谈!”

    ‘艾尔菲?这怎么可能?’这是塞伦特被彻底麻翻之前心中最后的念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