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伤痕(艾)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

    “原来是这样!”麦迪逊不无遗憾的说道。虽然他非常怀疑艾尔菲没有说实话,但是如果换做是他,同样不会把这种秘密告诉别人。或许他刚才表现的太过狂热,让这个狡猾的吟游诗人产生了戒心。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如果他不知道七彩龙骨草的珍惜之处,还有可能吐露采集地点,现在恐怕没什么希望了。

    “不知道艾尔菲你是否还有这种七彩龙骨草呢?”看到麦迪逊大师一脸失落的样子,克里斯托弗有点不忍心的代替他问道。

    “嗯……还有那么一点……”艾尔菲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稍微拿出来那么一点比较合适。要是一毛不拔让他们动了强抢的心思就不好了。不管怎么说艾尔菲对能为剿灭盗贼团出力的银狼佣兵团还有抱有那么一点好感的。

    “什么?你还有?能不能——”麦迪逊大师听到之后,立刻又露出了炽热的目光,灼烧的艾尔菲脸都有些发红。

    “好吧!”艾尔菲把手塞进怀里,装作掏七彩龙骨草的样子,他相信藏在温蒂尼宝珠中的科柯,一定会默契的给他手里放几株七彩龙骨草的。

    果然艾尔菲刚把手塞到怀里,就感到手中被放进一些东西,凭着手感应该是那种七彩龙骨草没错。他也没仔细看,就把手冲着麦迪逊伸了过去:“拿去吧!”

    等他把手伸出去之后,才发现科柯塞到他手中的一看就是从当初他呕吐了不少秽物的水草垫子上拔下来的七彩龙骨草。看样子科柯也对麦迪逊没什么好印象,否则不会做出这种恶作剧。

    既然已经拿出来了,就没法再收回去更换,艾尔菲尴尬的笑了笑,他递出去的七彩龙骨草上面甚至还沾着一些秽物,一阵阵酸臭的味道从那些七彩龙骨草上散发出来。

    克里斯托弗闻到这股味道之后皱了皱眉头,他有点怀疑艾尔菲是不是在故意报复。麦迪逊大师却不在乎这些,一把抢了过来。不就是沾上点不干净的东西吗?又不影响药效,他才不在乎呢。

    “克里斯,你再忍耐一下,我马上去给你配药!有了这些七彩龙骨草,你的伤势马上就可以痊愈了!”麦迪逊举着手里那些散发着酸臭气息的水草,兴奋无比的喊道。

    “这个不是直接吞服就行了吗?”艾尔菲无知的问话引来麦迪逊大师的一阵白眼。

    “那样太浪费了!真是暴殄天物。任何药剂中只要加入一丁点七彩龙骨草,就能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而且想要发挥七彩龙骨草的真正作用,还需要很多其它药草来中和它的猛烈药性。”麦迪逊大师轻蔑的看了艾尔菲一眼,在这方面他是不折不扣的大师,“直接吞服?恐怕在它治愈你的伤患之前,你就被它猛烈的药性直接毒死了。——再说至少要把这上面的脏东西洗掉吧?”

    麦迪逊大师的话让艾尔菲羞愧的无地自容,他发誓再也不会对他不了解的东西随便插嘴了,那样简直是自取其辱。特别是想到这些沾了他吐出来的污秽之物的七彩龙骨草有可能被克里斯托弗吃下肚去,更让艾尔菲感到脸红。

    克里斯托弗又开始了一阵剧烈的咳嗽,“无意间”化解了艾尔菲的尴尬。麦迪逊大师掏出一个装满褐色液体的水晶瓶准备递给克里斯托弗,犹豫了一下又收回去了,自言自语的说道:“有了七彩龙骨草,最好不要再喝这种抑制伤势的药物,否则对身体伤害更大。——克里斯,你再坚持一下,我尽快配好药物给你送来。”

    说完之后麦迪逊刚才扭伤的腰似乎也好了,以与他年龄不相称的速度蹿出了大厅,消失在目瞪口呆的两人视野之外。

    “你别见怪,麦迪逊大师就是这样,遇上珍惜药草或配方就会变得这么痴狂。也许就是因为他的这种精神,才能在药剂学上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就。我想如果药剂大师中也有圣域的话,麦迪逊大师无疑已经非常接近了。”克里斯托弗对艾尔菲解释道。

    “药剂大师也有圣域?我还以为圣域单只战斗职业呢。”艾尔菲好奇的问道。已经亲自接触过圣域,艾尔菲明白每一位圣域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都掌握着属于自己的规则,然后再操纵这些规则构筑一个有利于自己的战斗环境。他不理解像药剂大师这种非战斗职业,如果也有圣域境界的话,那会是怎样一种状态,莫非达到圣域之后,可以在自己的领域中随意配制高级药剂而不受任何限制吗?

    “不仅仅是药剂大师,任何职业到达极致之后,都有可能成为圣域。圣域并不仅仅局限在战斗职业中。只不过非战斗职业的圣域更加难以达到,而且也不想战斗职业的圣域那样容易被人发觉。”克里斯托弗非常大方的给艾尔菲讲解着。艾尔菲感到他话中似乎透露什么重要的讯息,但他却没有抓住。

    艾尔菲摇摇脑袋换了个话题问道:“话说回来,克里斯托弗你是受伤了?听麦迪逊大师的意思,似乎伤势还不轻?”

    克里斯托弗苦笑了一下:“遭人暗算罢了。几年前不小心被人划了一刀,没想到那刀上附着一种奇怪的毒药,才导致我一直咳嗽不止。”

    说着克里斯托弗把右手的袖管卷了起来,露出了手臂上不过寸许长的一道黑色的伤痕。这道伤痕看上去似乎已经完全愈合了,但是艾尔菲仔细一看,却发现这道伤痕似乎有生命一般在不停扭动,像一条令人恶心的虫子一般想要钻到骨肉深处。

    克里斯托弗把袖子重新捋平轻描淡写的说道:“伤痕虽然是在胳膊上,但是毒素真正伤害的却是我的肺,让我一直不停的咳嗽。”

    “那你为什么还跑到这么寒冷的地方来?据我所知似乎温暖湿润的气候,对肺病更有好处。”艾尔菲不解的问道。

    “因为银狼佣兵团需要我,而这里才是最适合银狼佣兵团发展的地方。”克里斯托弗说完之后明显走神了,似乎在回忆着什么。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