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924章 坐收渔利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这……这该如何是好?”费轩大惊失色。

    “无妨,只要多费一些时日,我就能炼化这股灵力了。”费长青说道:“所以这段时间,我要闭门谢客,专心炼化这股灵力……你去找个借口,把他们打发了吧。”

    费轩提醒道:“爹,那几个东瀛商人,咱们倒是好打发。不过阿买提是卡拉达的总督,他来找您,您若是不见他,未免会让他不痛快。”

    闻言,费长青考虑片刻,对费轩说道:“好,那我就见见他们。你把他们带到这里来。”

    没过多久,费轩就带着几个外人,来到了后院。

    那个井田正平,也在这伙人之中。

    潜伏在暗处的高原一见到此人,就觉得此人是个高手。

    费长青也注意到了井田正平。但是他没有跟井田正平打招呼,而是笑着对阿买提说道:“总督大人深夜来访,不知有何贵干?”

    “费先生,我今天只是一个陪客。真正想见你的,是这位井田正平先生。”阿买提把井田正平,介绍给费长青。

    “不知道井田先生来找我,有什么事情?”费长青看着井田正平,问道。

    “呵呵,既然费兄这么爽快,那我就实话实说了。”井田正平笑道:“我知道费兄的手里有三株土灵芝,我愿意出价三千万美金,购买你手里的那三株土灵芝,希望你能割爱。”

    此话一出,潜伏在暗处的高原和黑海棠,就知道这个井田正平,与近藤清兵卫、近藤虎兄弟俩,是一伙的。

    这时,费轩忍不住插嘴道:“三千万美金,就想买下三株土灵芝……哼,你这价格也太低了吧?”

    他的话音刚落,费长青就训斥道:“费轩,这件事情还轮不到你来作主。”

    费轩有些不服气,但他不敢跟父亲顶嘴,只能闭口不言。

    费长青教训了儿子之后,又对井田正平说道:“井田先生,我看的出来,你也是个高阶武修。所以你我都很清楚,土灵芝的价值。你花三千万美金就想买走三株土灵芝,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

    “三千万美金,这个价已经很高了,我要是明抢的话,你一毛钱都得不到。”井田正平不屑的说道。

    “哼,井田先生,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若不是看在总督大人的情面上,就凭你刚才的那句话,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费长青冷笑道。

    “八嘎!你不要不识好歹!”井田正平恼火的大叫道:“我现在是代表藤原家族,在跟你谈判!”

    费长青一愣,他听说过藤原家在东瀛的影响力。不过他嘴上却毫不退让的说道:“虽然你们藤原家,是东瀛第一家族。但这里是卡拉达,不是东瀛。卡拉达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藤原家来管。”

    井田的脸色变得更差了,若不是阿买提给他使了个眼色,他早就动手了。

    稳住了井田之后,阿买提笑道:“费先生,井田先生已经决定,要给卡拉达的灾民捐赠两亿美元,我希望你能满足他的要求。否则捐款的事一黄,你将会承受,卡拉达所有灾民的怒火。”

    闻言,费长青的脸色也沉了下来。他没有想到,阿买提居然会偏帮井田正平。看来这个总督大人,已经被东瀛人给收买了。

    沉默了几秒,费长青冷笑道:“我们费家会给全城的灾民,捐款两亿零一百万美金。”

    一听这话,阿买提笑道:“费先生真是会做事。你们两家都是我的朋友,我也不能偏帮了谁。这个事情我不再插手,由你们自己解决吧。”

    井田暗骂阿买提无耻,谁给的钱多,他就帮谁做事。

    不过他表面上,却对费长青冷笑道:“费先生,咱们都是武修,既然你不肯割爱,那咱们就用古武界的规矩,来决定土灵芝的归属,如何?”

    费长青心中一沉,他还没有炼化土灵芝的灵力,若是他现在就跟井田正平交手,他有可能会压制不住土灵芝的灵力,最终败下阵来。

    所以,费长青冷笑道:“笑话,那三株土灵芝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要跟你打?”

    井田正平不屑道:“你我单挑,若我输了,土灵芝就是你的,若你输了,我给你三千万美金,你把那三株土灵芝交出来。我绝对不会为难你的家人……不过,若是你不敢单挑,那我只能硬抢了。”

    “你这是强盗的逻辑和行为!”费轩怒道。

    “哼,这三株土灵芝,本就是天生地养的无主宝物,你们费家只不过是仗着地利之便,近水楼台先得月罢了。但弱肉强食,本就是人间的大道真理。所以我用武力强夺宝物,也不算是卑鄙下作。”

    费轩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费长青抢先说道:“好,咱们就用古武界的规矩,来解决争端。”

    费轩心中大急,忙道:“父亲,让我替你出战吧?”

