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748章 败家子,坏我大事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听了韩近南的嘲讽,年嘉庚的心里有些不爽。他假笑道:“韩大当家,难道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嘲讽我吗?二当家的仇,你就不想报?”

    “你不用激我。”韩近南冷笑道:“我之所以给你打电话,是想让你,别急着逃往国外。明天我就会带着手下来汉东。那高原若是来找你寻仇,我自然会出手,帮你收拾他。”

    闻言,年嘉庚心中狂喜。他道:“那太好了,大当家援手之恩,我年家感激不尽,必有重谢。”

    “这些漂亮话,你就不要再说了。”韩近南淡定道:“我当然不会白白帮你消灾。我要年家所有财产的一半,你有什么意见?”

    老年心中暗骂一声:“你他吗的真黑呀。”

    不过,他嘴上却笑呵呵的说道:“没问题,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高原,我就把年家一半的财产,送给你。”

    “好,如何对付高原,等咱们见面之后再谈。”韩近南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就在这时,小年有些肉疼的说道:“爸,您真的要把咱家一半的财产,交给那个韩近南?”

    “你不要舍不得花钱。”年嘉庚说道:“钱没了还可以再赚,命要是没了,咱们留下再多的钱,也只会便宜了那些同族的亲戚。”

    年慕生点头受教:“那我还用不用,逃往国外呀?”

    “暂时不用。”老年说道:“咱们明天,先看看那个韩近南,有多大的本事。如果他真的很强,你就不用逃往国外了。”

    第二天中午一点,三辆出租车,停在了年家豪宅的大门口。

    十个男人从出租车里钻了出来。领头之人是一位,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守门的年家保镖,有些紧张的问道。

    “去告诉你家老爷,我韩近南来了。”那位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淡定道。

    保镖不敢怠慢,赶紧掏出手机,给上头打了个电话。

    没过多久,年家父子带着一帮保镖,从主楼里迎了出来。

    年嘉庚打量了韩近南两眼,拱手笑道:“这位就是韩大当家吧,久仰久仰。”

    摆了摆手,韩近南说道:“别跟我来这些虚的。我的人还没有吃午饭呢。你马上让你家的厨子,赶紧张罗几桌酒菜。”

    说完,韩近南朝着内宅的大门走去,却被一个保镖,拦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拦我?”韩近南斜睨了保镖一眼。

    “对不起韩先生。”那名保镖冷笑道:“年家有规矩,外人不得携带凶器,进入年家内宅。”

    “那,你想怎么样?”韩近南淡笑道

    “麻烦您,让我搜一下身。”

    此话一出,韩近南身边的那九名手下,全都怒视着那名保镖。

    韩近南看着老年,笑着问道:“你们年家,真的有这样的规矩?”

    “我家的确有这样的规矩。”老年笑道:“不过,你是我的贵客,你不用被搜身。”

    “别呀。搜一搜,我的身上又不会少一块肉。”韩近南说完,平举双手,让那个保镖搜身。

    见他如此配合,年家父子的心里,均是有些得意。

    搜身事件,其实是年家父子,特地为韩近南安排的一个下马威。

    他们想让韩近南明白,在年家豪宅,只有姓年的才是主人。他韩近南就算武力再强,也只是一个客人。

    本来他们还以为,韩近南会拒绝搜身。

    没想到,韩近南居然和和气气的同意了。这让年家父子俩,对韩近南的实力,有所怀疑。

    毕竟,若韩近南真的是一个大高手,他又如何会甘心,让一个小保镖搜他的身?

    过了一会儿,小保镖并未从韩近南的身上,搜出什么凶器。

    他笑道:“韩先生,感谢你的配合。现在,您可以去内宅,挑选房间休息了。”

    “你搜的不仔细啊。”韩近南从衣兜里,掏出了几枚一元的硬币:“这些硬币,你怎么不搜走?”

    小保镖笑道:“这些硬币又不是凶器,我干嘛要没收?”

    “谁说硬币不是一种凶器?”韩近南说完,右手一抖,两点白光,分别疾射向小保镖的双臂。

    下一刻,小保镖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的双臂就分别被一枚硬币,斩落在地!

