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狂少混花都 第124章 耍流氓

时间:2018-04-23作者:九头虫

    见杜娴冲向人群,黄栋一边追,一边大声问道:“杜娴,你怎么了?”

    高原快步走过去,瞧瞧热闹。只见五个身强力壮、穿着花里胡哨的地痞,将一个小平头摁倒在地。而杜娴正努力的往人群里挤。

    当杜娴在高原的帮助下挤进人群之后,她立刻护住那个倒在地上的小平头,不让地痞们对小平头拳打脚踢。同时她抗议道:“胡良,我弟弟有什么错?你们无权打人!”

    “原来这个杜晓峰,是杜娴的弟弟。”高原心道。

    其实这个事情并不复杂,就是胡良等地痞,与杜晓峰因为一些小事情,发生了口角。

    胡良仗着自己人多势众,便把杜晓峰打了一顿。

    虽然杜娴尽力护着她弟弟杜晓峰,但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是一帮地痞壮汉的对手?

    一个满脸长了麻子的地痞,推了杜娴一把。杜娴一屁股跌坐在地,好半天没能爬起来。

    被三个地痞摁在地上暴打的杜晓峰,看到杜娴被打,大吼一声,猛的爬了起来。

    紧接着,杜晓峰飞起一脚,将那个麻脸地痞踹倒在地!然后他扑在麻脸地痞的身上,不停的挥拳猛砸!

    其余的地痞,纷纷对杜晓峰拳打脚踢。但杜晓峰根本就不去管这些人。他只想把欺负他姐姐的麻脸地痞,打死打残!

    就在这时,有一个留着小胡子的地痞,掏出短棍,正想朝杜晓峰的头上招呼!

    “住手!”高原赶紧冲过去,一把将那个地痞手中的棍子抢了过来。紧接着,他大声质问:“你们这些地痞还真是无法无天!你们这样下狠手,万一打死了人,你们负得起法律责任吗?”

    “你他吗又是谁?咱们教训他,你凭什么来多管闲事?”小胡子说完,便想把高原推开。

    高原一把扣住小胡子的手腕,微微用力一捏。

    “嗷嗷!好痛!”小胡子惨呼连连。他觉得自己的手,都快被高原捏断了。

    高原冷笑道:“这个小贩摆地摊,也是为了赚钱养家。你们对他下手这么狠,万一把他打死了,你们谁也逃不了。”

    看到高原站出来管闲事,胡良先让几个同伙把杜晓峰拉开,控制起来。接着他把那个麻脸地痞,从地上拉了起来。

    最后,胡良双手插兜,走到了高原的跟前。他斜睨了高原一眼:“是杜晓峰率先动手,打伤了我。现在我把他揍一顿,就当是报仇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高原不知道胡良的底细。胡良的姐姐胡娟,在县里开饭馆。五六年前,那女人跟当时的凉山县某局的副局长张建设,滚了一次床单。

    从此以后,胡良这个地痞无赖,就有了张副局长当靠山。

    现在,张建设混成了凉山县的副县长。胡良也就水涨船高,混成了凉山县的一个衙内。

    由于胡良的后台够硬,所以在这凉山县,一般人还真不敢惹他。

    呵呵一笑,高原说道:“你揍他是为了报仇。我现在也想帮杜晓峰报仇,揍你一顿,你觉得怎么样?”

    “吗的,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揍我?你知道我姐夫是谁吗?”胡良恶狠狠的瞪了高原一眼,吩咐手下:“把这小子和杜晓峰,好好教训一顿。他们什么时候求饶了,再放他们走。”

    一听这话,文雅漂亮的杜娴,当场就撒起泼来:“胡良,你这个畜生,只要你敢打他们,我马上就去你家泼汽油!”

    说完,杜娴冲上前,伸手要挠胡良的脸。

    “你这个泼妇!”胡良躲开了杜娴的九阴白骨爪。他歪着嘴角,气呼呼的说道:“如果你好好的求我,说不定我会放了他们一马。你要是再冲我撒泼,我绝不轻饶了你弟弟!”

    “胡良,你个狗艹的杂种!有种你就弄死我。你不弄死我,我迟早弄死你。”杜晓峰一边挣扎,一边冲着胡良破口大骂、

    原来,胡家和杜家相隔不远。胡良尚未发达之前,曾经打过杜娴的主意。但杜娴那时已有男友,她哪会看上胡良这个地痞流氓?

