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287章 阴毒的继父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想了一下,常校长说道:“刘诚所在的2年纪3班,一共有五十名学生,只有张小兵的家境比较困难。”

    “张小兵的父母,是个什么情况?”李伟强问道。

    “他母亲叫寒月,今年三十一岁,是一名下岗职工。寒月的前夫是西城区劳动局的办事员,两人离婚时,张小兵被法院判给了寒月。两年前,张小兵有了一个继父。我听说,他的继父不仅没有正经工作,而且还有赌博的恶习。”

    高原对李伟强说道:“调查一下寒月和她的现任丈夫。”

    然后高原又道:“常校长,把张小兵的住处告诉我。”

    常校长心中一惊:“难道张小兵的母亲和继父,就是绑匪?”

    这么一想,常校长说道:“我曾经去张小兵家做过家访,我带你们过去!”

    说完,常校长在前面带路。高原等人紧跟在他的身后。

    张小兵的家,距离胜利小学比较近。常校长跑到一栋老式楼房的入口前,说道:“张小兵的家就住在四楼。上楼后左拐第一家,就是张小兵的住处!”

    点了点头,高原对刘渊等人说道:“上面可能有危险,你们待在这里,我们先上去看看。”

    说完,高原第一个顺着楼梯往上爬。

    很快,高原等人就来到了张小兵的家门口。

    高原敲门,等了半天,屋内也没有动静。

    高原一脚把门踹开!只见屋内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倒在血泊之中。他的身边,躺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

    女人的身高,大约有一米六五。她戴着一副眼镜。她的脖子上,有一条明显的掐痕。

    “小孩已经死了。”宋志明说道:“老李,通知刘渊上来认尸。”

    高原摸了一下女人的颈动脉,喜道:“这个女人还有救!”

    说完,高原的双手摁在女人的胸上,将两股内气打入女人的身体。

    这个时候,刘渊等人也冲了进来。

    看到血泊中躺着一个小男孩,李晴差点当场昏倒。李茜茜却道:“他不是诚诚!老天保佑,他不是诚诚!”

    常校长叹气道:“小孩是张小兵,女人是寒月。”

    就在这时,寒月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高原见状,一指戳中了寒月小腹上的某处要穴!

    寒月的上半身,猛的向上弹起。然后她一连咳嗽了十几声。

    没过多久,寒月就缓过劲来。她一看到血泊中的小男孩,就冲了过去,放声大哭:“我的儿子啊,都是妈妈害了你!”

    看到寒月如此激动,两个警察把她摁住。

    高原在客厅里转了转,发现了一瓶安眠药。然后他又在卧室里,发现了两个书包。

    就在这时,宋志明走进了卧室:“高原,你有什么发现?”

    高原把手里书包交给宋志明:“这里有两个书包,你去问问,哪一个是刘诚的。”

    宋志明走到门口,问道:“刘渊,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儿子刘诚的书包?”

    刘渊一把将一个蓝色的书包抢了过来。他激动的说道:“这就是我儿子书包!我儿子真的是被他们绑架的。”

    叹了一口气,高原说道:“你的儿子,应该是被他们下了安眠药。”

    说完,高原指了指,搁在茶几上的那瓶安眠药。

    宋志明说道:“张小兵的继父,还有刘诚都不见了。看来是这个男人,把刘诚带走了。但他为什么要杀死张小兵?”

    刘渊脸色大变。他冲过去,大声质问寒月:“你老公把我儿子,带到哪里去了?”

    高原和宋志明,走到了寒月的身边。

    “寒月,你的现任丈夫,叫什么名字?”高原问道。

    寒月原本木纳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可怖:“都是我的错,我真没想道,谭震那个混蛋,竟然要杀了我和小兵,独吞那八十万的赎金。”

    “你把事情交代清楚。”李伟强喝道。

    寒月断断续续的说道:“我儿子小兵和刘诚是好朋友。今天下午放学后,两个小孩来我家做作业。看到我家的电视比较老旧,刘诚就说,他明天会送一个大的背投电视给我们。”

    顿了顿,寒月又道:“一听这话,谭震就留了心。他开始套刘诚的话。得知刘家非常有钱,他就请刘诚,在我家吃饺子。然后他在刘诚的饺子汤里,下了安眠药……刘诚被迷晕后,我和小兵都很震惊,小兵质问谭震,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个混蛋说,只要我们绑架刘诚,拿到八十万的赎金,就有钱给我母亲换肾。我和小兵相信了他。后来,刘诚的父亲打来电话,问刘诚在不在我家,我让小兵欺骗了刘父。后来,谭震打电话,让刘渊把赎金,打入一个陌生的银行账号。我知道他想独吞赎金,就跟他吵了起来。没想到他不仅要独吞赎金,还要杀了我和小兵灭口!”

