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386章 谍中谍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呃啊!”三哥歇斯底里的一声惨叫。他的手枪,被高原轻松的夺走了。

    紧接着,高原将枪口朝下压,瞄准三哥的左大腿射了一枪。

    三哥腿一软,跪倒在地。

    看到曾经当过特警的三哥,也被高原干倒了,刘权吓得转身就逃。他一边逃,一边喊救命。

    但刘权还没喊两声,高原便追上他,在他的后脖梗上,切了一记手刀。

    刘权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高原走过去,把仓库的门关上。然后他走到韩良的身前,帮韩良点穴止血。

    “老韩,你还撑得住吧?”高原问道。

    “暂时还死不了。”韩良说道。

    高原掏出手机,拨打了110和120。

    然后高原捡起地上的匕首,走到三哥的面前。他没说半句废话,直接一刀戳进了三哥的肩窝。

    捅了人之后,高原握着刀柄。顺时针转了大半圈。

    “呃啊!”三哥痛得浑身抽搐。

    “他吗的,我女朋友差点死在你的枪下。我真想一刀刀,剐了你!”高原说完,又在三哥的大腿上,捅了一刀。

    刀尖刺入了腿骨,三哥难以忍受这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他喘着气,说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你想为你的女朋友报仇,那你就杀了我好了。”

    高原慢慢拔出匕首,把刀尖上的血,往三哥的衣服上蹭干净:“你想死?没那么容易……你叫什么?你当杀手之前,是干什么的?”

    “我叫欧阳三思,曾经在西川省当过特警。后来我犯了事,就逃到石州来了。”三哥说道。

    欧阳三思,前西川省特警总队队员。五年前他因为枪杀同行、收黑钱,被警方通缉。

    三年前,欧阳三思流窜到石州,被刘权收买于麾下。

    高原还想再问,就在这时,一阵警笛声传了过来。

    过了一会儿,谢志国带着一队警察,闯进了仓库。他们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十几名歹徒被打趴下,地上还有几具死尸,涉嫌谋杀谢娆的杀手欧阳三思,被人捅的遍体鳞伤。

    水产大亨韩良,背靠在墙角坐在地上。他身上有多处刀伤。他被刘权砍成这样,居然还没死,这生命力还真顽强。

    谢志国一面让手下,将所有伤者送去医院治疗,一面指挥部下,打扫现场。

    很快,警察们在现场,搜出了大量的毒品。

    走到高原的身边,谢志国叹气道:“没想到这里,居然藏着这么多毒品。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高原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简要的说了一遍。最后他总结道:“欧阳三思已经承认了,是刘权指使他,枪击谢娆。这两个混蛋,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谢志国冷笑道:“你放心,这两个混蛋的所作所为,足够让他们被枪毙十回了。”

    高原说道:“捣毁这个贩毒窝点的功劳,就送给你们石州警方了。我不想被这件事情卷进去。”

    谢志国笑道:“放心,我会帮你把屁股擦干净……对了,韩良有没有,从贩毒中获利?”

    “我也不知道。不过,刘权等人贩毒的事情,应该跟韩良无关。”高原说道。

    谢志国说道:“但愿如此吧,他女儿替我女儿挡了一枪,我不希望把他送进监狱。”

    几个小时之后,天色全黑,月光倾洒在一间雅致的书房内。齐梁站在窗边,两眼盯着天上的一轮圆月,若有所思。

    突然,书房的门被推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走了进来,小声道:“齐局。”

    “小丁,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齐梁问道。

    小丁说道:“四个小时前,谢局带着一帮人,封了开源水产行。刘权的人全被抓了。今天下午,那个枪击谢局女儿的杀手,就是刘权的手下。”

    咦了一声,齐梁笑道:“咱们石州警方的办事效率,怎么提高了这么多?这么快就破了一件大案!”

    “据说,破案的人,是谢志国的未来女婿,高原。”小丁低声道。

    “原来是他?”齐梁点了点头,笑道:“我今天见过这小子。当时我觉得他很普通,没想到他还有本事,灭了刘权那帮人。呵呵,我真是看走眼了。”

    就在这时,齐梁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微变。

    将小丁打发走了之后,齐梁才摁了一下接听键:“喂,我不是告诉过你吗?现在风声紧,你给我打电话,是很危险的。”

    “我身边有条子的卧底。”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齐梁的表情变得很惊慌:“他知道多少?他跑了吗?”

