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五十五章 疑团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原来在那里!艾尔菲犹豫了半天最终决定让塞伦特试一试之后,在神圣追踪的指引下,他们很快发现了隐藏在暗处的拉斐尔伯爵的踪迹。【】

    在飞艇的前部,有一门魔法巨炮竟然是幻影,实际上那个地方是一个小巧的瞭望室。拉斐尔伯爵的真身就在那个幻化成魔法巨炮的瞭望室里。难怪拉斐尔伯爵能准确的发动攻击,却不被别人发现。

    “塞伦特,你想办法阻止魔法巨炮的继续发射,我去会会拉斐尔伯爵。”艾尔菲说道。

    塞伦特感到惊讶极了,他不知道艾尔菲哪来的勇气和底气去面对一个十级的魔法大师。

    ‘有意思的小家伙。’阿尔法先生好像发现了什么,用赞赏的语气说道。

    ‘阿尔法先生,您发现了什么?’塞伦特问道。

    ‘你不需要为那个吟游诗人菲的安全担心,还是想想怎么阻止那门魔法巨炮的发射吧。那可是巴伐利亚大公的得意之作。’阿尔法先生提醒道。

    艾尔菲悄悄的接近了拉斐尔伯爵藏身的瞭望室,幸运的是甲板上一片混乱,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位偷偷摸摸的吟游诗人。

    站在应该是幻影的魔法巨炮跟前,艾尔菲注意到这门魔法巨炮看上去和真的一样,甚至用手摸上去,都有一种金属的质感。他

    摸在幻影上的手臂略一使劲,那种真实的金属质感消失不见,艾尔菲发现自己手没入了炮身之中。果然是个幻影!艾尔菲不得不赞叹施展这个幻象术的魔法师技艺高超。要不是塞伦特的神圣追踪,即使他们无意间碰到这个幻影,都不一定能发现其中奥妙。

    稍稍感觉到一点阻滞,艾尔菲就钻进到幻影之中,与他所认知的幻影术不同,幻影并没有随着他的进入而被破坏,在外人看来,这仍旧是一门魔法巨炮的样子。

    “竟然是你?你是怎么看破我的幻影的?”正在施法攻击的拉斐尔伯爵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艾尔菲惊讶不已,他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吟游诗人最先找到了他真身,看来这个吟游诗人果然有过人之处。

    “这个就不需要伯爵大人操心了。”艾尔菲故作神秘的说道。他刚说完,忽然觉得身上一震,穿在里面的圣光守护法袍上附带的防御魔法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激发了一次。看来是卑鄙的拉斐尔伯爵用魔法偷袭了他一次。

    “果然够卑鄙。”艾尔菲心里暗骂道,脸上却是一脸淡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艾尔菲的故作高深让拉斐尔伯爵惊疑不定,刚才他出其不意的使用了一记七级风之利刃偷袭艾尔菲,显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莫非这个吟游诗人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拉斐尔伯爵哪里想得到奥路菲主教为了拉拢这位大师,把圣光守护法袍送给了他,圣光守护法袍可以抵御三次九级魔法的攻击,区区七级的风之利刃,根本无法破开他的防御。

    攻击无果之后,拉斐尔伯爵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或许此时他才开始真正重视起艾尔菲来,这个吟游诗人的来历过于神秘,而且无法让人摸清他的真实实力。

    “艾尔菲大师,您最终还是决定要和奥布莱德家族为敌吗?”拉斐尔伯爵一脸深沉的问道。要不是他一上来就给了艾尔菲一记偷袭的话,艾尔菲说不定真的会被他骗到。

    “不是我想和奥布莱德家族为敌,而是您,尊贵的伯爵大人,毁灭了我的家乡。您觉得我还会站到您那边去吗?”艾尔菲走到瞭望室靠近艇外的一面,指着艇下的废墟愤怒的质问道。

    “这里是你的家乡?”拉斐尔伯爵面露嘲讽之色,“弗洛萨肯的户籍册上可没有您的名字,尊敬的大师。”

    艾尔菲一阵语塞,作为奥布莱德家族的世袭领地,拉斐尔伯爵检视过小镇的户籍册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大师不必纠结这种小事,我只是想提醒大师,实际上您和这里发生的事情并没有您想象中那么复杂的关系。”拉斐尔伯爵挥了挥手,“睿智如您难道没有看出来吗?这件事往小说是奥布莱德的家事,往大说是奥布莱德家族和神圣教廷一次势力碰撞。说实话这样的势力之间的交替更迭而产生的矛盾,每天都会发生,只不过这次爆发的格外激烈而已。”

    “哦?仅仅是一次势力碰撞那么简单吗?连传说中的浮空飞艇都动用了,这分明是你们之间的决战吧?无法想象奥布莱德家族和神圣教廷之间的矛盾已经如此激化了。我记得貌似贵家族的祖上是一个虔诚的狂信者吧?”艾尔菲来回走了几步反问道。他坚信拉斐尔伯爵说的都是表面之词,背地里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只有利益的驱使,才会让人不择手段的去达到目的。艾尔菲不相信以奥路菲主教和拉斐尔伯爵如此智慧的人,会为了看上去不着边际的小事而如此大动干戈。

    艾尔菲刻薄的话正中拉斐尔伯爵的痛脚,正是因为奥布莱德家族在大灾变之后的行为过于激进,而导致家族成了出头鸟,现在才被逼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我真的很佩服您的想象力。”拉斐尔伯爵脸上的肉蹦了两下咬牙说道,“不过很可惜,这只是您单方面的猜测罢了,不要忘记这里是奥布莱德家族的世袭领地,是神圣教廷的人率先来到这里挑衅的。面对咄咄逼人的挑衅,如果不做出恰当的回击的话,家族的脸面何在?”

    “怎么?难道这里不是教区吗?枢机主教巡视教区有什么问题吗?还是他无意间发现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艾尔菲靠在瞭望室的舷窗上,信手戳穿了拉斐尔伯爵漏洞百出的狡辩,“而且我记得最初是奥路菲主教与斯多领主之间的口角吧?怎么转眼间他们反而联起手来对付你了?”

    “不要跟我提那个家族的叛徒!”一提到斯多,拉斐尔伯爵咬牙切齿起来,要不是这个家伙临阵反水,凭借浮空飞艇的压倒性武力,这里的事情早就摆平了。

    “我真的很好奇,斯多领主和贵家族究竟有什么矛盾,让他即使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也不惜背叛家族。”艾尔菲对斯多在老管家威胁玛蒂娜的时候,突然选择背叛奥布莱德家族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他真的是因为对玛蒂娜的情愫吗?可是艾尔菲怎么觉得斯多看向玛蒂娜的眼神并没有多少爱慕之情,反而更多的是一种同情和怜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