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1029章 侏儒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

    看到高原喝了羊奶,那胡鹏脸上的微笑,都变得有些诡异了。

    高原知道这厮在想什么,心中冷笑道:“吗的傻比,你以为区区一点迷药,就能把老子麻翻了么?”

    他刚把那下了药的羊奶喝下去,立即运功将那些羊奶逼出体外,一滴滴的羊奶,从他的左手食指往下滴。

    而他的左手被桌子遮挡,所以胡鹏根本就没有看到,他运功逼出羊奶的这一幕。

    陈颖和老兵,都是武魂的高手,他们也有的是手段,将下了迷药的羊奶逼出体外。

    胡丽娜以前是杀手,受过一定程度的抗药性训练。她刚喝了一口羊奶,就觉得味道有古怪,于是她再也不碰这店里的羊奶了。

    至于她刚刚喝下去的那口羊奶,还不足以将她麻翻。

    韩仲也是个老江湖,他的情况和胡丽娜差不多。而且他自己就配制了一些药,随身携带,专门化解江湖上常用的迷药。

    一发现羊奶的味道不对,他立即悄悄的服下了一颗小药丸。

    不过其他人,可没有这些自保的手段。

    最先挺不住的是曾曦,她以手扶额,胳膊肘撑在桌面上,哼哼唧唧的说道:“呃,我怎么突然觉得很头晕?难道喝羊奶也会醉吗?”

    “我也是……不对,这羊奶被下药了!”青叶第一个说出了真相。

    她站起身,想要把胡鹏打倒,然后逼胡鹏交出解药。

    可是她朝着胡鹏没走几步,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然后她的身体,无力的倒了下去。

    那十六个士兵,纷纷暴起,想要抓住胡鹏等人,吓得胡鹏等人连忙往后退。

    然后那些士兵的动作,突然变得僵硬、呆滞,最终他们一个个的,倒了下去。

    “哈哈哈。”胡鹏得意的狂笑道:“肥羊们都倒了,可以开宰了。”

    闻言,阿普杜拉惊愕道:“胡鹏,我原本以为,你做的是正当生意,没想到你居然开黑店!你就不怕警察来抓你?”  “嘿,这个地方全是沙漠,除了那些游客和盗墓贼,谁愿意跑到这个荒芜人烟的地方来?”胡鹏笑道:“如果警察来查我,我就说你们死在了沙漠里。反正每年死在沙漠里的探险者和观光客,并不在少数

    。”

    阿普杜拉一阵语塞,旋即他涩声道:“我们也算是有些交情,为何你连我也要毒害?”

    “呵呵,对不起啊老哥,要怪就怪你这次带过来的肥羊,实在是太有钱了。”

    胡鹏笑道:“光是他们的那八辆越野车,就能卖不少钱。干完这一票,我以后就可以安心养老了……所以,你必须死。你不死,我心难安。”

    阿普杜拉有些绝望。

    就在这时,那个哑巴小孩走到阿普杜拉的身边,伸手从阿普杜拉的身上,搜出了那十万块的现金。

    钱被抢了,而且自己的老命,眼看着也要保不住了,阿普杜拉颤声道:“你这小孩,居然也跟他们一起,干下这种谋财害命的勾当?”

    “小孩?”哑巴小男孩突然开口说话:“老子今年,都二十八了。”

    他那原本还算干净的笑容,突然变得十分阴狠。

    “原来,他是个侏儒。”装晕的高原,心中巨震。

    而阿普杜拉等人,更是被震惊的目瞪口呆。

    他们把这个侏儒,当成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孩,对他毫无防备,却没想到正是这个侏儒,亲手将迷药下到了羊奶里。  就在这时,那个女账房冷笑道:“别跟他们废话了,赶紧宰了他们,再把他们的尸体扔到大漠里去。呵呵,至于他们身上的浮财,大伙儿平分。还有那八辆越野车,先刷个漆、换个车牌,再开到长安市

    去,卖给当地的有钱人。”

    闻言,那些跑堂的伙计,也是大声附和。

    胡鹏却笑道:“他们给咱们送来了这么大的一笔钱财,咱们当然得让他们,做一个明白鬼了。”

    说完,胡鹏走到收银台,拉开一个抽屉,从抽屉里面拿起一把手枪,然后他走到了高原的身边。

    看着他熟练的拉开枪栓,把子弹推上膛,高原就知道,他是个玩枪的老手。

    被他用枪打死的人,少说也有十几个了吧。

    只有杀人杀的多了,心肠才会变硬。

    心肠变硬了,拿枪的手,自然就不会再发抖了。

    胡鹏狞笑着,把枪口对准了高原的心口,却发现高原的脸上非但没有惧色,反而闪过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胡鹏一愣,就在这时,高原突然暴起,一脚踢飞胡鹏的手枪,紧接着又是一脚,扫中了胡鹏的左脸。

    只听咔嚓一声,胡鹏的劲椎骨断裂。他的脑袋转了180度,整张脸惊愕的,望着他身后的那个女账房。

    女账房愣了一下,正要惊恐的大叫,陈颖却抢先一步,拔出藏在自己腰间的匕首,一刀扎穿了女账房的颈动脉。

    然后陈颖把刀子拔出,一股血流犹如喷泉一般,从女账房脖颈上的伤口处,窜的老高。

    那女人惊恐的捂着伤口,想要喊救命,不过她的颈动脉都被扎穿了,又如何能喊出声来?

