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483章 作茧自缚的老同学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高原,不是哥们不陪你喝,实在是哥们的酒量没你大,而且我明天早上,还要出差,所以我真的不能再喝了。下回……下回若是有空,我们再好好喝个痛快。”黄烈虽然心中不爽,但是他却不得不向高原讨饶。

    “高原,黄老板是大忙人。你别把他灌醉了,耽误他干大事。来来来,我们吃点菜。”有个想要巴结黄烈的家伙,急忙帮黄烈解围。

    高原的嘴角抽了两下。他知道,这几个家伙轮着灌他,只是为了巴结黄烈。

    所以,高原不屑于跟这些势利小人计较。

    不过,高原并不想放过黄烈。黄老板今天,是别想站着走出包间了。

    “老黄啊,刚才你们轮着给我敬酒,我可是全都喝了。现在我给你敬酒,你却不喝。呵呵,你这个大老板,瞧不起我这个小屁民啊。”

    黄烈一听,虚假的说道:“我没这意思,你多心了。”

    “再干一杯,你喝完了,我就放过你。”高原说完,把黄烈面前的酒盏倒满。

    然后,高原把自己的那杯酒,给干了。

    赵孝敏本来还担心,高原会被黄烈等人灌趴下。

    看到高原的酒量这么大,赵孝敏也就放心了。她现在反而替黄烈,担心起来。

    虽然黄烈刚才的言行,让赵孝敏很是看不惯。黄烈被高原逼着喝酒,也是他咎由自取。

    不过,大家毕竟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如果把关系弄得太僵,对谁都没有好处。

    “你不要再喝了!”赵孝敏拉了一下高原的手,压低声音说道:“见好就收吧,得饶人处且饶人。”

    高原装作没听见。他笑道:“来,老黄,该你喝了。你可是老板,就算你喝醉了,明天上不了班、出不了差,也没人敢炒你的鱿鱼。”

    黄烈有些骑虎难下。他这次可算是作茧自缚了。他的胃里烧的火辣辣的,之前喝的酒,在胃里翻腾,回流到了喉间。再喝一杯酒,他一定会吐。

    就在这时,严明飞突然笑道:“高原,老黄不行了,这杯酒,我来代他喝。”

    高原双眉微皱。他觉得严明飞这个人,还不错。

    既然严明飞出面帮黄烈解围,若是高原继续苦苦相逼,那就有些过份了。

    “行,既然老严你这么仗义,肯帮老黄解围,那我就卖你一个面子。”高原笑道:“这杯酒,就不用喝了。”

    黄烈脸上的表情明显一松。他给严明飞派烟,以示感谢。

    其他几个男的,黄烈也没有冷落。他散的烟,全是软中华。

    可是老黄的软中华,不够分。还有一个男同学,没有分到烟。

    于是,黄烈故意问高原:“哎,老高,我的烟分完了,用你的烟凑活一下。”

    嘴角一翘,高原心道:“没想到黄烈这小子,刚刚吃了亏,居然又变着花样,寒碜老子。”

    心里虽然很不爽,但高原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他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放在桌子上:“哥几个凑活着抽吧,烟不好,别嫌弃啊。”

    黄烈的狗腿子韩畴,拿起这包烟,看了看。只见烟盒扁长,上面写的全是英文。

    他打开烟盒一看,里面只有十二根香烟。而且这些香烟,比雪茄细一些,比国产烟要粗一些。

    “这些是外国产的烟。上面全是英文,我看不懂。”韩畴说道。

    洛聪瞧着烟盒上的商标,楞了一下。然后她突然惊叫一声:“好你个高原,你小子如今,到底在哪里发财啊?你居然抽的起美国的好彩香烟。这一包烟,能卖六十万啊!”

    洛聪的话,把高原的同学们都震傻了。

    “我艹,这盒烟卖六十万?这也太离谱了吧?”韩畴有些哆嗦的说道。就算他打一辈子工,也买不起这包烟。

    黄烈非常的不爽,就像吃了一只苍蝇。他有些怀疑的说道:“洛聪,你一个女孩子,居然也认识,美国生产的香烟?”

    洛聪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笑道:“黄老板,你知道,我是学文物鉴定的。我的老师就是国际著名文物鉴定专家——范学僧教授。他的烟瘾很大。有一次,他帮一位华裔美籍富豪,鉴定了一件古董。那位富豪就送了他一包,好彩香烟。”

    喝了一口饮料,洛聪继续解释:“当时,我就在范老师的身边。我还取笑那个富豪太吝啬,居然只用一包烟,就把范老师给打发了。范老师却笑呵呵的告诉我,一包好彩香烟,市价六十万。我当时整个人都呆了。”

    黄烈尴尬的笑了笑。他的心中无比郁闷。这一次,他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其余的同学们,也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高原。

    “这么昂贵的烟,他居然抽得起?这岂不是说明,他混的比黄老板,还要好的多?”

