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651章 嫩菜岂能让猪拱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就在这时,高原背后有个女人,不耐烦的叫道:“喂,你要是不进去,就别堵在门口啊。”

    高原回头一看,只见说话之人,是一个长得很有几分姿色的年轻女郎。

    他也不想和美女吵架,便往左边一挪,让那个美女从他的右边,走进了迪厅。

    美女穿着白色的露背短裙,背肌光滑无暇,身上还擦了香水。光看她的背影,高原就觉得她十分姓感。

    于是高原跟在她的后面,也走进了迪厅。

    那美女从前门走到后门,突然回过身,对高原说道:“你个死变态,总跟着我干嘛!”

    “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来这里,是为了招揽生意呢。”高原笑道。

    美女楞了一下,才羞怒道:“混蛋,你以为我是鸡啊!”

    “你露的肉这么多,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高原笑道:“再说了,我已经跟你道过歉了。你最好积点口德。”

    “混蛋!”美女真想脱了自己的高跟鞋,砸到高原的脸上去。

    “要不,我请你喝一杯,就当是向你赔罪了。”高原说道。

    “休想!”女孩压了压短裙的裙摆,加快脚步,去找她的网友了。

    那女孩刚走,又有一个身穿黑色吊带装的大胸女人,凑了够来。她一把拉着高原的手,笑道:“小帅哥,她不喝你的酒,我喝呀。你请我喝一杯吧?”

    高原心道:“老子请你喝酒,你会不会在酒里下药,再让我喝什么交杯酒,然后麻翻了我,顺走我的钱包?”

    于是高原说道:“我现在不想喝。”

    “那我陪你跳舞吧。”黑裙女人说完,拉着高原就往舞池里走。

    到了舞池里,她就用双臂搂着高原的脖子。她的整个上半身,也往高原的怀里靠。

    “跳舞怎么收费啊?”高原把手放在女人的腰上。

    “一百块跳三支曲子,让你过过手瘾也无所谓。”黑裙女子媚笑道。

    高原直到这时,才打量了她两眼。她长得倒不错,二十多岁,肤滑眼大,鼻直且挺,她的身材在夜店装的包裹下,也算是前凸后翘。

    “怎么样,我长得还不赖吧?”黑裙女子问道。

    高原一巴掌盖在女人的屁股上,笑道:“我是新来的,你给我介绍一下,这里除了迪厅,还有什么好玩的?”

    “我早就看出来了。”黑裙女子笑道:“你先跟我跳完三曲,让我赚满一百块钱再说。”

    高原觉得这些欢场女子都不容易,便随着女人的舞步,跳完了三支曲子。

    然后,高原在女人的引领之下,很顺利的来到了二楼。

    两人走进了一个大厅。厅内摆着十几个卡座。多数卡座上,都有两三个坐台小姐,在陪着男客,寻欢作乐。

    “这里没有独立的包间吗?”高原问道。

    “有啊,包间是按小时收费,每个钟头一百块。”黑裙女子笑道:“不过现在包间满了,咱们只能在这里休息。”

    说完,黑裙女子把高原拉到一个卡座,坐了下来。然后她又自作主张,点了一些饮料和零食。

    高原也没有阻止她。这些夜店的小姐,是要帮着夜店,拉动消费的。

    客人在夜店内的花销越多,她们的提成也就越多。

    通过刚才的跳舞,高原已经看出,这个女人身上的风尘味并不浓。这说明,她应该是刚入行不久的新人。

    所以,高原大方的加了两瓶洋酒,与女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他们聊的,并不是化妆品和时装,而是归州的地理、民俗、历史和名流。

    黑裙女子显然受过一定程度的高等教育。高原和她聊这些话题,她还是能接几句茬的。

    而且,看在银子的面子上,黑裙女子对高原,几乎是有问必答。

    “美女,我看你也算有些见识,你上过大学吧?”高原把黑裙女子杯里的酒倒掉,换上了温开水:“不要为了赚钱,而养成了酗酒的习惯。既然这些酒是我点,那么就算酒没有动,我也会付账的。”

    黑裙女子本来就对高原的印象,还不错。

    高原刚才的言行,更是让她心中一暖。她道:“告诉你也无妨,我的真名叫邢玉萍,是归州兴宁县人。我是归州师大毕业的。今年刚毕业。白天我在一家公司做文员,晚上若不加班,我就来这里赚外快。”

    高原又问道:“既然你已经有了不错的工作,你为什么还要做小姐?你男朋友知道吗?”

    “你别跟我提那个窝囊废了。”邢玉萍低声骂道:“他要是有本事赚钱,我何至于出来干这行?”

    高原八卦之心大起:“你男朋友,让你做小姐,赚钱养他啊?”

