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创世十二乐章 第二章 神秘的咒语

时间:2018-04-23作者:炽阳流火

    塞伦特记得几个月以前在魔兽森林边缘捡到了一个旧的羊皮卷轴,上面写满了一种他不认识的文字,似乎和这本《米诺斯辞典》上的灵魂语有些相似。难道那个卷轴是曾经在大陆上兴盛一时的灵魂教的遗物吗?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羊皮卷轴应该被他塞到了地下室的某个箱子里。

    想到这里塞伦特早已把明天早课再研究辞典的念头抛到脑后去了。他迫不及待的找到了一盏煤油灯,抱着这本厚厚的辞典,悄悄离开礼拜厅,冒着风雪溜到了教堂外面的地下室中。

    自从主教大人的守护骑士文森特因故离开后,塞伦特暂时搬进了文森特的房间,地下室作为他曾经的居所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有进入过了。

    塞伦特小心翼翼的关上地下室的门,随手把煤油灯挂在墙上,尽可能不发出声音的情况下,开始在他的“藏品”中疯狂的翻找起来。弗伦主教曾经吩咐过,在他冥想的时候,禁止一切干扰,据说这样会影响到他获得光明之主的神谕。

    这个地下室里私藏了不少他从外面收集回来的他认为“有趣”的东西。不过有一次在文森特参观过他的收藏之后,私下里对弗伦主教汇报说,塞伦特收集的是一堆不折不扣的垃圾。

    找到了!塞伦特两眼发亮的从箱子的角落里抽出了一个已经发黄的羊皮卷轴。

    塞伦特小心翼翼的展开卷轴,打开《米诺斯辞典》仔细对照了一下,上面的文字果然和《米诺斯辞典》上的文字一模一样!

    塞伦特掸了掸地下室内唯一的一张桌子上的积尘,从墙上取下煤油灯,坐在桌前。

    他把煤油灯的亮度调到最大,把羊皮卷轴在桌子上展开,迫不及待的打开《米诺斯辞典》,开始一字一句的翻译起羊皮卷轴上文字来。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们发现如果一个人刚刚死亡不久,在他的灵魂被冥神接走之前,我们可以借助光明之主赫里斯的力量,从灵魂之神莫斯特那里换回死者的灵魂,其代价是……只有最虔诚的……

    ‘伟大的光明之主啊,请赐予我换回灵魂的力量;尊敬的灵魂之神,我愿献上这份力量换回……的灵魂。’

    我们把这条珍贵的咒语命名为‘还魂咒’。——克里特·米诺斯”

    羊皮卷轴太过古旧,一些字迹已经模糊不清,塞伦特费尽精神也只翻译了这么一小部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却在他翻译的过程中悄悄的溜走了。

    塞伦特发现了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羊皮卷轴上凡是被他翻译过的文字,全都自动变成了大陆通用的文字,没想到这个羊皮卷轴居然如此的智能。

    这段刚被翻译过来的文字下面配着一副插图,上面画着一个人平躺着,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另外一个人跪在一旁,手按在躺着的人额头,摆着一副念诵咒语的模样。

    “还魂咒”?真是个有意思的发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呢?不过这个羊皮卷轴的确非常奇妙,塞伦特对自己的翻译成果非常满意,不过他发现这个卷轴上记载的东西似乎和神圣教廷的教义有不符的地方,在教义中有关研究灵魂的部分是被严格禁止的。

    据说灵魂之神莫斯特和光明之主赫里斯曾经就这个问题进行过激烈的争辩,莫斯特坚持认为所有有关灵魂的事情全部都属于他的管辖范围,而光明之主却认为他所关注的信仰之力是由人的灵魂产生的,这部分应该归他掌管。

    没有人知道两位主神争论的结果是什么,反正神圣教廷的教义里不知何时加了一条:严格禁止关于灵魂方面的研究。大多数神职人员认为这是光明之主用来敷衍灵魂之神的,否则的话神圣法术之中就不会还有那么多有关灵魂的法术了。

    不过这个还魂咒似乎除了灵魂之神外,还牵扯到了光明之主,应该不算违背神圣教廷的教义吧?塞伦特按下心中的猜测继续兴致勃勃的对照着《米诺斯辞典》接着翻译插图后面的文字,“注意……”

    后面的部分刚开了个头,地下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寒风卷着大片的雪花吹了进来,让聚精会神的塞伦特打了一个寒颤。听到突如其来的开门声,他赶紧把羊皮卷轴藏到身后,他下意识的认为这个和灵魂语挂上钩的卷轴,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

    弗伦主教苍老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扫了一眼煤油灯下的《米诺斯辞典》点了点头,满意的说道:“塞伦特,我原本以为你明天才会开始学习。不过我不得不打断你。刚才在冥想中,我似乎得了光明之主的指示。你能不能替我到镇外北边的森林边缘去救助一个迷失在旅途中的客人?”

    “好、好的。”塞伦特手忙脚乱的整理了一下,趁机把羊皮卷轴塞到了袍子里。

    塞伦特很奇怪什么人会在严冬的冰封期跑到弗洛萨肯这样的穷乡僻壤来。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去质疑弗伦主教。

    “本来应该让文森特去的,可是他去帝都还没有回来,只有辛苦你了。”弗伦主教抱歉的说道。

    一年以前,斯多领主来上任的时候,顺便带来了帝都的神圣教廷帝国分部诏令,调文森特回帝都述职。

    经过这么久文森特还没有什么消息传回,经验丰富的弗伦主教判断出,恐怕那个谣言是真的,神圣教廷在帝都的形势不太妙,不得不开始集结手里有限的力量了,毕竟一个九级的守护骑士,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名不容忽视的战力。

    在文森特离开之后,年迈的弗伦主教手下就只有塞伦特一个人可供差遣了。

    塞伦特匆匆离去之后,弗伦主教却没有立刻回到教堂,而是站在地下室门口扫视着地下室内。他刚刚交给塞伦特不久的那本《米诺斯辞典》静静的躺在桌子上。

    塞伦特不知道的是,弗伦主教曾经不止一次的光顾过他的寒舍,这里的每一件东西,弗伦主教甚至比塞伦特本人都熟悉。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到了。我把能教的都已经教给你了,接下来该怎么走,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沉默良久,弗伦主教发出一声无奈的喟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