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372章 各打五十大板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呵呵,吹牛又不交税,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还是假?”张晨风冷笑道:“如果你爸是石州市的警察局长,那我老爸,就是大华的一号首长。”

    “既然我说的话,你们不相信。那你们何必要问我?”谢娆笑道。

    高原暗道:“谢娆这小妞,越来越会故弄玄虚了。她在社会上历练了一年,的确成长了不少。”

    段良一开始,也以为谢娆是在吹牛。但他突然想起,石州警局的一把手,是谢志国。谢娆和谢志国,都姓谢。

    “难道这娘们,说的是真话?她和谢局,真的是父女?不可能,姓谢的人太多了,怎么可能这么巧?”段良心道。

    就在这时,高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高原笑了。这个电话就是谢志国打来的。

    接通电话,高原笑道:“谢局,我已经到石州了,谢娆和我在一起。”

    高原不称呼谢志国为谢叔叔,而称呼他为谢局,这是故意说给段良等人听的。

    段良有些紧张。他在心里嘀咕道:“石州警界内部,姓谢的局长只有一位,那就是市局的一把手谢志国。难道高原这小子,真的是谢局的未来女婿?”

    张晨风也被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认为,高原是在扯虎皮、做大旗。

    于是张晨风冷笑道:“谁知道给你打电话的人,是不是谢志国?你以为你装模作样的,报出谢志国的官职,我就怕你不成?哼哼,你装b装的倒挺像!不过你砸了我的车,我找你索赔是天经地义。就算谢志国来了,也救不了你!”

    听张晨风这么说,段良很快恢复了镇定。

    高原的手机,一直处于通话状态。张晨风所说的那些话,电话那边的谢志国,听得一清二楚。

    等到张晨风说完了,谢志国才关切的问道:“高原,这是怎么回事?你把别人的车给砸了?”

    高原笑道:“一个小流氓,调戏你闺女,所以我把他的车子给砸了。”

    张晨风冲着高原叫道:“你骂谁是流氓?”

    高原刚想回应,谢志国抢先问道:“高原,你和小娆在哪里?我马上过来,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崽子,竟敢调戏我的女儿?”

    高原慌忙道:“谢叔,你别生气了,这屁大点的麻烦,我自己就能摆平。”

    说完,高原挂断了电话。他是不想给自己的未来岳父添堵。

    谢志国骂道:“臭小子,你还没把我女儿娶进门呢,竟敢挂老子的电话!”

    说完,谢志国给自己的女儿谢娆,打了一个电话。

    谢娆不敢对谢志国,有所隐瞒。她走到一边,小声的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谢志国。

    得知自己的闺女,被张晨风调戏、敲诈,谢局长大怒。

    很快,谢志国就给交警二大队的大队长李元军,打了一个电话。

    一开始,李元军并不知道,谢志国和谢娆、高原之间的关系。他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谢局,这个名叫高原的外地佬,可真够狂的。他把张晨风的大奔给砸了,还不愿意赔偿张晨风一毛钱……啧啧,我估计他很快,就要倒大霉了。”

    谢志国并没有立刻挑明,自己和高原之间的关系。他淡定的问道:“老李啊,这件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李元军说道:“谢局,您也知道,张晨风这个人不好惹。他是咱们石州的餐饮大亨,而且他哥哥张浩然的影响力,比他还要大。所以,我们只能让那个高原,吃点亏了……唉,高原这小子真倒霉。他惹谁不好,居然惹到了张晨风的头上,这不是作死吗?现在有几十个痞子,正守在二大队的院子外面,准备教训他呢。高原现在已经怕了。他赖在我们二大队的院子里,不敢出去。”

    “的确是有人在作死。”谢志国冷笑道:“不过作死的人,不是高原,而是张晨风。”

    李元军愣了一下。他还以为,他刚才幻听了。

    过了几秒,李元军小心翼翼的问道:“谢局,您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高原和我的女儿,正在谈恋爱。我女儿就是谢娆。”谢志国沉声道:“张晨风是什么货色,你我心里都清楚。凭他的身家,他会在乎那二十万的赔偿款?哼,他无非是想以索赔为借口,勾搭我的女儿。”

    “原来是这样啊。”李元军赔笑道:“谢局您先消消火,别生气。”

    表面上,李元军在劝慰谢志国。

    不过李元军的心里,却在冷笑:“谢志国,虽然你是石州警局的局长,但张浩然、张晨风兄弟俩手眼通天,也不是好惹的。你的未来女婿高原,砸了张晨风的车,张晨风依法索赔,你凭什么说,张晨风是在作死?”

    “老李呀,你一定以为,我未必斗得过张晨风的哥哥张浩然,对不对?”谢志国笑道。他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最擅长的就是心理学。

    任何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警察,在心理学上的造诣,绝对不会逊色于,任何一位资深的心理学专家。

    “谢局您别误会,我没那意思。”李元军连忙否认。

    “你不用否认。”谢志国说道:“在石州,我个警察局长的影响力,还比不上张浩然这个商人。不过,张浩然再牛比,也不敢招惹高原。否则的话,谁也救不了他。”

    一听这话,李元军浑身一震。他小心翼翼的问道:“谢局,高原到底是什么人?”

