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184章 换票助人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高原听了几句,他们的谈话。

    原来这对男女在上车前,互不认识。不过那个穿着范思哲的男人特别会吹。他说他是做生意的,每个月进账几十万。那种装逼的口气,紫裙少妇听了,忍不住双眼发亮。

    听到了高原和罗媛的脚步声,这对男女扭过头,打量了二人一眼。

    罗媛长得十分漂亮。她那白净的俏脸,她那有些狭长的美眸,的确要比紫裙少妇,美上好几个档次。

    范思哲男一见到罗媛,马上就双眼发直、嘴角流涎,一脸猪哥相。

    那个紫裙少妇的眼睛,也是一亮。高原这个身材有型的阳光大男孩,让她的芳心有些荡漾。

    “看什么看?”罗媛冲着范思哲男发飙了:“你再看,本姑娘就把你的眼睛抠出来,当泡踩!”

    被罗媛当头喝骂,范思哲男终于回过神来。他知道自己刚才的猪哥相,被罗媛看到了。他真是既羞愧又恼火,偏偏又不能发作。

    高原笑道:“这位女士,你坐到我的铺位上了。”

    “哎哟小兄弟,我是上铺。你是下铺,我坐一坐你的铺位,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把行李放下,大家一起坐下来,和李大哥聊天。李大哥见多识广,为人可风趣了。”

    原来这个穿着范思哲衬衫的男人,姓李。

    高原无奈。于是他把两个旅行包,堆放在铺位的死角上。紫裙少妇站起来,给高原让道。

    等高原走过去了,紫裙少妇又坐下来,继续听那位李大哥吹牛。

    高原从大号的旅行包里,拿出一卷凉席,铺在了中铺上。

    罗媛的票就是中铺。但她不想被上铺和下铺夹在中间。于是她对高原说道:“我和你换,我想睡下铺。”

    高原点了点头。

    罗媛冲着李大哥和紫裙少妇说道:“现在,下铺是我的了。我要休息,请你们迅速离开。”

    闻言,李大哥和紫裙少妇有些不爽。但他们也不得不走。

    李大哥的铺位,是罗媛对面的下铺。他和紫裙少妇,一起坐在下铺上,继续扯淡。

    紫裙少妇偶尔会对高原抛媚眼,这让李大哥有些不爽。于是他大大咧咧的问高原:“小兄弟,你是大学生吧?你去京城,是旅游?还是探亲?”

    高原说道:“探亲。”

    一听这话,李大哥来了兴趣。他坐直身体,问道:“小兄弟,你有亲戚在京城工作?他是哪个单位的?你跟我说说,我在京城,认识不少老板。说不定我还跟你亲戚的老板,吃过饭呢。”

    “我哥在京城,就是瞎混。”高原说完,从兜里掏出手机,玩手游。

    看到高原的旅行包里放着几盒方便面、几个冷的包子和馒头,李大哥跟紫裙少妇,轻蔑的笑了笑。

    然后这二人,又开始聊了起来。若不是车厢里还有外人,李大哥早就对紫裙少妇,动手动脚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四十出头的男子走了过来。看他的衣着打扮,像个老实巴交的打工者。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网兜,里面有换洗的衣物,还有一个铁制的饭盒。

    这位大叔的头发很短,黑中夹白。他的长相和气质,看上去很是饱经风霜。

    大叔的铺位,是李大哥那边的上铺。他爬到上铺后,一只打火机从他的裤兜里,滚了下来,砸到了紫裙少妇的脑袋上。

    “哎哟!”紫裙少妇一声惊叫。她的脑袋被火机砸得生疼。

    “实在是对不起,大妹子你没事吧?”大叔慌忙道歉。

    紫裙少妇倒是没说什么。她把打火机捡了起来,还给大叔。

    李大哥嫌弃的看了大叔一眼:“你下次能不能小心一点?韩娟她心好,不和你计较。若是换一个人,你就要倒霉了。”

    原来那个紫裙少妇,名叫韩娟。

    大叔心说:“老子砸的又不是你的脑袋,你咋呼什么?”