    两秒之后她就倒在地上,嘴里嗬嗬有声,一股黑血被她吐了出来,然后她就没气了。

    老兵、胡丽娜和韩仲,也纷纷展开了屠杀,将胡鹏的那十几个伙计,瞬间就杀了个干净,但他们却故意没去杀那个侏儒。

    看到自己的同伙在一瞬间,就被那些中了迷药的肥羊们,给杀干净了,那个侏儒慌乱的想要逃跑。

    但他短胳膊短腿的,他哪里跑得过高原等人?

    很快,他就被高原等人包围了。

    高原往前走一步,他就往后退一步。他故意装出一副,可怜孩童的表情,哭求道:“别……别杀我。”

    “死侏儒,你都二十八了,还装什么嫩,卖什么萌?”高原冷笑道:“你要是一直都不说话,我们还以为你真的是个小孩。那样的话,说不定我们会一时心软,放过你。”

    一听高原这么说,那个侏儒就知道,自己这一回是栽定了。

    他转身就朝着门口跑,同时他张嘴想要大吼,却被堵住他后路的老兵,抢先一掌拍碎了脑袋。

    “胡丽娜你留下,照顾他们。其余的人跟着我,四处搜索一下,不要留下任何一个漏网之鱼。”

    说完,高原便带着老兵、陈颖和韩仲,四处搜索胡鹏的余党。

    上了三楼后,高原一脚踹开了某个房间的门,只见房间里有三个壮汉,正围着一个火锅,喝酒吃肉。

    在房间的角落里,两个被绑住手脚的女人,佝偻着。这两个女人二十出头,衣着光鲜,应该是两个有钱的观光客。她们的脸上,还残留着恐惧的表情。

    很明显,这三个壮汉守在房间内,看住这两个女肉票。他俩还不知道,他们的同伙已经死绝了。

    看到高原等人突然闯了进来,那三个汉子愣了一下,马上拎起刀子,扑过来想把高原乱刀砍死。

    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谋财害命的勾当,他们干了绝对不止一两回了。

    高原也算是,当今大华古武界,最强的青年高手了。弄死这三个亡命之徒,对他来说,就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没过多久,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然后那三个汉子,就四肢扭曲的,倒在了地上。

    原来,高原不想让这三个家伙死的太痛快,就把他们的手脚,全都打断了。

    第一个冲上来,想要砍死高原的汉子甲,此时却一边捂着被高原踢碎的右小腿,一边挪动着自己的屁股,想要远远的躲开高原。

    同时,他色厉内荏的吼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打杀我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草泥马的,你们这群开黑店的,居然跟老子谈王法!”

    高原怒极反笑,一步步说的朝着汉子甲,走了过去。

    汉子甲不断的挪着屁股,往后退。

    直到他退到了墙根边,再也退无可退之时,他才停了下来。

    “杀人的事情,都是胡鹏和他的姘头干的。我们三个,手上从来都没有沾过人命。”汉子甲畏惧的说道:“我们罪不至死,你不能杀我们!”

    “呵呵,你说这些还有屁用,你以为老子会相信你吗?”

    高原冷笑道:“实话告诉你,胡鹏等人都被老子杀了。你们要是不想,陪他下地狱,那老子问你们什么,你们就老实回答什么。明白了吗?”

    三个大汉沉默不语。那个汉子甲的一双眼珠子,贼溜溜的乱转。

    高原问道:“这些年,你们杀了多少人?劫了多少财?钱都藏在哪里?你们在外边,还有没有别的同伙?”

    那三个汉子,继续沉默。

    “草泥马的,还敢嘴硬?”高原冲着身边的老兵,使了一个眼色。

    老兵秒懂,三步上前,一把揪住壮汉甲的头发,拖着他的身体,走向那个沸腾的火锅。

    “你……你们要干什么!”壮汉甲被吓破了胆,一边挣扎一边尖叫:“别……别搞我,我说,我交代!”

    可惜老兵已经不想,听壮汉甲的交代了。

    他把壮汉甲拽到了火锅旁,把壮汉甲的脑袋,往滚烫的火锅汤汁里摁!

    “呃啊!”

    壮汉甲的脸上,瞬间就起了十几个大水泡,他那凄惨的叫声,让另外的两个壮汉,吓破了胆。  但那两个女肉票,却双眼发亮的,盯着壮汉甲。她们的脸上,全是大仇得报的兴奋表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