    “你听说过国情局吗?”谢志国压低声音,反问道。

    李元军的脑门上,冒出了一层冷汗。他颤声道:“难道高原,是国情局的特工?”

    嗯了一声,谢志国说道:“表面上,高原是j大的学生。但实际上,他是一名身怀绝技的国情局s级特工。他的军衔是中校。他曾经出生入死,为国家灭杀了近百名极度危险的敌人。国情局局长罗毅中将,非常器重他。”

    听谢志国这么说,李元军吓得汗毛倒竖。他颤声道:“谢局,高原真的是国情局的s级特工?”

    “他身上应该藏着特工证,你要是不相信,可以搜他的身。”谢志国冷笑道。

    李元军苦笑道:“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点了点头,谢志国说道:“老李,你是我提拔上来的人,我当然不会骗你。别说高原只是砸了张晨风的车,就算高原把张晨风给崩了,咱们警方也无权处理高原。”

    顿了顿,谢志国继续说道:“如果张浩然想给张晨风报仇,那么张家兄弟俩,只会死的更快。”

    李元军的全身,冷汗直流。他知道,谢志国并没有夸大其词。

    国情局的特工,持有杀人执照。只要高原觉得,张浩然、张晨风都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高原就有权将张氏兄弟,就地正法。

    张家兄弟俩的亲戚,想要告状申冤,都找不到告状的门路。

    想明白了之后,李元军连忙说道:“谢局,您就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高原和谢娆,受到半点委屈。”

    “我听说,这场事故,是张晨风抢道在先,韩小蕊追尾在后?”谢志国问道。

    李元军说道:“这个情况,我并不知道。我马上去查查,事故发生时的监控录像。”

    “你立刻去把事情的真相,查清楚。如果你的手下处事不公,那你就好自为之吧。”谢志国说完,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忙音,李元军的头皮直发麻。

    谢志国的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李元军手下的交警,帮着张晨风欺负高原,那么李元军必须弃车保帅。

    否则的话,李元军自身难保。

    权衡了利弊之后,李元军给监控中心的负责人小苏,打了一个电话。

    “小苏,你马上查一下,张晨风的车子,在被撞之前,有没有抢道?”

    很快,小苏的声音从李元军的手机里传出:“李队,我已经查清楚了,张晨风的车子,在被追尾之前,的确抢了那辆赛欧的道。”

    “你马上把这段监控,发送到我的邮箱里。”李元军说完,挂断了电话。

    然后,李元军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来到了院子里。

    “小段啊,事故双方,怎么还没有走?”李元军明知故问。

    段良说道:“李队,双方还没有谈拢,赔偿的方案。”

    李元军装模作样的,走到大院门口。他冲着张晨风的损友们骂道:“吗的,你们这么多人,堵在大院门外,想干什么?难道你们想要冲击国家机关?”

    李沧等人,也不是傻子。

    冲击国家机关,就是造反。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啊!谁也承担不起。

    于是,这帮痞子一哄而散。

    赶跑这帮痞子之后,李元军说道:“这起追尾事故,由我亲自处理。你们都跟我来。”

    一听这话,段良就觉得,李元军有些不对劲。

    不过,段良无权反对李元军的决定。他跟着众人,走进了李元军的办公室。

    李元军找了两把椅子,让高原和谢娆坐下。然后他先给高原倒了杯水,又给谢娆也倒了一杯。

    至于张晨风和段良,就没有这种优待了。

    张晨风和段良,惊的目瞪口呆。

    这二人都明白了,谢娆和高原,十有八九真的是谢志国的女儿和未来女婿。要不然李元军也不会,亲手给他们泡茶。

    接下来,李元军打开电脑,播放了追尾事故现场的监控录像。

    其实,李元军已经把事情的真相,查的八九不离十。

    一看到谢娆和韩小蕊长得如花似玉,李元军就明白,张晨风索赔是假,制造机会泡妞才是真。

    说实话,李元军很看不起张晨风。

    不过,李元军是个老滑头,他虽然想帮高原擦屁股,但他也不想得罪张家兄弟。

    于是,李元军笑道:“刚才我播放的,是追尾事故现场的监控视频。从视频里,我们可以看出,张晨风先生抢道在先,韩小蕊小姐抢道在后。所以你们双方,都有责任。至于谁负主要责任,谁负次要责任,我们还需要深入、细致的调查。在我们的调查结束之前,你们双方不得闹事。”

    一听这话,高原心道:“这个李队长,真是一个老滑头。他表面上。是把我和张晨风,各打五十大板。实际上他是在拖延。不过这样也好,拖得越久,对我越有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