    “老娘才不会那么蠢呢。”邢玉萍说道:“他比我更惨,毕业了几个月都找不到正经工作,又不愿意当民工,已经回老家了。”

    两人正聊着,一阵脚踩楼梯的声音传来,一个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搂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美女,上了二楼。

    那个美女,正是骂过高原是变态、穿着白色露背短裙的小太妹。

    那个中年男,既丑又猥琐。他的一双手,在女孩的身上抠抠摸摸。那个美女却双眼发直,明显被人下了药。

    “他吗的,又有一颗水嫩的小白菜,要被肥猪给拱了!”高原心中暗骂。

    他虽然有些不忍心,但他跟那个露背装,素不相识,他也不方便,去管那个露背装的闲事。

    就在这二人,从高原的卡座边经过的时候,一个钱夹子从女孩的小包里,掉到了地上。

    那个中年男,明显已经是色y熏心了。他见钱包掉在地上,居然也不捡起来,而是迫不及待的把女孩,推倒在高原旁边的空沙发上,扑上去又亲又摸。

    高原捡起女孩的钱包,发现钱包里有一张,露背装与另一个美女的合影。

    那个与露背装合影的美女,赫然是与高原,有过两面之缘的拓拔思琪。

    “居然是她?”高原心道:“不管怎么说,她也帮我解过一次围。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亲友被那头肥猪糟蹋了。”

    于是高原一脚,踹中了中年丑男的腰侧,把他从露背装的身上,踹了下去。

    中年丑男惨哼一声,吓得其他寻欢作乐的男女,瞬间停止了各种动作。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转移了过来。

    “卧槽尼玛!你敢打我?”中年丑男从地上爬起来,怒骂着挥出拳头,砸向高原的脑袋。

    高原一个侧身,让过了中年丑男。同时他右脚微伸,绊了中年丑男的右腿一下。

    中年丑男被绊了一个趔趄,很快就摔了一个狗啃屎。

    看到他如此蠢笨,其他的男女,全都笑了起来。

    中年丑男又羞又怒的爬起来,怒吼着再次向高原,发起了攻击。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哎,都别打,都别打!”

    紧接着,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妈妈桑,领着两个身强力壮的保镖,跑来劝架。

    中年丑男见了妈妈桑,马上收了手,怒道:“黑牡丹,这家伙莫名其妙的打了我一顿,你得给我一个交代。”

    黑牡丹看着高原:“兄弟,为什么要在这里闹事?”

    高原把钱包上的合影,指给她看:“你瞧,那个死肥猪,给我朋友的表妹下了药。你说我该不该,揍死这头死肥猪?”

    一听这话,中年丑男半信半疑。他盯着高原,冷笑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你该不会编了个谎,蒙我吧?”

    “老子蒙你?”高原冷笑道:“你知不知道,那个丫头的表姐,有钱得很。你他妈的想玩雏,也得先擦亮了眼睛,选好了目标再下手啊。”

    见高原毫不露怯,中年丑男对高原所言,又信了两分。不过他依旧嘴硬道:“你他吗的别瞎说,是她自己喝醉了,我可没下药。”

    “哼,你就骗鬼去吧。”

    见两人吵着吵着,又要动手,黑牡丹连忙劝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别吵了。这件事就是个误会,你们谁都别再闹了,怎么样?”

    “那我刚才的那顿打,岂不是白挨了?”中年丑男怒道。

    黑牡丹转过头,望向高原:“兄弟,要不你赔他一点医药费,意思一下?”

    点了点头,高原从包里拿出一捆百元大钞,数也不数,就扔给了中年丑男。

    “才赔一万块?”中年丑男接了钱,冷笑道:“你以为我李云鹏,是叫花子啊?”

    高原的嘴角微微勾起:“你叫李云鹏是吧?我愿意赔你一点医药费,是因为我守规矩,不想在这里闹事。不是因为我怕了你。你别以为我是外地人,你就可以在我身上狠敲一笔。”

    李云鹏的心里,又是一惊。他见高原说的是普通话,就猜高原是外地人。所以他想在高原身上,狠敲一笔。

    没想到,高原把他的龌龊心思,抖了出来。

    这么一来,就连那个黑牡丹,也帮高原说话了:“李老六,这位兄弟说得对。你们来我的场子里玩,就得遵守我的规矩。你最好不要给我添麻烦,你也知道,站在我背后的那个人,是你惹不起滴。”

    李云鹏脸色一变。他不怕黑牡丹,但他害怕黑牡丹的靠山——梁四平。

    他李云鹏的手下,虽然养了几十号人,但梁四平的手下,足有几百号打手。这个人几乎垄断了归州的夜店生意,手里有钱有军火。

    双方真要开仗的话,死的一定是他李云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