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653章 杀鸡焉用牛刀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高原也觉得,这个李云鹏蛮可怜的,被人打残了,还不知道主使者,姓甚名谁。

    于是他掏出名片,走到李云鹏身旁,蹲了下去,将名片交给了李云鹏。

    一看到名片上的姓名,李云鹏的脸部肌肉,就僵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将名片还给了高原。

    “怎么,你知道这个拓拔思琪的底细?”高原收了名片,随口一问。

    “哼,归州拓跋家族的大小姐,全归州城的人,有谁没有听说过她?我这个仇,是报不了呢。”

    “那你跟我说说,她家的底细。”

    李云鹏有些诧异:“你不是她的朋友吗,你不知道她的家底?”

    高原懒得理他,转而去问黑牡丹。

    经过了黑牡丹的解释,高原才知道,原来拓拔思琪的父亲拓拔松涛,是归州首富,有几十个亿的身家。

    五年前,拓拔松涛的仇人,在拓拔松涛出行的路上,炸毁了拓拔松涛的专车。

    没想到,拓拔松涛当时并不在车上。坐在车里的,是拓拔松涛的妹妹和妹夫。

    这二位,就是拓拔思琪她表妹的父母了。

    拓拔松涛失去了两位亲人,心中悲痛。他总觉得,他的妹妹和妹夫,是替他挡了死劫。

    所以,他对他妹妹的女儿宁露,非常的溺爱。

    最后,黑牡丹对高原笑道:“没想到啊,那个被李云鹏下药的女孩,竟然是拓拔松涛的外甥女。这下子,李云鹏算是完了。你也要妥善保存好这张名片。关键时刻,这张名片也许能救你的命。”

    说完。这娘们就走了。

    高原看了一眼,在地上缓慢爬行的李云鹏,突然嘿嘿一笑。

    然后他钻进了自己的车子,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几天之后,许柔终于拿到了,新药养身丹的生产批文。她马上在归州晨报上发布信息,准备在这个星期六,举办招标大会,选拔养身丹的代理经销商。

    听说佳士药业又研发出了新药,全国的药商们闻风而动,齐聚归州。

    就连日韩、南洋各国的财团,也派出了代表,前往归州,谋求与佳士药业合作。

    没办法,佳士药业现在名声大噪,已经隐隐有了,大华医药界龙头老大的气势。其生产的保颜丹和护心丹,在全球市场上,都是无比畅销的紧俏货。

    若是哪家财团,能够成为佳士药业的代理商,那他们就等着,数钱数到手抽筋吧。

    周六早上八点半,高原过完早,信步走到了,佳士药业的门口。只见公司门前的空地上,停了几百辆,各种品牌的豪车。

    高原仔细看了一下,每辆豪车的价格,几乎都在一百万以上。

    而且车子的车牌,也是五花八门,来源于全国的各个省市。甚至还有不少衣冠楚楚的老外,在佳士药业的大门口溜达。

    在这帮商业代表的中间,高原很快就发现了,几个熟人。

    “咦,张宗本、许文涛……这几个苏北省的花花大少,怎么也来了?”高原心中嘀咕。

    这几位却没有看到高原。毕竟现场的人和车,实在是太多了。

    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只是来打酱油的,并不打算争夺代理商的资格。

    就在这时,佳士药业的大门开了,一个相貌清秀的ol走了出来。她笑道:“抱歉了各位,由于过来的人太多了,本公司的会议室,实在容纳不了这么多人。所以许总裁决定,本次招标大会,改在归州会展中心举行。”

    这位ol的话音刚落,下面的人就纷纷抱怨。不过他们的抱怨声都很低,生怕被那个ol听到了。

    好在归州会展中心,距离这里并不远。没过多久,这些商业代表们,就赶到了地方。

    高原也跟着大部队,来到了这里。只见会展中心的门口,有一桌一椅,一人一牌子。

    牌子上写着一行字:凭票入内,每人一张,每张一万。

    “艹,我们只是来打酱油的,也要花钱买票?还每张一万,这也太贵了吧?”有人小声抱怨。

    “一万块,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只是九牛一毛罢了。咱们能在这里,见识一下这么多大公司的代表,这一万块,花的太值了。”

    闻言,很多人纷纷点头,乖乖买票。

    就连张宗本、许文涛等人,也买了票。当他们即将走进了会展中心的时候,有人低呼道:“拓跋家族的车队来了!”

