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915章 强迫抽血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就在这时,急症室的门被打开了,几个医护人员推着一个移动医疗床,走了出来。

    医疗床上躺着一个,刚刚脱险的孕妇。

    看到一帮农民工劫持了薛德和那个圆脸护士,这几个刚出来的医护人员吓了一跳,有个女医生马上掏出手机,想要报警。

    韩二柱吼道:“谁他吗的敢报警,我保证在警察赶到之前,先把这个混蛋弄死!”

    说完,韩二柱一手揪着薛德的头发,快步转移到薛德的身后,另一只手握着刀柄,把刀子架在薛德的喉结上。

    薛德吓得冲着那个女医生大叫道:“李大夫,千万别报警,不然我会死的!”

    那个女医生连忙把手机收了起来。然后那个姓赵的男医生说道:“马上抢救这位重伤的农民工,谁愿意做我的助手”

    其他的医护人员面面相觑,都没有吭声。

    若是手术失败,没有保住韩大柱的命,这个韩二柱说不定会迁怒于,给他堂哥做手术的医护人员。

    到时候,这些给他堂哥做手术的人,都有危险。

    所以,在场的医护人员们,谁也不想摊上这个事情。

    就在这时,管素心突然说道:“赵大夫,我来做你的助手。”

    看到管素心这么主动,很多人都对她刮目相看,就连刘副院长,也冲着她频频点头。

    接下来,又有几个医德尚存的女护士,主动站了出来,愿意做赵大夫的助手。

    招够了人手之后,几个医护人员,把重伤的韩大柱弄进了急诊室。

    为了防止医护人员耍花样,韩二柱挟持着薛德,带着三个农民工,也闯进了急诊室。

    然后急诊室的门就被关了。那个黄脸汉子挟持着圆脸护士,带着另外的三个农民工,守在急诊室外,防备外边的医护人员,悄悄报警。

    “我们也是被逼的,还请大伙儿不要报警!”黄脸汉子不停的说道:“韩家兄弟两个,都是好人。我们不想让大柱死!”

    “大柱家里还有一个七十岁的老娘,他死了他老娘也活不了呢!请大伙不要报警,给我们这些穷人一条活路!”

    “要不是那个姓薛的医生太冷血,二柱也不会这么干了!”

    几个民工的话又唤醒了老百姓们的同情心。这帮家伙非但不帮医院报警,反而大骂薛德和圆脸护士,冷血无德,漠视人命,不配当医生。

    群情汹汹,搞的刘副院长等医护人员,也受了薛德和圆脸护士的连累,被小民们骂的狗血淋头。

    有两个医生悄悄的掏出了手机,可是他们还来不及打报警电话,就被几个排队看病的人,围起来辱骂推搡。

    他们故意把报警者的手机打落在地,然后再补上几脚,把手机踢的不见踪影。

    看到了报警者被小民们整的这么惨,那些还来不及报警的人,就更加的不敢报警了。

    而一直冷眼旁观的高原,却心中暗叹:“这就是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吗老百姓不仅同情那帮因为无钱治病,所以才劫持医生的农民工,而且还帮着农民工,监视那些医护人员……由此可知,第一医院医护人员的形象,已经被薛德等医生中的败类们,给抹黑了。老百姓正在发泄,他们对这些医界败类的不满。”

    在小民们的自发监视之下,愣是没人敢报警,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

    突然,急诊室的门被推开了,管素心大声道:“伤者失血过多,我们需要型的血浆,有谁愿意献血吗”

    型血比较少见,两千个人里面,大概只有一人是型血。

    就算在场的众人之中,有人是型血,他也未必会站出来帮忙。

    毕竟,现实中的圣母癌患者是极少的。

    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把自己的血,奉献给一个陌生人……哪怕这个陌生人命在旦夕,非常的惹人同情。

    看到无人愿意献血,管素心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失望。

    若是韩大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韩二柱极有可能会陷入疯狂。到时候第一个被韩二柱捅死的人,肯定是薛德。

    就连他们这些没能救活韩大柱的医护人员,也极有可能成为韩二柱的迁怒对象。

    真要发生这种惨剧,那第一医院的声誉可就完了!

    那些擅长打嘴炮的记者,为了制造热点话题,什么话不敢喷啊

    就在管素心急得手足无措的时候,高原却说道:“让我进去!”

    管素心还以为,高原是型血,所以她立即放高原进来,然后她关上了急诊室的门。

    “我先给你验个血吧”管素心从铁盒中拿出一个带着针头的注射器:“把手指伸出来。”

    “别瞎忙活了,我不是型血。”高原实话实说。

    “你不是型血”薛德忍不住吼道:“那你进来添什么乱你出去,换一个型血的人进来!”

