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1028章 黑店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

    “那,你们明天一早就出发,先去银州,再去灵州,最后jin ru瀚海,探查怀远古镇的遗址。”

    夏逍遥拍了一下桌子,正色道:“若是你们在途中,遇到了其他的团伙,你们可以将他们就地消灭。若是有人被俘,宁死也不能透露藏宝图的内容,明白吗?”

    高原、韩仲等人默不作声,那十六名士兵却齐声吼道:“明白!誓死也不泄露机密!”

    被他们这一吼,高原瞬间就体会到了,这些战士对国家的忠诚度,有多高。

    有这十六个士兵在一旁盯着,就算高原等人,此行顺利的找到了李闯宝藏……他们也没办法贪墨,任何一件宝物。

    第二天早上七点,探险队就出发了。高原和韩仲、胡丽娜、曾曦同乘一辆越野车。青叶,陈颖和老兵,乘坐另一辆车。

    其他的六辆车,不装人,只装载各类的补给品。

    八辆越野车组成一个车队,从长安出发,直奔银州。

    这一段路,还算平坦畅通。毕竟大西北的人少、车也少。

    车子少了,交通自然就不拥挤了。

    再加上,银州是仅次于长安的西北重镇,也是大西北的交通枢纽之一,这里的发展还是不错的。

    从长安到银州,车队只花了十几个小时而已。然后大家在银州,逗留了两天。

    在这两天里,高原等人专程走访了,银州博物馆的几位史学专家,向他们详细的了解了一下,闯王李自成的生平。

    两天后,车队从银州出发,前往灵州。

    这一段路,就比较荒凉了。

    虽然银灵公路,修的还算平整干净,但公路之外,全是戈壁黄沙,而且这一带的气候,也是无比干燥。

    当车队抵达灵州之时,车队里的二十三个人,一共喝掉了十桶矿泉水。

    这还没有jin ru沙漠呢,水的消耗量就如此惊人。

    而且高原就算喝足了水,整个人也提不起什么精神。过不了多久,他就又想喝水了。

    这就是典型的水土不服了,韩仲、胡丽娜等人的情况,也跟高原差不多。

    于是,大家在银州的某家宾馆里,休息了一整天。

    第二天一早,大家又走访了当地的一些地理学家,向他们打听了,藏宝图上的那些地名。

    搜集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之后,车队再次启程北行,并于第二天的傍晚,到达了灵州的北部门户——北凉县。

    这个小县城,三面环沙,自然环境比灵州还要恶劣。

    而高原等人要去的怀远镇,位于北凉县的西北方,那里已经被沙漠吞没了。

    一般的汽车,根本就没法在沙漠里跑起来。

    但是,高原等人的车子,装备了特制的越野轮胎,其排沙性能,非常卓越。

    另外,车中还装备军方最新研发的定位系统,就算大家在途中,被沙暴冲散了,只要车里还有人活着,他就能开着车,重新归队。

    有了这么先进的越野车,高原等人还是不敢,贸然jin ru瀚海。

    因为在沙漠里,有一种极难识别的陷阱——流沙。

    干沙内部结实,表面平整。流沙的表面千沟万壑,犹如波纹一般。

    而且流沙的内部,犹如沼泽,人和车子一旦陷进去,就再也别想活着出来了。

    就算你不坐车,骑着骆驼,也是一样的。只要你陷到流沙里了,那就是十死无生。

    也只有经验非常丰富的向导,才能识别和避开流沙。

    为了找到这种经验丰富的向导,高原等人在北凉县走访了好几天。最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资深的沙漠行商——阿普杜拉。

    此人四十余岁,经常将一些米面油盐和布匹,卖给沙漠里的几个小村子。

    而且,据他所说,他的先祖,就是从怀远镇迁徙过来的移民。

    得知高原等人要雇自己当向导,去怀远镇,阿普杜拉说什么,都不肯去。

    他说,怀远镇已经荒废了三百年,除了数不清的毒蛇和毒蝎子,那里还有食人蚁出没。

    一旦碰到了食人蚁,那他就算是骑着骆驼狂奔,也逃不了一死。

    见他不肯接这个活,高原当场就砸给他,十万块定金。

    而且高原还答应他,只要探险结束后,大家还活着,就再给他二十万。

    阿普杜拉舔着嘴唇,贪婪的把那十万块钱,揣进了怀里。然后他冲着高原,只说了两个字:“我干!”

