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775章 栽赃陷害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她是我的相亲对象。”梁克武低声道。

    闻言,所有人都是一愣。汪军忍不住问道:“真的假的?”

    “我没有开玩笑。”

    “那,她怎么好像不认识你?而且,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乔连海有些八卦的问道。

    “她不知道,我要跟她相亲。这一切都是她的堂姑,瞒着她安排的。”梁克武说道:“这个事情,你们不要告诉她。既然她已经有了男朋友,那我也不强求。”

    “阿武,你真的能忍下这口气?”汪军有些不忿。

    梁克武冷笑了一声,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率先走了。

    看着梁克武的背影,汪军有些纳闷的问道:“老乔,阿武这是什么意思?咱们还要不要,帮他去教训那个高原?”

    “你说呢?”乔连海反问道。

    “我脑子笨。你比我聪明。我听你的。”

    乔连海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沉声道:“你刚才,看到阿武的冷笑了吗?”

    “看到了。”汪军楞了一下,又道:“我明白了。阿武的潇洒大度,都是装的。恐怕他已经在谋划,怎么羞辱那个高原了。”

    “大军,你又说错话了。”乔连海盯着汪军,表情有些严肃:“阿武的大度,可不是装的。”

    汪军被乔连海给点醒了。梁克武一向是两面三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但是他说梁克武装大度,这话要是传到了梁克武的耳朵里,他就有难了。

    以梁克武阴柔狡诈、睚疵必报的性格,肯定会让汪军吃个大亏,还没法跟他说理。

    “那我们,还是要帮他出气了?”

    “那是当然。谁让他是老大,而我们是他的小弟呢。”乔连海苦笑道:“小弟的作用,就是帮老大出气,替老大承担恶名。”

    闻言,汪军也有些无奈。他也不想帮梁克武,干这些破事。但他家在生意上,一直依赖着梁家的照顾。

    所以,他为了讨好梁克武,不得不去干一些,他并不想做的事情。

    “你有什么好主意,整整高原那个家伙?”汪军小声问道。

    乔连海想了想,然后他把嘴巴凑到汪军的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两个小时之后,铁岚山的寿宴开席。偌大的一个庄园内,整整摆了九十九桌,每一桌都是地道的淮扬菜、鲁菜和粤菜。

    能够坐在这里吃饭的人,要么是铁岚山的亲戚,要么是香宁及其周边城市的名流。

    许多香宁本地的小老板,只有资格给铁岚山贺礼,没有资格坐下来吃饭。

    酒席上有火锅,高原吃的浑身发热,于是他把外套脱了下来,交给了铁家的一个仆人。

    这个仆人会把高原的外套,放入更衣间。等高原吃完饭后,可以去更衣间取外套。

    另外,铁家的家规很严,所以高原也不用担心,那个仆人的手脚会不干净。

    两个小时之后,酒宴散场了。很多宾客都跑到更衣间去外套。高原也不例外。

    拿回外套之后,高原和谢娆,打算向铁岚山、谢杏贞等人告辞。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的怒吼声突然响起:“他吗的,我衣兜里的欧米伽钻表不见了!到底是谁手脚不干净,拿了我的表?”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大家循声望去,只见那个丢了表的家伙,正是清河汪家的少爷——汪军。

    “汪军,我们铁家的家规很严,应该没有人会偷你的东西。是不是你自己,把你的表给搞掉了?”

    说话之人,正是铁家的现任家主,铁岚山的大哥,铁岚青。

    他们铁家在香宁扎根了几百年,是当地的书香门第。若是汪军的钻表,真的被铁家的某个家仆给偷了,那铁家几百年的声誉,可就保不住了。

    汪军冷笑道:“铁老伯,我给我父亲刚买了一块欧米伽钻表,连表带盒子,都放在我外套的兜里。刚才吃火锅,太热了,所以我把外套交给了你家的一个仆人。等我回来取外套的时候,兜里只剩下装表的盒子,表却不见了。”

    说完,他将一个空空的小礼盒,展示在众人的面前。

    铁岚山看了汪军一眼,问道:“你这块表,多少钱?”

    他铁家仆人的月薪,最低的都在两万以上。若是汪军的表并不贵,那他铁家的家仆,也不必冒险去偷。

    “我丢的表,是欧米伽钻表,价值两百七十多万。”

    一听这话,众人集体倒抽凉气。

    一块价值两百七十万的表失窃了,这么大的盗窃案,够得上刑事案件的标准了。

    “汪军,干脆你报警吧。”乔连海说道:“让警察过来,把事情的真相查清楚。”

    “先别报警。”铁岚山连忙道:“汪少,请你稍安勿躁,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然后他转过身,把管家铁二叫了过来:“马上把所有的家仆全都叫来,一个也别放过。”

    铁二领命而去。

    十分钟之后,铁家四十七名仆人,全都被铁二带了过来。

    “汪少爷,我家所有的仆人,全都在这里了。请你来指认一下,你当时把外套,交给了谁?”