    “你个傻比乱吠什么”高原回骂了薛德一句,同时他一把抢走管素心手中的注射器,朝着薛德随手一甩!

    只听噗的一声响,长长的针头扎进了薛德的左手背,一股暗红的血迅猛的往下流着。

    “呃啊!你敢伤我”薛德惨叫着。他不敢自己动手,把针头拔出来。

    因为现在正有一把刀,搁在薛德喉咙上。若是他敢乱动一下,他极有可能被割喉了。

    所以他慌忙叫道:“管大夫,你还愣着干嘛赶紧拔出针头,帮我止血!”

    管素心正要照办,高原却说道:“你验过他的血吗没验的话,先给他验。没准他的血就是型。”

    其他的人都是一愣,然后管素心开始给薛德验血。

    管素心的技术很棒,十几秒后,她就把验血的结果弄出来了!只听她惊喜的叫道:“真是太巧了,薛大夫居然是型血!”

    “那你还愣着干嘛”高原说道:“赶紧抽他的血,输给那个韩大柱!”

    一听这话,其他的人又愣了一次。

    尤其是薛德,他发愣的时间最久,脸色也苍白无比。他一向看不起贫穷的人,没想到今天他不仅被一个农民工用刀挟持,而且他还要被人强行抽血,输给那个挟持他之人的堂兄!

    “艹,老子今天霉运当头,真不该来医院上班的啊!”薛德心中哀叹。

    没想到,管素心碍于同事之情,不敢下手,抽薛德的血。

    见状,高原只好越俎代庖。他对韩二柱说道:“你把刀放下吧,有我在,他跑不了的!”

    哪知韩二柱刚收了刀,那个薛德就想反抗,夺了韩二柱的刀子!

    韩二柱后悔不已。他正想在薛德的身上割一刀,让薛德老实点,没想到高原抢先出手,一指头点在了薛德的麻穴上!

    薛德立即全身麻痹,动弹不得。他正要栽倒在地,却被高原一手拎起,放到了韩大柱旁边的那张病床上。

    然后,高原拿来一根粗大的针管,串通了薛德韩大柱的血管。

    此时,韩大柱的血压极低,薛德的血压很高,所以薛德的血,自动的流向了韩大柱的血管里。

    看到自己的血,就这样白白的,流到了一个低贱民工的体内,薛德咆哮道:“你是强盗!你强迫我输血给他!你犯了罪你知道吗你他吗的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手脚都动不了啊!”

    高原却嘿嘿笑道:“你尽管骂你骂的越激动,你的血压就越高,你流的血也就越多越快。”

    这番话就像一连串的大招连击,让薛德受到了一万点以上的伤害,直接把薛德揍得不敢开口说话了。

    薛德是一个副主任医师,他当然知道,高原刚才所言,并不是胡说八道。

    所以,为了让自己的血流慢一点少流一些,就算薛德现在很想骂人,也不得不闭嘴!

    输了大约一千二百毫升的血之后,韩大柱的血压终于恢复了正常。

    又过了二十分钟,赵大夫成功完成了手术,总算是保住了韩大柱的一条命!

    “你哥哥的命虽然保住了,但是他的手脚骨折严重。就算他以后康复了,也可能会留下一些后遗症。”

    “后遗症”韩二柱急忙问道:“什么后遗症严不严重”

    “就是他的左手,可能使不上多大的力气,他的右腿也会有点跛。”赵大夫连忙说道:“很抱歉,我知道这个结果,对你哥来说,很残酷。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幸亏你哥的脊椎骨没有受伤,要不然他就算能捡回这条命,也会全身瘫痪。”

    闻言,韩二柱面如死灰。他扔了刀子,颓然道:“没关系,以后我来养他。”

    “哼哼,你养他”薛德冷笑道:“你很快就会被警察抓进监狱了,还不知道你要被判几年呢,你拿什么来养他”

    此时的薛德,因为输血过多,而变的脸白如死尸。

    见韩二柱被挤兑得哑口无言,薛德这厮又道:“我之前不给你哥治伤,也是为了你好!因为我知道,你哥这种伤,就算治好了也得残废。到时候你不仅要负担昂贵的医药费,还要养活变成残废的堂兄,你累不累啊不如让他自然死亡,那样的话,你和他都能获得解脱。”

    此言一出,急诊室内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韩二柱和他的几个工友,都用愤恨的眼神盯着薛德,但他们笨嘴拙舌,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薛德刚才说过的话。

    就连赵大夫管素心等医护人员,也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薛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