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657章 毒父狠于虎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就在曹和平追悔莫及之时,高原等人,也到了分别的时候。

    “你现在要去哪儿?”柯珊珊问高原。

    “呵呵,随便逛逛,过几天再回中海。”高原笑道。

    “我还要去分公司处理一些事情,改天再联系吧。”柯珊珊说完,转身就走。

    她走了几步之后,并未等到高原的出言挽留。于是她心中苦涩,这才加快了脚步。

    一旁的萧倩,早就从柯珊珊的步幅变化,猜中了柯珊珊的心思。她叹气道:“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高原这么抢手,你想挽回与他的旧情,又谈何容易?”

    直到两女走远了,宁露才小声说道:“高大哥,你和那个女的,关系不一般吧?”

    高原板着脸,说道:“没你什么事,别乱打听。”

    “切!”宁露有些不屑的说道:“我叫你一声大哥,是给你面子。没想到你还真的,在我面前摆起了大哥的谱儿。”

    高原被她,挤兑的哑口无言。

    拓拔思琪怕高原真的生气了,便教训宁露:“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高少是君子,你不得对高少无礼。”

    “他是君子?”宁露笑道:“那天晚上在酒吧,他还想泡我呢。他算什么君子。”

    高原猛的咳嗽了几声。他算是明白了,在宁露清纯的外表下面,藏在一颗叛逆的心。

    拓拔思琪怒道:“死丫头你给我住嘴,他要不是君子,你的清白之身,早就保不住了。”

    宁露最怕拓拔思琪。见表姐发火了,她赶紧闭嘴。

    高原却劝拓拔思琪:“没事,她性子率真,我挺喜欢的。”

    拓拔思琪这才松了一口气。她道:“高少,你住在哪家酒店?若是你住在酒店里不习惯,可以到我家的庄园,小住几日。我家上下,必定扫榻以待。”

    “不必了。”高原笑道:“我就住在公司的宿舍里。”

    拓拔思琪又道:“听说高少想在归州旅游?我和宁露,都可以做你的导游。”

    高原已经拒绝了她一次,不好再拒绝她第二次。

    于是,高原说道:“那就辛苦你们了。不过,你们不用叫我高少,叫我高原就可以了。”

    “行,那你打算,何时让我们上岗呢?”宁露问道。

    “就明天吧。”高原说完,便跟她们分了手。

    第二天早上八点,一辆新款的大奔,停在了翔云宾馆的大门口。

    翔云宾馆里住的人,都是佳士药业的中高层。这里实际上,就是佳士药业的高级宿舍。

    曹和平跟着他爹曹六福,下了车,走进电梯,上了宾馆的顶层。

    从电梯里出来,曹和平跟着曹六福,走进了一个装修豪华的餐厅。高原和公司的几个高层,正在餐厅里,边吃边聊。

    看到二人不请自来,大家都楞了一下。

    “敢问哪位是高少?”曹六福抱拳问道。

    “我就是,阁下又是哪位?”高原反问道。

    “老夫曹六福,忝为曹家家主。”曹六福说完,就冲着曹和平骂道:“小兔崽子,你昨天得罪了高少,还不过去给高少赔罪?”

    曹和平咬着牙,被他老爸逼着,走到了高原的面前:“高少,对不起,昨天我得罪了你。今天我特地过来,向你赔罪。”

    他的话音刚落,曹六福的大巴掌,就抽到了他的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然后是曹六福的破口大骂:“混账东西,声音这么小,你没吃饭啊?”

    曹和平挨了打,却不敢跟他老子炸刺。不过他看向高原的眼神中,有一丝屈辱和怨恨,一闪而过。

    “老曹啊老曹,你当着我的面,唱苦肉计,果然老奸巨猾。可惜你的儿子,比你差远了。”高原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高少,我来给你赔罪了!”曹和平大声道:“请你再给我们曹家,一次机会!”

    高原故意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曹公子,你欠我的赌债,还没有还呢。”

    曹和平这才想起,自己还欠着高原,四根手指呢。

    “该死的高原,我都给你道歉了,还挨了我爹的打,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曹和平心中的怨气,越积越多:“难道我今日,终究逃不过,自断四指这一劫?”

    “赌债?”曹六福满头雾水。他问曹和平:“你这逆子,欠了高少多少钱?赌博可以输,但千万不能赖账不还。愿赌服输,你懂不懂?”

    曹和平哑口无言,心中却骂道:“老爸,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瞎掺和了,行不行?”

    这时,高原笑道:“曹老板,看来你还不知道啊。你儿子欠我的赌债,并不是钱,而是四根手指?”