    “你不行,只能由我亲自出手。”费长青冲着儿子摇了摇头。

    井田正平笑道:“久闻费先生的先祖是唐朝猛将,碰巧我的先祖,也是东瀛古代著名的武士。能与费先生公平一战,是我的荣幸。”

    说完,井田还假惺惺的,朝费长青鞠了一躬。

    费长青当然不会被老鬼子假惺惺的虚礼所蒙蔽,他道:“此处不够开阔,咱们出去打。”

    “好!”井田应了一声,跟着费长青来到了开阔的户外。

    费长青摆开架势,正要动手,井田却说道:“等等,你我都是高手,我们单挑,万一出现了死伤,难免要沾惹官司,不如立个字据,免得到时候会有麻烦。”

    “井田先生言之有理,我愿意给你们做个见证。”阿买提连忙笑道。

    费长青哼了一声,挥手让儿子,写了一份字据。

    两人在字据上签了字,然后阿买提作为见证者,也在字据上签字画押。

    走完了这些程序之后,费长青大吼一声,气势狂涨,施展步法,身形快若闪电。他逼近井田之后,猛的拔刀,怒斩出一片雪白的刀光!

    没想到井田并没有亮出太刀,而是右拳一挥,直接崩碎了费长青斩过来的刀光,打在了费长青的刀身上!

    费长青正要运功抵挡,没想到他体内尚未炼化的那股灵力,没了压制之后,又开始在他的经脉里乱窜。

    费长青压不住这股灵力的反噬,再加上井田的拳劲打了过来,内外交击之下,害的费长青马刀脱手,口喷鲜血倒了下去!

    “父亲!”费轩急忙冲过去,一把扶起费长青。然后他满脸悲愤的,瞪着井田正平。

    井田也没想到,自己会赢的这么轻松。他哈哈笑道:“没想到陈先生居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看来你是名不副实啊。”

    “呵呵,虽然费长青英雄了得,但是他修炼的华国古武,还是比不上井田先生您修炼的东瀛古武啊!”阿买提这个墙头草,马上见风使舵,大拍井田正平的马屁。

    井田的几个随从也跟着哈哈大笑。他们看向费长青的眼神,充满了蔑视。

    “若不是我父亲的伤势还没好,你以为你能胜他?”  闻言,井田收敛了笑容,假惺惺的说道:“原来,费先生是伤势未复,难怪这一战,我胜得如此轻松。不过你们华国有一个成语,叫做愿赌服输。既然费先生已经败了,那就请你把那三株土灵芝,交出

    来吧。”

    费轩大怒,他正想召集费家的所有护卫,围攻井田正平等人!

    井田看穿了费轩的心思。他的脸上全是冷笑。

    若是费家的护卫们敢攻击他,那就是在作死。

    就在这时,费长青喘着气说道:“费轩,去把那三株土灵芝拿来。”

    费轩不得不从。很快他就把一个大号的锦盒,拿了过来。

    “把东西给他。”费长青说道。

    费轩把大锦盒,交给了井田正平。

    井田正平急忙打开锦盒一看,只见锦盒里面,果然躺着三株流光溢彩的灵芝。

    这厮盯着土灵芝,贪婪的说道:“这就是土灵芝吗?果然是非同凡品的宝物啊……咦,这株土灵芝的肉,怎么缺了一小块?”

    费长青苦笑道:“那一小块,被我吃了。”

    “你吃了灵芝,怎么还会败给我?”

    “虽然土灵芝治好了我的内伤,但是土灵芝的灵力太过强大,我还没有将之炼化,只能用功力将之压制。刚才我运功抵挡你的拳劲,那股灵力没了压制,便在我的体内乱窜。”

    “原来如此,多谢费兄实言相告。”井田说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费轩:“这是一亿美金,多出来的七千万美金,就算是我对你父亲的补偿吧。”

    土灵芝已经到手了,井田正平也不在乎,多给费长青一些补偿。那样他井田的名声,也会好听一些。

    就在这时,潜伏在暗处的高原,双手突然虚空一抓,两股牵引力让锦盒与支票,一起倒飞至高原的身前,被他稳稳的抓住!

    见到土灵芝和支票不翼而飞,所有人大吃一惊,望向土灵芝,发现了高原的藏身之处!

    “八嘎!藏头露尾的鼠辈,竟敢偷我的东西,你作死!”

    说完,此人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太刀,然后他双手握刀,劈出一记刀芒,斩向了高原和黑海棠藏身的灌木丛。  嘭!刀芒将灌木丛炸的粉碎,而高原和黑海棠,早就提前施展身法,凌空逃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