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595章 忍是一种本事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那向丽曾经在娱乐圈混过,最懂男人的心思。一看到赫连雄的眼神不老实,她就知道,对方垂涎她的美色。

    没想到,这娘们非但不怒,反倒偷偷的,抛了一个媚眼过来:“赫连兄弟,你也很高、很壮啊。”

    见状,赫连雄被迷得更加神魂颠倒。他在大草原上隐居了七八年,平时接触的女人,都是牧民们的妻女。

    那些女人,喝牛羊的奶、吃牛羊肉,身材粗壮。她们的身上还有一股子羊膻味,她们对赫连雄的吸引力,几乎为零。

    向丽就不一样了。赫连雄一见到她,就认定,她是潘金莲那样的美女。

    虽然,赫连雄很想当一回西门庆。不过他也知道,他的恩人宁飞宇,可不是武大郎那种窝囊废。

    所以,赫连雄只能压制住自己的色心,跟着宁飞宇夫妇入了席。

    至于十三太保和宁飞宇的心腹们,则在东西厢房里,喝酒吃肉。

    三人吃吃喝喝。没过多久,宁飞宇就有点喝高了。他道:“小丽,你也有些酒量。你陪赫连老弟喝两杯,让我缓一缓。”

    此言正中赫连雄的下怀。他劝道:“宁大哥,你喝高了,就去床上躺一躺,不用管我。”

    “那我就去躺一会儿,赫连老弟,我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想做啥,就做啥,千万别客气。”宁飞宇说完,起身离席。

    向丽把他搀扶到里屋的床上躺着,并为他脱了鞋,盖上了棉被。

    然后,向丽走出里屋,继续陪着赫连雄喝酒。

    没想到,老婆刚走,宁飞宇马上就从床上爬起来。他将右眼凑近门缝,盯着堂屋内的动静。

    只见,向丽频频给赫连雄倒酒、敬酒,赫连雄自己吃喝之余,还不忘给向丽的碗里夹点菜。

    这么个小动作,让向丽的心里十分舒坦。她陪宁飞宇吃了好几年的饭,宁飞宇可从未帮她,夹过菜。

    这人一喝酒,体温就会渐渐升高。向丽耐不住热,便把风衣脱了,露出了黑色的紧身针织衫。那鼓胀的双丸,让赫连雄紧盯不放。

    “赫连兄弟,你可成了家?”向丽毫不在意赫连雄的眼神,随口问道。

    赫连雄只觉得,向丽的声音好嗲,让他听的骨质酥松。他苦笑道:“草原苦寒。像我这样的牧民,没房又没车,哪有女人肯嫁给我?”

    “是你的眼光太高了吧……咦,你的袖子破了,快脱下来,嫂子给你补补。”

    赫连雄连忙道:“哪敢让嫂子受累?我明天去买一件新的就行。”

    “你这衣服就是脱线而已,缝上几针还能穿……再说了,在这草原上,想买件衣服可不容易,要跑上老远的路。”

    说完,向丽扭着腰,走到赫连雄的身边,动手帮赫连雄脱外套。

    赫连雄连忙站起身,不让向丽脱他的衣服。

    这二人在纠缠时,赫连雄一不小心,抓住了向丽的小手。

    “好滑好软,触感真好。”赫连雄心道。他忘了松手。

    向丽也没有主动抽手。她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一直瞄着赫连雄,欲言又止。

    这二人眉来眼去,让躲在里屋偷窥的宁飞宇,很是恼火。他心道:“好你个赫连雄啊,老子对你有救命之恩,你却敢勾搭老子的女人。你把老子当死人啊……还有,向丽你这小搔蹄子,他摸你的手,你就让他摸?你不会喊人啊?”

    宁飞宇恨不得抄家伙,冲出去吊打赫连雄。

    可是,他打不过赫连雄。他还得靠赫连雄给他卖命,干掉高原,拿赏金。

    所以,宁飞宇回到床上坐着,重重的咳嗽了两声。

    这两声咳嗽,倒是把里屋外边的赫连雄和向丽,吓了一跳。两人的手,像触电般分开。

    向丽转过身,有些心虚的溜进了里屋。

    赫连雄的浴火也消了一大半。若不是宁飞宇咳嗽了两声,他刚才真想把向丽推到墙边,给办了。

    没过多久,向丽陪着宁飞宇,从里屋走了出来。赫连雄假惺惺的问道:“宁大哥,你的酒劲过去了?”

    点了点头,宁飞宇笑道:“这汾酒的酒劲,来得快、去得也快。赫连老弟可吃饱了?”

    “大哥,我还没吃饱呢。我还想吃一碗羊肉水饺。”赫连雄笑道。

    一听这话,宁飞宇忍不住在心里大骂:“妈比的,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我看你不是想吃水饺,还是想和我老婆睡觉!”