    话音未落,又有人叫了一声:“曹家的车队也到了。”

    张宗本等人回头一看,只见有两支车队,一左一右,几乎同时到达了,会展中心的停车场。

    一个俊男和一位美女,先后从曹家和拓拔家的车里,钻了出来。

    “男的是曹家的曹和平,女的是拓拔思琪。这二人分别是曹家和拓拔家,下一代的家主。”

    “曹家和拓拔家素来不和。看来他们这次,是来争夺养身丹,在归州的代理权。”

    “呵呵,一山难容二虎。等一下有好戏看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几名脸生的男女,从曹家的车子里钻了出来。

    “咦,那个梳着大背头的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曹家的曹和平,居然跟他有说有笑的。”

    “仅凭这一点就能说明,此人的家世,并不在曹和平之下。”

    这时,眼尖的许文涛,比有些近视的张宗本,更快的认出了此人的身份:“宗本,那人是隋钧,没想到他也来了。”

    张宗本心中一惊。隋家和汉东市的薛家,是姻亲。隋钧的小姨,是薛无涯的老婆。

    而薛无涯,则是苏北省的地下皇帝。

    张宗本在薛无涯的面前,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咱们快去跟隋公子打声招呼。”张宗本跟身边的清秀女子说了一声,就撇下她,跑去拍隋钧的马屁了。

    那个清秀女子,也是张宗本圈子里的成员。她叫江心雪。

    上次,张宗本请高原去汉水山庄玩,她并没有来。

    隋钧不是什么好鸟,江心雪也听说过,隋钧的恶名。

    对隋钧这样的公子哥,江心雪一向是既不得罪、也不巴结的态度。

    许文涛和张宗本的对话,也被耳聪目明、六识远超常人的高原听到了。他不由得多看了隋钧一眼,心道:“原来,他是薛无涯的亲戚啊。呵呵,有机会的话,先教训一下这个小的,再把薛无涯那个老的,引出来。”

    打定主意之后,高原正要去买票。

    就在这时,一个惊喜的声音,从高原的背后传来:“嘿,高先生,你也来了啊。”

    高原回头一看,笑道:“原来是牡丹姐。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黑牡丹优雅一笑。

    今天的她,穿着一身月白色的无袖旗袍,画着淡妆,尽显少妇特有的妩媚和娇艳。

    但高原只是在她的身上,瞟了一眼,就把视线锁定在了,黑牡丹的男伴身上:“这位是?”

    “高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梁四平、梁四爷。”

    高原一抱拳:“四爷您好,久仰大名了。”

    梁四平微微还礼。然后他笑道:“高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你是哪家公司的代表?你也是来争夺,养身丹的代理权吗?”

    “呵呵,四爷您误会了。我只是来看热闹的。”

    梁四平笑道:“原来如此,我的目的和你一样。这一万块的买票钱,我帮你出吧。”

    高原正要推辞,又有一个悦耳的女声,从他的右边传来:“嗨,你们也来了。”

    高原个回头一看,只见时尚优雅的大美女拓拔思琪,拉着她的表妹宁露,在一帮青年男女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

    那些青年男女,应该都是拓拔思琪那个圈子里的成员。高原在这帮人里,还看到了那个姓谭的公子哥,谭泰。

    “哎哟,拓跋小姐你也来了。我提前祝你旗开得胜,拿到养身丹在归州的代理权。”黑牡丹笑道。

    “谢谢,黑牡丹,你以后可以叫我思琪。”拓拔思琪说完,对黑牡丹脸上的喜色,视而不见。

    她对宁露介绍道:“表妹,这位就是你的恩人,快点谢谢他。”

    宁露打量了高原一眼,怯生生的问道:“恩公,你贵姓啊?”

    高原淡笑道:“你别叫我恩公。我叫高原。”

    宁露恭维道:“高大哥你好帅呀。那天晚上,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就会被那个老流氓给毁了。”

    高原心道:“当初,你还骂我是个死变态呢,现在你又赞我好帅。你真是个善变的小妖精。”

    看着宁露现在这身,清纯学生妹的打扮,高原忍不住就想起了,宁露那天晚上,穿着白色露背装和高跟鞋的姓感模样。

    当时高原还以为,宁露已经二十几岁了,真没想到,这丫头才十七岁。

    “你那天为什么要去夜总会玩?”高原说道:“那种地方,不适合现在的你。”

    “我是去那里,见网友的。”宁露气呼呼的说道:“没想到我的网友,是那个老流氓的小弟。他还在我的水里下了药,想让那个老流氓糟蹋我。”

    她所说的那个老流氓,就是李云鹏了。

    就在他们闲谈的时候,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他们。

    没办法,拓拔思琪是归州的大名人。她跟高原说话,高原想不惹人注意,都难。

    在这些人之中,也包括张宗本和许文涛。

    此时,许文涛盯着高原,恶毒的说道:“该死的,他怎么和那个拓拔思琪,勾搭上了?”

    看了高原一样,隋钧笑着问许文涛:“怎么,他跟你有过节?”

    “我的四根手指,就是被他掰断的。”

    “好嚣张啊。”隋钧心中一惊,随口一问:“他是什么来头?”

    “不太清楚。”许文涛把高原压伏彭少强、杨蜜等人的事情,全都隐瞒了下来。

    “你也太不会做事了。”隋钧冷笑道:“被人家打得这么惨,却连人家的底,都没摸清楚。也罢,我去帮你出口气。”

    曹和平连忙劝道:“杀鸡焉用牛刀?还是让我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