    “我已经把他抓住了。你还是过来一趟吧。”陌生男子说道。

    “那好,你在老地方等着我。”齐梁说完,挂断电话,穿上外套,走出房门,钻进了一辆桑塔纳。

    出了小区,齐梁驾车,快速驶向石州黄河大桥。

    二十分钟之后,一辆桑塔纳在黄河大桥的南端,停了下来。

    附近有一辆宝马,冲着桑塔纳,闪了几下车灯。

    齐梁钻出桑塔纳,小跑过去,上了那辆宝马。

    宝马车里坐着一个三十七八岁的青年。他就是梁飞。石州一半的地下势力,都归他管。

    齐梁阴着脸,沉声道:“带我去见那个卧底。”

    宝马车驶进了大桥附近的一家工厂。梁飞带着齐梁,来到了监控室。

    在监控录像中,一个浑身是伤的青年,被吊了起来。一个彪形大汉,正抡着鞭子抽他!

    梁飞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恨意,“这家伙的嘴巴很硬,我的人对他用刑,他居然一声不吭。”

    齐梁沉声说道:“我认识他,他本是姚志的徒弟,两年前因为嫖j,被踢出了警队。当时我就奇怪,他在警校的时候是个三好生,怎么会去嫖j?原来是姚志想把他,安插到你的身边。”

    “他跟了我一年多了。姚志一定通过他,掌握了很多证据。”梁飞说道。

    姚志是石州市刑警大队的指挥官。他和梁飞、胡家兄妹斗智斗勇了许多年了。

    齐梁脸色狰狞的说道,“以他为饵,设个局把姚志干掉。然后我会提拔我的人,担任刑警队长,销毁姚志掌握的那些证据。”

    “好计谋!我听你的。”梁飞说道。

    十分钟之后,齐梁坐着宝马车,找到了自己的那辆桑塔纳。然后他从宝马车里钻了出来,上了桑塔纳,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齐梁走了之后,梁飞带着几个人,走进了刑讯室。

    坐在一把太师椅上,梁飞笑道:“付军!你跟了我一年多,我自问待你不薄,可你他吗的,竟然吃里扒外!”

    付军一阵咳嗽,一小口鲜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他看着梁飞,咧嘴笑道:“梁老大,我是警察,你是黑恶分子,我们势不两立。”

    冷笑一声,梁飞站起身,站在付军的面前。他捏着付军的脸,骂道:“你跟我混,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想弄死谁,就弄死谁,这种日子多么自在?但你当警察,又能获得什么?你一年的工资加福利,还不够我们,在大酒店吃一顿饭。如果你因公殉职,官府顶多给你们家,发几万块抚恤金,封你为烈士,这又有个屁用啊?我的小弟帮我顶罪,我发给他们的安家费,最少也有一百万,比你们警方的抚恤金高多了。”

    说完,梁飞松开手,笑道:“付军,我知道,是姚志把你安插在我的身边的。只要你把姚志引过来,帮我做了他。你出卖我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付军哈哈大笑:“梁飞,你还是把我杀了吧。你不要让我逃出去,否则在不远的将来,我一定会送你上行场。”

    “臭小子,我就不信,你真的不怕死!”曾豹怒道。

    “飞哥,我刚跟你混没多久。我就用这小子的命,作为我的投名状吧。”一个留着平头,戴着耳钉的家伙,拎着一把长刀,走到了付军的面前。

    此人就是打入梁飞集团的国情局特工,君立!

    梁飞笑道:“阿立,这家伙现在还不能杀!”

    “大哥,留着这家伙,也是浪费粮食,还不如宰了他,免得夜长梦多。”

    摆了摆手,梁飞说道:“我留着他,可以把姚志引来,然后我再把他们,全灭了。”

    “还是老大足智多谋。”君立嘴上拍着梁飞的马屁,心里却琢磨着,怎么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