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十四章 治疗的代价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两人走进大厅以后,觉得眼前一黑,从外面看光鲜亮丽的领主府大厅里面却布置的异常阴暗。每一扇高大的窗户前都挂着厚厚的暗红色天鹅绒窗帘,让外面冬日的暖阳透不进一丝光线。

    老管家将二人让进大厅后,却没有跟着进入,而是从外面关上了厚重的大门,大厅中唯一的光亮来源也随之被切断,整个大厅顿时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顿时让人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这算不算自投罗网?艾尔菲开始了受迫害思考模式,名声不佳的领主是不是对他身上的那本恶魔笔记感兴趣而打算把他们抓起来?再来个严刑逼供?或者领主府就是个鬼屋?要不怎么一个奴仆都不保留?

    黑暗的环境让艾尔菲瞬间产生了无数不好的猜测,而这些猜测无一不和血腥、鬼怪有关。要是突然冒出几个鬼魂,他一点都不会感到奇怪。

    “有人吗?”艾尔菲壮着胆子问了一句,连他都感觉到了自己声音的颤抖。

    “照明术。”相比之下塞伦特在黑暗中的表现就比艾尔菲强得多,随着他的吟唱,从他指尖冒出一点微弱的圣光,借着微弱的圣光,他们隐约看到大厅的主位上似乎坐着一个人影。

    一记响指声响起,主位旁边的烛台亮了起来,让他们看清了坐在主位上的领主大人斯多。一脸阴郁的斯多领主瘫坐在椅子上,看上去状态很不好,他的脸色发青,一双蜡球似的呆滞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如果不是眼睛还不时眨动的话,二人一定以为又碰上了一个僵尸。

    “欢迎,两位客人。”斯多虚弱的抬了抬手,“请随便坐。”

    “好、好的。”艾尔菲借着微弱的光亮,看到身边不远处就有一把椅子,毫不客气的坐上去,斯多吓人的脸色和黑暗的环境让他的腿有些发软。

    塞伦特发现艾尔菲周围似乎只有一把椅子,只好把手举的更高一点,让圣光照得更远一些,看看周围是否还有椅子。很快他就寻找到了目标,在艾尔菲对面,隔着三米左右的通道,还有一把椅子,塞伦特赶紧走过去坐了下来。

    完了,这下两人离得这么远,要是领主想要对他们不利的话,肯定会被各个击破的。艾尔菲的迫害妄想症又发作了。

    幸好当艾尔菲和塞伦特全都落座以后,不知是什么奇妙的原理,他们身后各自亮起了一盏烛台。

    “大白天的,真是浪费。”如释重负的艾尔菲却嘴不饶人的嘟囔了一句。

    “听说弗伦主教离开教堂了?”斯多有气无力的问道。

    “是的,领主大人。”斯多在小镇的恶劣风评,让塞伦特心中充满了警惕。

    “真是太可惜了。”斯多失望的说道,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喘息,让人觉得他随时有断气的可能。

    大厅里迎来了一阵令人尴尬的沉寂,领主大人似乎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欲望和力气。惴惴不安的塞伦特心里揣测着,领主大人该不会就是确认一下弗伦主教的确离开消息吧?直接让老管家问一下就行了,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呢?

    此时艾尔菲却拿着一支羽毛笔,在和他的笔记交流着:

    “现在和你交流安全吗?

    安全。

    (代价:一分钟寿命,已从总数中扣除。)”

    看到这里,艾尔菲松了一口气,这个代价还能接受,显然与这本恶魔笔记交易最主要的筹码就是宿主的寿命。一分钟的寿命对于已经体会过被扣除一天的寿命感觉的艾尔菲眼里根本不算事,更何况是在总数中扣除,就更不在话下了。

    艾尔菲在笔记上继续写道:

    “领主请我们来有什么目的?

    给他治病。

    (代价:一分钟寿命,已从总数中扣除。)

    领主身上是什么病?

    灵魂受损。

    (代价:一分钟寿命,已从总数中扣除。)

    如何才能治愈他?

    塞伦特的养神术。

    (代价:三分钟寿命,已从总数中扣除。)

    给他治病安全吗?

    今天是安全的。

    (代价:一分钟寿命,已从总数中扣除。)”

    吃了定心丸的艾尔菲抬起头来问道:“领主大人,不知有什么我们可以效劳的吗?”

    斯多苍白的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那天卢卡斯离开之前告诉他,要想彻底痊愈,除了用亡灵魔法修补灵魂之火外,神圣教廷中的光明魔法也有滋养灵魂之火的办法。而且卢卡斯很明确的告诉他,因为奥布莱德家族血脉的关系,亡灵魔法不适合他。

    不顾斯多的极力挽留,卢卡斯毫不客气的把《米诺斯辞典》据为己有之后扬长而去。斯多被他修补过的灵魂之火又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自从灵魂受伤之后,他开始变得越来越怕见阳光,即使是一缕纤细的阳光,都能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一个可怕的血洞。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派老管家去请弗伦主教,却惊愕的发现弗伦主教竟然失踪了。

    遍寻无果之后,无奈的斯多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据说已经得到弗伦主教亲传的塞伦特身上。

    说实话这个决定并不好下,首先他不确定塞伦特是否真的有治疗灵魂之火的能力,毕竟塞伦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见习牧师而已;再者他不得不为当初的口无遮拦付出代价,毕竟他心高气盛的诋毁弗伦主教是不可辩驳的事实,而塞伦特恰恰是弗伦主教最为狂热的信徒。

    为了自己的生命能延续下去,斯多终于派老管家去请塞伦特,但是当塞伦特和艾尔菲刚一进门时,斯多就发现这二人组合正是给他造成如此伤害的罪魁祸首,这又让做贼心虚的他开始踌躇起来。

    他不知道当初二人是否发现了他的存在;如果没有,那在治疗过程中,会不会发现他受到的伤害就是他们造成的;如果发现他就是那个差点致他们于死地的骷髅战士的话,会不会顺手就把他解决掉;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根本不相信塞伦特有治疗他的能力,卢卡斯曾经无比肯定的告诉过他,二人一定是借助了什么强大的法器,才消灭了他附身的骷髅战士。

    自从力量被封印之后,斯多发现处处不顺,接连的打击之下,连人都开始变得疑神疑鬼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