    这么一想,大叔双眼一闭,对李大哥的责怪充耳不闻。

    李大哥对这位脾气古怪大叔,也是毫无办法。这年头很多人都有仇富心理。就算这位中年大叔的衣着打扮,像个打工仔,李大哥也不敢真把他,给惹毛了。

    沉默了一会儿,大叔掏出一包红塔山,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准备点上。可他的打火机好像受潮了,怎么也打不着。

    高原掏出自己的火机,递给那个大叔。

    “谢谢,”大叔点上烟,把打火机还给了高原。然后他跑到吸烟区,去过烟瘾了。

    几分钟之后,大叔回到2单元。

    看到高原还在玩手游,大叔瓮声说道:“玩手游伤眼睛,而且影响男性的生育功能。你还是少玩为好。”

    高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大叔教训的对,不过我玩这个,只是为了打发时间。”

    对这位脾气古怪的大叔,高原也不想搭理。不过他也不玩手游了。他从旅行包里拿出一本军事周刊,翻看了起来。

    下铺的罗媛,早就捧着一本言情,看得津津有味了。

    从中海到京城,有两千多公里,坐特快火车,要花十几个小时才能到。

    经过几十分钟的勾搭,那位李大哥,跟那个名叫韩娟的女人,已经半躺在同一张铺位上了。两人喋喋不休的,小声调情。韩娟还时不时的,娇笑一声。

    中年大叔脾气古怪,听不惯李大哥和韩娟的调情。于是他用棉签堵住了自己的双耳,佝偻着身体在床铺上休息。

    刚刚看完了军事周刊,高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罗媛,你帮我看着旅行包,我去接个电话。”高原说道。

    哦了一声,罗媛继续看。

    高原找了一个还算安静的地方,接通了电话:“喂,谁呀?”

    “我是陈默。高原,你什么时候来京城啊?”对方笑道。

    “默哥,是你呀。我正在一列开往京城的火车上。”高原笑道。

    “什么时候到站?”陈默问道。

    高原说道:“明天早上八点半,应该能到站。”

    “好的,到时候我安排车子,去接你。”陈默说道。

    “谢谢默哥。火车上的信号不好,我先挂电话了。”高原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回到硬卧车厢的门口,高原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乘务员,推搡着一个抱小孩的短发少妇,往外走:“你买的是硬座的票,这里是硬卧车厢,你不能到这里来。”

    “我要换票,普通车厢那边,人太多,又不通风,我的小孩难受的紧。你就帮帮忙,给我换一张有卧铺的票吧。不管是软卧,还是硬卧,都可以。我可以加钱,求求你了。”少妇哀求道。

    女乘务员很为难的说道:“我也没有多余的票,给你换啊。”

    高原走到跟前一看,只见短发少妇怀里的小男孩,只有两三岁。他的小脸红得异常,他闭着眼睛,小口小口的直喘气。

    “我懂医术,这个小孩已经中暑了。”高原正色道。

    紧接着,高原伸出手,摸了摸小男孩的额头,果然有些烫。

    于是,高原对女乘务员说道:“你先让他们,在我的铺位上躺一会儿。要不然小孩会出事的。”

    女乘务员见高原如此乐于助人,连忙把那对年轻的母子带进了2号单元。

    看到这一幕,李大哥有些嫌弃的说道:“你们怎么能随便带人进来?我看这个小孩子,应该是生病了,万一他得了什么传染病,那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见李大哥有意见,女乘务员有些为难的看着高原。她也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处理,才能万无一失。

    “把你的硬座票给我。”高原掏出自己的硬卧票,交给那个短发少妇:“我跟你换票。”

    短发少妇又惊又喜:“小兄弟,你真是一个好人。我真是太感谢你了。我把差价补给你吧。”

    摇了摇头,高原又从旅行包里,拿出两瓶矿泉水,递给短发少妇。他说道:“差价我就不要了。车厢里太闷热,赶紧给小孩喂点水吧。”

    那位中年大叔看了高原一眼,又看了看短发少妇怀里的小孩。然后他从网兜里,拿出一瓶晕车药递给短发少妇:“这个药是治晕车的。你给孩子喂两颗。”

    短发少妇对高原和中年大叔,又是一阵感激。

    看到高原和短发少妇换了票,罗媛急道:“喂,你走了,我怎么办?”

    高原笑道:“你放心吧,这位嫂子和这位大叔,都是好人。他们会照顾你的。”

    说完,高原冲着大叔和短发少妇笑道:“两位,麻烦你们照看一下我的同伴。”

    点了点头,中年大叔有些欣慰的说道:“没问题。我会帮你照看她的。”

    “多谢。”高原说完,拿起自己的旅行包,离开了硬卧车厢。

    女乘务员从高原的身后追了过来。她小声说道:“你跟那个小嫂子换了票,就只能坐硬座了。到了晚上,你怎么睡得着?”

    高原心道:“到了半夜,我偷偷溜到卧铺车厢的过道里,打地铺。这不就行了。”

    但这话高原不能明说。他对女乘务员笑道:“多谢你的关心。我年轻力壮,即使一晚上不睡,我也扛得住。”

    那个短发少妇的座位,在普通车厢。高原刚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放屁的臭气。于是他赶紧运起了,闭气神功。

    好不容易找到了座位,高原一屁股坐了下去。他将旅行包抱在怀里,从里面拿出了几个冷包子、一盒方便面。

    就在高原准备泡方便面的时候,一个娇软的女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高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