    汪军扫了一眼这些家仆,然后他指着一个脸上有黑痣的家仆,叫道:“就是他!”

    “铁九,可是你把汪少爷的外套,放进更衣间的?”铁岚山沉声问道。

    那铁九颤声道:“是我放的。”

    “你有没有,偷汪少爷的表!”

    “我没偷!”铁九说完,把自己的衣服全脱了,只剩下一条裤衩。

    众人见之,惊呼一片!

    铁岚山连忙给铁二,使了一个眼色。

    铁二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铁九衣服上的口袋,全都翻了出来。

    即便如此,铁二还是没有找到,那块欧米伽钻表。

    “汪少爷,我相信我的仆人,没有偷你的表,你可以报警了。”铁岚山淡笑道。

    汪军也笑道:“铁伯父果然是治家有方,这位铁九满脸正气,我也相信,他没有偷我的表。不过那个贼,肯定就在我们这些人里头。”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有个女富豪不忿的叫道:“汪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表虽然值两百多万,但在场的各位,有哪一个,不是身家上亿的名流?我们有的是钱,用得着偷你的表吗?”

    “韩大姐说得对,姓汪的,你该不会要搜我们的身吧?”

    “他敢搜老子的身,老子就用大耳瓜子招呼他!”

    群情激奋,汪军似乎犯了众怒。

    就在这时,高原的烟瘾犯了。于是他把手伸进外套的兜里,想要掏烟。

    没想到,他摸到了一块手表。

    “我的表就戴在我的手上啊,这块表不是我的!”高原心中一沉:“到底是谁,把汪军的表放在了我的兜里!他这是要栽赃给我啊!”

    这时,汪军又道:“在场的各位朋友,有很多人,我都认识。我知道,以大家的身份和财富,绝对不会做出,偷窃这种丑事。”

    听他这么说,刚才还在指责他的那些有钱人,暂时都闭了嘴。

    汪军接着说道:“但是,有些人是靠着裙带关系,才有资格,进入铁府喝酒的。这些人的手脚干不干净,我就不知道了。”

    “哼,汪军,你到底在怀疑谁呀?你把他指出来,别阴阳怪气的!”有个男人大叫道。

    其他的几个人,也纷纷附和。

    汪军不理这些人,径直朝着高原这边走来。

    “吗的,在场有这么多人!为什么他偏偏就怀疑我?”高原心有所悟:“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在自导自演,他要栽赃陷害我?”

    几秒之后,汪军走到了高原的面前:“把你兜里的东西全翻出来,让我看看。”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高原的身上。

    “你太过分了!”谢娆怒道:“其他人的身你都不搜,你偏偏只搜我男朋友的身?你什么意思?”

    “谢娆,你不要这么激动嘛。”汪军笑道:“如果他的兜里,没有我的表,我马上向他道歉。”

    他这么一说,等于是把谢娆的嘴给堵住了。

    谢娆怒道:“你以为我男朋友没钱,所以你才怀疑他偷了你的表,对不对?”

    汪军只是笑,并没有回应。他这么做,就是默认了。

    谢娆又向谢杏贞求助:“六姑,有人在欺负我的男朋友,你也不管吗?”

    谢杏贞强笑道:“小娆啊,你也别激动。若是高原真的没有偷,就把他兜里的东西全翻出来,这样也能证明他的清白嘛。”

    谢娆对自己的这个堂姑,失望透顶。她真的想带着高原,马上离开这里。

    从今以后,她和谢杏贞,老死不相往来。

    但是她如果强行把高原带走,高原身上的嫌疑,就洗不掉了。

    而且,高原若是不照办,汪军等人,也不会让高原离开这里。

    这时,高原却笑道:“你认为,有钱人不可能偷你的表,是不是?”

    汪军一愣,笑道:“是的。”

    他刚才就表达过这种观点,所以他没法否认。

    “你以为我没钱,所以你怀疑,是我偷了你的表,是不是?”

    汪军觉得,自己现在像个犯人,而高原则像个,审问犯人的法官。

    这种感觉让汪军很不爽,但高原的质问,让他没法否认。他笑道:“算是吧。”

    “那,我要是能证明,我比你还要有钱,你会不会打消对我的怀疑,并向我道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