    后来,胡良靠着裙带关系,渐渐发达了。而杜娴却很不幸。她的丈夫李少峰,本来是个前途光明的上尉连长,却在一次抗震救灾的行动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李少峰牺牲的时候,杜娴和李少峰,刚结婚不到一周。

    自从李少峰死后,胡良就一直骚扰杜娴。这两年来,胡良无时无刻,不想把杜娴弄上床。

    但杜娴宁愿守寡一辈子,也不想让胡良这个人渣得逞。

    屡次被杜娴所拒,胡良恼羞成怒。于是他专门跟杜娴的家人做对。

    杜晓峰学历低,找不到好工作。他只能靠打短工、摆地摊赚钱谋生。

    只要杜晓峰一出来摆摊,胡良就带着一帮地痞队员,来找杜晓峰的茬。

    所以,杜晓峰恨不得抽了胡良的筋,扒了胡良的皮。

    听到杜晓峰威胁自己,胡良不怒反笑。他大声道:“各位父老乡亲,刚才大家都听清了吧?杜晓峰想要弄死我,就凭这一条,我把杜晓峰弄死,也算是合法自卫!”

    说完,胡良转过身,走到杜晓峰的面前。他抽了杜晓峰一个耳光,低声笑道:“杜晓峰,除非你姐姐劈开腿让我上,否则你在凉山,就别想过安生日子。”

    “胡良!我艹你祖宗十八代!你不得好死!”杜晓峰怒吼道。

    嘿嘿一笑,胡良转过头,贪婪的盯着杜娴漂亮的脸蛋,他真想伸出舌头,在杜娴的脸上舔一下。

    看到胡良这副色样,高原心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原来这胡良,是在打杜娴的主意。”

    就在这时,一阵滴滴的汽笛声,响了起来。人群纷纷避让。

    一辆奥迪缓缓驶来,停在了高原的面前。

    瞟了一眼这辆奥迪的车牌,麻脸地痞凑到胡良的耳边,小声说道:“胡哥,这是刘副县长的车。”

    “他吗的,姓刘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胡良心中暗骂。

    刘副县长和张建设副县长,是官场上的竞争对手。刘副县长主管招商引资,张建设主管凉山县的交通。

    胡良是张建设的便宜小舅子。一旦刘副县长发现,胡良欺压良善。刘副县长也许会拿胡良开刀,杀鸡儆猴。

    想通这一层,胡良有些不知所措。就在这时,车门大开,一个穿着丝袜高跟的时尚美女,步态优雅的从奥迪车里钻了出来。

    紧接着,一个三十多岁、戴着眼镜中年男子,也下了车。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围堵在这里?”

    胡良赶紧跑到了眼镜男的身边。他陪笑道:“刘副县长,我们闹着玩呢。我们马上就走!”

    “我正在接待一位大投资商,你赶紧疏散围观群众,恢复这里的交通。”刘副县长有些不耐烦的,小声说道。

    胡良正想赶走杜家姐弟和高原,没想到那位大美女投资商,居然惊喜的叫道:“高原,你怎么在这里?”

    原来,这位美女投资商不是别人,正是高原的邻居任丽萍。

    “萍姐,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来凉山。”高原说道。

    “哈哈,我的老家就在凉山。我这次回老家,是来考察投资的。”说到这里,任丽萍看了看高原,又看了看杜家姐弟。她笑着问道:“你好像有麻烦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一群地痞欺负好人,我看不惯,就说了他们几句。没想到,他们居然要打我这个外地人。”高原笑道。

    一听这话,任丽萍马上朝着刘副县长,招了招手。

    刘副县长赶紧走到了任丽萍的身边。他笑道:“任总,你有什么事?”

    任丽萍把高原刚才说的话,转述给刘副县长。最后她冷笑道:“刘副县长,你们凉山县的地痞无赖,好嚣张啊。我的朋友只不过说了几句公道话,他们就要把我的朋友打残!我本来想在凉山,投资兴建一批基础设施。但你们的地痞无赖太野蛮了,我很不喜欢。”

    一听这话,刘副县长马上就懵了。他连忙说道:“任总,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严肃处理。我一定会给你的朋友,一个满意的交代。”

    说完,刘副县长冲着不远处的胡良,招了招手。

    高原和任丽萍、以及任丽萍和刘副县长之间的对话,胡良都听的一清二楚。他现在终于知道,他踩人踩到铁板上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殴打小商贩的?”刘副县长训斥胡良。此时他还不知道,胡良的姐姐,是张建设的情妇。
小说推荐