    不过,宁飞宇表面上,却拍了拍向丽的屁股:“快去厨房,端两大碗水饺过来。”

    没过多久,这娘们就端着两碗水饺,回来了。

    赫连雄装模作样的吃了几个饺子,就放下了筷子。他道:“大哥,我已经吃的酒足饭饱,你有什么吩咐,就直说吧。”

    宁飞宇也不藏着掖着了。他道:“我这次把你找来,是有一桩大买卖,想交给你去办。”

    “什么大买卖?”

    “你去帮我干掉一个人。他叫高原,现居京城。”

    “我可是身背人命的重犯。”赫连雄面带犹豫之色:“您让我去京城杀人,这不是让我自投罗网吗?”

    宁飞宇使了一个眼色给向丽。后者提来了一个小皮箱,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成捆的百元大钞。

    “这是两百万,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一千万。”宁飞宇笑道:“你以前的案子,拖了八年,风头早就过去了。而且,当年负责追杀你的半隐门高手,一个已经死了,一个重病缠身,另外两个一心修炼,不问世事……就算你回到京城,也没人杀得了你。”

    “高原的命,就这么值钱?”赫连雄笑道:“他,不好杀吧?”

    “当然,若不是高原太厉害了,我也不会让你出马。”宁飞宇说完,将一张照片递给了赫连雄:“照片上的人,就是高原。”

    “呵呵,大哥,你的人也太废物了,居然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赫连雄不屑的笑道。

    摇了摇头,宁飞宇说道:“老弟,你千万不要轻敌。这小子是玄级四重的高手。而且,他还有越级杀人的实力。据我所知,玄级五重的索命钱王,被他割了鼻子,还弄断了一条胳膊。”

    “哟呵,这小子挺能耐啊。我只有玄级五重初期的修为。看来,我若是对上他,说不定会被他反杀啊。”

    宁飞宇心中一沉,表面上却笑道:“看来,老弟已经过惯了平淡的日子,再无昔日的胆气。也罢,我还是把这笔大买卖,交给别人去做吧。”

    说完,宁飞宇正要把皮箱拿走,却被赫连雄一掌,将皮箱子摁在了桌上。

    “大哥,你不用对我使激将法。”赫连雄笑道:“你再凑八百万做定金。事成之后,我还要两千万。”

    “好,一言为定。”宁飞宇笑道。

    虽然赫连雄将酬金涨了一倍多,让宁飞宇的利润,缩水了一大半。但高原不死,宁飞宇总觉得心中难安。

    只要赫连雄能除掉高原,宁飞宇就算少赚一些钱,也是值得的。

    ………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京城。

    高原开着一辆二手的捷达,载着刘飞,来到了京城的古玩市场。

    再过两天,就是刘飞他爷爷的八十八岁大寿。

    刘老爷子喜欢玩收藏。所以刘飞想去古董市场,给老爷子买个老物件,让他把玩。

    不过,刘飞只会挑美女,不懂挑古董。为了避免上当受骗,他就把高原拉来,当参谋。

    如何鉴定古董,高原其实也不懂。

    不过,真正的古董,流传了千百年,都会沾有灵气。高原的神识探测,正好可以探测到灵气。

    京城的古玩市场,又叫李家园。这里的店铺,古韵十足。店铺周围的地摊,更是数不胜数。

    两人边走边看。只见地摊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老物件。有生锈了的古钱币,有古代名家的书法字画,还有雍容大气的古代瓷器。

    虽然老板们都说,自家的货是真正的古董。但高原展开神识,一路探测,并没有在这些东西上,发现一丝灵气。

    刘飞其实也不相信这些地摊货。于是他拉着高原,走进了一家,名为聚古斋的店铺。

    这是一家老字号的大店。据说,他们卖过不少的真古董。

    “两位老板,你们随便挑,挑好了,跟我说一声。”店主是个三十出头的青年,态度还蛮和善的。

    他以为,高原跟刘飞都是外行。于是他逐个介绍道:“你们瞧,这是元明时期的青花瓷碗,这是清代郑板桥的名作。这是两宋时期的端砚,上面还有大宰相文彦博的铭文。”

    “文彦博,我知道他,他是个神童,也是一个跛子宰相。”刘飞道。

    店主马上恭维道:“老板真有文化。知道文彦博是个跛子的人,绝对不多。”

    刘飞大爽:“既然这个砚台,是文彦博用过的东西,那我爷爷肯定喜欢。我就买这个,多少钱?”

    店老板刚想开价,高原却插嘴道:“飞哥,这东西是倒斗来的,买不得啊!”

    一听这话,店老板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色:“先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我这里从不收盗墓贼的东西。”

    原来,倒斗就算盗墓。刘飞长知识了。

    他虽然不懂鉴别古董,但是他很会察言观色。店老板脸上闪过的惊色,并没有逃过他的法眼。

    他把玩着砚台,问高原:“兄弟,这古董,不都是古人用过的东西吗?为什么盗墓贼卖的东西,咱们就不能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