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野性之心的妙用(塞)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我说凯蒂,‘蜂王’昆比尔是你什么人啊?”考夫伦有点低声下气的问道。

    如果凯蒂真的和蜂王有什么关系的话,那他就要好好检讨一下对待凯蒂的态度了。那位蜂王可是以非圣域的身份与当时大陆的顶尖强者一较高下的危险人物。

    没错,就是危险人物。据说在他数以百万计的魔蜂大军中,经过不断地战斗,有不少进化成为即使是圣域强者也颇为头痛的十二级魔蜂。各种经过变异的十二级魔蜂,每一只都堪比十二级强者,上百万只这样的魔蜂,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尽管在万族大战后期蜂王就已经销声匿迹,但谁也不敢保证这种一个人可以抵一个兵团的家伙会不会突然冒出来从背后给予致命一击。

    “蜂王?昆比尔?没听说过。”凯蒂困惑的摇摇头,“和人家有什么关系吗?”

    考夫伦自失的一笑,觉得自己是有点紧张过度了。除非蜂王后来有什么奇遇突破到圣域,否则他不会有那么长的寿命活到现在的。

    如果蜂王真的突破到圣域,那么作为他的宠物,那些十二级的魔蜂也会跟着升阶,上百万个圣域魔蜂?这种逆天的事情不可能发生,艾利亚特大陆绝对容纳不下如此之多的圣域力量存在。

    事实上有很多人猜测,蜂王昆比尔正是以自己永远无法突破到圣域的代价,才能驯服并指挥数量如此之多的魔蜂。

    “是我有点神经过敏了。”想通了这一节之后,考夫伦的表情明显放松了下来:“凯蒂,能不能告诉爷爷,是谁教给你驯兽术的?”

    “人家自学的!”不知深浅的凯蒂脱口而出。

    “自学的?从哪里?”考夫伦的脸色明显变了变。

    “从这个上面啊~”凯蒂献宝似的从脖子上拽出一个吊坠得意洋洋的说道。

    “这个吊坠——”考夫伦仔细打量着这个绿意盎然的吊坠,脸上渐渐露出了震惊之色,“莫非是野性之心?”

    早就从特奈儿那里知道这的确是野性之心的塞伦特也是第一次看清这件自然女神的恩赐。

    凯蒂手中这颗野性之心是用一整块祖母绿宝石雕刻成一种不知名的魔兽头颅的模样,嵌入了一块小巧的心形木制底座上,辅以一条用秘银打造各种树叶形状勾连在一起的项链,挂在小猫女的脖子上有一种自然与野性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和谐美感。

    “咦,你知道它的名字?看来你也挺见多识广的嘛~”凯蒂看样子也没想到这个不正经的老头儿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赶紧把它收起来!记住以后千万别轻易的让别人知道你有这件宝物!”考夫伦面色紧张的嘱咐道。说完之后甚至还用探查术在周围检查了一遍。

    “为什么?”凯蒂看到考夫伦紧张兮兮的模样好奇的问道。

    “你知不知道野性之心已经在大陆绝迹了,这种东西是自然女神的一点神力凝化而成,除了其他主神的神力外野性之心是不会被轻易湮灭的。曾经为数众多的野性之心现在全都消失不见了,你们知道是什么原因吗?”考夫伦在他们周围先布下了一个圣光罩,然后又掏出一瓶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药剂滴在圣光罩上之后问道。

    凯蒂和塞伦特用充满疑问的眼神回答了他。

    “那是因为这些野性之心相互之间具有强大的融合性。我可以肯定那些消失不见的野性之心全都融合在了一起而形成了一颗最为强大的野性之心,只有这样它才能隐蔽好自己,避免被光明之主的信徒找到并借用光明之主的神力将它彻底毁灭。”考夫伦面色凝重的说道。

    “咳咳咳。”塞伦特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难道考夫伦忘了他和塞伦特其实都是神圣教廷的人吗?这样说自己信仰的主神真的好吗?

    “文森特骑士,我知道你是一位虔诚的教徒,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站在公正的角度谈论这件事。”考夫伦难得严肃的看了一眼塞伦特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应该夺下凯蒂手中的野性之心?”塞伦特难得的开了一个玩笑。

    “不要!你们都是坏人!”文森特的玩笑明显吓了凯蒂一跳,她赶紧把野性之心塞回了怀里,满脸警惕的看着两个神圣教廷的“走狗”。

    “野性之心?那是什么东西?文森特骑士,你见过那种传说中的东西吗?”考夫伦撤掉混杂着淡蓝色药剂的圣光罩之后,装出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问道。

    “我从没听说过……”塞伦特看着考夫伦对他使的眼色配合的说道。

    “你们究竟在搞什么?”凯蒂看着变脸如此迅速的两人彻底的迷惘了。

    “没有什么。我觉得你是不是该和你的小仓仓联系一下,看看通道底下究竟有没有危险?”考夫伦冲着凯蒂挤挤眼睛说道。

    ……

    “桀桀桀,为什么影像会有一段模糊不清?那个老头究竟在圣光罩里做了什么手脚?”克罗斯本来一直密切注意着塞伦特一行,好不容易听到了一点珍贵的情报,没想到考夫伦警惕心如此之强,不知道使用什么方法竟然让克罗斯无法窃听到他们在圣光罩之内的谈话声。

    “关于野性之心的消息是否该马上报告给主人呢?”克罗斯有点犹豫,他知道德拉库拉尔伯爵在私人书房的时候严禁任何人打扰,两千多年前他的前任就是一时情急之下闯入了伯爵的书房,而被德拉库拉尔伯爵当着城堡所有仆人的面,信手吸干了他的血液,将他制成了一具干尸。

    前任的下场让克罗斯不寒而栗,他至今难以忘记前任临死之时痛苦幽怨的眼神,这让他暂时压下了立刻向伯爵报告关于野性之心的消息——至少他得确定那的确是野性之心,而不是考夫伦那个看上去老不正经的家伙一时老眼昏花而造成的乌龙。

    “不过这样的话,倒不如让斯派德尔把他们抓住,直接缴获那件疑似野性之心的吊坠。到时候等主人从书房出来之后,呈献给主人,让主人亲自鉴别一下真伪比较好。那么——”克罗斯很快心中有了主意,他用手轻轻点了一下真幻之球,把自己的命令传递给了斯派德尔。

    “斯派德尔,把那只小老鼠放过去,不要让它发现一样,想办法把那三个入侵者引到你那里去消灭掉!我会让特奈儿暗中帮忙的。”

    “嘶嘶嘶,克罗斯,什么时候你可以替伯爵发号施令了?”斯派德尔不满的声音从真幻之球中传来。

    “主人暂时把复建城堡的重任交给了我,你要是不想惹主人生气的话,最好照我的命令去做。”克罗斯威胁道。

    “嘶嘶嘶,这笔账我暂时记下了,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在曲解伯爵的命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