    曹六福倒吸一口凉气。他脸色一沉,看向曹和平。

    曹和平低着头,不说话,就算是默认了。

    曹六福转过头,冲着高原赔笑道:“高少,犬子口无遮拦,义气用事,你就把他当个屁,给放了吧。”

    “呵呵,你刚才不是教训你儿子,要愿赌服输吗?”

    没想到高原居然用自己说过的话,将了自己一军,曹六福的心中,也不免滋生了三分怒气。

    他强笑道:“高少,我已年过半百,膝下只此一子。虽然他顽劣不堪,但我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他成为一个残疾人啊。”

    “那你就把他带回去吧。”高原笑道:“你儿子欠我的赌债,我也不会逼着他还。”

    曹六福又道:“那,你能不能把养身丹的代理权,还给我们曹家?”

    “嘿嘿,曹老板,你难道不觉得,你有些得寸进尺吗?”高原冷笑道:“再说了,养身丹的代理权,是我赐给拓拔家的,与你曹家何干?”

    曹六福真没想到,高原年纪轻轻,却如此难缠。他赔笑道:“为了做好养身丹的销售,我们集资了十五亿,拓拔家只有两亿。你跟我们曹家合作,会获利更多啊。你又何必为了一些小事,而放弃更多的利益呢?”

    “呵呵,你觉得,我是一个缺钱的人吗?”高原反问曹六福。

    曹六福一时语塞。如果高原也是一个缺钱的穷人,那这个世界上,估计就没有几个有钱人了。

    “你把你儿子,带回去吧。”高原下了逐客令。

    曹六福的脸上,阴晴不定。他突然说道:“如果,我砍了我儿子的四根指头,你会把养身丹的代理权,交给我吗?”

    一听这话,曹和平心中大惧:“爹呀,我可是你唯一的亲儿子,你为了赚钱,居然下得了辣手,弄残我?”

    那些陪着高原吃早餐的公司高层,也对曹六福刮目相看。

    有道是:“虎毒不食子。

    没想到这曹六福为了振兴曹家,居然要斩了亲生儿子的四根手指,向高原赔罪!

    这个人,真是比老虎还狠呐。

    这个时候,高原却哈哈笑道:”曹老板,看来你真是老糊涂了。如果你砍了,你儿子的四根手指,你们父子俩,还不恨死我?你以为,我还敢跟你们合作吗?”

    闻言,曹六福的脸色,突然垮了下来。他笑道:“好好好,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高少英明神武,我老曹算是领教了。告辞!”

    说完,曹六福带着儿子,转身就走。

    高原望着两人的背影,笑道:“慢走不送。”

    片刻之后,曹家父子走出了翔云宾馆。曹和平说道:“爹,你看到了吧,高原狂得很。这一趟,咱们根本就不该来。”

    “你懂什么?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曹六福说道:“这一趟,咱们还是有收获的。最起码,我已经知道,高原此人软硬不吃,不好对付啊。”

    “那咱们,以后该怎么办啊?”曹和平忧心忡忡的说道:“拓拔家抢到了养身丹的代理权,将来他们会越来越强,我们与他们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曹六福哼了一声,冷笑道:“白的不行,咱们就来黑的,明的不行,咱们就玩暗的。拓拔家想把我曹家彻底打垮,也没有那么容易!”

    听了这些话,看着老爸那张老脸上,布满了可怕的狰狞,曹和平深吸了一口凉气,不敢有任何言语。

    两天之后,下午六点,高原和拓拔思琪,在凤归湖边的一个农家乐里,吃着土家菜。

    凤归湖是归州的著名景点,拓拔思琪陪着高原,在这里玩了一整天。

    今天的拓拔思琪,穿着短外套和齐膝短裙,那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为了防虫,套上了浅黑色的丝袜,挺养眼的。

    吃完饭,付了钱,两人离开了农家乐,去不远处的停车场取车子。

    此时天色已黑,停车场里,只亮着几盏昏黄的路灯。

    二人即将打开车门的时候,高原突然从后视镜中看到,背后有个家伙,伸手从大衣里,掏出了一支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拓拔思琪的后心!

    高原暗叫不好,连忙把拓拔思琪,推倒在地。

    惊得拓拔思琪低呼道:“高原,你别这样。”

    “我晕,这话听起来,怎么有一股欲拒还迎的味道?”高原心中嘀咕:“难道她以为,我要在停车场里,跟她干那事?”

    脑子里虽然在yy,但高原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一枚硬币,刚被他甩了出去。

    一颗子弹,也已经飞到了他的头顶。

    紧接着,那颗子弹打中了车门,发出当的一声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