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902章 神医也贪婪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第902章 神医也贪婪

    “你……你竟然把病人往外赶?”李慎怒道:“有你这样当医生的吗?”

    洪彬口气生硬的说道:“对不起,你儿子的金蚕蛊我治不了,而且就算我师父回来了,也肯定治不好你儿子的病。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不要浪费后面那些病人的时间。”

    “切!如果我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师徒二人,就别想在这里混了!”李慎说完,朝着自己的几个保镖,使了个眼色。

    那几个保镖当场就把手枪掏了出来,瞄准了洪彬的头。

    他们都是李慎高薪养的死士,忠心不二。就算李慎让他们把人弄死,他们也会照做不误,而且事后他们会把罪责全都扛下,死都不会出卖李慎。

    被人用好几把枪指着脑袋,洪彬心里也被吓了个半死,不过他依旧嘴硬道:“哼,李慎,我知道你在三佛齐的势力很大。但这里是北城,是大华的国土,我就不信,你真敢在我的医馆里杀人!”

    “马上给你师父打电话,不然我打死你!”李慎说道:“你别以为我不敢,弄死你之后,我的保镖就会去自首。”

    “你!”洪彬傻眼了。他觉得李慎这样的有钱人,真是无法无天,杀了人都有保镖给他顶罪。

    而还在外边排队等着看病的人们,一看到李家的保镖居然掏了枪,马上就惊叫着,作鸟兽散。

    只有高原还守在医馆附近,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李慎不为所动,继续威逼洪彬:“快给你师父打电话!”

    洪彬沉默了几分钟,还是没有动。

    “嘭!”一个保镖把枪口压下,朝着洪彬脚边的大理石地砖,开了一枪!

    枪声不仅把洪彬吓了一跳,也把李慎的儿子,吓得哇哇大哭。

    李慎的老婆林茵梦,不停的安慰着自己的儿子,而李慎却冲着洪彬吼道:“我警告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洪彬有些慌张的,把手机掏了出来,就在这时,一个头发胡子全白老人,快步走到医馆的门口,叫道:“怎么回事?谁敢在我的医馆里开枪?”

    一听到这个声音,洪彬立即叫道:“师父救命啊,他们要杀我!”

    李慎和林茵梦闻言大喜,前者连忙给保镖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把枪给收起来。

    然后这夫妇二人舍了洪彬,亲自去迎接,站在门外的白发老者。

    “您就是全神医吧?”李慎恭敬道:“我们全家慕名而来,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哼,哪有拿枪逼着医生给他看病的病人!”老头就是陇町神医全节,他毫不客气的说道:“我可不敢给你治病,你走吧!”

    李慎一时语塞。最后还是林茵梦哭道:“老神医,看病的人不是我老公,而是我儿子。他才四岁呀,却被歹人下了什么金蚕蛊!我老公是因为一时着急,才得罪了您的徒弟。我们真的不敢把你们怎么样啊,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他是无辜的呀!”

    说完,林茵梦就拉着儿子,给全节下跪。

    全节连忙一手一个,把这母子俩扶了起来:“行了行了,我进去给小孩看看!”

    说完,这一伙人都走进了医馆。

    那些被手枪吓跑的病人,又重新聚集在医馆的门口。

    这些人之中,有人是想看全节给小孩治病的手段,有人则是担心,全节若是治不好李慎的儿子,不仅会砸了自己的招牌,而且还会遭到李慎的残忍报复!

    全节却没空担心这些。他先给小男孩把了下脉,沉声道:“嗯,不错,果然是金蚕蛊。”

    然后他让小男孩坐在病床上,一手扣住小男孩的脉门,一手贴在小男孩的心口,将内气注入小男孩的体内。

    一缕缕热气从小男孩的头上逸出,而小男孩左脸颊的皮肤,突然鼓胀起来,那凸起的皮肉,呈蚕状,并不停的向下蠕动!

    “哎哟妈呀!那小孩的体内,真的有一条蚕,那蚕虫还在动呢!”

    “太可怕了!这小孩子要遭多大的罪呀!”

    众人议论纷纷,惊呼连连!

    李慎和林茵梦更是脸露惊骇之色,恨不得去代替自己的儿子,承受这种痛苦!

    渐渐的,小孩体内的那条金蚕,被全节用内气,逼的流窜到了小孩的左手背!

    全节欣喜之下,从衣襟内摸出一枚银针,朝着小孩左手背皮下的那条金蚕扎去!

