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提审(艾)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五花大绑着的艾尔菲脸上留着一个鲜红的巴掌印,他的双眼再次被蒙上,一只粗鲁的手在他背后不停的推推搡搡着,耳边不停的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

    “听说这小子就是昨天试图飞越大河的奸细。”

    “啧啧,好好的一个人类居然去当异族的狗腿。”

    “看年纪不大的样子,说不定是受到了异族什么魔法的蛊惑。”

    “这小子真是个白痴,大白天那么明目张胆的就敢飞越大河,没有被弩炮干掉真是走了狗屎运。”

    “话说回来,昨天帮他飞越大河的工具看上去倒是挺新奇,很有点传说中机械王国的味道。”

    “听说那个东西也被斯卡尔缴获了,就存放在南边的营地。”

    “是吗?那赶紧去看看。”

    ……

    营地里的人们对着艾尔菲评头论足,却不知艾尔菲也在借助隐匿在温蒂尼宝珠中科柯的视野,仔细观察着周围,小心翼翼的记着卡鲁斯营地的布置和逃亡路线。

    他在地牢里和小鱼人科柯研究有哪些魔法是当前能用上的,这个视野共享就是他选择的第一个魔法。

    掌握了不少温蒂尼宝珠的妙用后,艾尔菲把宝珠变作一枚不起眼的吊坠挂在胸前。至于恶魔笔记,艾尔菲从来没有刻意隐藏过,但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能从他身上搜出这本笔记来,它似乎自带隐匿效果,不被其他人发现。至于灵魂之刃则早在刚刚落水的时候就被科柯小心的收藏在他的空间囊中了。用科柯的话说,这个破烂让他感到非常不舒服,还是早点收起来为妙。

    让艾尔菲暗暗心惊的是此时卡鲁斯营地中明显在做着出征的准备,营地中的战士们擦拭着武器,穿戴着战甲,打点着行囊。这里的战马明显不足,在艾尔菲视线内不过千余匹,但是这些被流放者显然也找到了替代品,无数被驯服的野猪、雪狼、雄鹿替代了战马的角色,艾尔菲甚至在其中发现了暴熊和地龙的身影。看来这些被流放者们在两千年来一直在着力打造一支精兵。

    不时有头领打扮的人在队伍中来回呼喝,大声指挥着,让看似混乱的战备实则井然有序,显然这些高墙之外的流放者们并非一群乌合之众,他们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

    艾尔菲正在感叹着,忽然看到了些什么,让他不知不觉中停下了脚步,身后押送他的守卫不耐烦的用力推了他一把,顺手还在他后脑勺上凶狠的来了一巴掌:

    “别磨磨蹭蹭的!真不知道你小子是走运还是倒霉,老大和首领居然要同时审问你。不要让两位大人等的太久!”

    ‘雪特!我记住你这个粗暴的家伙了!’艾尔菲暗骂一句,刚才就是这个缺了半个鼻子的家伙突然闯进了地牢,打断了他向科柯学习魔法的进度。匆忙之下他只来得及让科柯躲进温蒂尼宝珠,却来不及让科柯把他的眼罩蒙上。

    看到艾尔菲的眼罩被弄掉了,这个可恶的家伙上来就给了他两巴掌,幸亏艾尔菲刚才留了个心眼,没让科柯帮他松绑,否则的话真不知道这个粗暴的家伙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来。艾尔菲被单独关在那个地牢的时间并不很长,他只来得及学到了三个魔法。

    不过……艾尔菲想起刚才让他停顿看到的那幕,嘴角划出一道弧线。

    他们的目的地显然就是位于营地正中的那座最大的堡垒,艾尔菲注意到越接近这座堡垒,守卫就变得愈发森严。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座堡垒的守卫明显分成了两拨人,一部分是带着卡鲁斯营地徽记的杂牌军;看上去由很多分属不同势力的人组成;一部分则是带着银狼徽记有着统一制服的守卫,看上去更像是一支军纪森严的军队。

    ‘真是太有趣了,看来这座营地也并非是一块牢不可破的钢板。’艾尔菲迅速得出了这个结论。

    很快,艾尔菲被押解这进入了这座最大的堡垒,绕过一道影壁后,堡垒内部的大厅出现在艾尔菲的“共享视野”里。

    面积上千平米的堡垒大厅装饰风格极为粗犷,并没有太多花哨的修饰,内部的墙壁完全就是构筑外墙的巨木本色,有些甚至连树皮都没有削去。墙壁四周插满了巨大的火把,把整个大厅照的灯火通明。

    大厅正中一把造型同样粗犷的巨大椅子上坐在一个面目狰狞赤裸着上身的巨汉,一道骇人的伤疤占据了他左边半个脸,从他额头一直划到嘴角。他没有因此失去左眼,真是走运。此时巨汉手里正拿着一只烤得流油的乳猪狂啃,不时端起旁边一个超大号的杯子往嘴里灌着烈酒。艾尔菲猜测这个巨汉的脾气一定如同他火红色的头发和胡须一样火爆。

    与之相对的是在大厅左手边铺着一块猩红的天鹅绒地毯,地毯上放着一套工艺繁复描着金色花纹的白榉木桌椅。桌子上放着一个擦得锃亮的银质烛台,烛台上点着七只精致的像是艺术品一般的蜡烛。

    高背椅上坐着一个身穿银狼制服的优雅男子,手里拿着刀叉正在享受桌子上如玉瓷盘中盛着的美味牛排,偶尔动作优雅的拿起晶莹剔透的高脚杯,轻啜一口里面的红酒。

    令艾尔菲感到奇怪的是这位一头银紫色长发的优雅男子不知为何带着半幅面罩,将他脸上鼻子以上的部位全部遮住,只露出了冰蓝色的眼眸和同样银紫色的眉毛。

    艾尔菲不自觉的想起另外一个喜欢用面具遮住面孔的人——奥路菲枢机主教。不知为什么艾尔菲总是对这种不愿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有一种天生的反感。

    “这个世界流行蒙面人吗?”艾尔菲在心底暗暗吐槽道。

    两人间似乎刚刚发生过争执,他们各吃各的互不搭话,一粗犷一优雅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大厅里格外安静,只有优雅男子间或发出一两声轻咳。被押送的艾尔菲出现在大厅中,恰到好处的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老大、首领,奸细带到了!”缺鼻子大汉用力把艾尔菲往大厅中间一推,叉手行礼道。

    “辛苦你了,霍格。下去享受属于你的美酒和烤肉吧。”巨汉喝了一口酒哈哈大笑着说道。

    艾尔菲注意到举止优雅的男子微微皱了一下好看的眉头,冰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快:“霍格,在你离开之前麻烦先将这个俘虏的眼罩和绳索解开。”

    这个声音真是动听,不知会迷倒多少痴情的少女。优雅男子的声音极富磁性,就连艾尔菲听了都有些心旌动摇。

    “老大,你就不担心这家伙行刺吗?”缺鼻子霍格的反问总算让艾尔菲弄清楚了这两位哪个是首领、哪个是老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