    “吗的,毒品也没卖这么贵呀?”

    “买这包烟的钱,足够买几千小包的白粉了。”

    “如果颇有家财的黄老板,也爱抽这种烟,估计他抽个十来包,就要破产了。”

    一听这话,众人齐声大笑。

    黄烈的心头,仿佛被插了一刀。他忍着那种憋屈感,问道:“高原,这烟你是从哪儿买的?”

    高原一边吃东西,一边笑道:“别人送给我的。要不是洛聪告诉我,我真的不知道,这种烟居然卖这么贵。唉,我那个朋友,真是钱多人傻。”

    上次高原来京城,帮朱兴华的好友陈新汉治病。朱兴华送他两包烟。

    高原却说朱兴华太小气。他顺手,抢走了半条好彩香烟。

    因为这种烟非常少见,所以高原舍不得抽。平时他就在兜里,放上一包这种烟。关键时刻,他可以把这包烟拿出来,装逼用。

    听洛聪说,这烟一包六十万,高原真是很舍不得,把这包烟送给别人抽。

    “我还以为,这包烟是你买的……原来是别人送给你的。”黄烈的脸色,好看了不少。他笑道:“好东西要大家分享,你让我也抽一根吧。”

    高原大方的,扔给黄烈一支烟。接着,他又扔给其余的男同学。

    其他的男生,都是工薪阶层,他们都不好意思,接高原递过来的烟。

    这一根烟,抵得上他们一年的薪水。他们要是抽了这烟,等于是收了高原的厚礼。

    若是他们想还这份礼,绝对非常不易。

    接下来,大家融洽的聊着,高中时代的趣事。

    一眨眼,就到了晚上八点,韩畴说道:“时间不早了,大家散了吧。以后有时间,咱们再聚聚。”

    这次没能寒掺到高原,黄烈非常的失望。不过他也无计可施了。

    “以后若是有机会,老子一定要把今天丢掉的面子,从高原那里抢回来。”黄烈心道。

    众人刚刚走出房间,就看到一群人,从相邻的包间里,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

    在这帮人之中,有一个四十多岁,头发很少的中年男子,是黄烈的生意伙伴。

    一见到那个中年男子,黄烈就精神大振。他喜滋滋的迎了上去。

    “哈哈,江总,您也在这里吃饭啊。”

    那位中年男子,就是黄烈所说的江总。他满脸疑惑的问黄烈:“请问,你是哪位啊?”

    “呵呵,江总,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上个月,我刚刚给你们公司开发的小区,安装过防盗门。”黄烈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江总,这是鄙人的名片。”

    接过名片,江总扫了一眼,笑道:“唉,我这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我居然连黄经理,都忘了。上次的活儿,你们干的不错,辛苦了。”

    黄烈点头哈腰的说道:“不辛苦,江总赏我一口饭吃,我感激不尽。”

    扫了一眼黄烈的同伴们,江总笑着问道:“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

    “他们都是我的高中同学。”黄烈说道:“我们在这里,搞同学会。”

    哦了一声,江总说道:“你们先走吧,我还要等一个朋友。”

    他刚说完,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步三摇的,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江总见了那位青年,马上迎了上去。

    看到江总主动搀扶那位青年,黄烈就猜到,那个青年的身份和地位,一定非同一般。

    要不然,身家十几个亿的江总,何必对那个微醉青年,大献殷勤?

    于是,黄烈很果断的,跑到了收银台。他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交给一个女服务员:“刷卡吧,江总的账,由我来付。”

    此时,江总距离黄烈,只有十米左右。

    黄烈的行为,江总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对微醉青年笑道:“杜大少,这里的酒菜并不怎么样。今天算我招待不周,明天我一定换个更好的地方,好好款待你。”

    微醉青年并没有,搭理江总。他瞪着双眼,怒视前方。

    江总有些纳闷,他顺着微醉青年的视线望去,只见一位气质阳刚的小伙子,正叼着一根烟,笑呵呵的看着微醉青年。

    很快,所有人都觉得,气氛有些阴冷。他们不自觉的退了几步,看着高原与那个微醉青年,互不相让的对峙着。

    最后还是高原,首先和那个微醉青年,打招呼:“杜大少,这世界真是太小了。我们居然又碰上了。”

    微醉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工业部副部长杜卫东的儿子——杜经国。

    这小子曾经骚扰罗媛。高原当时对他很不爽,就把他整进了看守所,让他吃了一个月的牢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