    “呃啊!”小保镖惨叫着,哀嚎着。他看着掉到地砖上的一双断臂,当场就被吓晕了过去。

    年家父子和其他的保镖,也被韩近南的这一手,给吓呆了。

    愣了好久,老年才大笑道:“哈哈,韩大当家的手段,果然厉害。有你在年家坐镇,就算高原那小子,真的打上门来,我也能高枕无忧了。”

    说完,他吩咐其他的保镖,把那名双臂被废的保镖,抬了下去。

    “我斩他双臂,是因为他刚才用这双手,搜了我的身。”韩近南淡定道:“还有,从现在开始,这幢年家豪宅,有一半是我的财产。我也算是这里的主人。年家强行给客人搜身的规矩,用在我的身上,并不合适……老年,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韩大当家言之有理。”老年赔笑道:“从今以后,你也是年家的主人。你的一切待遇,与我一模一样。”

    韩近南哈哈大笑。他撇下老年,率先往内宅走去。

    与此同时,高原正在归州市第一医院的贵宾病房里,为躺在病床上打点滴的许柔,削苹果。

    他刚把苹果皮削干净,狄聪就走了进来:“高少,那个肇事司机,被抓住了。”

    “他人呢,在警局吗?”

    “他不是被警察抓住的,他是被拓拔思琪的人,抓住的。”狄聪说道:“拓拔思琪说,有一个操着汉东口音的男子,给了那个肇事司机五十万。”

    话说到这里,谁都听明白了。

    有人花五十万雇凶,想让许柔死于车祸。

    “奇怪,这两年我一直在归州定居。我在汉东市,好像没什么仇人啊。”许柔纳闷道:“到底是谁想害我?”

    高原的心里,却猜到了一个人。

    “我在汉东市只有一个仇人,那就是年慕生。许柔的车祸,幕后的主使之人,一定是他。”

    这么一想,高原嘱咐狄聪,好好照顾许柔。

    而他自己,则登上了飞往汉东的航班。

    第二天早上九点,高原刚刚走出汉东机场的大门,就掏出手机,拨通了魏明辉的电话。

    “高少,你有什么吩咐?”魏明辉的声音,很快就从高原的手机里,传了出来。

    “年氏集团的黑材料,你准备了多少?”

    “很多,足够让他们,被停业整顿了。”

    “很好,你马上把这些黑材料,交给有关部门。”

    “高少,你准备对年氏集团动手了?”魏明辉小声问道。

    高原嗯了一声。

    “仅凭这些黑材料,虽然可以给年氏集团,制造很大的麻烦,但却无法动摇年氏集团的根基呀。”

    “没关系,我会让薛家的薛若英,配合你的行动。”

    听高原这么说,魏明辉有些兴奋:“高少,你没跟我开玩笑吧?薛家的薛若英,也是你的盟友?她可靠吗?”

    “你放心吧。她绝对不敢背叛我。”高原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几个小时之后,年家豪宅的客厅里。

    年嘉庚正在跟韩近南,下象棋。双方的背后,各站着一拨手下。

    就在两人在棋盘上,杀的难解难分之时,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年家管事,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老爷,出大事了!”

    棋局被人打断,这让老年非常不悦。他盯着那名管事,斥责道:“老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你慌成这样?”

    “老爷,证监会的人,说我们伪造财务报表,哄骗股民投资!他们已经把年氏集团的股票,给停牌了。”

    “什么?停牌了!”老年沉声道:“说我们伪造财务报表,哄骗股民投资,他们有什么证据?”

    “老爷,他们的手里,掌握了不少证据。我们年氏集团这五年来,所做的假报表和真实报表,他们的手里都有一份。就连税务局的人,也已经查封了我们公司的银行账户和账本。”

    闻言,老年气的破口大骂:“这些东西,怎么会落入证监会和税务局的手里?我明白了,咱们公司肯定有内鬼!”

    深吸了几口气,老年又问道:“最近公司,有几位中高层人员,辞职了?”

    “公司的中高层,无一人辞职。”老李说完,想了一会儿,又道:“不过,魏明辉此人,今天一整天,都没有来公司上班。”

    “马上给我打通,魏明辉的手机!”

    “我已经打了十几次,却无一次打通。”老李说道:“老爷,依我看,内奸一定就是他!”

    “可恶!”老年低吼道:“我已经提拔他,当了年氏集团的副总,他为什么还要背叛我?”

    老李疑惑的问道:“老爷,你何时提拔魏明辉,当副总了?”

    “前几天,我让年慕生,提拔魏明辉当副总。难道他没有照我说的做?”

    老李苦笑道:“老爷,少爷不仅没有提拔魏明辉当副总,而且少爷还把魏明辉一撸到底,让他去当底层业务员!”

    “这个败家子!坏我大事!”老年气的破口大骂!

    就在这时,又有一位年家的管事,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老爷,大事不妙了!”

    “还有什么坏消息?”老年不耐烦的问道。

    “薛家联合陈家、毛家、邓家,挖走了我们年家的大批客户!现在我们年家的客户,以不足以前的三成!”那名管事颤声道。

    “混账!”老年怒吼道:“该死的薛家,居然联合几个家族,对我年家趁火打劫!”

    就在这时,旁边的韩近南突然问道:“老年,你是不是要破产了?”

    万一年家真的破产了,就算韩近南,帮年家父子杀了高原,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