    说到这里,寒月哭道:“如果我没有起贪念,我儿子小兵就不会死了!”

    就在这时,李晴跪在寒月的面前,哀求道:“求你给谭震打个电话吧。他要八十万,我可以给他。只求他别伤害我的儿子!”

    李晴是被张小兵的尸体吓住了。她害怕自己的儿子刘诚,也逃不出谭震的毒手。

    “我儿子被谭震杀了。谭震肯定不会接我的电话。”寒月说道。

    高原把李晴拉了起来。他问寒月:“谭震是什么时候,对张小兵下了毒手?还有,他最有可能,躲藏在哪里?”

    寒月说道:“他杀死小兵的时间,我也经不清了。不过,他应该会躲到北城区长青街66号,那是他租的房子。他还没有拿到赎金,他是不会离开中海的。”

    点了点头,高原说道:“安大少,你照顾好茜茜和李晴。我和宋哥先走一步!”

    说完,高原开车,直奔北城区长青街66号。

    车子逼近长青街时,李伟强突然说道:“高原,老宋,总部已经把谭震的资料传给我了。他的老家在西川省的蓉城。这是他的照片,你们看看。”

    说完,李伟强把自己的手机,交给了宋志明。

    手机屏幕上,有几张谭震的照片,宋志明看了之后,把手机交给了高原。

    扫了一眼谭震的照片,高原把手机还给了李伟强。

    一刻钟之后,高原驾车,来到了北城区的长青街。

    长青街是有名的贫民区,街道两旁全是低矮的平房。

    “这里的居民,都是一些来中海打工的外乡人。我们就在前方的小巷口下车吧。”李伟强说道。

    下车之后,高原和宋志明带着十几个警察,一边飞奔,一边察看门牌号。

    “长官,找到了!这家就是66号。”一个警察指着左前方一家小院,低声说道。

    看到大门紧锁,高原后退几步,一阵助跑。然后他纵身一跃,翻墙而入。

    宋志明和李伟强,带着几个警察,也各出奇招,潜入了小院。

    几个警察在小院里搜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就在大家焦急万分之时,高原突然发现,在院子南侧,靠进院墙的地方,有一块大石板,比较特别。

    这块大石板比周围的石板,要略高半寸。高原指了指那块大石板。

    李伟强秒懂了高原的意思。他一挥手,两个警察跑过去,蹲下身,合力移开了石板。

    原来这里面是一个酒窖。李伟强正要下去看看,一个警察拉住李伟强,低声道:“长官,让我来。”

    酒窖的入口边缘,靠着一张木梯子。那个警察顺着梯子,往下爬。

    过了两分钟,那小子喊道:“长官!酒窖里面有个小孩,正是刘诚!他昏迷不醒,好像被人下了安眠药!”

    “小罗!快把孩子弄上来!”李伟强大叫道。

    就在这时,一个冒着烟的土地雷,被人从院墙外抛了进来。

    眼看这个土地雷就要掉进酒窖中,高原突然抬脚,将土地雷踢到了院墙外!他大声道:“留几个人保护小孩子,其余人跟我追!”

    话音刚落,高原就翻出院墙,朝着西南方追去。

    紧接着,院墙外传来了一声炸响。南侧的院墙,被那个土地雷炸塌了一大片!

    片刻之后,李伟强和宋志明,以及十几个警察从地上爬了起来。

    李伟强大喊道:“老宋,你带几个人留在这里照顾孩子!我带人去追谭震。他吗的,要不是高原反应快,咱们和孩子,都会被谭震那个王八蛋炸死!”

    说完,李伟强带着几个警察,朝着西南方追去!

    另一方面,谭震扔了土地雷之后,就顺着小巷的石板路,往西南方向狂奔。

    石板路上有不少碎石,谭震踩上去,就会发出咔咔的声响。他对这里的环境非常熟悉,

    只要谭震成功利用这一带复杂的环境,警方很难抓住他!

    也不知拐了多少个弯,谭震的双腿,再也迈不动了。他张着嘴巴,喘着粗气。他的肺仿佛要炸了!

    迫不得已之下,谭震停下了脚步。他的双手撑着墙壁。他的双腿不停的发抖。

    过了十几秒,谭震靠在墙上,时不时的回头,看看后面有没有追兵。

    “妈比的,老子差点被你炸死。”一个怨恨的声音,穿过黑幕,在谭震的耳边炸响。

    谭震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继续往前逃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