    接下来,众人又在北凉县,采购了大量的食品和饮用水。

    等大伙儿jin ru了瀚海之后,再想买这些吃的和喝的,就买不到了。

    在北凉县逗留了三天之后,大家终于再次启程,朝着瀚海深处的怀远古镇,匀速前进。

    刚进沙漠的时候,大家准备的食物和水非常充足,所以大家觉得沙漠里的生活,也不是太难熬。

    青叶、曾曦、胡丽娜和陈颖,这四个女人,在车队前行的路上,甚至都有闲情逸致,去拍摄沿途的沙漠风光。

    不过,车队一连跑了三天,却看不到半点人烟,这也让大家的心理,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

    在车队jin ru沙漠的第四天下午,大家终于找到了,第一个绿洲。

    这个绿洲,紧靠着一个日益干枯的小湖泊,面积也不大。

    小湖边建起了两排民房,最高的建筑物,是一栋三层的小楼,看样子像是一个宾馆。

    “那里就是沙园宾馆。”

    阿普杜拉坐在车里,向高原等人介绍道:“宾馆的老板叫胡鹏,他的手下有四个厨子,和十几个跑堂的。我和他也算有些交情。今天晚上,咱们可以在他的宾馆里,睡个安稳觉了。”

    “呵呵,这地方荒无人烟,他干嘛要在这里开宾馆?”高原起了些许疑心。  “你这话可就说错了。”阿普杜拉解释道:“从沙园宾馆往东北走,沿途还有几个面积不小的绿洲。那里的自然风光非常不错,每年都有不少游客,组团去那里玩。若是从沙园宾馆转向西南,就能到达灵

    州古城的遗址。那里是西夏王朝的皇陵,沙子下面埋藏着,不少西夏贵族的墓地。每年都有不少盗墓贼,冒充考古人员,跑去那一带发财。”

    “这么说,这个沙园宾馆的生意,好的很?”

    “生意虽然不是非常好,但总有赚头的。”

    阿普杜拉的话音刚落,负责开车的士兵阿诚,已经把车子,停在了沙园宾馆的大门前。

    众人刚下车,宾馆的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一个穿着普通的汉子,从宾馆里走了出来。

    看到阿普杜拉之后,那人咧嘴一笑:“阿普杜拉,原来是你,你身边的这几位是?”

    “这些人都是银州大学考古队的。”阿普杜拉笑道:“我们要在你的宾馆里休息一晚,明早继续赶路。”

    “原来如此。”那汉子冲着高原笑道:“你们是想去灵州古城,刨坟吧?那里的毒蝎子、毒蛇可不少。幸亏你们来到了我的地盘,我这里有不少解蛇毒的药,你们若是想买,我可以给你们打七折。”

    “大哥的好意,我心领了。您贵姓啊?”

    “我就是沙园的老板,胡鹏。”那汉子笑道。

    “呵呵,阿普杜拉跟我说过,你是一个热情的人。现在看来,果然如此。”高原拱手道:“劳烦胡老板给我们准备一些热饭热菜,我们一连啃了三天的冷硬干粮,早就有些受不了呢。”

    “没问题,热饭热菜我这里有的是。大伙儿里面请。”胡鹏一边说,一边热情的把高原等人,带进了那栋三层小楼。

    “哟,这一拨客人,来的可真不少。”

    一个正在数钱、记账的三旬少妇,见到胡鹏领了一拨人进来,连忙将钱和账本放入柜中,冲着胡鹏身边的高原笑道:“小兄弟,你们是要吃饭,还是要住店?”

    “既要吃饭,也要住店。”高原说完,从包里拿出厚厚的一摞百元大钞,搁在收银台上:“酒菜,捡好的上。”

    “好咧,各位请稍坐片刻,酒菜马上就好。”

    女账房收了钱,风风火火的跑去了后厨。

    高原等二十三人,围着六张桌子坐下,一边喝茶、吃花生,一边闲聊。

    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二,看起来七八岁的小男孩,勤快的给每一桌的人倒茶、送花生。

    见那个小孩勤快懂事,高原便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进了那孩子的手里。

    那孩子收了钱,也不向高原道个谢,就跑了。

    “他是个哑巴。”阿普杜拉解释道:“胡鹏的老婆,是那孩子的小姨。一年前胡鹏的老婆,把孩子接到了这里。那孩子的母亲,听说改嫁了。”

    闻言,众人更加觉得,那个哑巴小孩的身世真可怜。

    就在这时,那个女账房,也就是胡鹏的老婆,带着几个跑堂的伙计,把酒菜端了上来。

    清炖羊肉火锅,麻辣牛肉火锅,酸包菜、清炒大白菜,外加一桶桶热气腾腾的黄米饭,看着就让人忍不住的直流口水。

    半个小时之后,大伙吃饱喝足,嘴巴都有些发干了。

    于是高原说道:“老板娘,再给我们上些茶水来?”

    那女账房却笑道:“小老板,我们这里的羊奶,既解渴又有营养,你们要不要试试?”

    高原望向阿普杜拉,后者点着头,说道:“没错,我们这里的人,都喜欢喝羊奶。”

    “那就上羊奶吧。”

    没过多久,那个哑巴小孩,和几个跑堂的伙计,给每个人都倒上了一碗,加了白糖的羊奶。

    结果,高原刚喝了一口羊奶,就觉得羊奶的味道有些不对。

    他望向坐在对面的老兵,发现这厮正朝着他挤眉弄眼,并悄悄的对他使了一个手势:羊奶被人下了药。  “吗的,这里果然是一家黑店。”高原心中有数,却还是把自己的那碗羊奶,全部喝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