    噗!针尖入肉,一股腥臭的脏血流了出来!但是那条金蚕却异常狡猾的溜走了!

    那小男孩被扎了一针,疼得哇哇大哭!

    而他体内的那条金蚕,一边顺着他的手臂,往他的头上爬,一边啃噬小孩的左臂经脉!

    这下子,小男孩遭的罪更大了!他疼的满头大汗,哇哇直哭:“妈妈,它又在咬我!疼死我了!我不治了!”

    “可恶!这金蚕不仅狡猾,而且还记仇!我若是再动手,它恐怕会把那个小孩给折腾死!”全节一边说,一边收了功!

    而小男孩的痛楚,并没有立刻消失。

    林茵梦一边安慰自己的儿子,一边追问全节:“全神医,难道你也没法子了吗?”

    全节摇头叹气道:“李夫人,你们刚才也看到了。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我有心无力啊。”

    李慎大声说道:“那……那你能不能给我的儿子开点药,让他止痛?”

    “这……我这里也没有这种药。”全节无奈道:“等那金蚕喝饱了你儿子的血,自然就暂时不会咬你儿子了。”

    “你……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李慎指着全节的鼻子骂道:“你算什么神医?”

    全节面有愧色,洪彬却说道:“你儿子得了绝症,我师父又不是神仙!他已经尽力了,你凭什么骂他?依我看,你儿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全是被你给连累的!你还是好好想想,你在外边得罪了哪些人吧!”

    李慎被洪彬,骂的无言以对。

    而此时的高原,从旅行包里拿出一瓶上品灵液,走了进去。

    “你想干什么?”一个保镖拦着高原,把高原往外推:“神医还要给我家少爷治病!你不要乱闯。”

    “我有办法给你家少爷止痛。”

    一听高原这么说,那保镖也不敢拦了。高原顺利走进了医馆。

    “你真的有办法给我儿子……咦,怎么是你?”李慎猛的认出了高原。

    “你们好。:高原冲着这对老夫少妻,微微一笑。然后他走到小男孩身边,把那瓶上品灵液递给了他:“小家伙,听哥哥的话,喝两口就不疼了。”

    “你给我儿子喝的是酒吗?”林茵梦立刻把儿子拉到自己的怀里:“他还这么小,他怎么能喝酒呢?”

    “这不是酒。你儿子喝了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高原有些无奈。

    这可是上品灵液啊。就这么一小瓶,有人出价两亿,老子都没有卖给他。

    这时,洪彬嘲讽道:“你这瓶子里装的,该不会是符水吧?呵呵,我看你年纪轻轻,相貌堂堂,没想到你居然是个神棍!”

    高原懒得理他,冲着林茵梦说道:“前天我坐了你们的顺风车,所以我今天才会出手救你儿子。不过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吧。”

    说完,高原转身欲走。那个全节却把他叫住:“等等,你能不能把你手里的那瓶液体,给我看看?”

    高原回过身,看了全节一眼,心道:“这老头既然是神医,那他应该不会不识货吧?若是他识货,那他应该会劝小男孩,喝下我送的上品灵液。”

    这么一想,高原就把那瓶上品灵液,递给了全节。

    全节打开瓶塞,立即就嗅到了,从瓶口飘出来的浓郁灵气。

    “天呐,这居然是……上品灵液!”全节那原本还算慈眉善目的脸,马上就变成了一张贪婪、狰狞的脸。他居然抄起瓶子,想要喝光瓶子里的上品灵液!

    所有人都被全节的举动,给惊呆了。就连高原,也是楞了一下!

    不过高原很快就回过神来!只见他屈指一弹,一道指芒从他的指尖射出,正中全节的手腕!

    全节啊的一声,手腕剧痛,那瓶上品灵液从他的手中滑落,被高原一把夺了回去!

    那老头见状大急,伸出右手还想抢!高原哼了一声,抢先抬起膝盖,撞击全节的胸口!

    “呜哇!”全节惨叫一声,被高原的这记膝撞,顶得飞起,最后他撞在墙壁上,跌坐在地!

    所有人都愣了,谁都没想到,高原居然敢殴打,德高望重的全神医。

    “你竟敢打我师父?”洪彬楞了一下,冲着高原吼道!

    “哼,这是我送给小孩子的东西,他居然也要抢?他算什么神医?”高原鄙夷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