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六十五章 振魂铃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玛蒂娜驾驭着独角兽落在塞伦特身边的甲板上,把手伸向了塞伦特:“塞伦特,是我们离开的时候了。我们需要尽快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向伊斯塔红衣大主教汇报。”

    如果是塞伦特本人的话,一定会询问艾尔菲怎么办,而且一定会坚持带上艾尔菲一起离开,但此时操纵塞伦特身体的是阿尔法先生,他和艾尔菲可没有那么深的交情,而且在他看来,还有比艾尔菲更重要的事等待着他。

    在看到玛蒂娜向他伸出手之后,他毫不犹豫的拉着玛蒂娜的手翻身骑上了独角兽。独角兽在塞伦特骑上来之后,露出了明显的疑惑的表情,似乎在犹豫着是否应该把他弄下去。玛蒂娜轻轻拍了怕独角兽的独角,趴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独角兽才停止了躁动,打了个响鼻之后,在玛蒂娜的催促下腾空而起。

    拉斐尔伯爵饶有兴致的看着独角兽的表现,看起来那个小牧师似乎也没有那么纯洁。独角兽只允许内心纯洁的人骑乘。只要骑乘它的人内心有一丝邪恶,都会被它弄下身来,历史上甚至不乏心怀邪恶的人妄想骑乘独角兽,反而被独角兽顶死的人。

    玛蒂娜驾驭着独角兽围绕着浮空飞艇盘旋了两圈之后,才开始向西南方向飞驰而去,临阵抛下同伴也是违背骑士信条的,但是相比之下把消息传回帝都的神圣教廷显然更加重要。

    看到玛蒂娜带着塞伦特远去之后,拉斐尔伯爵扫了一眼仍在瞭望室趴着装死的艾尔菲一眼,他早就发现即使在魔法风暴之中,那个吟游诗人也没有昏死过去,始终保持着清醒。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那个吟游诗人竟然有如此的毅力趴在那里一动不动,这让他对艾尔菲的评价又上升了几分。

    拉斐尔伯爵哪里想到依靠恶魔笔记在魔法风暴中幸存下来的艾尔菲,在魔法风暴停止之后,立刻悄悄的向恶魔笔记询问了怎样做才最安全。笔记给出的答案就是让他继续装死,不要做任何引人注意的动作。

    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艾尔菲甚至又耗费了一天的寿命,让恶魔笔记帮助他能一直保持这种状态,要是光凭他自己的毅力的话,能坚持十分钟不动就不错了。

    心中权衡了一下,拉斐尔伯爵决定暂时不去理会艾尔菲,转身一个闪烁来到了斯多面前。耗尽剑气而恢复被封印状态的斯多,见拉斐尔伯爵来到眼前,倔强的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挺立起来,平静的面对着拉斐尔伯爵,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

    兄弟二人之间只有短短不到一米的距离,互相审视着对方,不约而同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意。

    “看样子我再说什么都是白费唇舌了?”拉斐尔伯爵问道。

    “知道了还问。”斯多露出一种你是白痴的表情。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对家族有如此之深的恨意。”拉斐尔伯爵不是第一次对斯多的行为感到不解了。

    “呵呵,罪证都被你一炮销毁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斯多轻蔑的看着拉斐尔伯爵,他认为那毁灭领主府的一炮,是奥布莱德家族心虚的表现。领主府的秘密如果流传开的话,奥布莱德家族将成为全大陆的公敌。

    “被我一炮销毁了?你是说领主府真的有什么秘密?”拉斐尔伯爵略微有些后悔,难道领主府中真的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装什么纯洁?身为奥布莱德家族的嫡系继承人,我不相信你不知道那个秘密。”斯多面带讥讽的看着拉斐尔伯爵,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戏。

    拉斐尔伯爵一阵无语,他明白斯多此时成见已深,怎么解释他都不愿相信。拉斐尔伯爵现在非常头痛,不知道该怎么处置斯多。此时的斯多在他眼里根本毫无抵抗能力,他甚至连一根指头都不用动,就能轻易的将斯多解决。

    但如果就此将斯多解决的话,他又有些于心不忍,毕竟斯多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如果没有那件事发生的话,他们仍然是好兄弟。对敌人一向心狠手辣的拉斐尔伯爵难得的犹豫了。

    斯多此时心里并不像表面表现的那样镇定,他同样不知道拉斐尔伯爵会如何处置他。如果拉斐尔伯爵给他个痛快的话,对他来说反而是种解脱。虽然他嘴上口口声声以奥布莱德家族的血脉为耻,但在内心深处却明白这是无法割弃的。

    现在这种情况对斯多来说同样是种煎熬,本来他只是为了一点小事和家族闹翻,为了现在看来可笑至极的自尊,他选择自我放逐到弗洛萨肯小镇来当一个小小的领主,目的就是逃避家族中的是非。

    没想到来到弗洛萨肯小镇之后,他无意间发现家族隐藏在领主府的一个重大的秘密。发现这个秘密之后,斯多简直要发疯了,他不敢相信自己过去引以为傲的家族在暗中竟然有这么一个危险而邪恶的秘密。

    从他发现的这个秘密来看,这是一个已经持续了成百上千年的计划,或许从弗朗哥·奥布莱德那时就已经开始了这个邪恶的计划。更让他感到惊悚的是,这计划已经取得了惊人的进展,已经接近成功了。让斯多最最不能接受的地方在于这个计划竟然已经渗透到了他身边的人。

    自从发现这个秘密之后,斯多开始用酒精麻痹自己,过上了醉生梦死的生活,他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无论是什么样的酒,只要能麻痹他的神经,让他暂时逃离这种罪恶感,他都毫不犹豫的吞下去。

    渐渐地,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开始憎恨自己、憎恨家族、憎恨整个世界,如果不是他被封印了力量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挥剑杀上帝都,彻底终结奥布莱德家族那肮脏的血脉。

    所以当奥路菲主教带着光明骑士们突然来到这里的时候,在他有意无意的引导之下,奥路菲主教开始对奥布莱德家族产生了怀疑。

    如果不是老官家迪恩和拉斐尔伯爵相继赶到出手的话,斯多一定会将奥路菲主教引到深入领主府地下的那个秘密所在地去,借助神圣教廷的力量彻底铲除那个邪恶的计划。他甚至做好了与之同归于尽的准备。

    然而这一切全被拉斐尔伯爵一炮给摧毁了。在斯多看来这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懦夫行为,拉斐尔伯爵急匆匆的来此就是为了抹除他们曾经犯下罪孽的罪证。

    斯多手里不断揉搓着那枚在那个邪恶的实验室发现的骨铃,他清楚的记得这枚骨铃的名字:“振魂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